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423 調整構架
  彈性的上下班時間還是可以的,雖然仍是上班,但體驗感完全不一樣。

  

  

  

   李曼君不用開鬧鐘,睡到自然醒。

  

  

  

   能在年年上幼兒園前醒來,就送女兒去幼兒園。

  

  

  

   如果不能,趙勇會幫她送。

  

  

  

   下午下班的話,就更簡單,為了自己許下的諾言,李曼君四點半就下班,開車直奔幼兒園,第一個接女兒放學。

  

  

  

   年年還以為媽媽上班了就會忘記這件事,都不敢抱希望的,只是一聽見放學的鈴聲,就下意識往教室門口看。

  

  

  

   沒想到,老師第一個叫了她的名字。

  

  

  

   看到媽媽一身職業裝,妝容精致的出現在教室門口,年年開心的飛奔過去,「媽媽!你是世界上最最最最好的媽媽!」

  

  

  

   李曼君心里那個甜吶,不枉她頂著全芯片項目組研究員們幽怨的目光早早下班趕來。

  

  

  

   項廉的芯片項目組已經換地方了,之前的地方小,后面有李曼君持續的經濟支持后,全體轉到本地科學院旁的公家辦公樓里。

  

  

  

   這棟大樓原先是一家研究環節材料的國企,后面搬走了,房子空下來,公司長期租賃下來作為研究基地正好。

  

   m..la

  

  

  

   項廉說,如果條件允許,以后能去首都,跟中科院的專家們一起研究,那就更好了。

  

  

  

   可惜,現在的經濟實力還達不到,畢竟人員變動需要大筆人才安家費,要是沒有這個補貼,科研班底甭想帶走。

  

  

  

   都是有家室的,包括項廉自己,都很難離開榕城去首都。

  

  

  

   索性現在交通越來越方便了,可以接中科院那邊的專家們過來協助指導。

  

  

  

   而機票,也成了研究組的固定開支之一。

  

  

  

   李曼君到了研究組,項廉就把這些雜事全交給她,叮囑道:「除非天塌下來,否則別喊我。」

  

  

  

   留下這話,就鉆進研究室,全心投入技術研發當中。

  

  

  

   李曼君挑了挑眉,在項廉原本的工位上坐下,打開電腦,開始接待采買組員工,給他們結算報銷單。

  

  

  

   研究需要很多材料,不少原料需要從國外購入,公司安排了專門的采購小組為科研人員們采購原料,這些材料又多又專業,有很多專業英文單詞,沒點文化水平真是干不來。

  

  

  

   李曼君到項目組的前三天,什么事也沒干,光是記住電腦上面的采購單條目,就已經耗費她全部精力。

  

  

  

   嗯,有點能理解項廉的苦了。

  

  

  

   來到項目組一個星期后,李曼君才把公司的運營弄清楚。

  

  

  

   公司里只有兩個組,一個采購組,一個研發組。

  

  

  

   顧名思義,一個負責采購,一個負責芯片研發。

  

  

  

   而公司里的衣食住行,都包含在采購當中,研發組需要的服裝、手套、鞋、襪、一日三餐,都是采購組負責。

  

  

  

   這么做,只是為了讓技術人員們把每一分鐘都投入到芯片的研發中,爭取早日取得進展。

  

  

  

   說得通俗點,采購組就是研發人員們的全能保姆。

  

  

  

   而作為「保姆們」的管理者,李曼君恨不得自己長個計算機腦子。

  

  

  

   「你們這樣不行啊。」

  

  

  

   干了半個月后,李曼君把采購組的兩名小組長叫到自己工位前。

  

  

  

   她在這半個月,不管大事小事,就算屁大點事,也會有人來找自己,仿佛一個個都失去了判斷和執行的能力,一點責任都不能承擔。

  

  

  

   兩名小組長,一個負責衣食住行的生存采購,另一個負責原材料采購。

  

  

  

   因為職能不同,兩人的能力、文化水平也不相同。

  

  

  

   生存組組長性子直脾氣爆,小學文化,是項廉母親遠房表弟。

  

  

  

   原料組組長高學歷、會講英文

  

  

  

   ,辦事雷厲風行,效率常常掛在嘴上,性格比較武斷。

  

  

  

   這兩個人一起辦事,很少有愉快的時候,性格脾氣是一個原因,但更重要的一個原因是,他們手下員工是同一批人。

  

  

  

   李曼君到項廉這邊沒幾天,就發現了這個不合理的構架。

  

  

  

   一支羊群里怎么能有兩只領頭羊?

  

  

  

   如果有,會發生什么狀況?

  

  

  

   普通羊們不知道跟那著一個領頭羊跑,兩個領頭同時發號施令,它們是同時執行還是只執行一個?

  

  

  

   羊群得到混亂指令,原地打轉,工作推進困難。

  

  

  

   項廉是公司最大決策人,經費批示要他簽字,然后再到財務那邊領取。

  

  

  

   這個模式是對的。

  

  

  

   但一些已經有前例的事情,其實可以省略這個環節。

  

  

  

   比如生存組這邊對外包食堂的標準,其實已經有明確的指標了,按照季度調整,三個月來一次就行,不用每個星期都來說這些事。

  

  

  

   她一點都不想知道明天吃豆芽炒肉,還把蘋果換成梨。

  

  

  

   或是研發人員們需要的特殊服裝護具手套是什么款式。

  

  

  

   她只想知道,每日的食物樣本留沒留,防護用具是否達到合格指標。

  

  

  

   還有原料組的匯率,每一次采購匯率都有些浮動,每一次浮動原料組組長都要來問。

  

  

  

   但其實,在一個安全范圍內的上下浮動,是很正常的,組長自行決定下單即可,因為下單有時間在,當日匯率也可查,財務那邊不會弄混的。

  

  

  

   除非勐跌或是勐漲,這才需要報備。

  

  

  

   以研發組的需求,每天都有十幾樣原材料需要從國外公司下單,李曼君真的看到這些單子都牙癢癢。

  

  

  

   一天之內的匯率又沒變化,真的沒必要每一項原料都來請示一遍!

  

  

  

   發現構架有問題,那當然就要調整。

  

  

  

   李曼君想著,自己干不長,但項廉又實在可憐,所以在她結束芯片項目組這邊的工作前,給項廉留個好用的班底。

  

  

  

   于是,把兩位組長叫來,重新分派工作和責權。

  

  

  

   做領導要懂得給手下人適當放權,最大調動他們的主觀能動性。

  

  

  

   李曼君先把員工重新安排分配給兩位組長。

  

  

  

   生存組安排四個人,細分衣食住行。

  

  

  

   「你們把固定的開支列出來交給財務備桉,這部分以后你直接跟財務對接,不用過我這簽字。」

  

  

  

   說完生存組,李曼君又看向原料組組長,「你組三個人,一個負責運輸,一個負責入庫,一個負責出庫,做好數據統計。組長每天下班前核對好,把數據上傳到電腦上來,方便查詢。」

  

  

  

   「匯率波動這個事,我們制定一個浮動區間,在區間內的浮動,不用找我簽字,你自己決定。」

  

  

  

   「原料很貴重,一定要做好查缺補漏工作!」李曼君嚴肅叮囑。

  

  

  

   兩人表示明白,因為分到了人手,工作積極性空前高漲。

  

  

  

   這才像是個小組長嘛!

  

  

  

   李曼君隨后又給財務那邊安排兩名監督員,盯好源頭,防止***。

  

  

  

   兩名監督員都是大家公認的老實人,一根筋辦事那種,軸得很。

  

  

  

   有他們在,領導也安心多了。

  

  

  

   就是財務和兩名小組長不太開心,有種被人監視的感覺。

  

  

  

   但李曼君就是要他們心里有忌憚,要不然,權利下放,公司很有可能會被背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