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096 暑假工
  李建軍笑嘻嘻小跑追上了在江邊等著的兩個姐姐,一本滿足的跟兩人說那山地自行車好沉,比自行車重多了。

  李麗君回頭看了看那幾個少年,沒想到其中一個居然跑了過來,忙拍拍弟弟肩膀,壞笑,“人家追來了,你是不是把人家的車騎壞了。”

  當然是沒有的,李建軍疑惑上前兩步,“有什么事嗎?”

  “李建軍,這是我家的電話,你不是還要在你姐姐家住幾天嗎?過兩天我們要去郊外參加騎行活動,一起唄?”

  說著把抄著電話號碼的作業紙遞給李建軍,還要他也留個電話好方便聯系。

  “謝浩然,可我沒有車,也能去嗎?”李建軍有點興奮,期待的回頭看了李曼君一眼,“姐,我能去嗎?”

  “普通自行車可以嗎?”李曼君微笑詢問面前這個個子不高,但長得還挺帥氣的男孩。

  謝浩然點頭,“可以的,不是正規比賽,有自行車就可以。”

  李曼君看向李建軍,“如果你想去,可以騎你姐夫的自行車去,但你認得路嗎?”

  李建軍個子高,腿長,普通自行車就算剛接觸,很快就能上手。

  不等李建軍開口,謝浩然立馬表示:“姐姐你放心,我們可以過來帶他,我在榕城長大,這里的路我熟悉得很。”

  李曼君挑了挑眉,等待李建軍的回答。

  “我想去。”他開心的說。

  李曼君把包里隨身攜帶的紙筆取出,給謝浩然寫了家里電話和地址。

  “后天見!姐姐們拜拜!”幾個少年沖李建軍和李曼君姐妹揮揮手,騎著車風一般飛走了。

  李建軍高興得一直笑,這是他第一次參加這種特別的活動,和學習無關,只是單純的娛樂。

  而在鎮上,根本沒有人會組織這種活動,放假后大家不是下河摸魚洗澡,就是上山掏鳥蛋。

  雖然也很有意思,但那是在沒有接觸到更有意思的東西之前。

  現在的李建軍只是覺得城里花樣多,還沒意識到,這是城鄉之間的教育差距。

  想出門肯定要準備一些零花錢,李曼君直接把姐弟兩帶到回收站里,讓他們賺零花。

  “我有事要出門,你們兩個都聽姚兆文安排。”李曼君把棉手套遞給兩人,一人一雙,踩著三輪車走了。

  今天有一單上門回收的活,游戲廳更新換代,有一批老舊游戲機要出售。

  這些東西不懂的就容易被坑,但也不能全部砸開了看里面有沒有夾帶私貨,所以得專業人士上手。

  商人奸詐,會在游戲機里塞東西增重,姚兆文上次就吃過虧,一單生意倒賠了五塊錢。

  李麗君和李建軍年紀也不小了,不需要時刻盯著,前兩天玩得太開心,為了不讓兩人覺得賺錢很容易,李曼君今天就讓他們來體驗一下生活的苦。

  姚兆文問兩人能干些什么,姐弟兩茫然搖頭,看著堆滿各種回收舊物,亂糟糟的院子,都不知道從哪里下手。

  “行吧。”姚兆文叉腰看了一圈,把打包塑料的活交給兩人。

  “你們兩個跟我來,看著我做,這些塑料瓶的蓋子先拿下來,放在旁邊的框子里,然后把瓶子踩扁......”

  姚兆文演示了一遍,讓姐弟兩上。

  兩人雖然帶著手套,心里卻還是覺得觸碰垃圾很臟,做得小心翼翼。

  有客人上門,姚兆文熟練過稱算賬記賬,收了兩個拾荒者的貨,回頭一看進度,十五分鐘過去了,面前的塑料瓶小山依然聳立在那。

  姚兆文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這是老板的弟弟妹妹,千萬不能生氣,這才把心里深深的無語壓下去。

  “要不讓我來接待客人?”李麗君嘗試提出交換工作。

  她感覺姚兆文那個活好像比較簡單。

  姚兆文挑了挑眉,年輕人,你還是太年輕。

  雙方交換工作,騎自行車的大叔來了,他的貨向來都是最重的,因為他專門撿廢舊鋼鐵。

  李麗君想上稱,吃奶的勁兒用出來都挪不動,忙把李建軍也叫來,這才艱難上稱。

  幸好她會看公斤稱,重量倒是沒錯,但錢算錯了,多了五毛錢。

  大叔秉承著對李曼君的信任,數都不數就走了。

  等李曼君拉著貨回來,一對賬,差了五毛錢。

  “姚兆文。”李曼君在辦公室里喊了一聲,姚兆文忙撇下正在打包的姐弟兩沖進辦公室,“老板,什么事?”

  李曼君把賬遞給他看,錯的地方她已經劃出來了,“這筆算多了五毛錢,你改一下。”

  人不是機器,出錯很正常,李曼君并沒有責怪的意思,修正就好了。

  姚兆文仔細一看時間,不是自己做的,“這單是李麗君記的。”

  李曼君臉疼。

  傍晚給姐弟兩結算工錢時,把這事說了出來,扣掉李麗君五毛錢。

  她自知理虧,垂著頭,老實巴交。

  又去看李建軍打包好的塑料,上稱過了一遍,二十五斤,一斤三分錢,七毛五分工錢。

  李麗君打包的更少一些,加上扣掉了五毛,還倒欠回收站一毛。

  聽到工錢的李麗君驚呆了,“這么少?”

  還不夠一瓶汽水!

  可前天他們吃的肯德基套餐,一個都快二十塊錢。

  兩人在心里算了一下,按照今天這個速度,一頓肯德基的錢得賺四十天!

  好夸張的數字,姐弟兩對李曼君的工錢結算提出質疑。

  李曼君可不慣著,看向姚兆文,“我相信一開始姚兆文有問過你們能做什么活,每一種工作的價錢都不一樣,你們可以有很多選擇,但能力只能選擇這一種。”

  二人啞口無言,頓覺賺錢好難。

  李麗君眼珠子一轉,“那我能直接去撿垃圾來賣給你嗎?”

  她看那些拾荒者,每次賣掉一堆就是十幾塊,多的還有一百多呢,一天都快能賺她爸一個月的工資了。

  李曼君點頭,“當然可以。”

  晚上,趙勇回到家,見李曼君一本正經的跟李麗君說什么垃圾比較值錢,如何分類,又到哪里去撿,懷疑自己幻聽了。

  “你干嘛?麗君和建軍好不容易來玩一趟,你就想讓人給你打工啊?”

  說著,玩笑的補充一句,“雇傭未成年可是犯法的。”

  李麗君解釋:“不是的姐夫,是我要讓我姐看看我的本事!”斗志昂揚。

  “缺線啊?”趙勇放下公文包,往沙發上一坐,“跟姐夫說,你姐不給姐夫給。”

  李曼君看他一眼,“你吃飽了的話可以回房間休息一下,衣服換一身,臭死了。”一股煙酒氣。

  這是要趕人的架勢,趙勇無奈的看了弟弟妹妹一眼,姐夫先撤,你們加油。

  李麗君捂嘴偷笑,李建軍則是一臉遺憾,到手的零花錢沒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