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065 入住新家
  下午六點半左右,李曼君兩人抵達榕城。

  先把車停進停車場,李曼君拿背包,趙勇一手提一套被褥,兩人迎著鄰居們驚訝的目光,上到三樓,來到趙勇家。

  不,現在應該說是她們兩人共同的家。

  房子趙勇全部粉刷了一遍,原先的舊魚缸和舊床都清理出去,屋子里家具并不多,但都整整齊齊的。

  趙勇把被褥放到木沙發上,取出鑰匙打開了兩個臥室的房門,并給了李曼君一份備用鑰匙。

  李曼君把背包放下,開始巡視新領地。

  先去次臥,這個房間很小,一個小衣柜,一張一米小床,就擺滿了,都不能再放下一張書桌。

  打開小衣柜,里面放著一套舊被褥,棉花硬邦邦的,也不知道是睡了多少年的。

  屋子里還有灰塵的味道,可見趙勇極少進這間房間。

  來到主臥室,這邊就寬敞很多,正中間的床是新買的一米五大床,上面鋪著一套藍白格子被褥。

  床左邊靠墻立著一面四開門大衣柜,是兩個衣柜拼起來那種,豬肝紅色,帶一面穿衣鏡。

  另外有兩扇帶著鎖,里面應該放著不少重要物品。

  床的右邊是一扇窗,窗下放著一張書桌,桌面上放著一些零碎物件,李曼君在這找到了當初在趙勇身上聞到過的男士香水。

  趙勇把新被褥搬進來,李曼君選了一套藍色大花被面換上,余下的收起來放衣柜里。

  趙勇衣服也沒幾件,只占據衣柜小小一點位置,等李曼君的衣服也放進去,掛衣區就掛滿了一半。

  兩人忙了好一會兒,才把所有東西歸置好。

  期間趙勇下樓買來兩份炒飯,兩人就著劉燕送的水煮花生,簡單吃了頓晚飯。

  飯吃好,洗臉洗腳房門關上,整個世界就只剩下這兩個人。

  趙勇神神秘秘沖李曼君招手,兩人來到主臥室,趙勇打開了帶鎖的衣柜,從一堆舊衣中扒拉出一個黑色行李包,丟在床上,打開了拉鏈。

  李曼君好奇看去,里面黑乎乎的一層塑料袋,趙勇扒開后,還有好幾層報紙,最后才露出里面一沓百元現金。

  趙勇全部倒出來,共是十五萬整。

  這么多現金趙勇居然就藏在一個衣柜里!

  李曼君深吸一口氣,吃了一顆煮花生壓壓驚,才問:“這是什么錢?”

  趙勇好笑的看著她震驚的模樣說:“放在咱們家,當然是咱們自己的錢。”

  李曼君沒控制住上揚的嘴角,試探的看了趙勇一眼,趙勇沖她點點頭,她立馬把這些錢歸攏到身前欣賞了一番。

  “趙勇,算上樓下那些車,還有面前這十五萬,你這身家都小一百萬了吧,你才二十五歲,你告訴我你之前到底是干什么的?”

  李曼君把錢用報紙重新包好放進行李袋,盤腿坐在床上拷問趙勇。

  趙勇把錢重新鎖到柜子里,又給了李曼君一把衣柜的鑰匙。

  兩人現在已經是合法夫妻,趙勇這算是把家底全權交付了,“以后你要用錢就自己拿。”

  李曼君拿不拿且放后說,鑰匙收起來先,她也不隱瞞自己的情況,把存折拿出來。

  上面是十一萬元整。

  趙勇驚訝的一挑眉,隨即了然,“是那張拔步床賣得的錢?”

  李曼君頷首,趙勇更覺吃驚,“沒想到一副架子床居然值這么多錢,早知道我跟著你干好了。”

  李曼君把存折拿回來收好,“你別打岔,還沒回答我剛剛的問題呢,你從前干什么的?”

  趙勇答:“跑貨的,我十七歲就跟著他們跑了,十九歲學的車,后來有了駕照就自己跑。”

  李曼君又不是傻瓜,跑什么貨能賺這么多錢,趙勇不說她就已經猜到了。

  這幾年跟貨運相關,且最賺錢的,只有灰色地帶。

  李曼君:“你把手伸出來。”

  趙勇狐疑的把手遞到她面前,李曼君用手指在他手掌心寫了兩個字,趙勇眼睛瞬間瞪大,“這你都知道?!”

  趙勇服了,李曼君怎么這么聰明!

  李曼君一看他這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對了。

  “你不是牽頭的,應該是跟在大佬后面喝到湯了對嗎?”

  趙勇沉默,她又說對了。

  “為什么現在不做了?”

  趙勇嘆了一口氣:“累了,想安穩,后面我帶著小關他們出來跑貨運,也挺掙錢。”

  現在管控越來越嚴格,風險也比從前要大很多,法律法規更規范詳細,很多以前不算違規的事,現在變成不合法。

  違法的事不能干,所以他不干了。

  “不說以前了,說說以后。”李曼君往旁邊挪了挪屁股,拍拍床墊,讓他坐上來說。

  小小的房間,橘黃的燈光,面前是一張床,床上坐著喜歡的女人,她還喊你過去一起坐。

  這場景,難免讓人心猿意馬。

  趙勇咽了口口水滋潤干渴的嗓子,深深看了李曼君一眼,轉身去把窗簾和門都關上。

  李曼君見到他這動作,心里一咯噔,“你干嘛?”

  趙勇沒回答,說有點熱,就把上衣脫了,露出上半身精壯的肌肉。

  李曼君看了眼,嗯,確實是八塊腹肌。

  趙勇在她身旁空位坐了下來,高大的身軀靠近,李曼君瞬間感覺床變小了,下意識往旁邊挪了挪。

  趙勇回眸看她,怕她退得掉下床去,傾身把她拉住,啞聲提醒道:“你別掉下去。”

  李曼君反問他:“你挨這么近干什么?”

  還能干什么?

  當然是想和她困覺!

  趙勇深沉的眸子里燃著兩團火,噴出的鼻息灑在她面前,李曼君感覺自己身邊全是他濃烈的氣息,炙烤著她,要把她蒸熟。

  趙勇貼近,想親她一口,李曼君嚇一跳,抬手落到那寬闊的胸膛上,推了推,觸感滾燙,里面像是含著一團巖漿似的。

  沒好氣道:“起開,我跟你談正事呢!”

  人沒推動,趙勇垂眸看著自己胸膛上這只小手,被他麥色的身軀稱得格外白嫩,像是嫩豆腐,想咬一口。

  “趙勇你是狗啊,你咬我干什么!”李曼君忙把手從從趙勇嘴上抽開,驚呼出聲。

  聽見她的聲音,他才有點清醒,雙眼水霧迷蒙的看著她,“我們明天再說正事,現在先辦正事,行嗎?”

  李曼君聽得一怔,繼而反應過來,嘁道:“關燈。”

  趙勇動作飛快的把燈關了,微弱的路燈燈光透過窗簾照進屋里,朦朦朧朧,氣氛曖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