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第二百六十五章·久別之后的重逢
  萊倫揉了揉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卡塔麗娜依舊一襲精靈迷蹤客打扮,高了些,但是不多,冷冽氣質由內而外的變化,萊倫甚至可以從那雙好看的琥珀色眸子里,看到自己的身影。

  悠揚的鹿鳴,回蕩在許愿林。

  萊倫撓了撓頭,剛要說話。

  卡塔麗娜靈巧地躍動幾下,站在他身前一米位置,一陣幽香的微風撲面而來,秀眉微皺,卡塔麗娜將萊倫往自己身前猛然一扯,手肘砸在他胸膛上,她轉身再度拉開一段距離,冷哼一聲:“到了勞倫洛倫,不知道主動找我?”

  萊倫齜牙咧嘴,這一手肘可真沉,揉了揉心口,快步跟上。

  卡塔麗娜剛要有所動作,卻被他抓起了一只手,重重握住,萊倫訕訕一笑:“我事先不知道你在托爾-利塔內爾,一直以為,你身負任務去了。”

  卡塔麗娜一挑眉:“你精靈語不說的很好嗎?就不知道問女王陛下?”

  “哪里敢啊。”萊倫聳了聳肩,語氣誠懇無比:“再說了,我一到托爾-利塔內爾就被叫去面見瑪瑞斯特女王,再后來,女王又帶我來許愿林,忙得不可開交。”

  卡塔麗娜停下腳步,瞥了眼身邊男人,沒說話。

  見她半點不相信的神情,萊倫忍住笑,抬起一只手,發誓道:“尤里克和西格瑪都能作證。”

  結果又被卡塔麗娜一肘砸中腰部,掙脫開萊倫的手,卻怎么也升不起一絲怒氣,后者只是輕笑著,捧起手,在手背輕輕一吻,再次握住。

  就這樣,兩個許久未見的人,并肩漫步在金銀圣樹的森林之中。

  森林的湖畔邊緣,濃霧在湖泊上飄蕩著,即使在最炎熱的冬季亦或是最寒冷的冬季,勞倫洛倫森林之內的湖泊永遠是濃霧彌漫,在精靈們眼中,這是天堂神系之一迷霧女士拉德莉莉賜予的祝福,甚至有毛發锃亮的水獺在水底嬉戲。

  森林里還有一種小型自然精魂。

  雖然它們的自然形態是一團小亮光,但是它們可以隨心所欲地表現自己,變幻出許多不同的模樣,有時它們會變形成騎著甲蟲的小精靈形態,用自己的翅膀飛來飛去。

  而在勞倫洛倫的樹枝下有大量改變了自然環境的奧法支點,地脈連接點,引路石,湖泊,許多場所都因為破壞行為或時間的流逝變得脆弱。

  放任魔法之風的竄動會威脅到大自然的脆弱平衡,最終將導致勞倫洛倫森林的死亡。

  萊倫和卡塔麗娜一步一步地沿著昔日林地居民開辟出的小徑,朝著遠處的精靈城市走去。

  卡塔麗娜向萊倫輕聲問道:“如今你的領地,發展得怎么樣了。”

  “變化很大,人多了,事情也就多了。”萊倫語氣平和道:“時隔幾年,橡木村發展成了如今的橡木城鎮,當之無愧的北方重鎮。”

  萊倫目光看向濃霧彌漫的湖畔:“有時候回憶過往的一切,只會覺得,不可思議。”

  “嗯。”卡塔麗娜點點頭,說道:“我在勞倫洛倫的這幾年,也聽說了不少關于你的事跡,塞森蒙德之戰,受封帝國男爵,收復了鄧肯城堡。”

  “知道么,不少埃斯萊都把你當做第二位馬格努斯看待,那位救世者陛下。”

  萊倫微笑道:“不勝榮幸,我其實不想聲名遠揚,阿斯萊把我和救世者陛下相提并論,太高看我了。”

  卡塔麗娜看著他,面前男人滿臉笑意,一副絲毫不謙虛的樣子。

  卡塔麗娜雙目失神,怔怔看著眼前這個有些陌生又很熟悉的萊倫,將近六年沒見,他下巴蓄起了胡茬,面龐和記憶中初遇的模樣相差不多,五官立體,一雙海藍色澄澈的眼睛,腰間還是佩戴一柄長劍,少了幾分青澀,多了幾分成熟。

  見狀,萊倫有些難為情。

  回過神,卡塔麗娜面帶微笑,如同實質的目光像一柄匕首,將眼前男人一寸一寸剖開:“萊倫,我離開之后,你的城堡一直都很熱鬧么。”

  卡塔麗娜冷笑道:“女獵巫人、來歷不明的異邦女子、米登領選帝侯的親女兒,更是選帝侯唯一繼承人.”

  萊倫有些委屈:“冤枉我了,我不是那種人。”

  “呵。”卡塔麗娜置若罔聞。

  說話時,他仔仔細細看著卡塔麗娜那雙眼眸,沒了任何言語,萊倫伸出手想去觸碰那張臉蛋,卻被一巴掌拍掉。

  就在這時,隔著湖泊的另一側,從森林中走出的一位精靈男子,他有著鐵匠般強壯的胳膊和后背,但卻沒有那條沾滿煤灰的圍裙,他正沿著河岸運水,盡管雙眼被遮蔽,但他的雙腳知曉河岸上的每一塊石頭,動作絲滑且流暢。

  卡塔麗娜轉過身,說道:“瓦爾鐵匠,埃斯萊的鑄劍者,每當明月曼娜斯布里出現在銀木上空,瓦爾鐵砧就會迎來一次祈禱儀式,讓魔法河水賜予鍛造之神的祭司們祝福。”

  萊倫輕聲道:“彩虹瀑布的另一端是瓦爾神廟,這個我知道。”

  “說起來,在木精靈當中,鍛造之神并沒有太多的信徒,因為鐵與火不被森林精魄們的喜愛,即使這樣,有一座遺留在舊世界魔法森林里的瓦爾主神廟,位于艾索洛倫森林的瓦爾鐵砧。”卡塔麗娜的琥珀色眸子倒映著湖泊:“但瓦爾是天堂神系的主神,以鳳凰之神阿蘇焉為核心,我們埃斯萊崇拜自然神系,以獵神庫諾斯為主要信仰,按照常理,鍛造之神的主神廟應該在高等精靈的家園,而非木精靈的家園。”她繼續說道:“至于原因,就牽扯到一起,精靈諸神間的復雜關系。”

  “哦?”萊倫對此饒有興致:“我很樂意聽古老諸神的故事。”

  天堂神系與地下神系的整體沖突,造就了精靈神之間的混亂關系。

  精靈諸神的神王阿蘇焉,鳳凰之神、永恒之王、世界的創造者,永遠端坐在鉆石王座上的主人。

  阿蘇焉預示了未來降臨在精靈全族的滅頂之災,但他同時不滿于精靈諸神干涉凡世這一行為,為此,鳳凰之神決定創造一道屏障將凡人與神永遠隔離,嚴令精靈諸神直接降臨凡世,而違逆他的命令者,將受到永恒懲罰。

  在古圣的兩極傳送門崩潰之后,無窮無盡的混沌惡魔涌入了這個世界,精靈們奮起反抗,抵御混沌惡魔的入侵。

  卡塔麗娜見萊倫知道混沌入侵的歷史,于是直接略去了一部分:“慘烈血腥的戰局曠日持久,精靈全族岌岌可危之際,母神愛莎苦苦哀求阿蘇焉拯救精靈,乞求未果之后,愛莎不愿眼睜睜看著精靈在絕望中覆滅,母神因此為死難者哭泣,因為沒有一位母親會希望自己的孩子被惡魔屠戮殆盡,于是她與丈夫獵神庫諾斯一起,違背精靈神王的意志,私自降臨凡世。”

  “愛莎和庫諾斯這一忤逆行為立刻被謀殺與血手之神凱恩得知,長久以來,血手之神一直愛慕著愛莎,卻又憤懣于愛莎拒絕自己,選擇了獵神,凱恩立刻找到鳳凰之神,要求嚴懲,而阿蘇焉為了不讓自己有失公允和威嚴,便同意了凱恩可以肆意處置這對夫妻,后者自然選擇了永恒的折磨。”

  “就這樣,庫諾斯和愛莎被囚禁在謀殺之主的神域,任由凱恩懲罰和摧殘。”

  “而天堂神系主神的鍛造之神同樣愛慕著愛莎,瓦爾無法忍受心愛女神被永恒折磨,于是主動找到凱恩,并提出他將在一年之內,鍛造一百把極品神劍以換取愛莎和庫諾斯的自由,凱恩同意了。”

  “以至于后來,瓦爾只鍛造出九十九柄神兵,為了完成允諾,鍛造之神只得摻雜了一柄尚未鍛造完成的半成品,被后世稱為寡婦制造者的“凱恩之劍”。”

  “原來如此。”萊倫表示明白,然后他示意卡塔麗娜繼續說下去。

  “獵神和精靈母神被釋放,而謀殺之主僅收到了九十九柄神兵和一柄半成品,盛怒之下,血手之神與鍛造之神的戰爭引發了一場天堂神系與地下神系的沖突。”卡塔麗娜緩緩搖頭:“最終,鍛造之神瓦爾從健全的鐵匠變成了身體殘廢、雙眼失明,而諸神混戰被阿蘇焉插手終止。”

  精靈眾神之間的隔閡無法彌補,以至于后來的大分裂時期,精靈眾神也徹底決裂成三大神系,互相征伐。

  聽完了精靈諸神的故事,萊倫不由得替精靈捏了一把汗,神王阿蘇焉是個坐在鉆石王座上和稀泥的家伙,凱恩又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故事中,獵神庫諾斯也沒有太多智慧和主見,愛莎說什么就做什么,總的來說,精靈眾神或多或少都有些毛病,

  萊倫嘖嘖嘆道:“真想不到,鍛造之神瓦爾居然甘愿.”

  做個不折不扣的舔狗,他如是想說。

  但迎上卡塔麗娜的凝視,萊倫立刻改口,義正言辭道:“做個不求回報,有情有義的真男人。”

  “造成鍛造之神殘疾,一直是母神愛莎心中歉疚的事情,瓦爾似乎也在刻意維持著殘疾模樣。”卡塔麗娜的目光看向湖泊對岸的瓦爾祭司:“以至于,精靈們成為他的祭司之前,必須用烙紅的鐵鉗灼穿自己的雙眼”

  “我收回剛才的話,瓦爾就是個不折不扣的舔狗,外加心理變態。”萊倫冷笑一聲,折磨自己信徒的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卡塔麗娜沒有反駁,她心底甚至有些贊同萊倫的說法,只是礙于瀆神。

  “讓我們聊些別的話題,卡塔麗娜。”萊倫頓了一下,繼續說道:“暴雨林區的斯科格霍姆堡,你了解的多嗎?我此次前來,就是為了化解勞倫洛倫和斯科格霍姆堡即將發生的沖突。”

  卡塔麗娜思考了一下,說道:“我所了解的并不多,或許對你沒有實質性幫助,關于那個矮垛子國王阿爾拉克-奧克里森,埃斯萊對他的評價只有一個,睚眥必報。”

  “矮人都睚眥必報,這沒什么特殊的。”萊倫輕輕搖頭。

  “不,阿爾拉克的記仇遠超你的想象。”卡塔麗娜朝著萊倫警告了一句:“他的記仇,不擇手段,或者說難以捉摸,針對埃斯萊的營地,阿爾拉克甚至會越過邊界,選擇在我的同胞們離開之后,帶著他的軍隊把營地拆得一干二凈,連同里面無用的邊角皮毛都不放過,全部帶回斯科格霍姆堡。”

  “嗯?這確實很奇怪。”萊倫對這種異樣的反常行為,百思不得其解。

  過去幾百年的時間,勞倫洛倫與斯科格霍姆堡之間一直相安無事,長須之戰的舊賬,就連永恒峰卡拉卡-阿-卡拉克很少計較,阿爾拉克沒理由產生極端報復的心理。

  萊倫猜測了一下,說道:“或許這樣的報復行為,因暴雨林區的埃斯萊在某些事情上惹惱了他?”

  “可能性不大。”卡塔麗娜輕輕搖頭:“云行者家族的加侖斯特拉領主只在乎暴雨林區的安危,他的重心一直放在統領埃斯萊軍隊消滅外來森林地精和野獸人戰幫,對于斯科格霍姆堡的動靜,基本上,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由于迷霧丘陵和毗鄰的破敗沼澤,勞倫洛倫的南部地區永恒地處于潮濕之中。

  而暴雨林區的加侖斯特拉領主在雨區中持續不斷地警惕巡邏,還經常會冒險越過大北路與德拉肯瓦爾德森林中的綠皮和野獸人戰斗,一些迷失在森林里的人們知曉木精靈勇士們能如幽靈一般從霧中出現,為疲憊的旅行者提供保護,而少量迷信的沼澤居民會為木精靈的出現,獻上供品,甚至還有些人會把他們當做神使崇拜。

  “那可真就麻煩了。”萊倫嘆息了一聲。

  對雙方都不了解是最致命的問題,冒然插手,保不準會被另一方誤解,也許現在,斯科格霍姆堡的矮人們已經派出了游俠,在一些必經之地設下埋伏。

  卡塔麗娜轉過頭看了萊倫一眼,她琥珀色的眼眸中有亮光閃過:“跟隨你到來的不是還有矮人嗎,即使阿爾拉克不愿意和云行者家族和談,他也未必拒絕同胞的會面。”

  “也只能是這樣了,至少能有會面的機會。”萊倫點了點頭。

  更大的危機正在逼近,自己要在終焉降臨之前積蓄足夠反抗的力量,調停斯科格霍姆堡與勞倫洛倫的沖突,再轉為自己所用是他此行的目標,萊倫要做的事還有很多。

  (本章完)最近轉碼嚴重,讓我們更有動力,更新更快,麻煩你動動小手退出閱讀模式。謝謝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