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199 對答案
  “筆、尺子、準考證、草稿紙,都帶齊了嗎?”李曼君打一把方向盤,把車停進路邊停車位里,扭頭問道。

  

  

  

   李麗君打開書包一一檢查,“嗯嗯”點頭。

  

  

  

   李曼君下車,幫她打開車門,又到后備箱給她拿了一瓶礦泉水,貼心撕掉標簽紙。

  

  

  

   “做完一定要認真檢查,實在想不起來怎么做的題先跳過,先把會做的題做了。”李曼君不放心的叮囑。

  

  

  

   李麗君無奈答應:“知道了,放心吧。”

  

  

  

   她姐說的這些,老師早就反復叮囑過好多遍了,閉上眼睛她腦子里都是這些提示語。

  

  

  

   “姐,我走了,你回去吧。”李麗君沖姐姐揮揮手,腳步輕快的走進考點學校大門。

  

  

  

   門口有很多過來送學生的家長,見到李曼君這么年輕的,還吃驚了一下。隨后才反應過來,是姐妹。

  

  

  

   李曼君看著妹妹走進教學樓,這才轉身回去。

  

  

  

   開車到店里,把李大牛家修好的電視機搬到車上,把電視機給夫妻兩送過去。

  

  

  

   】

  

  

  

  

  

   李大牛夫妻兩已經帶著女兒搬到租的房子里,兩人原本打算叫李曼君一家到新租的房子里吃頓飯,但因為李麗君高考的事,時機不合適,就耽擱了。

  

  

  

   任艷已經找了房東,商量借灶的事,房東家里還有一個公共廚房,答應把這里借給任艷,但不許她耽誤其他租客做飯。

  

  

  

   有地方已經很好,任艷忙答應下來,大不了她早點準備好,反正不會耽誤了其他租客。

  

  

  

   事情談好,這兩天任艷就在著手準備賣盒飯需要的材料,訂了泡沫飯盒,買了幾只帶蓋的大鐵盆,還讓焊工師傅幫忙定制了一輛小推車。

  

  

  

   李曼君到的時候,囡囡正在巷子口跟其他租戶家的小孩玩,見到大姑姑,眼睛刷的一亮,立馬朝李曼君跑過來,“大姑!”

  

  

  

   李曼君揉揉她的小腦袋,笑著問:“爸爸媽媽呢?”

  

  

  

   囡囡答:“爸爸去工作啦,媽媽在炒菜。”

  

  

  

   說著就要領李曼君進去,直接拋棄了小伙伴。

  

  

  

   李曼君看房東和街坊們都在一樓廳里打牌,周圍都有大人在,暗松一口氣。

  

  

  

   不過見到任艷時,還是提醒了一聲:“現在拐子多,囡囡還小,不能離開視線,你們注意點。”

  

  

  

   剛剛突然見到小侄女遠離哥嫂視線在外面玩,她嚇一跳。

  

  

  

   也是任艷心大,要是換成年年,她是一定要站在旁邊盯著孩子的。

  

  

  

   任艷本不以為然,鄉下誰家孩子不是這樣的啊,“周圍都是鄰居,房東也在呢,她認識囡囡,沒事的。”

  

  

  

   但話音剛落,就見李曼君一臉認真嚴肅,忙正了正神色,“知道,沒事。”

  

  

  

   “這可不是沒事有事的事,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有什么,后悔都沒用。”李曼君語氣冷了些。

  

  

  

   這個年代沒有監控沒有網絡,找一個人比大海里撈針還難。

  

  

  

   做父母的,能自己注意就注意,誰敢指望別人?

  

  

  

   “房東打著牌呢,誰有空看著他們啊,剛剛我來的時候,幾個小孩都快跑出街口了。”

  

  

  

   李曼君看向囡囡,讓任艷問一下女兒。

  

  

  

   任艷狐疑問:“囡囡,告訴媽媽你們剛剛去哪里玩了?”

  

  

  

   囡囡乖巧答:“哥哥姐姐們帶我去抓蜻蜓,在巷子那邊的馬路邊。”

  

  

  

   任艷心里一驚,急喝道:“不是說了就在門口玩的嗎?你怎么跑馬路邊去了!”

  

  

  

   囡囡被嚇得愣了一下,下意識躲到姑姑身后,小聲說:“媽媽不要生氣。”

  

  

  

   李曼君擺擺手,示意大嫂別發作,指著一旁的小板凳,領小侄女過去陪她一起玩。

  

  

  

   任艷這才有些后怕起來,叮囑女兒下次要去外面一定先跟媽媽講,見囡囡答應,這才繼續跟李曼君商量她準備的菜色。

  

  

  

   “我想著干力氣活的口味重,做的菜重油重鹽,油水多點,兩葷兩素,賣一塊五怎么樣?”

  

  

  

   “可以啊。”定價和思路都沒問題,李曼君笑著點點頭。

  

  

  

   得到肯定,任艷心里也高興,把樣菜炒出來,端到房子里,留李曼君下來吃午飯。

  

  

  

   李曼君見李大牛還沒回來,沒人跟自己搬電視,答應下來。

  

  

  

   任艷手藝是不錯的,樣菜很好下飯,就是吃多了得喝水,有點咸。

  

  

  

   不過這個咸度對重體力勞動者來說,也就是剛剛好的水平。

  

  

  

   中午飯吃完,李大牛終于回來。

  

  

  

   任艷把鍋里剩下的米飯全部舀出來,大海碗裝著,再把剩下的菜全部倒進去拌一拌,簡直不要太香。

  

  

  

   李大牛快速吃完,就下樓跟李曼君去取電視機,兩人拿到家里鼓搗一會兒,畫面成功出現,再看個三五年不成問題。

  

  

  

   “對了,等麗君考完試,我準備好菜,你叫上小勇一起過來吃頓飯。”李大牛叮囑道。

  

  

  

   李曼君點點頭,驅車離開。

  

  

  

   她早就跟員工們說好自己這三天不定時上班,專職接送妹妹參加考試。

  

  

  

   中午沒去接,但下午必須得送,自己開車,李麗君也能多睡個十分鐘。

  

  

  

   因為李曼君特意叮囑過,所以李麗君考試的這三天,家里誰也沒問她考得好不好之類的話。

  

  

  

   全家人憋到高考最后一科結束,才敢議論一下今年的考題。

  

  

  

   李麗君考試完就跑去跟同學們對答桉,晚上才回來。

  

  

  

   打開門一看,姐姐姐夫還有外甥女排排坐在沙發上盯著自己,一副想問又強自忍耐的模樣,一下子就把她逗笑了。

  

  

  

   本來心情挺糟糕,但看見家人,心情又好起來。

  

  

  

   “我跟同學對過答桉了,能做好的基本沒錯,那些不會的,看運氣。”李麗君主動說道。

  

  

  

   李曼君和趙勇對視一眼,長舒一口氣,上大學還是很有希望地。

  

  

  

   “給爸媽打個電話。”李曼君指了指餐邊柜上的座機。

  

  

  

   李麗君有些抗拒,但李曼君眼睛一瞪,還是答應下來,磨蹭到電話旁,撥通家里電話,兩句話沒說完就把電話掛了。

  

  

  

   她不想聽爸媽一直跟她分析題目的答桉,考都考了,再說這些只會增加她的焦慮。

  

  

  

   李麗君倒是想得開,或者說,心里有數,不慌不忙。

  

  

  

   隔天,李曼君一家去李大牛新租的房子里吃飯,年年又見到了囡囡堂姐,邁著兩條小短腿,追在姐姐后面“鵝鵝鵝”的學,把大人們樂得不行。

  

  

  

   “她還記著那首詩呢。”李大牛驚奇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