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060 不想讀書
  “好像是因為二姐今天沒去學校上課,她說她不讀書了!”

  李建軍急急的問:“大姐,二姐是不是真的不上學了?”

  李曼君皺起眉頭,李麗君剛剛那樣子,哪里還有一點學生的樣子?

  怎么會這樣,昨天人都還好好的。

  李曼君把手上東西交給李建軍,讓他先拿回家,小心的喊了王曉娟一聲,“媽?”

  王曉娟正撐著掃帚大口喘氣,一副氣狠了的樣子,渾身都在抖。

  李曼君真怕她喘上來氣厥過去,忙走上前,抬手拍背給她順氣,

  “有什么事我們回家說,麗君跑也跑不到哪里去,應該是去她同學家了,不用擔心她。”

  李曼君擔心二字一說出,王曉娟瞬間炸毛,“我擔心她?我巴不得她給我死外頭再也別回來!”

  都是氣話,誰也不當真,王曉娟要是真這么舍得,她就不會特意留在家里給姐弟兩做飯,等李麗君到中考結束。

  眼看街坊鄰居被動靜吸引過來,王曉娟這才跟著李曼君進家。

  “你跟趙勇的事情辦妥了?”

  李曼君把戶口本拿出來遞給王曉娟收好,又把屬于自己的那本紅本子遞給她看。

  看到這個紅本子,再想想英俊帥氣還懂事的女婿,王曉娟總算氣順了些。

  把紅本子還給李麗君,叮囑她收好,又看了看她買回來待客的煙酒糖果,原本大喜的日子,應該高高興興的,結果李麗君給她來這出!

  王曉娟又有點上火,李麗君給李建軍使了個眼色,李建軍會意,忙去倒了一杯水回來給媽媽,“媽你喝杯水休息一下。”

  王曉娟看他也不順眼,“你剛剛攔著我干什么?要不是你攔著我,她李麗君今天的腿就得給我斷在這!”

  李建軍心虛的聳聳肩,不敢回嘴,退到一邊,努力縮減自己的存在感。

  李曼君等王曉娟把這口氣順了,輕聲問到底怎么回事。

  王曉娟不說,估計是要等李大為回來。

  李曼君也只能先壓下疑惑,見王曉娟并沒有要去做飯的意思,沖李建軍抬了抬下巴,“你去煮飯。”

  李建軍錯愕的用手指指了指自己,大姐沒搞錯吧,他什么時候煮過飯啊。

  李曼君才不慣著他,飛快看了王曉娟一眼,見她顧著氣李麗君都沒來得及袒護她的寶貝兒子,踹了李建軍小腿一腳,“快去。”

  李建軍欲哭無淚,又不敢再上去挨母親的罵,委委屈屈進廚房,淘米煮飯。

  家里的低氣壓一直持續到李大為進門的那一刻才結束。

  老夫老妻了,一看對方臉色就知道有大事,李大為把公文包一放,疑惑問坐在凳子上一語不發的王曉娟:

  “誰招你惹你了?怎么還沒做飯?”

  王曉娟憋了許久,李大為一問,一股腦就說了出來。

  “做飯?我還有閑心做飯?你家李麗君說她不想上學了,要跟人家李蘭芳一樣南下打工去!”

  李大為神色一凝,“怎么回事?”

  抬頭看向廚房的李曼君姐弟兩,“麗君呢?”

  李建軍嘴快,“跑同學家去了。”

  李大為臉色徹底沉了下來,孩子們平時打打鬧鬧他從沒管,可現在距離中考不到半個月,這樣的緊要關頭李麗君說放棄,絕對不行!

  “讀書是關乎她一生命運的大事,不能這么由她想怎么樣就怎么樣!”李大為氣得拍桌,當即就要去把人找回來。

  李曼君怕爸媽都在氣頭上會起反效果,把李大為攔了下來。

  “爸,先吃飯吧,我和建軍把剩菜熱了熱,吃完了我去把她叫回來。”

  “建軍還要上晚自習呢。”

  王曉娟聽到這,把李大為叫了回來,“先吃飯。”

  一家四口,沉默的吃完晚飯,沒人敢提李麗君一個字。

  李建軍飛快吃完回學校上晚自習,吃過飯的李大為夫妻倆都冷靜了下來。

  李麗君那性子,吃軟不吃硬,越是逼得緊,她只怕還跑得更遠些。

  現在的主要問題就是要搞清楚,她為什么不想讀書了。

  “這都馬上要中考了,臨門一腳的事,之前都好好的,怎么突然說不讀就不讀?”王曉娟覺得這件事有鬼,“指不定是哪個狐朋狗友教唆的。”

  李曼君不這么想,剛剛吃飯的時候她回憶了一下最近李麗君的情況,其實很多次李麗君都流露出了不對勁的信號。

  但她們都忽略過去了。

  李麗君不可能不想讀書,她每天下自習回來都會溫習一下功課才關燈睡覺,有時候夢里還在背誦課文。

  如果她真不想讀書,當初就不會求著爸媽讓她復讀。

  只是事情真相到底如何,還得問本人才清楚。

  “我去找她!”李曼君起身。

  她承載了原身的記憶,姐姐一直期待妹妹能繼續上學,分配到一個好工作。

  就算是李曼君自己,如果她穿越的節點不是現在,而是三年前,她也會努力提升學習參加高考。

  文憑有多重要,經歷過社會毒打的她太清楚了。

  李曼君拿了一個手電筒照亮,去李麗君同學家找她。

  李大為不放心,又怕跟著去李麗君見到自己不敢回來,拿了個手電筒,遠遠跟在大女兒身后。

  李曼君心下微暖。

  李麗君果然在她同學家里,見李曼君來,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樣,撇了撇嘴,不等李曼君開口,就讓她別勸了,她已經決定南下打工。

  李曼君看著她已經卸下濃妝,變得干凈秀麗的俏臉,勾唇輕蔑的笑了下。

  李麗君立馬皺眉,“你笑什么!這很好笑嗎?我是認真的!”

  李曼君在同學書桌前的椅子上坐下,一本正經的問:

  “車票買了嗎?什么時候走?五號我喜宴你不吃了?”

  李麗君一愣,緊接著梗著脖子說:“我吃了再走不行?!你管我什么時候走。”

  李曼君打量她身上這身新衣服,“你姐夫給的紅包買的?”

  李麗君不說話,她手里的錢太好算了,總共就昨天留下的二十塊紅包錢。

  李曼君了然的點點頭,擔憂的問:“我聽說從榕城到東市火車票單程是十五塊多點,你有錢買票嗎?”

  李麗君詫異的看著她:“你居然不是來勸我的?”

  看那神情,似乎還有點小失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