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278 滴,好人卡
  李曼君說:“這個簡單,我的內衣是我自己為了方便設計的,然后讓我媽幫我縫出來,很簡陋,不過我覺得你有工作室,完全可以讓你手下的人做出更舒適簡便的款式。”

  她那個就是王曉娟用幾塊棉布拼湊的,因為現在國內內衣行業并沒有后世那么成熟,內衣的可調節肩帶私人根本買不到,所以她媽就自己用松緊帶做的簡陋版。

  但不得不說,這東西救大命,特別是她復工那段時間,不穿內衣是不可能的,但穿普通內衣又沒有內袋放吸水海綿,她媽做的哺乳內衣就派上了大用處。

  “還要墊海綿?”鐘雪莉吃驚問。

  “是啊,要不然漏出來了怎么辦?要在外面呆一整天,你就算帶好幾套在身邊替換也麻煩不是。”李曼君好笑說,鐘雪莉這一看就是一點經驗都沒有,也沒提前去做攻略。

  當然,路盛名應該都會安排好,月嫂育兒嫂一個不缺,鐘雪莉不用想怎么帶小孩,只要操心她自己的身體就好。

  “你要是嫌麻煩,也可以喂奶粉,進口的還是不錯。”

  當初她給年年斷奶就很早,好像是六七個月就不再母乳喂養,讓周姐泡好趙勇托關系從國外進口來的牛奶,照樣長得結結實實的。

  可能是李曼君是身邊第一個說吃牛奶也可以的人,鐘雪莉著實呆了呆,而后就是瘋狂心動。

  “而且喂母乳,會癟的。”這事李曼君半點沒夸張,是真的癟了。

  不但癟了,后期母乳的時候,還被剛剛到口欲期的年年把頭咬裂,疼了她好長一段時間,趙勇心疼得第一次打了女兒屁股一巴掌。

  這也是她為什么決定一定要戒母乳的原因。

  母乳確實有方便的地方,帶娃出門不用準備大包小包,有媽就行。

  但隨之帶來的后果,李曼君想想就勸退。

  鐘雪莉哪里聽過這么真實的帶娃經歷?

  她媽媽只跟她說大家都那樣過來的,熬熬就過去了。

  她婆婆倒是有提過幾句當初她帶兒子時的事,但無非就是那些咬我啦,抓頭發啦,半夜不肯睡之類的。

  鐘雪莉當時想了想,覺得這也不算什么大事,反正大家都這么過來的,那她也一樣過唄,況且婆婆也不放心她親自帶,請了月嫂和育兒嫂來,那么一想,更輕松不是。

  “李曼君,能讓我看看你的嗎?”鐘雪莉視線往下李曼君脖子以下一撇,一副想要看,又害怕看,但還是決定看看的表情。

  李曼君一噎,叉腰輕喝道:“鐘雪莉,要不是你是個產婦,信不信我打你啊!”

  這是什么過分要求!

  不過摸還是可以摸摸的。

  李曼君看了眼站在窗邊的月嫂,在對方震驚的目光下,把鐘雪莉的手抓起來,往自己身上一摁。

  “嘶~,好像是有點,不鼓了,也不挺了。”鐘雪莉心情復雜。

  “你長沒長妊娠紋?”李曼君好奇問。

  鐘雪莉頓時垮了臉,她長了,雖然不明顯,但是肚子現在也像是個花西瓜。

  “那我比你好點,可能我皮比較松,一直堅持抹藥抹了兩年多,現在基本看不見了。”李曼君拍拍自己的肚皮,對現在肚皮的皮膚狀態挺滿意。

  鐘雪莉忙問她用的什么藥,兩人一聊起來,簡直一發不可收拾。

  直到路盛名打水回來,兩人這才停下話茬。

  不過跟李曼君的一番短暫交流,卻給鐘雪莉帶來了很多靈感。

  同時,她還是想先嘗試一下親喂,畢竟,她到現在都覺得孩子丑。

  但李曼君說了,親喂可以迅速增加感情連接,所以她決定試一試。

  至于怎么試,后面李曼君已經離開,就不知道了。

  鐘雪莉生了個小子,大胖小子,八斤多,真是看不出來她小小的孕肚里居然有個這么大的娃。

  李曼君給孩子包了個小紅包,就離開了,她下午還約了村長,要把原來分揀場那塊場地轉讓的事確定下來。

  六月底,分揀場就全部搬走了,原本的廠址上現在只剩下一大塊水泥地,還有兩間公廁,其他的能挪走的一個不留。

  最開始的小院原本是要買下來的,現在分揀場一走,李曼君的計劃被打破,租賃中止,把房子還給了房東。

  這城區邊上的老房子,她沒有計劃再入一套,投資價值不大。

  倒是村里那一大塊地,如果政府愿意賣,她是真想買。

  可惜,現在并沒有這樣的政策,所以只能轉讓出去,回點本。

  三方會面地點就選在村委會,李曼君已經來過村里多次,到這就像是到了自己家,路過的老人孩子沒有一個不認識她的,都熱情的跟她打招呼。

  村里新修了一條水泥路,綠曼牽頭出了大頭,余下是村們各家各戶湊齊的,為的是方便分揀場工人們下夜班回家。

  現在路修好了,路燈也立起來了,結果分揀場搬走了。

  老村長一陣唏噓,直嘆可惜,又唾罵了一下對門街那些小商戶,這才進入正題。

  轉讓費一開始就談好了,現在無非是補充一些細節,比如這個轉讓方,明確是村里集體,還是綠曼公司。

  老村長不舍得放走李曼君這個老租客,所以是想著村里和綠曼的合約仍然有效,然后由綠曼再轉租給現在的新公司,大地造紙廠。

  對大地造紙廠來說,他都能接受,只要地的使用權明確就行。

  但對李曼君來說,無形間增加了風險。

  本來已經沒她的事了,現在她還得作為中間一方,為維護自己利益,去牽制大地造紙廠,很不劃算吶!

  “村長,這本來轉一道就到手的錢,何必多此一舉轉兩道呢?您說是吧?”

  村長無奈一嘆,倒也沒有再堅持。

  只是送走大地造紙廠的人后,村長把李曼君單獨請到家里吃飯,跟她說:

  “李經理,你是個好人,大家伙就是覺得跟著你踏實安心,你不會坑咱們農民,所以,我和大家伙商量過后,決定租金以后不用每年調整,咱們直接定個數,定個死數,你說多少就是多少,只要不讓大家伙吃虧就好。”

  “當然,這塊地只租給你,這個價也只給你,因為我們只信你。”

  李曼君夾臘肉的手一抖,好家伙,這條件她頂不住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