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122 以為在剁仇人
  李曼君夫妻兩把給父母準備的新年禮物都放在石楠鎮,接上父母和李麗君,一家人一起朝老家駛去。

  這些天雪下了又融化,路上泥坑很多,小轎車走得艱難,等抵達紅星村口時,車身上已經全是泥巴。

  腳下的路很爛,村民們撒了些稻草在路面上,正好鋪出來一條進村小路。

  不過黑色的小轎車就算是被泥巴弄得臟兮兮,看在村民眼中,那也仍舊耀眼。

  李大龍幾乎是在聽見村民們議論有人開了一輛小轎車回來的一下秒鐘,就立馬領著兩個兒子和李建軍迎到村口。

  果然是老二一家!

  李大龍驚訝的看著站在后備箱往下拿年貨的李大為,“這就是曼君他們新買的車?”

  “大哥!”大過年的,往日縱使有再多矛盾,見到親人李大為還是很開心,熱情的同對方打招呼。

  點點頭說這就是女兒女婿買的新車,又叫三個男孩過來幫忙拿年貨。

  他和王曉娟買了不少,再加上李曼君夫妻兩買來的,水果、瓜子、糖、煙酒,堆滿了整個后備箱。

  李麗君和李曼君也沖大伯笑著喊了聲:“大伯。”

  李大龍敷衍的跟兩個侄女笑笑,就喊王曉娟:“你嫂子正在殺雞,你快領著曼君姐兩去看看。”

  王曉娟早知逃不掉廚房里的活,從袋子里掏出自己做的罩衫,招呼上李麗君就走。

  至于李曼君,她回到副駕駛座上,佯裝忙碌的樣子,李大龍看了,也不好再喊她。

  畢竟人家現在不一樣了,小轎車買起來,打扮得時尚又揚起,拎著個包,看起來就不像是從前那副老實好拿捏的樣子。

  東西卸下,趙勇又把車挪了個位置,眾人這才一塊兒往李家老屋走去。

  村里不少人跟在他們身后,跟他們打招呼,等人進了屋,這才散去。

  沒一會兒,整個村就都知道李家老二出息了,閨女嫁了個有錢的大老板,開小轎車回來過年了。

  村長聽到風聲都特意來了一趟,連帶著村里那幾家在外面混得還不錯的人家,也來李家坐了一會兒。

  都是來看李家那個大老板女婿的,圍著趙勇,問他做什么生意,今年賺了多少錢,有機會一起吃飯之類。

  李曼君把帶來的糖果倒在盤子里,拿給大家吃,眾人客氣的說了聲謝謝,連多一個眼神都不放在她身上。

  這個時代鄉下的男人們都這樣,覺得成功都是男人的功勞,女人啥也不是。

  李大為微微皺眉,別的女人他管不著,但當這個被忽視的女性變成了自己的女兒,他就覺得不舒服。

  明明他家曼君賺的也不少,買車錢里也有她出的一份,卻被這些大老爺們說得像是他家曼君沾了趙勇天大福氣一樣。

  于是,李大為故意說起李曼君在榕城開店,自己能賺不少錢,還是個體戶老板呢。

  眾人紛紛回頭看向她,那眼神不是贊賞,而是懷疑和驚訝。

  李曼君沖眾人笑笑,從包里拿出名片發給大家,“以后大家有這方面的生意都可以聯系我。”

  這些村里混的比較好的人,有些大字不識一個,看見李曼君發的名片,認出了經理兩個字,這才真正認真起來。

  這時,放在包里的大哥大響了,李曼君道了聲失陪,走到放包的桌前把大哥大拿起來,走到屋外平壩上接電話。

  是姚兆文打來的,祝賀老板除夕快樂,旁邊還有一道女聲出現。

  “老板,你給我的建議很好,我現在正帶她看劉德華的電影呢,還買了銀手鏈,她很喜歡。”姚兆文這話說得很小聲,應該是背著女孩說的。

  李曼君聽了,為他高興,“那就預祝你追求成功!”

  “我在鄉下信號不太好,提前祝你新年快樂!”李曼君大聲對著電話說道。

  不是她故意大聲,而是大哥大接收信號比較卡,不大聲對面根本聽不清。

  掛斷電話,李曼君拿著電話走進屋,詭異的安靜,村長等人呆呆的看著她,眼神中多了幾分說不出的復雜。

  趙勇則一臉自豪。

  李曼君心道,姚兆文這個電話打得可真及時,讓她成功裝了個逼。

  結果還沒爽一會兒,李老太就在廚房里喊:“曼君,你過來!”

  “干嘛?”李曼君疑惑問。

  老太太就是不說要干嘛,只喊她過去。

  李曼君無奈起身,來到廚房里,李老太直接往她手里抹了一把不知道是什么的灰,黑乎乎的,白嫩的手心立馬一片漆黑。

  “這什么呀?”李曼君話音未落,李老太就朝她肚子上摸了一把,“這都大半年過去了,該有點動靜了吧?”

  突然的觸碰把李曼君嚇一跳,急忙往后退,皺眉看著不到自己肩高的李老太,“奶你干嘛?!”

  李老太笑得很怪,“這是鍋灰,用小牛吃過的鍋燒的,能保你生男娃。”

  還瞪了李曼君一眼,“就摸一下,看你嚇的,奶還能害了你,就是摸摸看你肚子里有沒有崽,怎么樣,有了嗎?”

  李曼君緩了足足五秒鐘,才忍著反感答:“還沒有。”

  在灶臺前燒火的錢淑芬立馬就說:“這么年輕,早該有啊了,你堂妹剛嫁過去第三個月就懷上了,你們還年輕,要是有毛病就抓緊去衛生院。”

  說著從灶臺前探出一個頭,熱心道:“我認識一個老中醫,很厲害的,你需要的話就找伯娘,伯娘帶你去。”

  李曼君看著她那真誠的雙眼,忽然生出一股深深的無力感。

  她們都身在這個怪圈里,一輩子也掙脫不開,并且也不希望其他女人掙脫,最后都跟她一樣,或者是比她過得更慘,那就顯得她自己是幸福的。

  “不用了伯娘,我們身體好得很。”李曼君笑著回道,語氣輕松。

  錢淑芬撇撇嘴,“有毛病就治,這有什么不好意思說的......”

  李曼君沒理她,走到任娟面前的熱水盆里,把手上的鍋灰洗了。

  李老太臉色一變,仿佛被冒犯一般憤怒盯著李曼君,只是還不等她說教,李曼君已經先拿起菜刀,回頭問她:“奶,這豬腳要怎么切?”

  老太太氣沖沖說:“不知道!問你伯娘去!”

  “好的。”李曼君好脾氣看向錢淑芬,錢淑芬擰著眉走過來給她演示了一下,李曼君說自己學會了,舉起菜刀“嘭”的一刀砍下去,豬腿骨瞬間斷裂,彈跳著從案板上飛起來,把身后的婆媳倆嚇得連退三步。

  “你輕點......”李老太顫著聲提醒道。

  卻不敢看李曼君那殺氣騰騰的目光,心里暗道,這丫頭變了個人似的,脾氣沖得要命。

  這才說她兩句,就舉刀子砰砰砍,不知道的還以為在剁仇人。

  任娟看著婆婆錢淑芬變綠的臉,在一旁悶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