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128 小三兒子滿月酒
  在李曼君的店里,姚兆文身兼數職。

  他現在既是打包員,也是會計,還是上門小工,忙的時候午飯都來不及做,只能去對面小飯館湊合一頓。

  晚上下班累得夠嗆,之前還挺喜歡自己買菜做飯的,現在看見那盆還沒來的洗的碗,直接跑女朋友家里蹭飯去了。

  這些變化都是因為一個字,累。

  其實李曼君也累,打包是回收廢舊里最消耗體力和精力的一環,特別是那些精密電子零部件拆分,姚兆文根本不懂,都是她在做。

  想到這些,兩人對視一眼,確實該再招一個人進來了!

  因為姚兆文想跑業務,李曼君看他挺有信心,決定讓他去試一試。

  不過前提是,賬他還得繼續負責,同時還要把新招來的人培訓好,確保店里不會亂。

  這次李曼君明確了要招一個體力人員,主要負責分揀打包和看店。

  上門業務姚兆文繼續做,等新來的員工熟練上手后再看情況交出去。

  人倒是挺好招的,包吃包住一個月一百八,這樣的條件算是很不錯了。

  新來的員工叫王大勝,一個二十三歲的年輕壯小伙。

  他是外地來的,因為家里經濟原因沒能繼續上高中,初中畢業后跟著家里叔叔進城打工,做過服務生,也在工地干過小工。

  但都因為家里父母身體不好需要照顧,總干不長。

  今年他從過年一直照顧父母到四月份,見父親身體好轉,母親一個人可以應付后才出來。

  可這時候工地招工的早招滿了,去不了工地,就輾轉找到了李曼君這里。

  王大勝老實肯干,干活很下力氣,姚兆文在店里帶了他三天,細分類的打包工作他已經可以獨自一人完成。

  店里不怎么忙的時候,李曼君在店里看店,姚兆文就騎著三輪帶他熟悉上門回收業務。

  王大勝剛來路還不怎么熟,兩人晚上睡一個宿舍,姚兆文就拿出筆和紙畫地圖,教他認路。

  有姚兆文這樣勤勤懇懇的師父,王大勝這個徒弟也慢慢被帶出來了。

  又一次接到朱耀威那邊的電話后,李曼君把王大勝留在店里,帶上姚兆文,兩人一塊兒去了工廠。

  去年的年終獎,姚兆文用它換了一輛自行車,兩人一人騎著一輛,踩得腳下生風。

  其實像是朱耀威這種自己找上門的業務,不需要花費太多精力。

  主要還是拓展那些還不知道有綠曼存在的工廠,過年的時候李曼君沒想起來維護發展人脈,這次她吸取經驗教訓,重新做了一個電話本。

  本子上記錄著所有聯系過或者接觸過的公司工廠聯系方式,姚兆文頂著尷尬,開始給電話本上的人打電話。

  一開始臉皮薄,對方覺得煩,姚兆文能獨自臉紅好半天。

  后來打得多了,越來越坦然,就算會被罵,也能淡定掛了電話繼續打下一個。

  把老客戶交給姚兆文維護后,李曼君就只負責新客戶的開發,滿城的跑,滿城的轉。

  偶爾鄉下有消息傳過來,就下鄉去看看。

  但好運氣不是一直有,假古董很多,真的是一次都沒遇見過。

  天氣越來越熱了,氣象專家們從四月初就一直在說今年可能有大旱,南方中部各省都一直在為防旱作準備。

  但到了四月末,氣象專家們又重新發布消息,說受氣流影響,可能會有暴雨。

  李曼君從榕城車站走出來,這次下鄉又是炸胡,根本沒有老物件。

  但那戶村民聽說了有人高價收老物件,從家里犄角旮旯里扒拉出一個破罐子,興致勃勃找到了郝建,說想讓專家給他鑒定鑒定。

  “這可是從我祖爺爺那輩一直傳下來的,要不是家里缺錢給娃看病我也不可能違背老祖宗遺愿把它拿出來。”

  郝建沒有什么經驗,就跑去找劉成,劉成看那罐子跟曼君姐之前看的那些差不多樣式,就給他曼君姐打電話。

  李曼君大喜啊,馬不停蹄趕到村子,還怕自己眼力不夠,走之前特意去找萬榮明學了兩手。

  好家伙,在眾人的期待下,那村民捧出來一個陶罐,李曼君把底一翻,“明乾隆制”四個簡體大字印在上頭,絕了!

  山村路遠,她又在家里睡了一晚,第二天中午才回到榕城。

  天氣有點悶熱,汽車站旁有位老奶奶正抱著泡沫箱賣冰棍,李曼君掏出兩分錢,買了一根,邊吃邊往公交站走。

  冰棍吃完的時候,公交車也剛好到,坐車回家,天就開始陰沉沉的了。

  客廳座機響了起來,李曼君以為是趙勇打來的,最近他們已經返程,再有兩天應該就到榕城了。

  電話里傳來了溫玉鳳的聲音,“曼君啊,在家呢,吃了嗎?”

  李曼君看了眼飯桌,她一個人懶得做飯,從樓下打上來的快餐,正吃著呢。

  “吃了,溫姐你呢?有什么事嗎?”李曼君笑著問。

  溫玉鳳嘖嘖兩聲,李曼君瞬間坐直身體,有八卦可聽了。

  “林總家辦滿月酒,你去不去?”

  李曼君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林總家誰生了,上次過年前才見林太太,她剛從山上修行完畢下山,就算那時候懷上了這會兒也才剛兩個多月呢。

  溫玉鳳沒聽到她的聲音就知道小姑娘沒往那方向想,唏噓提醒:“上次我不是跟你和路太太說過嘛,那小三生了,還是個大胖小子,你家小趙沒跟你說啊?”

  李曼君恍然大悟,原來已經生了,居然還高調的要辦滿月酒,真是狗血又刺激。

  溫玉鳳說,小三坐滿月子就拿錢走了,還是林太太親自伺候的,現在那個兒子被林太太抱回家里養,那愛的,不知道還以為是她親生的。

  外人看笑話,人家一家子根本不在乎,還要大辦滿月宴,邀請了邱總、趙勇、路盛名幾人,請他們去吃滿月酒。

  李曼君聽完,雖然不懂,但內心大受震撼。

  趙勇沒跟她說,可能是忙忘了,也有可能是知道她不喜歡林總混亂的私生活,沒敢跟她提。

  幾家這么熟,人家邀請了,還是要去的。

  溫玉鳳和邱太太不是很說得來,路太太已經確定了她不會去,她就只能來約李曼君。

  到時候有個人陪著自己尷尬,就沒那么尷尬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