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045 福利房
  晚上李麗君姐弟兩下課回到家,為了誰先洗澡,差點打起來。

  最后王曉娟站出來,“麗君,你是姐姐你就不能讓讓弟弟?”

  李麗君哼的一扭頭,兩人的爭吵這才結束。

  李大為坐在電燈底下看報紙,有一搭沒一搭的詢問李曼君賺錢經過。

  李曼君撿能說的說了,李大為對她以撿垃圾為事業的事,再也不說什么。

  “醬油廠那邊準備推了重建,好像是準備建樓房做政府的福利房,咱們要不要也申請一套?”李大為突然說。

  正給兒子遞干凈校服的王曉娟驚喜的問:“真的假的?”

  李大為點頭,“蔣主任說的,那應該是真的,從前總羨慕人家單位分福利房,這次應該輪得上咱們了。”

  “就是地方偏僻了點。”醬油廠離鎮上還有段距離呢,也不知道怎么會把房子建在那邊,小半小時路程,周圍全是農田,路也不好走。

  說是連帶著也會把路修起來,但到底怎么個修法,什么時候修好,也說不清楚。

  最主要的是,李大為感覺這事沒這么簡單。

  可他打聽了,大家都說上面沒什么動靜,可能就是單獨搞個福利房。

  “那感情好啊,咱們家符合指標了嗎?要交多少錢?”王曉娟興致勃勃的問。

  單位這房子,交錢就是意思意思,她們未必買不起。

  可能是李麗君剛給家里買了熱水器,夫婦倆也把她當大人看了,詢問李曼君覺得怎么樣。

  夫妻兩的意思是,能分一套不管住不住,都是有大好處的。

  李曼君疑惑問:“咱們家有錢嗎?”

  雖然是單位分福利房,但兩三千也得交出去,她記得之前王曉娟還說準備用錢送李建軍進城讀高中呢。

  “要交多少錢?”李曼君沒在這個時代生活過,對此還有些陌生。

  她對小鎮上的住房沒什么想法,但石楠鎮離榕城只有一個半小時車程,要是未來能通高速,石楠鎮的房子價值肯定會變高。

  可那至少也是十年后的事了。

  李曼君只恨自己前世不是榕城本地人,要不然她就能知道石楠鎮未來的發展方向。

  但不管怎么說,能買到房子總是好的。

  “可能要交個三四千的樣子。”李大為看向王曉娟,家里財政大權她掌握,他都沒她清楚家里到底有多少錢。

  王曉娟嘶了一聲,興致勃勃的表情漸漸收起,她在心里算一筆賬。

  兒子讀高中的費用,女兒的學費,還有家里的生活開支,連李曼君之前留在她手里的錢都算了,堪堪六千塊。

  真要是交三四千出去,兒子讀高中的事就不夠辦了。

  對送李建軍進城上高中這件事,王曉娟非常執著,李大為也比較支持,他覺得學歷很有用,所以在能力之內,一定會給孩子們最好的教育。

  李曼君也在心里算了一筆賬,她在想,這房子自己能不能買下來。

  明后年市場經濟預備要徹底放開了,上面開座談會后,南方房地產產業也將進入井噴時代。

  緊接著就是炒房熱和房地產泡沫。

  再過幾年,商品房興起,福利房將會取消,房價如同脫韁野馬,一路狂飆。

  而石楠鎮,確實有發展潛力。

  如果她沒記錯,后世的榕城一直不斷向周邊鄉鎮擴展,把相鄰幾大村鎮全部規劃進了榕城市的范圍。

  現在國家的高速網絡剛剛鋪開,石楠鎮的地理優勢暫時不明顯,但只要交通發展起來,從石楠鎮到榕城,最多半小時。

  如果兩地通地鐵的話,石楠鎮搞不好還能擠進個四五環。

  想想后世榕城四五環都要近兩萬的房價,李曼君心頭微動。

  李大為夫妻兩被錢難住,還在猶豫。

  李曼君回到臥室,打開新買的面霜做睡前皮膚護理,突然覺得,這筆投資非常劃算。

  四千塊現在對她來說完全沒有負擔,可如果她出了錢,房子產權上怎么寫?

  爸媽會同意把她的名字寫在房產證上嗎?

  李曼君又有點猶豫了,她不想當怨種,家里三姐弟,她不介意最后房子給誰住,但她自己必須要掌握房子的自主售賣權。

  “淋浴洗起來就是舒服。”李麗君擦著頭發走進來,看見姐姐坐在書桌前對著鏡子涂面霜,驚喜的沖了過來。

  “哇,是萬紫千紅的面霜!”李麗君期待的看向姐姐,“大姐,給我用用嘛~”

  李曼君好笑的點點頭,示意她自己拿。

  李麗君立馬把干毛巾丟掉,用手挖了一點點乳白的面霜,在臉上點點點,然后全部抹開。

  “好香啊~,多少錢啊?”李麗君覺得,能賺錢了真好,想要什么都可以自己買,不用伸手跟父母要,還得被說一頓亂花錢,騷打扮。

  李曼君把面霜蓋好,收進屬于自己的那個抽屜里,淡淡一笑,“不貴,幾塊錢。”

  小小一個鐵盒,40克容量,盒蓋上印著繁花,有種民國老上海的感覺。

  跟后世幾千上萬的大牌護膚品比起來,李曼君真的覺得老國貨便宜到令人心疼。

  她對護膚品要求不高,保濕滋潤就夠了,精簡護膚,早睡早起,多鍛煉身體,皮膚從沒出過什么問題。

  原身這張臉也是,皮膚天生好,抗造耐曬,整個五月她都在外面跑,沒怎么做防曬,居然也沒黑多少。

  李麗君擦干了頭發,還忍不住聞一聞手指上殘留的香氣,再次感嘆:

  “能賺錢了真好。”

  李曼君脫鞋躺到自己的小床上,笑著說:“讀書更好。”

  李麗君撇撇嘴,“讀書有什么好,一天到晚都在看書做作業寫卷子,一點都不好!”

  考不好害得被爸媽罵得狗血淋頭,說她的讀書都讀到狗肚子里去了,好像她自己沒用過功似的。

  有些天生腦子就好使,像是李芳蘭,人家一邊干農活一邊讀書,輕輕松松就能靠第一。

  而且人家現在也不讀書了,可見她也覺得讀書一點都不好。

  “大姐,外頭是不是很好玩?怎么她們都想去外頭打工?”李麗君坐在床沿,一邊梳頭一邊好奇的問。

  李曼君閉著眼感受困意,聽見李麗君這句問話,覺得她好像很向外外面的世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