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304 十倍賠償
  第二天趙勇起了個大早,現在是冬天,天亮得晚,李曼君被叫醒時,窗外路燈正好到了熄滅時間,一眼看去一片漆黑。

  “大半夜的你干嘛?”李曼君懶懶問,窩在溫暖的被窩里,一點都不想離開。

  趙勇已經起來穿好衣服,還把她的衣服挑出來,先捂在被子里,穿的時候正好沒那么冰。

  卻沒想到,他這么一掀被子,冷空氣鉆進去,李曼君凍得一哆嗦。

  趙勇抱歉一笑,“都七點了,馬上天就亮了,咱們早點過去,早點把事情解決。”

  李曼君一拍腦袋,“我差點忘了。”

  行吧,那就起吧。

  房間里沒開空調,李曼君也懶得讓趙勇打開了,在被窩里把保暖衣保暖褲穿好,靠著一股氣穿衣下床。

  王曉娟起得比阿姨還早,已經在陽臺上收拾落葉了,她剛到這就買了兩盆花回來,李曼君說大冬天養不活,人家偏不信邪,這不,葉子都落光了,也不知道明年春天還能不能活過來。

  “你們這就去啊?”王曉娟看見夫妻兩個走出房間,輕聲問。

  李曼君打了個哈欠,睡眼惺忪的點點頭,拿上包,提醒趙勇把昨天買的酒和發票拿上,換鞋出門。

  “小心點,別打架,有話好好說。”王曉娟不放心的跟上來叮囑。

  “知道了,您回去吧,年年快醒了。”李曼君擺擺手,示意她進屋,正好電梯來了,夫妻兩直奔地下停車場。

  “我給小關打電話,讓他過去。”趙勇說。

  李曼君頷首,“那我開車。”

  半小時后,夫妻兩在市場門口和小關匯合。

  小關滿眼興奮,不知道還以為他要去買喜糖結婚呢。

  趙勇給他使了個眼色,低調點。

  小關點點頭,知道知道,鬧大不好。

  李曼君領著兩人來到百貨店門口,還不到八點鐘,店門還沒完全開,只有那個年輕店員在打掃門前衛生,整理貨架。

  見到有人上門,還以為是來買東西的,忙把雞毛撣子放下,把卷閘門完全推上去,熱情問:

  “買點什么?喜糖煙酒還是別的,我們這什么都有,一件也是批發價。”

  話音剛落,就看到小關懷里抱著一箱酒,神色一凝,終于反應過來不對勁。

  “你們這是?”店員試探的看了趙勇一眼,因為李曼君走在后面,趙勇第一個走進門,他以為趙勇才是主事人。

  不過李曼君的聲音一出來,店員就認出了她,再看已經開過的酒箱,神色微變。

  “你們賣給我的酒有問題,是假的!”李曼君一臉冷肅,一副我就是來找麻煩的模樣。

  趙勇也不說話,和小關一左一右在李曼君身旁一站,把我們不好惹五個字刻在了身上。

  店員一臉氣憤,“這不可能,你們是想訛人吧!”

  趙勇冷冷一笑,“訛你?我堂堂公司老總還用得著訛你這兩千塊錢?”

  說著,啪的把住院單和化驗單拍收銀臺上,“你們家的假酒可把我害苦了,差點拉肚子拉到休克你知道嗎?”

  “之前我們就懷疑是你們家的酒有問題,昨天來買了一箱回去看,果然,真假參半,你們倒是會做生意!”

  小關把酒箱放下,“發票什么都在,把你家老板叫出來,算算怎么賠!”

  店員頂不住了,假模假樣去看了眼箱子里的酒,還強詞奪理,“這酒都開過了,你們自己往里面灌了假酒吧!”

  李曼君三人不應聲,事實擺在面前,這家店賴不掉,讓店員把老板叫出來。

  店員看三人來勢洶洶,特別是趙勇,人高馬大的,一臉戾氣,怕被揍,趕緊給老板和老板娘打電話。

  可能是就住在附近,老板夫妻兩來得很快,說辭和店員剛剛說的一樣,倒打一耙,懷疑李曼君他們灌假酒陷害自己。

  然而,發票一拿出來,店老板就無話可說了。

  “昨天我就覺得奇怪,加錢也要拿發票,原來是在這等著我們呢,我看你們也不是什么好貨!”老板娘嘴硬得很,不但不道歉,還反過來罵人。

  趙勇可受不了別人欺負自己老婆,立馬指著那店老板,警告他們別囂張。

  “按照消費法,假一賠十,你們得按照售價十倍賠償給我們,并且還有我老公和他幾位朋友住院的費用,一起賠償,否則,我們就上法庭說去吧。”

  李曼君冷靜的說:“當然,我們還可以聯系報社的記者,我相信這么大一個新聞,他們肯定有興趣過來報道一下,讓廣大市民避雷。”

  特意挑了早上來,她們就是不想把事情鬧大,費時費力不說,逼急了誰知道會發生什么。

  老板夫妻兩一聽還要有記者來,這才慌了,讓李曼君他們把住院單子那來看。

  此舉無異于默認了賣假酒的行為。

  李曼君和趙勇對視一眼,決定今天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這對夫妻。

  “十倍賠償,再加醫藥費,我們算一下,你們也自己算一下。”李曼君冷淡道。

  她一點要得到賠償的喜色都沒有,加上剛剛趙勇自爆有錢人,店老板夫妻兩人就知道她們不是差錢的人。

  越是這樣,事情越難搞,只怕是要大出血。

  店老板夫妻兩暗暗嘀咕了一陣,老板娘轉過身來說:“這三瓶還是真的呢,賠錢的話,這三瓶不算。”

  “這三瓶,原價退還給我。”李曼君忍著一股氣呢,寸步不讓。

  老板娘一噎,讓店員把計算器拿來,趙勇也給小關示意,小關把隨身計算器掏出,雙方一起算賬。

  三瓶假酒售價一共是1164,之前打了九折,就是1047.6元,十倍是10476元,加上退掉三瓶真酒1047.6元,以及趙勇、梁主任、邱總的醫藥費用六百元,一共12123.6元。

  小關把計算器給對方看,百貨店夫妻兩倒吸一口冷氣,震驚的看了李曼君三人一眼,一副他們想詐騙的氣憤神情。

  “這個不可能!”

  凈想美事呢,還十倍賠償!

  老板娘把計算器遞過去,上面是兩千五百塊錢數額,“六瓶酒我就算388一瓶的錢,全部退給你,拿了錢就快走,什么醫藥費,誰知道你們喝的是不是別人家的酒,別以為我們沒什么文化就好欺負。”

  這話說的,好像還是李曼君三人故意欺負了他們夫妻兩似的,明明是他們知法犯法,有錯在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