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229 主動選擇
  “高躍進兄妹四個,他又是大哥,這情況不管誰跟他在一塊兒,注定了要忍讓要受委屈,你好好考慮。”

  車上,李曼君認真提醒道。

  她的車沒什么毛病,高躍進檢查完給她洗了個車,兩人要打聽的都打聽得差不多,馬上開車走人。

  劉燕還沒從舅媽的隱瞞回過神來,呆愣好一會兒,才皺著眉說:

  “今天要是不來打聽,我都不知道他爸早已經去了,只剩下他媽一個人拉扯著四個孩子。”

  她有點生氣,誰都知道家里孩子太多不好,而且這一家還是四個。

  一個寡母帶著四個孩子,基本性格都會在生活的磋磨下變得極為強勢。

  當然,也還有另外一種可能,那就是極為弱勢,會在孩子面前扮可憐,總用親情和孝道壓制孩子。

  不是劉燕和李曼君非要把人想得這么壞,而是現實中這樣的例子真的太多,發生的概率極大。

  但李曼君建議換下一個時,劉燕卻有些猶豫。

  這份猶豫,是她自己都沒想到的。

  “曼君,你不覺得,高躍進這人看著還挺好的嗎。”

  李曼君中肯的點點頭,“單論他個人,我覺得確實還不錯,工作上認真細心,同事評價也好,經過短暫接觸,我主觀感受還是挺好的。”

  “就是他家這情況.......”李曼君嘆了一口氣,“你再考慮考慮吧,回去問問你舅媽到底搞什么鬼,這么重要的信息都要隱瞞,沒準還有更多情況是咱們不知道的。”

  劉燕嗯的應了一聲,是要回去好好問問了。

  李曼君邀請劉燕今天去自家住,就不回去了,一會兒兩人直接去商場逛,玩到盡興再回家。

  “別了,我真覺得我這身衣服就挺好的,沒必要浪費那個錢,而且我一想起我舅媽瞞了我這么多,我哪還有心情逛街。”

  劉燕滿是無奈,她現在心情很復雜,三言兩語說不清。

  李曼君也不好再挽留,只得約下次,開車把劉燕送到客車站,正好趕上回程班車。

  “你舅媽那有消息你也跟我說一聲。”李曼君叮囑。

  劉燕自然答應,現在也就李曼君靠譜點,能給她正真利己的建議。

  不像她媽,現在只想著怎么把兒媳婦娶進門來,催著她要她搬出去。

  所以這才急急忙忙找舅媽給她介紹相親對象。

  “有事情隨時給我打電話,要是受了委屈,進城來找我,姐妹罩著你!”李曼君豪氣云天的拍拍好姐妹的肩膀,一本正經道。

  她說得認真,劉燕卻不客氣的笑出聲來,揮揮手,上車回家。

  不過,看著李曼君漸漸遠去的背影,劉燕比來的時候,又多了一份底氣。

  剛剛離開時,她把自己的存折交給了李曼君,讓她幫忙保管。

  如果沒有舅媽的隱瞞,她或許還不會這么做,但現在一想到高躍進家里的情況,她忽然覺得家里的人,一個都信不了。

  劉燕苦澀一笑,她現在算是體會到了曼君當初說的男女資源傾斜是怎么回事了。

  弟弟沒有談女朋友之前,她覺得爸媽對自己也是好的。

  可現在只要一談到弟弟結婚的事,爸媽就會用一種理所應當的口吻通知她:“你也老大不小了,你弟現在都要結婚了,你趕緊的,別讓人家女方嫁過來了還見大姑子在家里待著。”

  爸媽甚至都不想問她一下,她想不想嫁人。

  想著當初曼君也是被動相親,她這才決定學她,在有限的條件下,主動選擇最優項,積極相親。

  ......

  “師父?師父!”

  “人都走了,您還看吶?”

  兩個徒弟在身后喊著,高躍進這才轉身走回店里,表情有點尷尬。

  他也是看著那兩個女顧客上車走了,才突然反應過來,那個女司機喊戴墨鏡的女人叫燕子。

  他勐然想到一個人——母親托人給他介紹的對象,石楠鎮劉燕。

  再一想剛剛兩人說話的口音,不就是一口純石楠鎮口音嘛!

  得,他還沒確定見面時間,人家就先來打探了。

  “你們看清楚戴墨鏡那個什么模樣嗎?”高躍進試探著問兩個徒弟。

  兩個徒弟曖昧的撇了師父一眼,小徒弟說:“師父,你也看出來了吧,那兩個富婆特意過來瞧你的。”

  “富婆?”高躍進不高興的掃了小徒弟一眼,這么說人家可不禮貌。

  雖然這兩個女的一看就知道是貨真價實的富婆。

  小徒弟興奮說道:“對呀,就是富婆,那可是進口的小汽車,咱們榕城里總共都沒幾輛。”

  他們這個汽修廠,修得最多的其實是貨車和出租車,私家車還真少見。

  “你再看看那女的手里還拿個大哥大,這妥妥的富婆!”

  高躍進睨了小徒弟一眼,“人家有錢,你激動個什么勁。”

  “嘿嘿。”小徒弟撓撓頭,“就是很少見到這么有錢還漂亮的富婆。”

  高躍進心里很是困惑,介紹人沒跟她說劉燕這么有錢啊。

  而且,真要是這么有錢,還會找他這條件的嗎?

  所以,有沒有可能,有錢的那個是她朋友,兩人一塊兒搭伙過來看他。

  “剛剛看你們跟她們說得挺多,你們聊了些什么?”高躍進好奇問。

  兩個徒弟沖他眨了眨眼睛,邀功似的說自己剛剛可是幫忙說了很多好話。

  “您妹妹不是大學生嘛,我也跟她們說了,她們還夸了您妹妹,說您妹真厲害。”大徒弟欣喜道。

  卻不想,高躍進臉色當即一變,“都不知道對方是什么人,你們怎么什么都說出去!”

  兩個徒弟傻眼,“這不能說嗎?”

  高躍進看著兩人無辜的臉,只能長嘆一口氣,這下肯定是沒戲了。

  心里是這么想,眼前卻浮現出剛剛墨鏡下那半張羞澀的臉龐,更覺郁悶。

  這天下班回到家,進門一見到在廚房里忙著晚飯的母親,高躍進就忍不住沖他媽小小抱怨了一句:

  “早跟您說了不能這么騙人,這下好了,直接吹了!”

  高母一臉莫名其妙,“吹什么?”

  高躍進頹喪的一屁股坐在老木椅上,只得把今天中午發生的事說出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