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101 住院
  醫生拿著病歷本走出診室,往走廊過道上掃了一眼:“誰是李曼君家屬?”

  靠在墻上沉默著的趙勇立馬沖了過來,“我!醫生她怎么樣了?醒了嗎?”

  醫生問:“你是李曼君什么人?”

  “丈夫。”

  “病人背部受到重擊,好在沒有傷到嵴椎,只是淤青,后腦在掉落途中有受到撞擊,可能有些輕微的腦震蕩,左小腿中度擦傷,左手腕脫臼......”

  醫生每說一句話,趙勇的臉色就更沉一分,跟在他身后的姚兆文都能感覺到他強忍著的擔憂和憤怒,臉色看起來非常嚇人。

  醫生無奈的看了趙勇一眼,“要報警嗎?”

  趙勇沒有回答,只是問:“我妻子醒了嗎?她現在情況怎么樣?”

  “現在人已經醒了,家屬請放心,病人沒有生命危險,但接下來還需要住院接受治療,明天早上再照個片檢查下有沒有內傷瘀血什么的,這是繳費單,你先去把費用交一下。”

  姚兆文看了趙勇陰沉沉的臉一眼,主動把繳費單接過來,“趙總,我去繳費,你快去看看老板吧。”

  “謝謝你。”趙勇真心感激道。

  姚兆文擺擺手,拿著繳費單快步離開。

  李曼君感覺自己像是做了一場夢,直到看見趙勇出現在面前,才有真實感。

  身上沒有一處不痛,她想坐起來,趙勇一個疾步沖過來,輕輕壓著她的肩膀,溫聲道:“你不要動,小心手。”

  晚了。

  李曼君還不知道自己手腕骨折,撐了下床,雖然很快就被趙勇制止,但還是疼得倒吸一口冷氣。

  想起自己今晚的遭遇,李曼君氣得低低罵了句臟話:“我草他媽!”

  見她還有精神罵人,趙勇一直繃著的下顎微微放松,輕輕吐出一口氣。

  “疼嗎?”他滿眼擔憂的問,聽見她抽氣,他很不得替她受這份罪。

  就是這一句心疼的詢問,李曼君瞬間就委屈起來,憋著嘴,鼻頭勐的泛酸,想哭。

  趙勇看見她紅起來的眼圈,心都揪在了一起,忙俯下身,輕輕把人抱在懷里安撫,“沒事了沒事了,你什么都不要想,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你好好養傷知道嗎?”

  “嗯嗯。”李曼君甕聲甕氣的輕輕點點腦袋,就被趙勇的大掌扶住,讓她別亂晃,會暈。

  感受著愛人溫暖寬闊的懷抱,李曼君淚水徹底決堤,明明吊著藥水也不是疼到想哭的地步,但被人安慰關心著,就是忍不住,委屈得直流眼淚。

  淚水浸透身前的襯衫,趙勇心勐的一緊,眼圈泛紅,“你別哭,乖乖你別哭,我心疼得要死了。”

  粗糙的大掌擦拭著她臉上的淚水,低頭親吻她的額頭和臉,手上動作輕柔得生怕重一點就會傷害她。

  嬌嫩的臉蛋被擦傷,幾道細細紅痕是那么的刺眼,趙勇肩背緊繃著,蓬勃的背部肌肉鼓起,極力克制著力量,把所有溫柔都留給懷里的人,不敢用力抱她。

  過了好一會兒,李曼君終于宣泄掉心里的委屈和害怕,深吸一口氣,躺在充滿消毒水味兒的病床上,對面前這個眉頭緊皺的男人笑著說:“我餓了。”

  趙勇眉頭微松,也笑了,輕輕摸摸她的頭發,“想吃什么,我去給你買。”

  “要吃肉。”

  “好。”他什么都答應,叮囑她乖乖躺好,轉身走出病房。

  嘴角的笑容,在踏出病房那一刻,瞬間消失,只余下滿臉狠戾。

  姚兆文交好費用拿著收據往病房走,一抬頭就對上了趙勇戾氣滿滿的面孔,渾身一顫,腳步勐的一停,“趙、趙總——”

  媽媽!老板她老公怎么看起來像是要去殺人一樣!

  趙勇拍拍姚兆文的肩膀,示意他先進去,抬腿越過他,大步離去。

  高大的身軀帶著生人勿進的強大壓迫感,在路過醫患和家屬們的小心避讓下,消失在走廊過道里。

  “勇哥,嫂子怎么樣了?”

  小關、劉超、姜宇三人見趙勇從醫院大廳里走出來,立馬圍了上來,關心嫂子的情況。

  “輕微腦震蕩和外傷,手腕脫臼。”

  三人頓時露出憤怒的神色,劉超狠辣道:“連嫂子都敢打,特么這人要是被老子逮到,老子弄死他!”

  趙勇左手手指摩擦了一下,突然很想抽根煙。

  小關察覺到他的小動作,把口袋里的煙掏出來遞給他一根,打開打火機想給他點上。

  趙勇擺擺手,會有氣味兒,媳婦鼻子靈得很,把煙夾在指尖摩擦,抬頭看著醫院廣場外黑壓壓的天空,深吸了一口氣,氣氛正凝重時,忽然轉頭問三人:

  “這附近哪里有吃的賣?你們嫂子想吃肉。”

  時間很晚了,附近小飯館早收攤關門,姜宇忙說:“這附近有條夜市街,那邊應該有吃的。”

  趙勇揮揮手,姜宇在前面帶路,四人一起朝夜市街走去。

  趙勇問:“你們三開車來的?”

  小關嗯呢點頭,趙勇吩咐他一會兒把姚兆文帶回去,又對劉超和姜宇說:

  “你們倆去找羅永平,讓他把人找出來。”

  兩人點點頭,馬上轉身就走。

  小關和趙勇來到一個賣烤串的小攤前,買了點烤串和一份炒飯,剛好旁邊有賣餛飩的攤子,小關買了一份回來,說老板娘吃點熱乎的比較舒服。

  兩人買好東西回到病房,趙勇把繳費的費用補給姚兆文,讓小關送他回去。

  媳婦現在躺醫院里,這些日子得靠姚兆文幫忙打點,趙勇說了很多感謝的話,把姚兆文弄得受寵若驚。

  回去的路上,姚兆文坐在小關的貨車副駕上,弱弱試探問:“老板這件事,趙總要怎么辦啊?”

  小關敷衍,“就找公安唄。”

  怕姚兆文也擔心自己被打悶棍,安撫他:“你好好給老板娘看著店子,別的你不用操心,那些人不會找到店里來的。”

  “不會嗎?”姚兆文有點擔心自己的安全,這可是打擊報復啊,怎么可能輕易罷休?

  小關不想多說,只拍拍他的手臂,“他們不敢。”

  姚兆文勉強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苦笑,其實他是想問,小關他們到底要干什么,他總覺得之前趙總那狠戾的表情,不太對勁。

  但顯然小關不想他知道太多,姚兆文也只能玩笑似的提醒一句:“只要不出人命就好。”

  小關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方向盤一打,轉身走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