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重回九零搞事業 > 005 半夜上廁所
  “喲,是為亞運會捐款呀!”王曉娟瞬間換了一副面孔,“那是得捐點,這是為國爭光的好事。”

  轉頭就對看報的老公說,“老李,你捐十塊錢。”

  李大為無奈一嘆,掏錢投進兒子手里的鞋盒中。

  “謝謝爸!”李建軍一本正經的鞠了個躬,然后朝正在洗碗的李曼君姐妹倆走過來。

  李麗君閃得飛快,甩掉手上的水漬說:“我們班也有捐款任務,我已經捐過了!”

  “爸、媽,我先去學校了,復讀班晚自習要早半小時!”

  話音未落,人已經不見影。

  李曼君曾經也在新聞上看過為了辦好亞運會,全國人民捐款支持的新聞。

  她是個擁有強烈民族自豪感的人,爽快的對李建軍說:

  “把碗洗了,我捐一塊。”

  知道大姐現在不工作沒收入,一塊錢已經很多了,李建軍心滿意足。

  就是洗碗......

  “別告訴我你這么大個人碗都不會洗。”李曼君詫異。

  李建軍還真沒在家里洗過碗,正要答應,王曉娟揮著手趕蒼蠅一樣把李建軍推開了,

  “走走走,上自習去,碗媽幫你洗,讓你姐把錢給你。”

  “媽,這不好吧......”李建軍有點不好意思。

  王曉娟笑說沒什么不好意思的,順帶又夸兒子懂事了,都知道要幫家里做家務,把李建軍心虛得不行。

  “姐,那、那我先去學校了。”

  李曼君無語的看著挽起衣袖洗碗的媽,往李建軍鞋盒里投了一塊錢。

  剛賺來的兩塊,腰斬。不過為了國家,咱不心疼!

  “爸,媽這樣不行,等建軍上高中住校后,完全沒有獨立自理能力。”李曼君進屋前,不忘到李大為那給他提個醒。

  她這話說得真心實意,得虧李建軍天生基因善良,又是個憨憨,要不然不知道要被寵成什么無法無天的模樣。

  既然已經成為這個家的一份子,李曼君就不會眼睜睜看著兩個姐弟走歪路不管。

  李大為從報紙上抬頭看了她一眼,有點詫異,而后點了點頭。

  “你去休息吧,我會跟你媽說的。”

  李曼君見父親聽進去了,心里也松口氣。

  王曉娟洗完碗甩著手上的水漬走進來,往關上的側臥門瞅一眼,“曼君你們倆剛剛說什么了?什么要跟我說?”

  李大為知道女兒的提議是好的,但對上妻子這種脾氣不能直接說,不然她一準有一百個理由反駁你。

  敷衍回:“沒說什么。”

  王曉娟才不信,睨了丈夫一眼,起身去拍李曼君的房門,“白天我跟你說的事你可別忘記了,明天吳阿姨來咱們家吃中飯,你必須給我在家,聽見沒?”

  屋內的李曼君無奈的翻了個白眼,“......知道!”

  “知道就好,我這也是為你好,現在好后生不好找,咱們總得比別人積極點,才能搶占先機,知道嗎?”

  李曼君在屋里嗯嗯應著,王曉娟以為她聽進去了,這才離去。

  晚上九點,鎮中學下晚自習,李麗君和李建軍噼里啪啦在院里洗漱,鬧騰了十來分鐘,這才各自回房安靜下來。

  在這個沒有手機沒有網絡的時代,李曼君覺得夜晚特別漫長,心里盤算著關于九十年代的那些事,居然睡了過去。

  李麗君進屋的動靜不小,又折騰一會兒才睡。

  李曼君被吵醒,迷迷糊糊等屋里安靜了,再次沉沉睡去。

  不想,睡到半夜,被李麗君晃醒。

  “姐,姐你上不上廁所?”

  李曼君還以為天亮了,睜開眼,窗外一片漆黑。

  “干什么?”李曼君嗓子還有點啞,不是很清醒。

  “姐,你陪我上廁所。”李麗君見姐姐醒了,塞給她一個手電筒。

  李曼君被她這么一提,生出幾分尿意,點點頭,穿上拖鞋,姐妹倆打開院門,照著手電,肩挨著肩去附近公廁上廁所。

  李曼君幾乎沒見過這么黑的夜晚,何況這還是一個大鎮子,夜晚居然沒有路燈。

  抬頭就能清楚的看到漫天繁星,一閃一閃的,是在大城市里沒有過的清晰和多。

  伴著星空,姐妹倆上好廁所,照著手電回家。

  夜里吹來一點風,李麗君立馬害怕的挽緊姐姐的胳膊,那疑神疑鬼的樣子,把李曼君也整害怕了。

  兩人腳步從正常的速度逐漸加快,最后直接一口氣沖進家門,跑回房間。

  半夜上廁所,真是驚險又刺激!

  睡下前,李麗君說:“早知道我就不扔那個舊夜壺了......”

  李曼君困意襲來,敷衍嗯了一聲,一覺睡到天亮。

  這次李曼君沒懶床,知道中午得回來吃飯,格外珍稀上午的時間。

  早上李麗君和李建軍什么時候出的門,她就什么時候出的門。

  李曼君買了三塊錢的白糖,守在劉燕家附近目送她家大人離開,這才進門跟劉燕一起做花生糖稀稀。

  劉燕家兄弟姐妹五個,下面三個弟弟一個妹妹,為了照顧家里的弟妹給他們做飯,劉燕一直留在家里。

  她父母原本都是百貨公司的售貨員,現在公司倒閉,兩人拿著下崗補貼在原先的百貨樓里盤了個柜臺,做點小生意。

  錢是能賺些,可家里孩子五個,經濟壓力很大。

  其中排二的弟弟高中沒考上,這個年紀又找不到合適工作,劉燕父母安排他去跟鎮上老師傅學汽修。

  這不,全家開店的開店,上學的上學,就他還在懶床。

  一起來就見到李曼君兩人在熬湯,好奇的問她們在干嘛。

  李曼君想著自己今天下半天是抽不出空來了,這個劉老二正好可以抓壯丁。

  問他:“你今天不去你師父那嗎?”

  提起這個劉燕就來氣,“他把人家的拖拉機給修壞了,師傅賠了好大一筆錢,說要不起他這個徒弟,讓人踢回來了!”

  劉成要去捂住她姐的嘴,劉燕一巴掌給他拍開,“邊去兒,別擋著我和你曼君姐干大事!”

  “什么大事?”劉成追問。

  李曼君笑著問他想不想一起干,劉成狂點頭。

  劉燕嫌棄:“別帶他,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李曼君把自己今天中午要回家吃飯的事說了出來,下午沒空,劉燕這才答應帶上她弟。

  劉成見她們一點糖稀稀就能收幾塊牙膏皮,兩眼放光,仿佛發現了新大陸,吆喝起來比李曼君都有節奏。

  快到中午時,擺擺手示意李曼君放心回家,剩下的交給他。

  “那些村子十天半月都沒人去一趟,肯定能收很多牙膏皮!”走前,劉成信心滿滿的拍胸脯保證一定幫李曼君把糖稀稀全部換光。

  李曼君見他上午表現還不錯,又叮囑劉燕下村注意安全,這才回家吃午飯。

  哦不,是回家相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