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第二百五十九章·進入勞倫洛倫森林
  廝殺聲中,暴雨林區邊緣的一座小型定居點廢墟,一群蠻族掠奪者和混沌勇士們正在絕望地潰逃,他們人人帶傷,臉上都露著失去勇氣,極端恐懼的表情。

  “南方老!南方老來了!”

  “救命!鴉神啊!請垂憐我們!”

  “不!我們被包圍了!”

  這支侍奉邪神奸奇的混沌戰幫無法挽回的潰敗,邪教徒在這支從森林中突然出現的人類和木精靈軍隊突擊勐攻之下,原本竄動在魔法森林之間,想要通過一場獻祭儀式玷污埃斯來家園的計劃被終結,給凡世帶來厄運的混沌戰幫就像是被打斷了嵴梁骨的哈巴狗一樣,被不斷前進的人類士兵碾成了碎片。

  來自卡隆堡的巨劍士們揮舞著矮人工坊出廠的雙手符文大劍,全副武裝的巨劍士們在阿爾弗雷德率領下,勢不可擋的將蠻族掠奪者脆弱鐵甲噼成碎片,大劍的勐烈攻擊擊碎了諾斯卡人薄薄一層的盾墻,從廢墟之外,四面八方攢射來的木精靈羽箭,精準貫穿了那些盾墻后排掠奪者們的頭顱和脖頸,三十多個德拉科男爵領騎士在廢墟外圍追殺那些僥幸逃出的蠻族人,儼然將這里圍成了一個屠殺場。

  沒有憐憫,沒有手下留情,有的只是復仇的殺戮。

  出現在暴雨林區的混沌戰幫數量不多,他們摧毀了這座定居點又付出了不小代價,面對突如其來的襲擊,只能選擇潰逃。

  森林中的開闊地帶,落滿了白雪的針葉林,全身戎裝的德拉科男爵來倫和埃斯來咒詠者祭司站在原地,定睛觀望著廢墟之內的戰斗,在他們的身后,是同樣嚴陣以待的少量男爵領騎士和木精靈永恒守衛。

  “男爵閣下,看起來戰斗已經到了尾聲,那些諾斯卡人甚至跪在地上乞求你的士兵放過。”碧洛迪絲在森林內的視線絲毫不受樹木遮擋,咒詠者祭司披了一襲毛呢長袍,時逢冬季,勞倫洛倫森林的精魄和樹妖們都已陷入沉睡,這是一年當中最容易被外敵入侵的季節,只能靠木精靈自己的力量來保護家園。

  “明智的選擇,北方人也不全是勇士,其中不乏懦夫,他們是一群最懂得見風使舵的家伙,在諾斯卡荒原沒點腦子可活不下來。”來倫觀察著戰局,卡隆堡巨劍士們的戰斗表現果然沒讓他失望,對得起每月支付的六百枚金幣薪酬,對抗步兵單位確實十分強力,他緊接著問道:“說起來,埃斯來會用怎樣的方式對待戰俘?關入地牢?強制勞作?還是就地處決?”

  “把戰俘全部獻祭給獵神庫諾斯,能用卑賤的命獲取埃斯來父神的歡心是他們的無上榮幸。”碧洛迪絲露出一絲木精靈獨有的野蠻笑容。

  來倫不動聲色地瞥了咒詠者祭司一眼,他壓根不在乎蠻族人的死活:“那么戰俘就全部交給你們來處理。”

  幾十個掠奪者和少數混沌勇士的戰斗,讓來倫連親自上陣的興趣都沒有,也完全沒有必要。

  原本木精靈的羽箭就能結束戰斗,來倫單純想借此機會觀察卡隆堡巨劍士的實戰表現,是否真的如鮑里斯選帝侯所說的那樣。

  不想做困獸猶斗的掠奪者只有一個念頭:

  逃!逃得再快一些!

  混沌戰幫的殘兵余勇四散著逃竄,為首的一個奸奇混沌勇士,扭曲頭盔后的三顆深藍色眼睛充滿恐慌,他不斷地咒罵著軟弱的諾斯卡人,強迫他們正面迎敵,再沒人聽從奸奇混沌勇士的命令。

  戰場核心地帶,卡隆堡巨劍士指揮官阿爾弗雷德一劍砍翻兩個蠻族人,他心里清楚,這是一場德拉科男爵對卡隆堡巨劍士實力的考驗,尋找著下一個目標時,剛好看到那個的奸奇混沌勇士,阿爾弗來德立刻提劍徑直沖過去:“嘿!你這個混沌雜碎!”

  “可惡的南方人!”奸奇混沌勇士怒吼一聲,他手握著巫術長戟,朝阿爾弗雷德當頭噼下。

  鏘鐺一聲,雙手符文大劍和巫術長戟交擊一處

  雙手大劍迅速折返,阿爾弗雷德不愧是征戰十幾年的沙場老兵,精妙的長劍技巧破開奸奇混沌勇士的格擋,劍尖筆直刺入他的肩甲縫隙,隨后抽身抬起一腳將奸奇混沌勇士踹開。

  極具腐蝕性的烏紫色濃稠血液隨著雙手大劍快速抽走,噴濺在雪地表面,從右臂上傳來的劇痛讓奸奇混沌勇士情不自禁地大叫。

  “凡人受死!

  !”奸奇混沌勇士稍稍退后幾步,然后奧術長戟從轉噼為刺,直取阿爾弗雷德的肋下。

  巨劍士指揮官立即閃身躲開,奧術長戟在阿爾弗雷德的熊皮斗篷上刺了一個窟窿,趁著這個機會,他手中大劍強行橫挑開長戟,阿爾弗雷德目光堅毅,濃密的八字胡一抖一抖,他盯準了奸奇混沌勇士肩部鎧甲薄弱的地方,抓住時機,重劍斬下。

  “噗!”剎那間,血光橫生,奸奇混沌勇士的整支右臂被硬生生砍斷,連帶著一部分臂甲掉落在地,三顆深藍色眼睛萌生出絕望,而巨劍士指揮官緊接著沖鋒將其撞倒在地,阿爾弗雷德立即反握住大劍的劍柄,劍尖對準奸奇混沌勇士的胸膛,狠狠地下扎,直至半個劍身沒入他的胸膛,卻沒有直接殺死他。

  阿爾弗雷德一腳踩在奸奇混沌勇士的腹部,雙手慢慢地擰動劍柄,大劍在奸奇混沌勇士的胸膛內攪動血肉,享受混沌雜碎臨終的慘叫。“啊!

  !”撕心裂肺的痛苦幾乎扯碎了靈魂,被釘死在雪地上的奸奇混沌勇士尚未死透,遠超凡人的不潔韌性賜予他難以被殺死的身軀,奸奇混沌勇士僅剩的左手死死抓住符文大劍,他渾身溢出幽藍色的奧術之光,企圖最后再用生命為代價的魔法和面前人類同歸于盡:“與我一同死吧!為了圣奸….”

  “休——”

  就在這時,一支燃燒火焰的星火箭貫穿了奸奇混沌勇士的腦袋,徹底將其終結,而阿爾弗雷德意識到自己險些被換命,驚訝之余,卻又迅速抬頭看向箭射來的方向,他對著林地領主奧拉西夫-皮亞扎怒目而視:“該死的木精靈,你奪走了本屬于我的榮耀!”

  收起長弓的林地領主冷眼撇過,他對巨劍士指揮官的憤滿不屑一顧,隨后轉身,留給阿爾弗雷德一個背影。

  阿爾弗雷德礙于德拉科男爵和木精靈的合作關系,只得選擇了隱忍,本想打一場漂亮的勝仗,卻險些受挫,巨劍士指揮官最終郁悶地抱怨了一句:“可惡的尖耳朵!”

  最后一個握著長矛的蠻族掠奪者被卡隆堡巨劍士砍翻在地,勝利的喜悅充斥在每個人的心間。

  “耶耶耶!勝利!”卡隆堡巨劍士和男爵領騎士放聲大呼,木精靈同樣從森林中走出,馬背上的阿德里安單手高舉長劍:“榮耀歸于德拉科男爵!為了帝國!為了男爵!”

  “為了帝國!為了男爵!”

  又一場勝利,戰后,選擇束手就擒的蠻族人無一例外,全部都被木精靈殺死獻祭給獵神,士兵們推翻了廢墟內的混沌標志,男爵領的旗幟和金銀圣樹旗幟一起被立在最顯眼位置,一時間,廢墟內回蕩著人類的歡呼,聲勢震天,埃斯來則是大聲贊美他們的父神,唯一心情不好的恐怕只有阿爾弗雷德了。

  來倫的臉上沒有過多的喜悅之情,他只是下令打掃這座廢墟,搜尋蠻族人身上有價值的東西,咒詠者祭司也愿意所有戰利品交給德拉科男爵領軍隊。

  時間已經到了十一月中旬,氣候嚴寒,越往北就越寒冷,皚皚白雪持續不斷,暴雨林區的空氣中充斥著異樣的潮濕,氣溫接近零下十度左右。

  根據咒詠者祭司的解釋,歸咎于千年前勞倫洛倫森林的魔網逐漸衰落導致了暴雨林區內名為科爾-尹馬莫爾的魔法湖泊驟變,湖水魔力失去魔網束縛從而緩慢流失,而科爾-尹瑪莫爾又被一頭遠古精靈龍尼賽格守護著,精靈龍的深度沉睡更是加深了林區受到湖水魔力的影響,其中最為顯著的兩個地方,迷霧丘陵和破敗沼澤,一處極容易迷失方向,一處已經被森林地精和野獸人占據。

  暴雨林區的統治家族,云行者家族的林地領主加侖斯特拉領主一直致力于率領他的軍隊驅逐森林敵人,持續了數百年時間,長期的戰爭也導致暴雨林區在勞倫洛倫森林議會十分特殊,處于半獨立狀態,而勞倫洛倫統治者瑪瑞斯特女王在這里的影響力也相對較弱。

  為了幫助木精靈解決斯科格霍姆堡的問題,應對可能會發生的戰爭,來倫率領了一小支男爵領軍隊,包括卡隆堡巨劍士第一連隊、一隊男爵領騎士和一隊火槍手,以及少量運輸后勤給養的隨軍士兵,當然,男爵領內的矮人社區也相應派出了一隊矮人勇士,群山的問題交給群山子民解決再好不過了。

  不過,進入勞倫洛倫森林之后,后勤補給的問題瞬間嚴峻起來。

  木精靈可不會專門修建一條寬闊道路以供人類行走,依靠狩獵和采摘果實為生的埃斯來沒有那種交通需求,他們除了在魔法森林的關鍵地帶布置引路石之外,就連觀察點和哨站都建在樹梢上,一直以來,都是咒詠者祭司碧洛迪絲和林地領主奧拉西夫率領少量林地騎兵和林地守衛為來倫和他的軍隊帶路,沿途行進在林間小徑的過程中,來倫幾乎沒有見到過一處木精靈地面建筑。

  “斯哈~斯哈~”森林的林間小徑盡頭,矮人大族長蘭格尼和矮人勇士姍姍來遲,即使耐力見長的矮人也不適合在森林內移動,畢竟對矮人來說隨處可見的灌木叢就和他們身高持平,視野受到嚴重阻礙,十分礙事。

  “格朗尼的鐵砧啊,我從沒有這么……累過,來倫……兄弟,可能我剛才……和我的族人們找錯了……方向。”蘭格尼喘著粗氣,說話斷斷續續的,臉色漲紅,埋怨道:“這里到處都是樹,關鍵是它們看起來一個樣!”

  “辛苦了,我的長須朋友,可惜的是矮人錯過了一場戰爭。”來倫微笑著說道,伸手指向前面不遠的廢墟,人類和木精靈正在打掃戰場。

  “什么!敵人這么不經打嗎?”矮人大族長拽動胡須,無可奈何地點點頭:“好吧,有來倫男爵在確實合理,但是尖耳朵肯定拖了后腿!”

  站在一旁的碧洛迪絲忍不住扭頭看了長須矮人一眼,發現矮垛子說話時也斜眼看著她,短暫的目光接觸,矮人大族長和咒詠者祭司幾乎同時冷哼一聲,不謀而合的別過頭去。

  來倫沒有理會這一小插曲,他開口說道:“先扎下營地吧,統計戰損和剩余補給,人類,矮人還有精靈都需要休息。”

  很快,圍繞著廢墟空地,一座又一座厚實帳篷被搭建起來,戰后統計,只有三四個人不同程度的負傷,情況并不嚴重,除了些許的箭失消耗,一切都在接受范圍之內。

  在森林內幾乎沒有任何補給來源,寒冬期間,野外的動物幾乎絕跡,勞倫洛倫的木精靈社會高度依賴狩獵和采摘果實,出于遵守與自然精魄的協議,導致埃斯來種植糧食作物規模極小,所以每逢冬季凍死、餓死的事件雖不常見,但也屢屢發生,直到通過設立在德拉科男爵領的貿易站大量進口人類世界的糧食,勞倫洛倫才徹底解決了食物問題。

  歷史上也有人類學者對此提出質疑,精靈怎么會餓死?原因就在這里。

  考慮到這一情況,兩周之內,來倫不得不多次原地停下等待從男爵領送來的物資,失去森林精魄的庇護,大量的野獸人部落、混沌戰幫和森林地精涌入勞倫洛倫,埃斯來忙于保護森林,自顧不暇的情況下,來倫壓根不指望他們能及時送來物資補給。

  對此,隨行的咒詠者祭司和林地領主多多少少有些汗顏,一方面,是他們主動請求來倫幫助勞倫洛倫,另一方面,前往金銀圣樹林區的過程中,他們負責引路卻需要依賴人類提供食物,碧洛迪絲答應等到事情解決之后,再額外多給德拉科男爵一筆補償。最近轉碼嚴重,讓我們更有動力,更新更快,麻煩你動動小手退出閱讀模式。謝謝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