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262 龜印
  郝建表哥是個很靦腆的中年男人,因為不會講普通話,又怕說方言李曼君聽不懂,一直沖她笑。

  見到兒子手上還沒吃完的餅干,知道是李曼君給的,用方言跟兒子說:“你記得講謝謝。”

  “阿爸,我說了的。”黑子把餅干遞給父親,讓他也吃。

  男人擺擺手,讓他自己吃。剛剛郝建跟他說李曼君急著要趕回去,時間不多,忙把手中農具放下,洗干凈手進屋里去把東西拿出來。

  他們家住在山坳處,四周就這一戶,也不用害怕被別人看見。

  黑子阿爸拿出來一個布包,巴掌那么大,布下面用塑料里三層外三層包得嚴嚴實實。

  光是拆包,黑子阿爸就拆了一會兒,這才露出里面物件的真容。

  是一只巴掌大,黑黝黝的龜。

  黑子阿爸把烏龜翻個個,肚皮露出來,上面有一道刻意的劃痕,在黑色肚皮上劃出一道金色劃痕。

  第一眼看,郝建驚喜的問:“是金的?”

  黑子阿爸搖搖頭,這要是金做的,他早賣掉了。

  “不是金的,好像是銅的。”李曼君肯定說道。

  她和各種材料天天打交道,只看顏色就能猜個八九不離十。

  黑子阿爸把烏龜遞給李曼君,李曼君先把包里帶的手套取出戴上,這才接過。

  黑子阿爸看了郝建一眼,滿眼喜色:你帶來的人一看就是專業的,靠譜。

  黑子好奇的站在李曼君身后,看她能從這只黑不溜秋的烏龜上看出來什么。

  烏龜很小巧,拿在掌心卻很有分量,略微壓手。

  它身上的黑色,是藏年積攢下來的污垢,全部擦除后,應該是一只金光閃閃的銅龜。

  這個東西,李曼君這個半桶水也能看出來有些年頭了,不像是近代仿制。

  黑子提醒李曼君:“阿姨,龜肚子上有字。”

  可惜,他也不認識那是什么字。

  李曼君把烏龜拿到手里時就感覺到了肚皮上的紋路,污垢太多,把字紋都壓了下去,很模糊,但能夠看到是一片正方形的文字。

  要是萬榮明在,他肯定能看懂這是什么。就算看不懂,也能猜到是什么時候的文字。

  李曼君拿著烏龜端詳片刻,猜測道:“這可能是一塊印章。”

  “印章?”郝建詫異問:“章不都是四四方方的嘛。”

  “古代的印章有多種造型,像是這種龜印,說明使用者身份不一般,可能是王公貴族。”李曼君溫聲說道。

  她又把烏龜翻看兩遍,記下所有細節后,小心還給黑子阿爸。

  “是值錢的嗎?”黑子阿爸小聲問郝建。

  郝建又轉問李曼君,李曼君不確定,“看起來像是古物,表哥你是從哪里得到的?”

  郝建翻譯成方言給黑子阿爸聽,他認真想了想,說:“在集市上買的。”

  郝建聽見這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把表哥拉到一旁讓他說真話,可他一口咬定就是在集市上買的。

  “真的?”郝建還是不信。

  黑子阿爸略帶怒色的說:“就是真的,我騙你做甚么!”

  話是這么說,郝建轉告給李曼君時,李曼君也覺得黑子阿爸隱瞞了什么。

  但越是這樣,她越懷疑這塊龜印有點東西。

  不過印章這玩意兒價值不高,遠沒有上次收到的瓷器這么讓她激動。

  看一眼手表上的時間,三點半了,再不下山回家天都黑了,李曼君站起身道:

  “今天先到這吧,回去我再問問我朋友,他比我專業。”

  黑子阿爸急了,伸手一把拽住郝建,問他李曼君是不是不收。

  郝建拍拍表哥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轉頭看向李曼君,不太好意思的問:

  “表哥沒讀過書沒有文化,他只想賣了這個東西,曼君姐,你看這龜印,你能收嗎?”

  沒鑒定過的東西,李曼君當然不能收,但看黑子和他阿爸焦急期盼的眼神,不由得嘆了聲:“本來我是不想破例的,但這山路確實難走,我來一趟不容易。”

  “那這樣吧,你問問你表哥,這東西我五百塊收走,他愿意不愿意。”

  “如果拿回去鑒定發現沒有任何價值,那就算我自己的。”

  五百塊不少了,單位上班一個月才兩百,這是一個職工兩個月的工資。

  郝建感激的沖李曼君合了合掌,轉過去跟表哥打商量。

  黑子眼巴巴看著他阿爸,見阿爸先是露出驚喜的神情,緊接著又猶豫起來,怕賣低了,忍不住扯了一下阿爸的褲腰帶,“阿爸,你就賣給李阿姨吧,她是好人,不會騙咱們的。”

  之前阿爸把烏龜拿下山去想賣掉,有個外地收藥材的商人只給五塊錢,他阿爸都心動想賣掉了,還是他覺得那個商人不像是好人,沒同意才留下來的。

  “咱們還欠著學校學費呢。”黑子哀求的看著猶豫的父親。

  五百塊,已經很多很多了!

  “表哥,你想好沒?”郝建見表哥猶猶豫豫的模樣,忍不住催了兩聲:“曼君姐真是要走了,人家來一趟也不容易。”

  黑子阿爸長嘆一聲,點了點頭,把龜印遞給李曼君,“謝謝。”

  這句話李曼君聽懂了,頷首回了一個微笑,從錢包里取出五百元現金,遞給黑子阿爸。

  黑子比他父親還要高興,瘦小的少年沒忍住笑出一口大白牙,眼里充滿了期待,還有片刻的放松。

  至少,明天他就可以拿錢去學校把欠下的學費補上,繼續上學了。

  “阿姨你慢點走,路上小心!”

  下山的路口前,黑子站在坡上,大聲叮囑李曼君。

  李曼君沖他揮揮手,少年也舉起手,努力揮動跟她說再見。

  “很快就會再見了。”李曼君笑著說道。

  山風把她的話送到黑子耳邊,少年人茫然了一瞬,不明白這話是什么意思。

  郝建也不明白,下山路上,好奇追問:“曼君姐,你還要來這?”

  李曼君搖搖頭,“不是,我是要去黑子的學校,龍口村小學。”

  郝建一頭霧水。

  李曼君沖他笑笑,“給學生們發放學習用品。”

  郝建這才明白李曼君的意思,驚訝的看了她足足兩秒,認真道:“曼君姐,你真是個大善人。”

  李曼君哈哈一笑,大方收下這個贊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