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090 要出差
  李曼君勉強扯出一抹笑容,點點頭,錯開趙勇,快步下樓走了。

  趙勇急得想追,被孫大嫂拽住,“女人正在氣頭上的時候,你最好別往上趕,先讓她自己冷靜冷靜。”

  “怎么,小夫妻倆吵架了?”孫大嫂眼里的八卦之光熊熊燃燒。

  趙勇沉著俊臉穩重搖頭,“沒事,她忘東西了,我給她送。”

  探頭往樓下看,老婆呼呼踩著自行車,已經駛遠了。

  趙勇很苦惱,打發走八卦的孫大嫂回到家,氣惱的拍了下自己的嘴巴。

  曼君怎么可能是壞女人,再也沒有比她好的了,女人看過怎么了?

  是啊,他家曼君就看過怎么了!!!

  想到她這些懂,都是學習來的,趙勇心里大石徹底放下,隨即眼睛危險的瞇了起來,透著寒光,拿上手提包,直奔公司。

  “關偉呢?”趙勇把公文包啪的拍辦公桌上,對助理說:“讓他給我滾進來!”

  一聽趙總叫了全名,助理小姑娘就知道,小關哥要完。

  ......

  傍晚,李曼君和姚兆文溝通好自己要出差的事宜回到家,就發現,衣服已經洗了,碗也洗了,地都拖得錚亮。

  曬干的衣服整整齊齊的疊在床上,因為她習慣自己的衣服自己收,免得到時候找不見,都要親手放進衣柜,所以那個“田螺姑娘”沒幫她收進去。

  趙勇把燉好的紅燒肉端進來,“媽打電話來了,說你愛吃紅燒肉,讓我做給你吃。”

  “哦,對了,剛剛梁太太打電話過來找你,聽見是我接的沒說是什么事,讓我轉告你有空給她回下電話,有事跟你講。”

  天氣熱,廚房開著火,趙勇把上衣脫了,只系了一條圍裙在身上,肩膀鼓漲的肌肉線條像群山山峰一樣,鎖骨露出全貌,剛剪的寸頭很硬,溫良和野性兩種矛盾的氣息交織在一起,碰撞出一種全新的男性魅力。

  李曼君放下包一回頭就看到這畫面,微瞇了下眼睛,冷淡應:“哦,知道了。”

  來到沙發前懶懶斜躺著,眼睛跟隨趙勇行動轉動,一邊給溫玉鳳回電話。

  “你老公不在旁邊吧?”溫玉鳳鬼鬼祟祟的。

  李曼君瞄了眼在廚房里炒菜的男人,肩胛間崩出一條溝壑,至臀上而止,被褲腰擋住,猿背蜂腰,蜜色肌膚透著健康的光澤。

  李曼君拿起桌上趙勇倒的溫開水抿了一口,潤潤唇,“放心,他在廚房專心做飯,溫姐你說。”

  電話里,溫玉鳳含著笑意,還有羞澀的興奮跟她說:“我沒想到老梁居然好這口,怎么多年了,我們第一次這么和諧,他昨晚還說要跟我再要個女兒呢......”

  李曼君眼前浮現出路太太選的那件暗夜紫內衣,笑了。

  溫玉鳳說:“我才不要生了呢,而且現在政策不允許啊,不過還是要感謝你和路太太,還得是你們年輕人會玩。”

  李曼君聽得出溫玉鳳的語氣很開心,有種蜜里調油的甜膩,小聲提醒她:“那你們可悠著點,做好措施。”

  溫玉鳳嗔了她一聲,“哎呀,李曼君我是真怕了你,不說了,你快吃飯去吧,過兩天我們再約。”

  “那恐怕不行,我這兩天要出差,等我回來再請你和路太太一起去吃飯。”

  “可以,祝你順利哈。”

  趙勇把最后一道菜端上,脫掉圍裙,對著電風扇狠狠吹了一會兒,重新把襯衫穿上。

  “梁太太和你說了什么?看你笑的,這么高興?”趙勇好奇問。

  溫玉鳳特意叮囑了連老公都不能說,李曼君當然不會說。

  “沒什么,就是我們一起買的衣服特別好看,她同事夸她了,說路太太眼光好。”

  趙勇“哦”一聲,把筷子遞給她,“不生氣了?”

  “生什么氣?”李曼君迫不及待夾起一筷子紅燒肉,入口即化,她眼睛一亮,“跟我媽的手藝有一拼。”

  趙勇權當她消氣了,讓她多吃點。

  “你剛剛說你要出差?”

  “嗯。”票她都已經買好了,就是后天上午十點半的火車。

  趙勇一驚,飯都吃不下,擔憂問:“你和誰?姚兆文一起嗎?你要去哪兒?路你認識嗎?”

  如果有姚兆文一起,他還放心點。

  可一聽李曼君打算一個人去,車票都買好了,還是要去山東這么遠,趙勇騰的站了起來,急得直轉圈。

  可他也知道,她決定了就一定會去,絕無更改,又坐回來,說:

  “我陪你,是哪兒趟車?我現在就讓曉雯去幫我買票,你一個女孩子一個人坐火車去這么遠的地方,我不放心。”

  曉雯就是他辦公司里那個小姑娘助理,人個子不大,辦事卻比小關他們靠譜多了,李曼君總聽到趙勇夸她,說人家讀過書的人腦子就是好使。

  李曼君咽下嘴里香噴噴的紅燒肉,搖搖頭,“不用,你公司也很忙,你走了小關他們怎么辦?我沒問題的,你放心,到地方隨時跟你匯報。”

  她也有點沒底,但這話不能說,一說出來,趙勇更不讓她去了。

  這一步要是不邁出去,她的事業就無法發展下去。

  李曼君從包里拿出剛到新華書店買的地圖,“我有地圖,還有嘴可以問路,你不要把我想得這么脆弱。”

  “我身上也不會帶太多現金,你放心吧,小偷拐子我都防備著。”

  “非要去?”趙勇眉頭緊鎖。

  李曼君頷首,“非去不可。”

  趙勇再三確定她沒有反悔的意思,抓了抓頭,拿起電話開始給她聯系人。

  “這是周總的電話和他家地址,以前我在北邊的時候幫過他一次忙,你要是遇到麻煩馬上給他打電話,他肯定會幫你的。”

  “還有這些,我這兩天都挨個打過招呼了,都是從前我在北方認識的朋友......”

  臨上火車,趙勇心里發慌,反復叮囑李曼君一定要聯系他的朋友們。

  可那些聯系人里面,只有周總一個人是山東本地人,還不一定跟她要去的爆竹廠是一個地區。

  不知道的啊,還以為她要把北邊全部逛一遍才回來。

  “行了,我會聯系他們的,火車進站了,不說了,做好準備。”

  李曼君看著站臺上這喪尸圍城般的人群,深吸一口氣。

  火車到站,車門剛打開就被堵得水泄不通,夫妻兩另辟蹊徑,趙勇開路,拽著她往前擠到車窗下,把她行李往里面一扔,將已經扒在車窗上的李曼君雙腿抱起來往里送。

  李曼君扒著窗戶,呲溜一下滑了進去。

  夫妻兩配合默契,看呆了車廂里的乘客們。

  火車開動,月臺上留下好多只鞋子,也不知道是哪位乘客著急上車留下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