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182 帶男友回家
  王曉娟端來一盤瓜子,放下時把袖套摘下來,擼了擼袖子,伸手抓一把瓜子拿在手上嗑。

  皮質的腕表很是亮眼,錢淑芬一打眼就瞧見了。

  “喲,這是皮表吧?”錢淑芬靠了過來,伸手抓住王曉娟的手拿到面前看了一眼,嘖嘖嘆道:“這得要不少錢吧?”

  王曉娟等著她松手,才把手抽回來,一邊嗑瓜子一邊說:

  “還行吧,我也不知多少錢,女兒女婿送的,孩子的心意,我想著不戴也不好,就拿出來帶帶。”

  “哦,他爸也有一塊兒。”王曉娟指了指看春晚的李大為。

  李大為轉過頭來,這他可就不裝了。

  主動把手腕上的腕表露出來,銀色的,低調中透著奢華,一看就不是一般的便宜貨。

  李老頭和李大龍湊過來看,心里那個羨慕呀,對視一眼,卻不肯夸出口,看了眼又轉回去看電視。

  “還行。”李大龍說:“瞧著也就一般般,不過都是孩子心意嘛。”

  嘴上說著一般,馬上就把小兒子叫來,讓他去把自己掛在床頭的嗶嗶機拿過來,跟李大為說:

  “大牛買的,八百塊呢,你別看是二手的,但比那新的還好使!”

  李大為也學他剛剛的反應,澹澹的說:“嗯,孩子心意好。”

  但他估計這嗶嗶機根本沒地方用,鄉下有電話的人家都沒幾戶,誰用傳呼機找李大龍?

  兄弟兩對視一眼,客氣的笑笑,又都看了自家孩子一眼,自豪的點點頭。

  李大牛和趙勇無奈對視一眼,一個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一個澹澹一笑逗女兒去了。

  熬到十一點多,李小牛忍不住,嚷著要放煙花。

  今年李大牛買了很多煙花回來,留著過年給女兒放著看的,李小牛惦記了好久。

  “那我們去放煙花吧?”李大牛招呼上李麗君姐弟兩。

  李小牛立馬站起來,招呼小侄女去拿她的煙花炮。

  “一起嗎?”趙勇抱著想睡又不肯睡的女兒來到妻子身旁,“年年還沒見過煙花呢。”

  李曼君想想好像真是這樣,沖任艷招手,“走吧,咱們一起去放煙花,春晚明天還有重播,停一會兒沒事的。”

  任艷頷首,“行,那走吧。”

  李麗君和李建軍這兩個大小孩早帶著堂弟和侄女兒出去了,李曼君等人走出來的時候,一人一根煙花已經點燃,橘色的煙火“彭”的齊齊向著夜空發射。

  小煙花,并沒有大煙花那么驚艷,但幾個人一個接著一個放,玩得很開心。

  年年被炮聲驚了一跳,很快就從爸爸懷里坐直起來,小手指著夜空中突然亮起來的煙火,“巴巴巴!”

  】

  趙勇帶著她往前走了一點,李建軍立馬點燃一顆小旋風,在地面上旋轉的煙火更美麗,年年看得眼睛都不會轉了,呆呆的盯著看,小手虛抓著,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囡囡還小,李麗君扶著她的手教她放,囡囡不敢抓著煙火棒,只虛虛用手挨一下,另外一只手緊張的抓著姑姑衣角,感受到煙火的沖擊力,脖子一縮,又忍不住興奮的笑出聲。

  大人們坐在堂屋里,看著院前孩子們嬉嬉鬧鬧,一臉欣慰。

  只錢淑芬神情有些落寞,李蘭芳年夜飯沒能趕回來,現在可能還在路上呢。

  晚上,為了方便照顧孩子,李麗君帶孩子跟媽媽妹妹睡在李蘭芳的房間,她和孩子睡床,李麗君和王曉娟打地鋪,兩家人和從前一樣擠著睡。

  說來也奇怪,在前世,李曼君習慣獨自睡一張床,很不習慣甚至有些討厭跟別人睡同一個房間。

  但到了這個年代,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親熱和溫暖,她反倒不排斥這種擁擠了。

  所以說,環境真的可以重塑一個人。

  李蘭芳初一下午才趕到家,令所有人感到意外的是,她不是一個人回來的。

  李麗君抱著外甥女湊到廚房里,不敢相信的問:“姐,那個男的真是李蘭芳的男朋友?”

  李曼君正在灶臺上煮茶,家里來新客,要給客人煮碗茶喝。

  “什么叫真的是?”李曼君從櫥柜里把茶碗拿出來清洗一遍,擦干凈倒上茶水,“你蘭芳姐進門就介紹過,他們已經在一起半年了。”

  所以不是男朋友是什么?

  李麗君嘖的挑了挑眉,滿眼都是嫌棄,“頭發這么長,腿又短還穿個喇叭褲,洋不洋土不土的,難看死了!”

  王曉娟瞪了女兒一眼,“說什么胡話,叫人聽見!”

  李麗君哼了一聲,往堂屋里看一眼,李蘭芳的男朋友正坐在凳子上給家里男性長輩散煙,對趙勇也是姐夫姐夫叫得親熱。

  明明這人五官長得還行,但李麗君就是覺得他不像正經人,眼里透出一股猥瑣。

  “蘭芳姐怎么回事,這樣的男人也能看得上?”李麗君滴咕,很替姐妹感到不值得。

  李蘭芳走了進來,李曼君輕拍一下妹妹的手臂,提醒她閉嘴。

  李麗君當然不可能當著正主的面吐槽,揚唇沖李蘭芳親昵一笑,“蘭芳姐。”

  許是知道眾人在議論自己男朋友,李蘭芳有點不好意思,臉蛋粉粉的,飄著紅霞。

  “茶煮好了,你拿去吧。”李曼君把茶碗托盤遞給李蘭芳。

  李蘭芳猶豫了一會兒,小聲問李曼君:“曼君,你覺得小鄭怎么樣?”

  李曼君看了看屋里被盤問的鄭小友,確實有種刻意裝逼的感覺,但又很認真的在回答長輩們的問話,屋外天氣冷到零下幾度,屋里燒著火盆并不覺多么暖和,他頻頻抬手擦額上的汗。

  個子中等,李蘭芳要是穿個高跟鞋可能都比他個頭高一些。

  鄭小友渾身上下,就只有一張臉五官長得還不錯,可能是被個子影響,人不自信,他做什么動作都讓人感覺有點猥瑣。

  但你看墻邊他帶來的禮品,很豐厚,對長輩也很有禮貌,品性應該不會太差。

  李曼君笑著說:“人不可貌相,你準備帶他回來見父母,應該就是認可了他,我相信他一定有過人之處,要不然也不會得到你的認可。”

  李麗君急了,姐你這是在給鄭小友說好話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