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171 小姨要來
  今年下半年南省房價不斷上漲,投身南省的炒房客一波又一波,連帶著榕城和東市的房價也跟著漲。

  好在漲得不多,加上這套房二手急著出,中介說:“本來房東要三十萬的,但我看他比較急,你們要不試著再壓一壓,或許能再少點。”

  說著直接就給房東打電話,協商價格。

  李曼君悄悄跟趙勇感慨,還是現在的中介樸實。

  “啊?”趙勇狐疑的看向她,“現在?”有過去嗎?

  李曼君眉頭一緊,糟糕,差點說漏嘴。

  好在趙勇早已經習慣自家媳婦時不時的胡言亂語,沒放心上,密切關注中介那邊的情況。

  房東急著出手,加上之前買早了一年價格并沒有現在這么高,倒是愿意少一點。

  但裝修的這些家具他全部不要,讓中介把電話給買主,無奈說:

  “你看這樣行不行,家具電器這些我全都不要,就當送給你們了,價格上你們也別砍我太狠,咱們都是做生意的,知道做生意都不容易,我就二十九萬八千八賣給你們,咱們圖個吉利數?”

  趙勇看向李曼君,用手指比劃了下價格,李曼君搖頭,“家具電器我們都不要,一口價二十八萬八。”

  趙勇挑了挑眉,如實轉告,誰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能剩一點是一點。

  房東確實急,趙勇說自己可以馬上現金交易,他這才同意二十八萬八的這個價格。

  房東來得很快,下午雙方就簽了房屋交易合同,趕在房管局下班之前,做了產權登記。

  拿上一袋子現金,房東轉頭就上了前往南省的汽車。

  中介驚訝道:“這南省的房子這么賺錢嗎?”

  可不是賺錢嘛,今年五月均價不到兩千的放假,七月狂飆到三千五一平,現在還在不斷漲。

  “那房子也不值得這么多錢吧?”中介還是個年輕小哥,剛剛出來工作不久,對炒房這個概念并不是很清楚,是以十分震驚。

  趙勇笑著跟他說:“不懂的事千萬不要去碰,想要嘗試可以,可別把全部身家都投進去。”

  “那是當然。”中介小哥拿著材料點點頭,揮揮手同夫婦倆告別。

  夜幕降臨,天色已晚,但新房子到手的,李曼君還是回去看了一眼,兩人這才回家。

  等房東找他親戚把家具全部搬走,她這邊就可以準備裝修了。

  裝修可是個麻煩事,但李曼君不放心趙勇的眼光,堅決要自己裝。

  “操心的人就是受累。”趙勇戲謔道。

  李曼君哼哼兩聲,“我樂意~”

  她想要的獨立衛生間、大浴缸,這下都可以實現了!

  周姐得知新房已經買下,特意多做了兩個硬菜慶祝。

  小孩最能感受到家里的氛圍,見爸爸媽媽都笑呵呵的,也跟著樂。

  趙勇把她放到沙發椅上坐著,小丫頭已經可以穩穩坐在沙發上,知道大人逗她,“啊啊啊”喊著嬰語回應。

  “年年,叫爸爸,爸——爸——”趙勇張大口型,逗女兒喊人。

  李曼君好笑道:“還早呢,要叫也是先會叫媽媽。”

  “為什么?”趙勇不服。

  李曼君:“因為ma比較好發音。”

  趙勇哦了一聲,繼續熱衷叫女兒叫爸爸。

  周姐把飯菜都端上來,一盤松鼠桂魚,香得李曼君咽了口口水。

  她現在是什么菜都愛吃,酸甜辣,除了苦吃嘛嘛香,搞得王曉娟都懷疑她是不是又懷上了。

  這次李曼君可以很肯定的告訴她媽并沒有,她就是胃口好。

  偷聽的趙勇還有點小遺憾,他覺得多子多福,孩子還是兩個好。

  但也尊重李曼君的選擇,她要避孕他配合。

  所以任憑王曉娟怎么催二胎,夫妻兩依然不動如山。

  最后一個菜端上來,是年年愛吃的蒸地瓜,周姐煮軟把皮撕掉,把最芯芯的肉挖出來,正常飯碗,年年能吃小半碗。

  “啊啊!”看見了自己的食物,小丫頭立馬伸手要來抓。

  趙勇定住她,看女兒在手里掙脫不了的焦急模樣,哈哈直笑。

  年年要急哭了,小嘴巴一撇看起來要哭,卻沒想,她突然低下頭,從爸爸手臂做成的橫欄下拱了出來,成功突破包圍圈。

  趙勇嘖嘖稱奇,“她都知道躲了,好聰明。”

  “你也不看看她媽媽有多聰明。”李曼君拿著紅薯碗走到沙發前坐下,年年立馬朝她伸手要抱抱,焦急的發出“嗚哇嗚哇”的聲音,好像在說快給我快給我。

  李曼君的勺子還沒遞到嘴邊,一條哈喇子就流了下來,把趙勇心疼得再笑不出來。

  大手一把抓起努力伸手去夠卻夠不著的女兒,方便李曼君喂食。

  一勺軟軟糯糯的紅薯泥塞進去,粉嘟嘟的小嘴巴“么么”蠕動著,沒一會就張開嘴巴要下一口,“啊——”

  李曼君手上小半碗紅薯泥,很快就吃光。

  吃飽了口渴,煩躁的在爸爸懷里蹬腿,手朝電視柜那邊伸,知道要東西了。

  周姐把裝水的奶瓶拿過來,年年抓著耳朵就喝,趙勇給她拖著瓶底,聽著女兒大口喝水的“滋滋”聲,心都要化了。

  周姐打趣道:“昨天我和劉菊英一起帶她出去買菜,看見賣魚的魚攤,眼睛盯著人家的魚一動不動。”

  所以她今天才有材料做這盤松鼠魚。

  三人輪流盯著年年,慢慢吃完了這頓豐盛的晚飯。

  夜里氣溫更悶熱,電風扇開著,年年也很好奇,眼睛直勾勾盯著電風扇嗚嗚轉,看得入了神。

  李曼君拿出計算器敲裝修預算,家里電話突然響了。

  這個時候打電話來,直接告訴李曼君,只能是她親媽。

  年年最喜歡聽電話的鈴聲,腦袋立馬轉了過來,李曼君把電話接起,果然是王曉娟的聲音。

  “怎么了?”李曼君漫不經心的問。

  王曉娟說:“你小姨和小姨夫準備去南省,順路過來看看你,你去車站接一下。”

  李曼君驚訝問:“小姨要來?”

  “去旅游嗎?”看一眼墻上掛歷,“這也不是假期啊。”

  “你管呢,人來看你和年年,你好好招待就是。”王曉娟沒好氣。

  “知道了。”

  “我大孫女呢?”王曉娟變了慈愛的語氣。

  李曼君把電話遞給眼巴巴看著的女兒,一本正經叮囑,“跟外婆說話阿。”

  由著女兒咿咿呀呀的亂喊,王曉娟還特樂。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