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252 豁的出去
  趙勇不自在的“咳咳”咳嗽兩聲,“一不小心就天黑了。”

  他也是今天才知道,原來電腦這么好玩,比外面那些街機好玩多了。

  李曼君哭笑不得,無奈提醒:“游戲再好玩也要適當。”

  “當然當然,這不是沒注意嘛。”趙勇暗暗松口氣。

  李曼君點點頭,以為他一個成年人,應該能夠克制住自己。

  卻沒想到,半夜起夜,習慣性往身旁一摸,居然摸了個空。

  人呢?

  李曼君驚醒,身旁空空如也。

  耳邊隱約傳來“噠噠噠”瘋狂點擊的鼠標聲,李曼君心道不是吧,披上外套下床,打開門往書房那邊一看,門縫里露出幾縷光。

  鼠標點擊聲更清晰了,李曼君悄悄挪過去,輕輕推開門,趙勇正坐在電腦前,操作按鍵和鼠標一頓輸出,她推門而入的聲音都沒能注意到。

  直到她來到身后,他才悚然一驚,猛的轉頭看過來。

  李曼君哼笑一聲,在趙勇震驚的目光下,拉來一把椅子,一把奪過他手中鍵盤鼠標,“這等好事,你怎么能不叫我一起?”

  男人緊張的神情馬上松懈下來,夫妻倆對視一眼,互相比個“噓”的噤聲手勢,一起愉快的打游戲。

  打游戲是快樂的,熬夜是慘烈的,夫妻兩雙雙遲到,頂著疲憊的倦容走入公司。

  趙勇仿佛被吸干精血的面容,把劉超和小關嚇一跳。

  “哥,你沒事吧?”難道是跟嫂子吵架了,傷心又傷身?

  趙勇嘁了兩人一聲,懶得搭理他們,把老板椅調成全躺模式,高大身軀往上一躺,隨手往辦公桌上拿一張報紙展開蓋在臉上遮光,光明正大補覺。

  小關和劉超對視一眼,四眼懵逼,撇撇嘴,只得壓下熊熊燃燒的八卦之魂,干活去。

  李曼君情況也沒到哪里去,在心里唾棄自己無數遍:又不是沒玩過,怎么更中毒了似的!

  認真想想,可能是因為太久沒有玩手機所導致的。

  沒有手機,夜生活枯燥且乏味,現在突然來了一臺電腦,還裝了游戲,這誰頂得住?

  李曼君挑眉笑笑,這是人之常情嘛,就不必唾棄了。

  從工廠走到辦公室這短短幾分鐘時間,李曼君就在心里把熬夜打游戲的罪惡感消除掉了。

  來到工位,剛靠在椅背上,就沒控制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困了。

  李曼君瞄一眼簡陋的辦公室,嗯,很好,員工都不在,正好補一覺。

  只是這一覺注定睡不成,眼睛剛瞇上,放包里的大哥大就響了。

  李曼君很不情愿的睜開眼,懶洋洋把大哥大掏出來,太沉,差點從手掌上滑落,忙抓緊,人也清醒了。

  “喂?”李曼君的聲音聽起來明顯不耐煩。

  電話那頭的王曉娟嘖了一聲:“還沒睡醒呢?都幾點了,不上班啊今天?”

  “媽,怎么是你,有什么事?你和爸身體都還好吧?”李曼君拍拍自己的臉,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迅速調整自己煩躁的情緒。

  王曉娟道:“我和你爸都好,你別老惦記,有事我們不會瞞著你的。”

  “我打電話來是想跟你說一聲,月底李蘭芳結婚,你和小勇記一下日子,到時候過來送禮。”

  李曼君“啊?”了一聲,驚訝萬分,“蘭芳要結婚?她跟誰結啊?怎么這么突然。”

  之前跟鄭小友不是分了嗎?大伯娘這么快就介紹到對象了?

  李曼君正想說相親見面這么快就結婚是不是不太好,王曉娟就道:“她還能跟誰結婚?只有鄭小友啊。”

  “大伯和伯娘答應了?”李曼君特意往窗外看了一眼,今天的太陽也沒打西邊出來。

  王曉娟說:“是啊,你大伯和伯娘現在又同意了,日子都算好了,就是這月的二十八號,這也沒多久了。”

  “他們怎么又同意了,發生了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李曼君好奇問。

  王曉娟感慨:“這男人對你是不是真心的,就看他是不是能為你豁出去。”

  鄭家父母不同意兒子去見李蘭芳,把他鎖在屋里不讓出門,想用這樣的辦法拆散兩人。

  可鄭小友一開始就是奔著跟李蘭芳結婚在一起的,嘗試說服父母沒有效果之后,他怕自己出不去,李蘭芳真就要跟自己分開。

  就開始絕食,不吃不喝,說自己不能跟李蘭芳在一起,還不如死了算了。

  連著三天沒吃一口飯,沒喝一滴水,人很快就變了個摸樣,把鄭父鄭母嚇去半條命,夫婦兩個被逼得沒辦法,只能同意兩人結婚。

  鄭家這邊一松口,事情就好辦了。

  鄭家一家三口一起到紅星村找李蘭芳,雙方家長坐下談,該道歉的道歉,該走規矩的按照規矩來。

  錢淑芬乘機開口,要兩千八的彩禮,鄭母看一眼兒子那離不開李蘭芳的模樣,想起他絕食的樣子,心一橫,答應了。

  就這樣,李大龍要的面子,錢淑芬要的里子,全都得到滿足,喜笑顏開,熱情接待親家。

  鄭家也怕夜長夢多,選了最近的吉日舉辦婚禮。

  所以王曉娟才說:“鄭小友對蘭芳是用了真心的。”

  “只是眼下看著是圓滿了,但經過這件事,以后的日子就......唉,路都是自己選的,隨她去吧。”

  反正不是自家女兒,王曉娟懶得操這份心。

  李曼君稍微想一想,就能預見到李蘭芳嫁到鄭家之后,鄭家夫婦不會安生。

  現在夫婦倆為了兒子退讓得有多大,以后對李蘭芳就會有多狠。

  除非小夫妻兩個不跟老人住,自己搬出來,從根源上解決矛盾。

  可鄭小友是獨子,以現在人的觀念,父母都是要跟兒子一起住的。

  鄭小友能不能再次為李蘭芳豁出去,解決掉同住這件事,還未可知。

  不過就像是她媽說的那樣,少操心別人。

  至少目前看來,李蘭芳確實遇到了一位珍愛她的丈夫。

  王曉娟叮囑:“你得送蘭芳出門,小勇如果太忙可以不來,但你這個大姐一定得到!”

  “我知道了。”

  李曼君掛了電話,拿出行程本,重新安排工作行程,把李蘭芳婚禮這天的時間挪出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