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084 有野心
  錢廠長手指摩擦著手中這張小小的名片,和常見的白底黑字不太一樣,他手里這張名片是綠色的,上面用燙金字體印出文字,四周還有一條金色邊框。

  綠色和金色搭配,在這沒有空調沒有電扇的悶熱辦公室里,透出絲絲涼意,精致得讓人不舍得輕易把它扔掉。

  “李經理這名片是在那家印刷店印的?挺貴吧?”錢廠長突然好奇發問。

  李曼君都是一愣,這廠長的關注點怎么有點奇奇怪怪。

  不過還是答道:“城南新恒復印,老板姓金,錢廠長要是也想打印名片,跟老板說我的名字,可以給你打個折。”

  錢廠長挑眉追問:“能打幾折啊?”

  李曼君心道,還真起意了?

  “九折,友情價。”她笑著答。

  錢廠長哦了一聲,放下名片,頓了一會兒,才道:“你知道我們廠里那批牛皮紙有多少嗎?”

  李曼君不知道,但省里最大的水泥廠之一,數量肯定不會少于千噸。

  她來時就做好了準備,不管多少,都要一口吃下。

  錢廠長伸出三根手指,“近三十噸,你全拿下的話,四千!”

  四千?

  一斤六分?

  這能賺的也太少了,李曼君搖搖頭,試探砍價,“三千?”

  錢廠長沉默了一會兒,揮了揮手。

  李曼君笑著起身,走上前一把握住他的手,“正式認識一下,我叫李曼君,是綠曼的總經理,也是老板。”

  “錢東升。”錢廠長很官方的點點頭。

  三千的訂單,并不能觸動見過大風大浪的副廠長,但他很佩服李曼君靈敏的商業嗅覺。

  水泥廠積壓牛皮紙的事知道的人其實很多,但找上門來的,李曼君是第一個。

  沖這行動速度,他就有預感,這個新出來的綠曼以后肯定會在榕城留下深深的痕跡。

  錢廠長打電話叫來一名財務,讓他帶李曼君去看牛皮紙。

  近三十噸牛皮紙,全部堆積在包裝車間的倉庫里,這些牛皮紙是用來做水泥包裝袋的。

  但李曼君還知道,這些牛皮紙在煙花爆竹廠里,也是必要的包裝材料。

  得益于前世積攢的知識,見到這些牛皮紙的第一時間,她腦海里已經跳出好幾家省外的煙花爆竹廠名字。

  不過現在這些爆竹廠到底是不是已經存在,還有待核實。

  對李曼君來說,最差的結果就是把這批價格低廉的牛皮紙當成廢舊回收掉。

  所以,她一點都不急躁,跟財務把錢付了,還跟他們商量,請容許自己先借用一下他們的倉庫。

  財務表示理解,近三十噸牛皮紙,一時半會運不完,答應了李曼君的請求。

  下午,李曼君吃著雪糕回到店里,并把給姚兆文買的那根遞給他。

  “快吃,要化了。”

  姚兆文驚喜的點點頭,脫掉臟兮兮的手套,洗了手才拿起雪糕吃。

  悶熱的下午,上門回收來的老舊電風扇嘎嘎的轉動著,吹出幾縷涼風。

  兩人吃著雪糕,享受這片刻的愜意。

  雪糕吃完,李曼君把自己去水泥廠的事說給姚兆文聽,問他知不知道那些煙花爆竹廠的存在。

  李曼君這可問錯人了,姚兆文剛出來,和她這個剛穿越不久的半斤八兩,一問三不知。

  不過,他積極表示自己可以去問問父母,老一輩人脈廣,消息靈通得很。

  說完,很佩服的看著李曼君,“老板,您這說干就干的行動能力,我是真打心眼里佩服。”

  想當初,他要是被人整的時候,豁出去干點什么,就不會白坐幾年牢。

  李曼君笑笑,被人夸誰會不開心。

  姚兆文試探的提道倉庫的事,“老板,我有個想法,不知當講不當講。”

  “有話就說。”李曼君示意他講。

  姚兆文道:“是這樣的,原本我以為咱們就在店里收收破爛什么的,但現在我看老板你還在外面拉這么多生意,每次不是十幾臺印刷機,就是幾十噸牛皮紙,著急忙慌要出手,太被動。”

  “我想著,既然有錢,要不然老板您干脆自己買個倉庫,咱一步到位?”

  “我算過賬,咱們公司流水充足,自己建倉庫比租劃算多了。”

  李曼君坐直了身體,這個姚兆文,有點子東西啊。

  見老板并沒有阻止的意思,姚兆文繼續說:“您看咱們背后那大片荒地怎么樣?對門快餐店的老板在這塊兩年多了,他說他來到這,就沒見這塊地種東西。”

  “以前石場的會把石料堆在那,后面那些地的主人們聽到消息,跑過來要收場地費,石場的覺得租金太貴,就搬走了。”

  “但是!”姚兆文嘿嘿一笑,“我打聽到,根本不是這么一回事兒,人家地的主人們要得并不多,甚至還比其他堆場便宜,是那石場的廠長占便宜占習慣了,一毛不拔,雙方鬧起來才搬走的。”

  說完,姚兆文自己也覺得自己想太遠,讓李曼君聽聽就算了,一切還是以眼前為主。

  就目前來看,他們沒有建倉庫的必要。

  既如此,那為什么姚兆文會提這一嘴呢?

  那是因為,他發現自家這個女老板,她野心可不止是眼前這個小小回收站。

  沒看名片上寫的都是公司?

  如果她只想守著這個店,就不會每天頂著烈日到各大工廠蹲守大半個月。

  李曼君并沒有立馬表態,她自己想了一會兒,把這件事先放心里,等出了這匹牛皮紙再說。

  姚兆文摸不準她什么想法,以為老板不予以采納,說了點當下實際的。

  “老板,咱們要不要買個三輪車?這兩天順著小廣告打電話叫我上門回收的還蠻多的,次次找車太麻煩了,而且這個錢咱們自己買車,用半年就能回本了。”

  李曼君最近都不怎么記賬本,因為她發現姚兆文做的賬比她做的好多了,就放開交給姚兆文負責。

  每次上門回收,都要花五塊錢找個三輪,次數多起來,成本就升高了。

  李曼君問姚兆文:“買輛三輪要多少錢?”

  姚兆文果然不是興致來了臨時提議,他早就把價格打聽好,二手的,全新的,各牌子的價格,他都提前打探過。

  聽見姚兆文毫不遲疑的報出價格,李曼君把玩著指尖上的簽字筆,暗自思索,是不是要提前給姚正文轉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