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138 搞不到錢就迷茫
  “你會迷茫嗎?”鐘雪莉好奇的看著李曼君。

  迷茫?

  李曼君搖搖頭,“我只想怎么搞錢,搞不到錢就很迷茫。”

  鐘雪莉被她這句話驚到,像是沒想到她居然是個這么庸俗的人,庸俗得特別可愛,特別有生機。

  “你知道嗎,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感覺你不像是個20歲的小姑娘。”

  李曼君心里咯噔一下,謹慎的撇了鐘雪莉一眼,這位不會也是穿越的吧?

  顯然她想多了。

  鐘雪莉只是覺得她的想法不像是這么年輕的女孩會想到的而已。

  “我流產了,意外流產,就在上個月,所以沒來得及參加你們上次的邀請。”

  李曼君雖然猜到了一點,但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驚訝和心疼的眼神。

  “你別這樣看著我,我不難過。”

  鐘雪莉皺起眉頭,神情滿是自責和愧疚,但不是為自己沒能好好留下那個孩子。

  而是她曾為流產感到高興,雖然只是片刻的,但也足以讓她抑郁消沉許久,充滿了負罪感。

  她把自己的想法說給李曼君聽,好奇的問她:“在我一直以來的印象里,你總是把工作和事業放在第一位,那在你得知懷孕的時候,你會不會覺得它是個麻煩?”

  李曼君“嘶”了一聲,關掉了歡快的音樂,安靜的想了一會兒自己得知懷孕時的心情。

  其實,她當時第一個反應并不是高興,而是害怕,明明這個事情的發生在預料之中,畢竟她默許了不做措施,但當時整個人都是漂浮的。

  醫生的叮囑都是趙勇在記,他的歡喜和關懷,讓她印象深刻。

  也正是在他不斷的“提醒”下,她才后知后覺意識到懷孕其實也并沒有這么可怕。

  很多想法在一瞬間就過去了,最后留下來的,只有抓緊時間安排好后續的工作,爭取不要因為生產而耽誤生意。

  隨著肚子一天天大起來,生命的躍動也時不時會出現,她開始期待它的出現。

  “我有一瞬間很害怕,但這種害怕不是因為孩子的到來,而是一種我自己也說不出來的感覺,如果非要總結一下,那我想我恐懼的來源是在于我的計劃被打破了吧。”

  李曼君聳了聳肩,“但工作上的變化也很多,人這一生的變化更是無法預測,可人也是靈活變通的,問題總會解決。”

  “你看,我駕照也學了,成人班的考試也順利過了,它并沒有給我帶來麻煩,是我把它想得麻煩了。”

  “隨著生產期越來越接近,我越有干勁,我想給它我能給的最好的。”李曼君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肚子突然鼓起來一塊兒,它動了一下。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感受到它,但每一次李曼君都覺得很神奇。

  “雪莉,我們不需要勉強自己,也不要往自己身上增添枷鎖,我們要愛自己。”李曼君溫柔的笑著說道。

  “如果它的到來違背了你的意愿,你可以做一切決定,前提是不會傷害到自己。”

  鐘雪莉詫異的看著她,她突然覺得她又沒有那么庸俗了,她簡直超脫了。

  “我是說如果,如果你不想要,你會去找趙總商量嗎?”

  李曼君毫不猶豫的回:“不會,我只會通知他。”

  “這、你不怕傷害到你們夫妻的感情嗎?”鐘雪莉瞪大了眼睛,極其震驚。

  不,是震撼!

  李曼君失笑,又把音樂打開,音響聲很大,里面傳來她模糊又清晰的聲音。

  “因為那是意外啊,但現在不是,這是我允許的,只是沒想到它來得這么快而已。”

  她完完全全掌握了自己想要生育的意愿。而幸運的是,搭檔也很給力。

  也可以說是因為搭檔給力,她才決定在這個時候要一個小孩。

  鐘雪莉呆住了,她覺得李曼君完全不像是這個世界的人!

  她身上一點都沒有被當前社會主流意識裹挾的痕跡。

  但鐘雪莉不知道的是,走到李曼君這一步,是無數個前輩犧牲自己,才為女性同胞爭取到的權利。

  雖然還沒有達到最好的那一步,但已經有了極大的進步和改善。

  未來,還會更好的。

  李曼君輕嘆道:“我感恩生于這個時代。”

  不知道為什么,鐘雪莉感覺自己身上的負罪感突然減輕了許多。

  雖然那次真的是個意外,但當丈夫和親人們問起時,她總感覺好像是自己錯了一樣,她應該為此感到難過和愧疚,不應該覺得松口氣。

  凡是不愧疚不難過,就是她狠心她無情,她對不起路盛名。

  但她也是幸運的,路盛名是唯一一個對她沒有任何指責的人,他讓她不要多想,這只是意外,跟她沒有關系。

  還說,她要是覺得做衣服會開心,他愿意把存款交給她,去做她想了很久的成衣工作室。

  是了,她也應該有一份屬于自己的事業,而不是一直圍在路盛名身邊,以他為生活重心。

  她有點討厭路太太這個稱呼。

  “李經理,你有沒有興趣投資一下我的項目?”

  李曼君驚訝看向她,這話題未免跳得太快。

  不過嘴巴比身體更誠實,立馬興奮問:“什么項目?你想好要開個人工作室了?”

  鐘雪莉笑著點點頭,修長如天鵝的脖頸高傲抬起,“你不覺得我這個項目很值得投資嗎?”

  李曼君思索了好一會兒,才重重點頭,看起來像是認真思考過才給予她肯定的回復,和敷衍的那種完全是兩回事。

  鐘雪莉心里的陰霾又散去很多,她笑道:“我打算拿百分之四十的份額出來給你們。”

  “你們?”李曼君哦的揚起音調,看樣子還要找邱太太她們咯。

  鐘雪莉一開始就是這么打算的,她不打算要路盛名的錢,她要做一件跟他沒有一點關系的事情。

  可她自己手里確實拿不出多少錢,只能找李曼君等人要投資。

  李曼君挑了挑眉,“那我得回去認真算筆賬,過兩天再給你答復怎么樣?”

  鐘雪莉搖頭,“不行,最晚明天你就要給我答復。”

  說著,還沖李曼君眨了下眼,她可是大美人,這帶著撒嬌意味兒的媚眼誰能頂得住。

  李曼君反正是上頭了,也感覺到,自己和鐘雪莉的相處親昵了很多。

  把鐘雪莉送到小區外,她還不忘反復叮囑李曼君不要忘記回復自己。

  直到李曼君瘋狂點頭,這才放過她,深吸一口氣,腳步輕快的走進小區。

  李曼君在后視鏡里看見路盛名從樓里走出來接鐘雪莉,滿眼關心的詢問她們去哪兒兜風了,鐘雪莉沖他笑笑,說了幾句話,又變得鮮活起來。

  路盛名回頭朝李曼君那看了一眼,像是知道她在關注,沖她感激一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