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377 認干媽
  鐘雪莉點點這張發癡的小臉蛋,年年咧嘴,露出一個幸福的傻笑。

  鐘雪莉受不了了,把她一把抱起,抱在懷里恨恨親了兩大口,還怪怨的看向李曼君:

  「人家小姑娘好好一頭長發讓你剪成男士頭,這還怎么上臺美美表演?」

  李曼君服了,自從她帶女兒去剪了頭發,周圍的朋友家人,沒有一個不怪怨她的。

  「我怕了你們了,下次留長發不剪,行了吧?」李曼君舉手做投降狀。

  年年被媽媽這樣子逗得咯咯笑,但還是忍不住頻頻抬眼盯著鐘雪莉那張近在遲尺的臉。

  在大人們都沒反應過來時,偷偷湊上去,「波」的親了鐘雪莉一口。

  鐘雪莉驚喜的看著懷里的小可愛,那羞澀不好意思的小眼神,看得她心都要化了。

  【鑒于大環境如此,

  「李曼君,我拿我兒子跟你換女兒吧,年年太可愛了,我都想抱回家去,給她做裙子、買洋娃娃,讓她做公主!」

  李曼君以為她開玩笑,也玩笑道:「行啊,你快帶走吧,小心把你家吃破產!」

  「我說真的哦。」鐘雪莉嘴角勾起,一副算計模樣。

  「乖年年。」鐘雪莉把年年放下來,自己蹲在她面前,抓著她的小手引導:「以后不要叫姨媽了,叫干媽好不好?做干媽的女兒,干媽這里的漂亮衣服都是年年的,年年想穿哪件就拿哪一件。」

  李曼君驚了,來真的啊霧草!

  忙去看女兒的神情,可千萬不要被鐘雪莉的美貌和「財富」勾走了。

  萬幸,小丫頭茫然又無措的她媽媽看過來,似乎也意識到鐘雪莉說的這些話不是她一個小朋友能決定的。

  李曼君上前兩步來到兩人身前,認真問鐘雪莉:「你認真的?」

  鐘雪莉頷首,「李曼君,我跟你說實話,其實我早就想要年年做干女兒了,就是一直沒找到機會跟你說。」

  李曼君還是很驚訝,這不是開玩笑的哎,叫一聲干媽,那就是一輩子的干媽。

  「路領導同意?」李曼君好奇問。

  鐘雪莉再次頷首,眼神帶上了幾分嬌軟,「你就答應了吧,我會是一個好干媽的,你信我,我一定對咱們女兒好。」

  「我去,誰是你女兒,我還沒等答應呢!」李曼君本來都要松動了,因為鐘雪莉這一聲「咱們女兒」,瞬間炸毛。

  一把將自家軟萌的女兒摟在懷里,一副母雞護崽的樣子,警告的伸出手指頭指著鐘雪莉,示意她別得寸進尺,拿上衣服禮袋,牽著女兒一路小跑遁逃。

  年年跑得氣喘吁吁,小小的腦袋里全是疑惑,「媽媽,我們為什么要跑啊?」

  「有人想搶走媽媽的寶寶,所以我們要快點離開這個可怕的地方!」

  年年「哈?」了一聲,搞不懂媽媽為什么這么說,「雪莉干媽很好呀,不可怕。」

  李曼君勐的停下,「你喊鐘雪莉什么?」

  「干、干媽......不可以么?」年年對對指尖,小小聲說:「有好多漂亮衣服耶......」

  李曼君扶額,完了,孩子被收買了。

  年年仰頭眼巴巴看著咬牙切齒的媽媽,「很多很多漂亮衣服哎。」

  李曼君:是哦......

  沒有給李曼君夫妻兩太多反應時間,晚上鐘雪莉就拉著路盛名提著禮物找上門來,說認干媽干爸也不能太隨便,怎么著也得意思意思。

  趙勇全程都是懵的,頻頻看向老婆,什么情況?我是誰?我在哪兒?

  于是乎,就這么

  稀里湖涂的,年年多了一對干媽干爸。

  「我記得按照榕城這邊的習俗,年年十八歲之前,每年過年都要去給干爸干媽拜年,你們別忘了。」鐘雪莉叮囑李曼君夫妻兩。

  說完大人,又和已經被禮物迷暈了頭,一口一個干媽干爸的年年說:

  「干媽先走咯,過年年年到干媽家里來,干媽給你準備好吃的,干媽家請了新保姆,讓她給年年做水果披薩吃。」

  年年狂點頭,目送干媽干爸走進電梯,立馬轉頭興奮的問爸爸媽媽:「披薩是什么?是好吃的么?」

  榕城還沒有必勝客,披薩這種從國外來的洋玩意兒,榕城里知道的人很少。

  趙勇和這么多做出口貿易的公司合作,也沒機會品嘗,只能和女兒形容,「就是餅,有陷的餅。」

  「媽媽,是這樣子嗎?」年年心想,怎么感覺也不是特別好吃的東西啊。

  李曼君沖趙勇豎起大拇指,這形容真接地氣。

  不過國外的餅和國內的餅,味道還是很不一樣的。

  李曼君跟女兒解釋:「爸爸說得沒有錯,和咱們的餅很像,但披薩里面的餡料不一樣,口感也完全不同。」

  年年只關心是不是好吃,忙追問:「那比紅豆餅好吃么?」

  「應該要好吃一點的。」李曼君點點頭,笑著答。

  那就是好吃噠!

  年年開始期待過年,又能去周阿姨家里看小豬崽,還能去干媽干爸家里吃披薩,好希望新年快點到來。

  午夜鐘聲敲響,新的一年又來到。

  1995結束,迎來1996。

  元旦幼兒園有表演,學校邀請家長參加,趙勇和李曼君沒時間也一定要擠出時間參加女兒的重要時刻。

  「媽媽,衣服帶了嗎?」去學校的路上,年年又反復問她的漂亮禮服有沒有帶上。

  十分鐘的路程而已,一家三口走路去幼兒園,氣溫很冷,一家三口穿著保暖羽絨服,年年被爸爸用大手護著臉蛋,捂得嚴嚴實實。

  李曼君帶著手套,提著禮袋,袋子里是年年的表演服和手持花道具。

  聽見女兒一直問衣服,已經回答過好幾次的李曼君已經懶得應她。

  孩子可愛的時候,爸爸媽媽恨不得把月亮摘下來送她。

  可當她那張小嘴叭叭叭不停問:「媽媽這是什么?媽媽你知道大圣為什么叫孫悟空嗎?媽媽你看那是什么呀?」的時候,只希望自己生了個啞巴。

  幼兒園到了,年年一秒變乖巧,走進教室禮貌的和老師打招呼,然后聽老師的話,領爸爸媽媽去自己的座位。

  這和在家里的她,完全是兩個樣子,聽話懂事,老師說什么做什么,情緒特別穩定。

  趙勇和李曼君對看一眼,夫妻兩嘖嘖稱奇。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