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036 展開說說
  趙勇搖頭,“還沒,一塊吃,我買了油條和包子,還有兩袋熱牛奶。”

  “那我吃油條,再來一袋牛奶。”

  趙勇把她要的分給她,兩人坐在床上吃完了早餐。

  李曼君收拾好背包,兩人一起下樓,續住一晚,又去對面的停車場檢查一遍拔步床,確認沒問題,打車來到小潘家園。

  一到這地方,趙勇就清醒了,這壓根不是什么約會,人家是來辦事的,他就是個帶有感情的保鏢!

  身旁跟著一個趙勇,李曼君諷刺發現,她再也沒有感受到那種如芒刺背的探尋目光。

  時間還不到七點半,多數店鋪店門都還沒打開,只稀稀拉拉又幾家早起的正在店門口擺放攤位。

  李曼君好笑的在心里想,或許是自己來得太早,那些不懷好意的人還沒來得及起來。

  一回生二回熟,李曼君直奔萬榮明的當鋪,見店門還關著,上去就“砰砰”敲門。

  隔了一會兒,才聽見卷閘門后傳來萬榮明不爽的罵聲:

  “誰啊,大清早的就上門,沒看我店門都還沒開嗎!”

  罵罵咧咧把卷閘門“嘩啦”推上去,見到站在門口的一男一女,萬榮明楞了一瞬,隨即笑了起來。

  熱情邀請,“進來進來!”

  “怎么這么早?你們就住在榕城嗎?”萬榮明一邊詢問,一邊又把卷閘門拉了下來。

  他有預感,今天這卷閘門都不用打開了。

  “拔步床?”他記憶力很好,一看李曼君打算從背包里往外掏東西,立馬就問。

  這東西纏了他好幾個晚上沒睡好,原本已經放平心態,沒想到驚喜立馬就來了。

  兩人打過一次交道,再次接觸,就像是老朋友一樣熟稔,李曼君點點頭,把手里這塊螺鈿鑲嵌的拔步床床簾部件遞給萬榮明。

  “長四米二,寬二米四的千工拔步床一張,床、門簾、窗欞用料都是黃花梨,只有床板和內里的整面背板用的是較差的黃楊木。”

  “床制成時間應該是清光緒年間,床圓渾凝重、沉穆濃華,大拔步后為床,前有兩廊,八柱鼎立,一廊為梳洗妝臺,二廊為沐浴如廁。”

  “床身三面起群龍賀壽圍子,正面圍雕龍鳳戲珠,中間飾以壽字紋,附側鑲嵌貝子螺鈿,光彩奪目,彰顯華麗。”

  李曼君震聲道:“拔步床歷經百年,未有修補,渾然天成,保存完整,包漿瑩潤,豐厚通透,是一件極品!”

  趙勇起先還能聽懂她在介紹床的大小和年份,后面就感覺很虛幻了,這描述的真的是他和劉成一起搬上車的破爛架子床嗎?

  什么沉穆濃華,什么圓渾凝重,聽起來就像是皇帝睡的龍床。

  有文化的人說話果然不一樣!趙勇欣賞的看著李曼君,自豪的微揚著頭,微笑看著聽呆了的萬榮明。

  萬榮明仔細觀看手中這塊螺鈿部件,年代感一眼就能夠看出來,上世紀的尖端木雕鑲嵌工藝也在這小小一塊部件上完美體現。

  如果李曼君說的不是誆人的話的話,這一筆生意,他還真吃不下來!

  “全部部件都在?沒有一個部分損壞嗎?”萬榮明吸著氣問,手激動得微微顫抖。

  李曼君點頭,“全部都在,我專門找木匠幫忙拆卸,一個零部件都沒有損壞,要是你們自己有專家,完全可以重新拼接起來。”

  “你確定你沒有蒙我?”萬榮明還是不太敢相信。

  李曼君抬手做發誓狀,搞起了迷信,“我發誓,騙你我天打雷劈。”

  趙勇眉頭微皺,不帶這樣拿自己發毒誓的吧?

  不過李曼君主意正得很,他還是別多嘴了,做好他的保鏢工作就行。

  萬榮明馬上問東西再哪兒,他要親眼確認,然后給李曼君引薦一個大老板。

  “但我提前說好,我要拿十個點的中間費。”

  李曼君一挑眉,“你確保你能談成?”

  萬榮明不悅的睨了李曼君一眼,“你太小看我萬榮明的本事了,這整條街,你出去打聽打聽,還有誰能比我出貨速度更快,我萬榮明三個字倒過來念!”

  李曼君姑且信他一次,試探問:“多久能出手?”

  這萬榮明可說不準,“運氣好三五天,運氣不好,等上大半年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李曼君道:“三天內你能幫我聯系上人,事成后我給你十二個點。”

  萬榮明嘶的吸了一口冷氣,把玩著手上這塊螺鈿鑲嵌部件,眉頭緊緊皺在了一起。

  他沉吟片刻,抬起頭來對李曼君比了個五的手勢,“十五個點,三天內我給你找到買家,要是找不到,我一分錢都不收你的!”

  “成交!”

  李曼君答應得爽快,把螺鈿部件奪回來就要收包里帶走。

  萬榮明氣惱的叫住她,“這個給我留下來,我總得給人家看看貨吧!”

  “弄壞你賠?”李曼君戲謔問。

  萬榮明要是有胡子,一準氣得吹起來,怕把他惹惱,李曼君忙改口,

  “這種東西就是因為完整才值錢,要是有一點點缺憾,就沒那么值錢了,關乎您的中介費,您在意著點。”

  萬榮明氣呼呼的臉色這才緩和下來,專門找了一個泡沫盒子把部件裝好。

  今天這卷閘門是不用開了,送走李曼君兩人,萬榮明轉頭立馬搬出電話簿開始聯系買家。

  李曼君和趙勇來到海洋公園,接下來就是等待,她無事可做,但也不能回去,聯系電話寫的是趙勇的,她們還得待三天。

  “我給你付停車費、管理費、還有這三天的誤工費,再加上之前拉貨的費用還有下次運送的費用,你給我報個數,到時候一塊兒結給你。”

  趙勇著實嚇一跳,“你跟我算這么清楚干什么?不是說好要跟我領證了嗎?一家人算什么賬。”

  “你后悔了?我哪里做得不好你說我改不就行了,咱們倆談什么錢。”趙勇急得把李曼君攔下來,堵在她跟前緊張問道。

  李曼君還真得跟他談錢,只有談錢才不傷感情。

  “一碼歸一碼,你懶得算的話給我一份收費單,我自己算。”李曼君堅持。

  趙勇問她:“你是不是后悔要跟我領證了?”

  李曼君搖頭,“不是。”

  趙勇這才放下心來,見她堅持,只得給她報賬,全靠記憶算,還要給李曼君打個折扣。

  李曼君看他算得亂七八糟,疑惑問:“你不是跟劉成說你們有一整個車隊?這也算個規模了,連個明確的價目表都沒有?”

  趙勇被李曼君說得一愣,是啊,他們怎么就沒想過做一個明確的價目表?

  這樣兄弟們就不用總為算賬算不清而吵架,還可以杜絕客戶們覺得他們亂開價,跑人的情況。

  趙勇認真起來:“曼君,這個價目表的事你詳細展開說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