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329 夜不歸宿
  李曼君公司搬到新地方后,趙勇還沒來過。

  

  

  

   但這次李曼君一回到公司,遠遠就看見大門口涼亭下,站著一個熟悉人影。

  

  

  

   年后雪化,春天來臨,但榕城這個氣候,還要等三月份才能暖和起來。

  

  

  

   分揀場在上風口,夏天倒是舒服,但現在這個季節,風還是挺冷的。

  

  

  

   李曼君驚喜的從車上跳下來,“你怎么來了?冷不冷?怎么站這了?”

  

  

  

   趙勇自然張開雙臂,一把接住了她。

  

  

  

   李曼君這兩年熬夜時間比較長,反倒比剛結婚的時候豐腴了些,但她這點體重,再漲趙勇也能抱得起。

  

  

  

   王大勝坐在空貨車的后排,看到這一幕,默默擺擺手,讓貨車師傅先把車開進去。

  

  

  

   今天剛好要去焚燒廠,貨車又能再用一回。

  

  

  

   趙勇把李曼君放下,上下把她打量一遍,表情并沒有李曼君想象中的欣喜,而是皺著眉,冷著臉。

  

  

  

   “你看什么?”李曼君心虛的把他拉回來,挽著手要往廠里走。

  

  

  

  

  

   結果沒拽動。

  

  

  

   她又拉了一下,趙勇這才挪步。

  

  

  

   李曼君一看這反應,就知道情況不太妙,自己想隱瞞的事情怕是沒瞞住。

  

  

  

   兩人來到辦公樓樓下,史蒂夫和李薇正好走出來,雙方交換一個眼神,李曼君就懂了。

  

  

  

   這個史蒂夫,肯定是說漏嘴了。

  

  

  

   趙勇不是馬大哈,恰恰相反,他看起來粗糙,實則心細如發。

  

  

  

   夫妻兩來到李曼君的辦公室,李曼君立馬把門關緊,先發制人,對趙勇說:

  

  

  

   “這次在東市還是挺驚險的,不過總體來說,有驚無險,我運氣還不錯,找到兩個老倒霉蛋,接了手上那批舊衣服。”

  

  

  

   “不過出口二手舊衣的渠道,怕是難找了,所以我打算放棄,先把分揀場和拆改項目做好,這兩年忙得腳不沾地,現在也能松一松了......”

  

  

  

   李曼君說了一大堆,趙勇卻沒一句回應。

  

  

  

   李曼君好奇看過去,趙勇在她辦公室里轉了一圈,就在她的老板椅上坐下,雙手搭在扶手上,靜靜看她在那欲蓋彌彰般的解釋。

  

  

  

   都老夫老妻了,對方放個屁都知道是香是臭,李曼君心里當即咯噔一下,完了,真生氣了!

  

  

  

   “我生氣啦?”

  

  

  

   趙勇這才冷哼一聲,“明知故問。”

  

  

  

   李曼君仰頭望了望天花板,口有點渴,出去倒水,順便喘口氣。

  

  

  

   來到隔壁辦公室,李薇一見經理,疑惑問:“李總,您突然要我匯款過去,是出了什么事嗎?”

  

  

  

   李曼君擺擺手,這件事的細節她不想說,示意李薇別問。

  

  

  

   “對了,我老公什么時候到公司來的?”李曼君一邊打開保溫瓶倒兩杯熱水,一邊疑惑問。

  

  

  

   李薇答:“知道您要回來,一早就到了,坐了一上午,中午食堂開飯叫他去,也沒去,可能還沒吃呢。”

  

  

  

   “還沒吃午飯?”李曼君心道難怪脾氣這么臭,把倒好的熱水遞給新來的實習生,“把熱水送到我辦公室去,我去食堂看看還有沒有菜。”

  

  

  

   正好她也沒吃,跟李薇借一個飯盒,李曼君拿上自己的,朝食堂走去。

  

  

  

   已經下午兩點多了,負責食堂的三個大娘已經把食堂桌椅擦得干干凈凈。

  

  

  

   李曼君問還有沒有剩菜,大娘們說還有,不過她要是再來晚點,剩菜就要被倒進泔水桶里了。

  

  

  

   李曼君自己來到后廚,把剩菜剩飯打上,又隔著飯盒在熱水里熱了熱,端回辦公室。

  

  

  

   趙勇還坐在原來那位置上,身前多了一杯熱水,李曼君瞅一眼,喝了,那氣應該也消了點?

  

  

  

   她也不知道,反正哄著唄,還能咋滴。

  

  

  

   “吃吧,嘗嘗我們食堂大廚的手藝,應該不比你們公司差。”李曼君笑著把飯盒打開,遞到他面前,自己打開自己的,拿起快子一頓風卷云殘。

  

  

  

   趙勇見她這可憐樣,到底心軟,拿起飯盒也吃起來,干巴巴說:“還行。”

  

  

  

   吃完飯,趙勇主動收拾飯盒,問李曼君有沒有洗碗工具,他去洗碗。

  

  

  

   李曼君指指窗臺,驚訝問:“你今天不回公司了嗎?”

  

  

  

   “一會兒回。”趙勇拿上洗碗布,出去洗碗。

  

  

  

   員工有事來找,李曼君叮囑他自便,急匆匆又出去了。

  

  

  

   她這忙起來,正是半點不得閑,等傍晚處理好工作,李曼君回辦公室時,趙勇已經離開。

  

  

  

   “應該是消氣了吧?”李曼君低聲喃喃,心里直打鼓,不敢確定。

  

  

  

   拿上包和車鑰匙,自己開車回家。

  

  

  

   到了家里,幾天沒見到媽媽的年年熱情迎接媽媽回家,化身小跟屁蟲,媽媽去哪兒她就去哪兒。

  

  

  

   郭阿姨說:“李總,趙總說他晚上有事不回來吃飯。”

  

  

  

   “哦。”李曼君習以為常,沒多想。

  

  

  

   結果,趙勇這頓飯吃到了第二天早上,人家是一夜也沒回來!

  

  

  

   李曼君早上從床上睡醒,伸手往旁邊一摸,只摸到軟乎乎一團。

  

  

  

   “嘻嘻嘻~”年年沒忍住癢得笑出聲,幸福的滾到媽媽懷里,昨天和媽媽一起睡的,特別開心。

  

  

  

   “爸爸呢?”李曼君疑惑問。

  

  

  

   年年愣了一愣,小手一攤,“不知道呀。”

  

  

  

   “趙勇!”李曼君沖外頭喊了一聲,以為人已經先起來了。

  

  

  

   郭阿姨應了一聲:“李總,趙總昨晚好像沒回來。”

  

  

  

   李曼君眉頭一皺,搞什么啊,電話也不打一個回來。

  

  

  

   年年敏銳察覺到媽媽情緒上的變化,從媽媽懷里退出來,跪坐在枕頭邊,看著媽媽。

  

  

  

   李曼君壓下心里那一點擔憂,起床給女兒穿衣服,母女倆收拾利索,把年年交給郭阿姨帶著吃早餐,自己拿了一條根炸油條,來到陽臺,給趙勇打電話。

  

  

  

   以為要等很久電話才接通,結果對面就像是在故意等她電話似的,馬上就接了起來。

  

  

  

   “你在哪兒啊?”李曼君疑惑問,“怎么昨天沒回來也不給我打個電話?”

  

  

  

   電話里傳來趙勇沙啞的聲音,“昨天喝多了,林總和老梁給我開了房間,所以在酒店里睡著了。”

  

  

  

   李曼君倒是沒懷疑他干什么對不起自己的事,但心里總有點不舒服,因為這種事,還是第一次發生。

  

  

  

   結婚幾年,除了出差,趙勇從來沒有夜不歸宿過。

  

  

  

   而且,他都沒有多和她解釋幾句,難道就不擔心她會胡思亂想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