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143 九二股市
  現在月份大了,李曼君不方便開車,趙勇堅持早上送她上班,下午讓小關或是劉超開車來接,反正誰有空誰接,不放心讓李曼君自己回家。

  兩人從醫院出來,李曼君邁步都覺得不舒服,從前的鞋子完全穿不了,趙勇特意買了大兩號的平底棉鞋給她穿。

  黑漆漆的老棉鞋,又憨又丑,趙勇卻覺得可愛。

  也不知道怎么的,他看著懷孕的老婆,只覺得哪里都透著可愛,特別是肉乎乎的臉蛋,讓他愛不釋手。

  李曼君瞄他一眼,又好氣又想笑,“看什么?”

  “看我老婆好看唄。”趙勇笑著答。

  李曼君也不知他從哪里學來的這些油腔滑調,橫他一眼,“開車門。”

  趙勇任勞任怨的把車門打開,扶她坐進去,知道她現在手變短了,把安全帶系好,又飛快偷親那肉乎乎的臉蛋一口,才心滿意足關上車門,載她回家。

  車上,李曼君把手伸進衣服里抹了抹肚子,明顯能夠摸到一些粗糙的紋路。

  她已經很努力在擦油,可這妊娠紋卻還是沒放過她。

  幸好,只有一點淺淺的,不太看得出來。

  李曼君最近很郁悶,人腫了,夜里睡不好覺,還長紋,沒有一件事能讓她感到開心。

  趙勇看著后視鏡里那張郁悶的小臉,試探提議,“要不去巧婆婆那洗個頭?”

  對了,她現在洗頭更麻煩!

  李曼君點點頭,想到巧婆婆的手指按摩頭皮時的舒爽,眼里總算露出一點微光。

  “隨便剪個頭發吧。”摸了摸自己披在肩上有點泛油的黑色長發,李曼君道:“剪短點生產后方便收拾。”

  “啊?”趙勇不舍,“你要把頭發剪短嗎?”

  他現在還記得兩人第一次見面時,她長發飄飄的模樣。

  李曼君還嫌長發麻煩呢,早就想換個發型了。

  趙勇把車停到家樓下,領著李曼君去找巧婆婆,把人安置好了,這才回公司去。

  走前反復叮囑李曼君:“可別剪太短,太短了你會后悔的。”

  “知道啦~”李曼君被他惹笑,心情又好起來。

  巧婆婆剪完上一個顧客,走過來跟李曼君比劃要剪多短。

  李曼君說:“就鎖骨這里吧。”

  巧婆婆往門外探了一眼,趙勇已經走沒影了,要不然鐵定沖回來。

  “要不再短點?”巧婆婆指指墻上港星大美女的利落短發,“你臉小,剪這個發型肯定好看,再給你燙一下尾巴,隨便捯飭一下就能出門。”

  李曼君有點心動,但腦子里立馬響起某人走前的叮囑,擺擺手,還是堅持鎖骨長度就好。

  巧婆婆也不勉強,咔嚓幾刀下去就剪好了,然后才給李曼君好好洗了個頭。

  李曼君剪的是平的鎖骨短發,巧婆婆順便還給她剪了個八字劉海,發尾燙一個外翻卷。

  李曼君一開始擔心燙一個卷會不會顯老,沒想到效果出乎意料,還蠻洋氣的,很有民國留洋歸來富家千金的感覺。

  “李阿姨你要買報紙嗎?”武果抱著一布兜報紙走了進來,靦腆的問道。

  馮茜想讓孩子鍛煉一下膽量,就去報亭拿了一些報紙過來讓武果周末拿到公園去賣。

  武果不好意思去公園,就在家樓下轉悠,見到鄰居們就小小聲問一句。

  鄰居們看他懂事可愛,都會買一份,整天下來,報紙已經賣掉一大半。

  “有什么報紙呀?有經濟報嗎?”李曼君笑著問。

  武果說有,孩子很認真的給她找了一份,雙手遞過來,“李阿姨,六分錢。”

  李曼君找了六分零錢遞給他,又付了巧婆婆的理發費用,拿著報紙回家。

  今天輪到她休息,不用去店里了,李曼君就在家里簡單收拾了下家務,看時間差不多快到趙勇回來的時間,淘米先把飯用電飯煲煮上。

  等趙勇回來炒個菜,再把昨天吃剩的大蘿卜燉排骨熱一熱就能吃。

  李曼君把電視機打開,鉆進暖烘烘的桌子里,拽一個讓王曉娟幫忙做的靠枕墊在腰后面,抖開剛剛買的經濟報看著打發時間。

  【為避免上月海市股民排隊購買股票時發生的過度擁擠情況再次發生,上交所將于1月19日發行認購證,海市居民可憑借身份證無限制購買認購證,搖號購買股票,認購證發行價為30元每張,海市居民可在限購時間內購買】

  看到這則新聞,李曼君瞬間坐直起來,“92股市!”

  第一批百萬富翁......一套連號認購證炒到一萬元以上,平均價值五十萬元......83支新股加入......完全放開漲跌幅限制!

  “呼~”李曼君深深呼出一口氣,足足半分鐘才緩解掉因為過分激動呼吸不暢的感覺。

  一個巨大的機遇出現在她面前!

  今天是幾號來著?

  李曼君趕忙看了眼日歷,今天是12月19號,還行還行,趕得上熱乎的。

  不行!必須馬上行動起來,她的資本金也要到位才行。

  趙勇下班回到家,正想跟老婆打聲招呼,剛開口就被她抬手打斷了。

  這是她不想要被打擾時的手勢,趙勇狐疑的走過去,就見李曼君正拿著一個本子在算賬。

  一堆賬算得亂七八糟,他是一個都沒看懂。

  但他感覺到了她身上傳來的緊迫感,好像是要準備去干什么大事似的。

  “行吧,你先忙,我去做飯了。”趙勇識趣的保持安靜環境,做飯的音量都刻意控制著。

  等他把晚飯端上桌,埋頭算賬的人才抬起頭來,遞給他一張報紙,“你看。”

  “看什么?”趙勇擦擦手上的水,接過報紙不解問。

  “看關于海市即將發行認購證那個新聞。”

  “你什么時候關注起股市來了?”趙勇在她身旁坐下,揶揄道。

  去年海市上交所和深市的深交所相繼開業,情況卻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上交所情況還不錯,深交所就慘了,沒摸著門路,冷得很。

  之前邱總和林總還想學人家老外玩一玩這股票,但兩人啥也不懂,研究半天,直接放棄。

  股市這東西太復雜,玩來玩去也就是幾百塊賺頭,還沒南省炒地皮有意思。邱總如是說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