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209 老洋房
  坐上出租車,年年哇一聲就哭了。

  一邊哭一邊扶著車靠背站起來,努力伸長脖子往后看,看不見小姨,哭得更大聲。

  司機偏頭過來看了李曼君好幾眼,那懷疑的眼神,八成是把她當拐子了。

  好在母女倆長得相似,年年一看就知道是李曼君親身的,這才打消司機疑慮。

  李曼君無奈的把女兒抱到懷里來,一下一下拍著她的背安撫。

  別看人小,什么都知道呢,她只是不知道要怎么表達不舍的情緒,所以才哭。

  見女兒哭聲小下來,紅鼻子一抽一抽的吹出一個鼻涕泡,李曼君把紙巾取出給她擦干凈,柔聲問:

  “年年是不是不舍得和小姨分開?”

  小丫頭很用勁“嗯”的點點頭,敦實的小身子靠在媽媽懷里,難過到不想說話。

  李曼君輕聲拍哄,“沒事沒事,回去我們還可以跟小姨打電話是不是。”

  懷里的小人嗯的應著,情緒好了一點點。

  “那我們現在是回酒店找爸爸,還是繼續去公園玩一會兒再回去?”李曼君低頭問。

  年年伸出一根手指頭指著外邊,毫不猶豫的說:“玩!”

  李曼君失笑,“好,那就再玩會兒。”

  “師傅,最近的公園隨便找一個停下。”李曼君對司機師傅說。

  司機應好,在最近的公園把母女倆放下。

  小孩忘性大,一到了公園里,看到飛起來的氣球,年年瞬間把小姨拋之腦后,忘光光。

  也不知道李麗君要是知道了,會不會有那么一點點的難過,畢竟這些天可一直是她在帶著這個小丫頭玩。

  至于姐姐姐夫,兩人一想二人世界,就把娃扔給她,簡直沒人性!

  “啊啊!”年年努力抓著媽媽的手往棉花機前拖,另外一只手抓著氣球繩,看起來很努力了。

  李曼君抬頭看去,原來是白云一樣的棉花糖,糖的香氣鉆入鼻尖,她都有些饞。

  “好啦好啦,別拽了,給你買。”

  聽見媽媽這么說,年年立馬露出一個燦爛笑容,眼睛彎成了月牙。

  李曼君拿她沒辦法,牽著女兒來到棉花機前,要了一個棉花糖。

  年年指著粉色的,“要、要!”

  李曼君不許,跟老板說:“白色的就好。”

  老板當然聽大人的,付錢的才是上帝。

  沒能拿到粉色那朵,年年也沒有不開心,因為媽媽給的白色棉花糖,超甜!

  年年迫不及待,等不了媽媽用竹簽一點點投喂,趁媽媽不注意,小手一抓,一大片往嘴里塞。

  結果就是糖化了,手粘唧唧,手指粘在一塊兒,小丫頭片子才知道什么叫慌。

  “媽!媽!”年年舉著自己的手,無助的看向媽媽。

  李曼君哼笑一聲,“你還挺愛干凈。”

  環視四周,找到一根沒人的長椅,領著女兒過去,把她放椅子上坐好,直接把棉花糖遞過去。

  反正這小爪子都粘了,干脆吃完再擦。

  李曼君擺爛,年年可不干,黏湖湖的手不舒服,不肯用手撕棉花糖,但又很饞,伸出舌頭直接舔。

  整張臉,直接懟到臉盤大的棉花糖上。

  得,這下臉也花了。

  李曼君仰頭望天,這不是我的崽,我的崽不可能這么臟!

  “買紙巾嗎?五毛一包,來一包吧。”一個穿著深色襯衫的年輕小伙出現在母女面前,熱情的遞過來一包紙。

  年年馬上往媽媽身上靠過來,大眼睛警惕的看著面前這個陌生叔叔,呆呆的表情,配上花貓臉,李曼君真想給她錄下來。

  年輕小伙又問了一遍要嗎,“我們這個是濕紙巾,可以直接擦的,比干紙巾去污力強,所以貴一點。”

  貴一點?

  李曼君調侃,“你著貴的可不是一點點,普通餐廳紙一毛一包,你這要五毛。”

  小伙尷尬了,以為李曼君不要時,她直接遞過來一塊錢,“給我兩包。”

  許是推銷了一整天都沒把濕紙巾這個新鮮玩意推銷出去,面對李曼君這位豪爽顧客,小伙愣了兩秒,才反應過來,把紙巾遞給她。

  李曼君抽出來聞了一下,沒什么味道,再看身旁這只小花貓,無奈一嘆,給她擦干凈。

  “姐,你是外地來的伐?聽你口音不像本地人。”

  小伙居然還沒走。

  李曼君點點頭,問他還有什么事嗎。

  小伙拿出一張名片,真誠的笑著說:“如果需要買房的話,可以找我,給您打九八折。”

  李曼君一挑眉,“小伙子你身兼數職啊。”

  他笑笑,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李曼君拿起名片看了看,原來是中介公司的,玩笑似的問:“你們那什么房型都有嗎?”

  “有啊,新房、二手房、老洋房,什么都有。”

  “老洋房也有?”李曼君新奇的看他一眼,“那可都是是古董了吧,可以賣?”

  “當然可以啦,怎么,姐您喜歡老洋房?”他試探問。

  李曼君本來就是隨口一問,她等著朱耀威給自己留江景大平房呢。

  但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點了點頭,“是啊,我想買老洋房你有嗎?”

  小伙心頭也是一驚,“您真的想買老洋房?”

  其實他觀察這對母女挺久了,因為這位女士隨手拿著錄像機,包里還露出大哥大一角,這一看就不是一般的女士。

  盯了半晌,看孩子被自己弄臟,這才過來試探一下。

  沒想到,居然真有戲?

  問都問了,李曼君放松下來,又問了一下老洋房的情況。

  小伙叫雷石,遲疑的答道:“有肯定是有的哇,就是這個價格......”

  “多少?”李曼君覺得自己此刻的神情應該跟人傻錢多的憨瓜沒差別。

  其實她也不是不能在海市買套房,作為投資,老洋房確實是一個絕佳選擇。

  當然,前提是房子產權清晰。她不接湖涂賬。

  她手里原本有兩千四百萬,借給邱總一百萬,還剩下兩千三百萬。

  就用那三百萬在海市置辦兩套房產,似乎也不錯。

  小伙見李曼君越問越像是真的,粗略給她報了個數,“起碼要這個。”

  他捏了一只拳頭,李曼君點點頭表示明白,一百萬完全ok。

  “明天你沒事了吧?陪我去看套房。”

  回到酒店,李曼君把女兒放下,就對著她爸這么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