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086 有線索
  李曼君接話好奇問:“為什么上山?家里有人生病了嗎?”

  溫玉鳳擺手,嘖嘖道:“求子啊,說是那座廟的送子觀音特別靈,她就去了。”

  “你們還不知道吧?林總外頭的那個大著肚子找上門來了。”

  小三拿著一張不知道哪個三無醫院開的單子,一口咬定說肚子里的個男孩,把林總高興的,居然讓她在家里住了下來。

  當晚林太太就氣得暈倒了,兩個女兒趕忙給爺爺奶奶打電話,兩個老人上門來,一下子把小三震懾住領了出去,這鬧劇才消停。

  可兩個老人一聽三肚子里是男孩,就動了讓她把孩子生下來的心思,帶到二老家里,親自照顧著,準備孩子一生,如果是男孩,就給錢讓三走。

  “說是要出二十萬,現在先給十萬穩住那小三。”

  溫玉鳳搖搖頭,只覺得這林總這一家子把人欺負得太狠了,“林太太是真的脾氣好,換做是我,我不得打死這不要臉的東西!”

  路太太很少聽見這種狗血八卦,疑惑問:“男人都出軌了,感情破裂,她為什么不離婚?”

  溫玉鳳眼睛一瞪,“離婚?這也太便宜他們了吧?她辛辛苦苦操持的家,就這么拱手讓人?那不可能!”

  路太太眉頭微皺,“一段充滿背叛的婚姻,根本不值得留戀,只會不斷傷害到自己。”

  李曼君贊同的點點頭,“而且離婚前,這個男人還得狠狠打一頓,斷子絕孫最好,再把財產迅速轉移到自己和孩子名下,因為這種事,男人責任最大,就得給他們點教訓。”

  這下換另外兩個人震驚的看著她,下意識動動嘴唇想反駁一下,卻發現,好像就是這樣,無可辯駁。

  兩人齊齊沖李曼君比了個大拇指,還是你狠啊。

  就是不知道趙勇知道不知道,知道了的話,他會是什么反應呢?

  溫玉鳳不禁有些想笑,不過心里還是覺得路太太和李曼君的做法都太極端了。

  古人云,寧拆十座廟,不拆一樁婚,這日子只要還能過下去,為了孩子,總要維持住體面,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

  路太太的時尚感幾乎是與生俱來,明明商場里的衣服都大同小異,但她總是能搭配出令人驚艷的效果。

  李曼君直接不動腦了,站著讓路太太幫自己搭配,一口氣買了四套,并直接換上了一套新買的。

  上衣是泡泡短袖襯衫,外搭一件高腰紅色小馬甲,下身配復古藍牛仔喇叭褲,鞋子不用特意配,穿她自己的黑色高跟鞋就剛剛好。

  這套是溫玉鳳最喜歡的,“年輕,就該穿鮮艷點,這紅色就特別洋氣。”

  路太太又拿來一對金色方扣耳釘,讓李曼君帶上。

  首飾就是有一種魔力,明明只是一點點點綴,卻起到了畫龍點睛的效果,時尚感立馬就上來了。

  溫玉鳳看得心癢癢,也讓路太太給自己搭一身,因為搭配得太好,店里的女店員們全部圍了過來,跟著她學搭配,把這些搭配記下來,到時候就穿在模特身上做展示。

  李曼君和溫玉鳳都有了收獲,路太太卻沒買衣服,只挑了一根皮帶和兩副耳環,為表示感謝,李曼君搶著付了錢。

  路太太說她在家里有自己的“小工廠”,穿的衣服都是她自己設計后,由專業裁縫定制的。

  偶遇嫌棄裁縫裁剪得不好,還會親自上手。

  李曼君心想,還是有錢人玩得高級,不說別的,就路太太今天這一套絲綢的衣服,光是面料就不是市面上輕易能找到的。

  “路太太,您這些設計都比得上私人高定了,您真的不考慮開一個私人工作室?”

  李曼君玩笑的說:“雖然我現在還買不起,但如果您真愿意給我做衣服,我一定攢錢買一套!”

  溫玉鳳也興奮的說:“我也是我也是,路太太您這眼光真的太厲害了,您看看這滿大街的人,就您穿的這一身格外亮眼。”

  “哦,還有曼君今天這身,剛剛我們從商場出來的時候,還有星探追上來問她要不要做明星呢,哈哈哈。”

  這可真是個大烏龍,那個星探以為李曼君是學生,說了一大堆條件,結果李曼君回了一句我已婚后,那人果斷掉頭走了。

  想起來那場面,路太太臉色的笑意都深了許多。

  李曼君無奈吐槽:“明星也是人,已婚就不能做明星了嗎?”差一點她就要進軍演藝圈了呢,還怪遺憾的。

  溫玉鳳不追星,但她兒子追星,最喜歡的就是張曼玉,《人在紐約》這部電影,電影院放一次她兒子就去看一次,做夢都說要娶她做老婆。

  可想而知,要是知道張曼玉已經結婚,她兒子得心碎多久。

  路太太的司機來了,三人停下話茬,路太太上車,探出車窗不舍的揮揮手,今天太愉快,她真不想就這么結束。

  但路盛名快下班了,要是沒看見她在家里迎接,能盤問她一晚上。

  低頭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路太太嘴角抑制不住向上揚,比起路盛名為了哄她高興的敷衍贊美,李曼君和溫玉鳳眼中亮晶晶的驚艷與羨慕,才是真的對她能力的肯定。

  開個私人工作室?

  念頭剛冒出來,就被司機的詢問打斷了,聽著那些與路盛名有關的飯局安排,路太太吐出一口濁氣,靠在椅背上敷衍的應著。

  “曼君,你最近在忙什么?”溫玉鳳好奇問。

  兩人目送路太太上車后,因為溫玉鳳家就住這附近,李曼君這邊家里就自己一個人,不想早早回家去,正好陪她走一段。

  兩人順著馬路邊人行道走,溫玉風閑聊問起,李曼君把自己在水泥廠收了一堆牛皮紙的事說了出來。

  沒想到,她找了這么多天的消息,居然在溫玉鳳這得了線索。

  “山東有家煙花爆竹廠,牛皮紙五毛一一斤,你要是不嫌麻煩,可以去轉轉。”溫玉鳳說得肯定,李曼君心中一動。

  就是可惜了,溫玉鳳也沒聯系方式,只是知道有這么個消息。

  但對最近無頭蒼蠅一樣的李曼君來說,她這一句話,重若萬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