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079 談判
  “辦公桌上那些廣告傳單,你晚上下班了拿出去發一發,還有今天下午我有客戶要見,晚上可能直接就回家了,你做好總賬。”李曼君叮囑道。

  姚兆文詫異的問:“咱們收破爛的還有客戶要見呢?”

  李曼君笑道:“當然啊,要不然你以為我們收來的東西賣給誰?人家又怎么會在這么多家回收站之間選擇咱們?”

  姚兆文點點頭表示漲見識了,又好奇問:“那咱們這些東西都賣給誰?”

  “正在找。”李曼君回得十分光棍。

  姚兆文一噎,感情啥都沒有,不過看老板這自信滿滿的樣子,似乎并不擔心東西賣不出去。

  李曼君檢查完上午的入賬,轉頭見姚兆文一副迷茫的樣子,解釋道:

  “別擔心,這些天應該會有人主動過來找咱們,你到時候多留心。”

  姚兆文點點頭表示明白,見她開始收包要走,忙問:

  “老板你就不怕我攜款潛逃了?”

  昨天還對他警惕得很,怎么現在就這么放心了?

  李曼君笑,“這點風險都擔不起,我這生意還要不要做了?”

  這次印刷廠的廢機器要是能拿下,整個店被姚兆文搬空了她都不怕。

  況且,用人不疑,為了盯著姚兆文她就不去見印刷廠的人,這不是撿了芝麻丟西瓜嘛。

  “店里你盯著,我得走了。”李曼君提上包,對著墻邊破掉的半邊鏡子整理好儀容,風風火火離開。

  西五路茶餐廳里,印刷廠孫武剛到,就見到一個疑似目標人物的年輕女人東張西望的走了進來,似乎在尋找什么人。

  他抬手,招了招,女人見到,笑著走了過來,“是孫經理嗎?我是綠曼的李曼君。”

  孫武點頭,起身抬手示意服務員上茶,指著對面的位置,請李曼君坐下。

  “沒想到李經理這么年輕,還是個女的。”孫武抿了一口茶,探究的目光在李曼君身上來回掃了一遍,“你一個女的怎么想到要跑出來開公司?”

  李曼君忍著對方輕視的探究目光,微微一笑,給自己也倒了一杯涼茶,一口喝干,才道:

  “孫經理,國家沒有法律規定女人不能開公司吧?”

  孫武一愣,隨即哈哈一笑,“確實確實,那我們來說說印刷機的事吧,我那有十五臺,說是廢機,但其實修修還能用。”

  李曼君放下茶杯,“孫經理,我是收廢舊的,在我眼里,這些機器就是廢鐵廢鋼廢銅,不知道孫經理是打算按斤過稱還是按數來出?”

  兩種方式,各有說法。

  稱重的話,有些不屬于金屬的零件就要扔掉。

  按臺出的話,當然就不能和稱重一個價格。

  孫武一怔,終于多看了面前這個年輕女老板一眼,年紀不大,奸商的感覺就已經出來了。

  “李經理下午有空吧?要不咱們先看看貨再談?”

  李曼君同意,兩人茶沒喝完,又動身。

  見面地是孫武選的,本來離印刷廠就不遠,兩人步行過去,十來分鐘。

  淘汰下來的機器都露天放在空地上,上面連張塑料都沒蓋,已是銹跡斑斑。

  李曼君有點無語,就這孫武還打算用二手印刷機的價格出手賣給她。

  就算真有冤大頭樂意接手,修都不知道要修到什么時候。

  不過這十五臺機器,也不是全部都爛到不能用,其中有七八臺,看起來情況要好一點。

  李曼君把這些機器全部看了一圈,沾了一手的鐵銹,孫武領她到員工宿舍門口的洗漱臺洗手,試探問:“李經理你覺得機器怎么樣?”

  李曼君聳聳肩,“就是破銅爛鐵,不過咱們都是朋友介紹的,當然是友情價,您說是吧?”

  孫武點點頭,讓李曼君出個價。

  “按臺收吧,你我都省點事,我看你們這么久都沒賣,是因為之前的人出價沒達到心理價位是吧?”

  孫武靜靜聽她說,沒否認,也沒說是,只道:

  “剛剛你也看了,有七八臺還是能用的,這批機器是我們廠二十年前專門從北邊蘇俄進口的,當時花了不少錢,都是當時質量最好的機器,現在就算再用十年也不是問題。”

  “其他的你當破銅爛鐵收了我沒問題,按照現在市場價來就行,但剩下那七八臺,你當二手收走,回頭一倒手,肯定還有得賺。”

  李曼君甩了甩手上的水漬,聽著孫武的話,眉頭微皺,叉腰看向空地上那些銹跡斑斑的機器,嘶了一聲。

  “孫經理,你這可真有點為難我了,就算它們還能用,可我一個收破爛的,我也不認識其他印刷廠的人出手這些機器啊。”

  “你看,要不那八臺你們留下,反正你們都是印刷廠的,肯定比我認識的門路多,內部轉手一下,我就只收剩下那七臺廢鐵怎么樣?”

  李曼君一臉為難,滿眼都是真誠,跟孫武大眼瞪小眼。

  最終,孫武敗下陣來,“小姑娘,算你厲害,行行行,你說個價都拉走吧,我看著鬧心。”

  李曼君反復確認:“都按照廢鐵來回收是吧?”

  孫武眼睛都要瞪起來,破罐破摔的連連點頭。

  李曼君從包里掏出新買的計算器,啪啪摁了一遍,遞給孫武看。

  孫武一掃,九百塊,等于說一臺才六十塊,可那就是廢鐵的價格。

  “我今天就可以預付全款。”李曼君也不是什么便宜都要占,總要給人家一個好印象,以便后續長久的往來。

  印刷廠和造紙廠就是穿一條褲子的兄弟,沒準店里的廢紙就有銷路了。

  孫武無奈的笑了,“行,那你跟我去財務室做個結算。”

  “最多給你放三天,三天后你就得全部搬走。”孫武又補充。

  李曼君表示這些都不是問題,跟孫武來到財務室,把賬結算清楚,拿了收據。

  “那我現在就去聯系貨車過來拉走,麻煩孫經理給門衛說一聲,別誤會了。”

  孫武笑著送走李曼君,回頭跟看門大爺說了一聲,“那個收破爛的要是帶人來拿東西,別攔著。”

  看門大爺哎的應著,頭也不抬,繼續看報紙。

  每個單位總有這么一個閑懶漢,孫武也拿他沒辦法。

  李曼君一出印刷廠大門,就找了個報亭給家里打電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