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第二百三十九章·澤伊斯牧師的勸慰
  舊世界,邊境親王領以西,米拉格連諾城。

  前三層是米拉格連諾重點防御區域,原本這座城市環繞著沼澤,而自第六層戰爭女神大神殿建造以來,深淵般沼澤被驅逐凈化,逐漸換來平地,而現在的米拉格連諾一到四層,便是外來者融入高度發展下的米拉格連諾新城。

  在城市的東南端,一片荒蕪的地區,由貧瘠的巖石,干旱的平原和灼熱的沙漠組成。

  它位于世界邊緣山脈和黑海海岸之間,這是一塊臭名昭著的土地,因為這里藏有黑暗之地以外最大的礦坑,同樣是整片舊世界最龐大的采礦工人的聚集地。

  整個午夜,大股大股的駐防軍隊,弩手、長戟兵、精銳的大劍士們甚至各支聽屬于米拉格連諾大公的傭兵團,在整座城市各處奔出。

  那些饑寒交迫的難民和流浪者中,絕大多數都已被混沌腐化,越來越多的密集腐化者們在第一層至第四層各層貧民窟中亂哄哄,手中握著各色武器,身體產生變異,有的生出鳥嘴,有的手臂變為蟹鉗,甚至有一個從北方逃難來的難民,從脖子處長出新的腦袋。

  一時間,各個場所,無人的集市、酒館、旅館、歡愉場所中,甚至在諸神神廟里,向混沌投誠的腐化者們在街頭肆意屠殺,看著凡人居民們恐懼下逃離驚慌失措的樣子,他們從心中感受到信仰的混沌邪神所帶來的巨大滿足感與歡愉感。

  “今晚所有人不得靠近伯來格區!違者立即放逐死亡沼澤,任由陰暗生物啃食殆盡!”一位騎乘飛馬全身華貴,手握法杖的巫師,口氣中帶有危險味道:“所有居民全部撤離伯來格區以東!由城防駐軍將所有人疏散!”

  說著,他手中法杖藍澈魔法石閃出亮光,一抹藍光從中飄然而出,映照在正在肆虐侵蝕房屋城區的放逐之光。巨型光球居然在藍光覆蓋下,漸漸變小,移動范圍更是逐漸縮小。

  第二層本屬于伯來格區域的居民們,在城防駐軍的大聲呵斥甚至刀劍相逼,棍棒毆打下,戀戀不舍離開這里,很多普通人都是帶著一些嘆息的味道。

  很快,在越來越多駐防軍隊趕來,從南方兵營中緊急調集的長戟兵們正在各條主干道上列好隊形,甚至不乏眾多手握細長刺劍的劍士隊伍,這些隸屬于米拉格連諾大公的專業士兵,在對抗城鎮暴動一方面很有心得。

  那位騎乘飛馬的巫師話語,還是有很多人沒有聽從,這些就是各大傭兵團,甚至最可怕已經出現一支大地精傭兵團與一支食人魔傭兵團于靠近伯來格區域周圍混戰,這些特殊傭兵的嗜好不同,種族不同,往往容易激發矛盾。

  已經一整條街道被摧毀,十余座房屋被食人魔龐大身軀壓垮摧毀,而大地精們數量眾多,一時間卷入各類雇傭兵,

  而剩下沒有參戰但還在附近觀望的雇傭兵們,則是被一條傳言吸引。

  “傳說中的海希護符,將在米拉格連諾東側出現。”

  這條傳言,已從三年前突然興起,但無數人尋寶或發動人脈挖掘,都未曾找到。

  而今日,一座巨型光球出現,米拉格連諾的傳奇法師,現任米拉格連諾大公的手下第一巫師塞爾·伍德沃德,強大的傳奇階天堂之風巫師親臨第二層。

  空中云集的白稚氣流,層巒疊嶂,重重疊疊,哪怕在愚蠢的人,都看到這些由米爾米迪雅大神殿中顯現出的神跡,更不用說之后顯現的特殊情況。

  “我們絕對不能走!”

  “今天就是海希護符出現的日子!我奧達要發了!”

  “等會,我們趁亂,千萬不能第一個沖進去。”

  于此同時,帝國北方,米登領,布雷鎮以北一百七十英里外的西格瑪教會修道院,寒風呼嘯。

  埃塞爾修道院原本是百年前某位貴族的家族小城堡,豎立在一望無際野外荒原和森林之中的建筑物,低矮、色調單一,修道院的最高處不過三層樓的高度,用石頭堆砌的墻垣將修道院整個包圍起來,唯一連通外界的通道只有鐵鏈吊橋,四米寬的修道院護城河阻攔了外面人和里面人的直接聯系。

  剛入夜不久,埃塞爾修道院的青銅大鐘的鳴響聲響徹土地。

  一束火光從遠處的森林小徑之中逐漸靠近修道院的吊橋,馬蹄扣地的陣陣聲音傳來,盧瑟-胡斯經過四天三夜的長途跋涉終于抵達了這座修道院,他虔誠征程的最后一站,在這里收養他的老牧師澤尹斯即將安排給盧瑟-胡斯最后的任務。

  盧瑟-胡斯呆滯的坐在馬背上,渾身充滿衰敗的氣息,原本的虔誠熱忱在經歷過赫爾村一事之后,蕩然無存,他的信仰接近動搖,瀕臨絕望的邊緣,唯一支撐他沒有成為鞭撻者那樣狂信徒的理智是以往老牧師澤尹斯教誨他的話語。

  “嘎~嘎~嘎~”

  銹跡斑斑的鐵鏈吊橋緩緩落下,修道院外墻上的圣武士們發現了盧瑟-胡斯胸前別著的正義之神圣徽,教會同胞一定不會坐視孤苦伶仃的牧師獨自一人在野外流蕩。

  面對問話,年輕的戰斗牧師自始至終沉默不語,侍僧兄弟的問題一句都沒有回答,圣武士們本打算第二天一早就將他驅逐出修道院,可沒想到的是,修道院的主管牧師下令騰出空房,讓盧瑟-胡斯好好休息。

  片刻之后,埃塞爾修道院的內部房間中。

  這里是教會神職人員休息小憩的地方,一個侍僧簡單打掃干凈后,被清理出來提供給旅途勞累,奔波不休的盧瑟-胡斯休息。

  一尊銅制凋像前擺放著無數圣器以及獻禮,每年的西格瑪日,帝國人民會自發前往附近的西格瑪教堂,用最為虔誠的信仰,沐浴在心靈的洗禮,只是修道院內的布置十分單一簡陋。

  盧瑟-胡斯朝侍僧兄弟干巴巴的道了聲謝,隨后他取下背上的行囊,仿佛卸下了千斤重物,枯坐在床榻邊緣,雙臂的手肘抵著大腿,垂下頭,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修道院房間的窗外,明月曼娜斯布里高懸于清冷的天空之中,散發著冷清的亮光,去而復返的侍僧敲響了房門,他為房間內的盧瑟-胡斯送來了一些食物。

  墻壁上的的窗戶突然打開,一陣微風吹拂進入,窗外皎潔的月光也趁機灑在房間內的地板上,盧瑟-胡斯在月光下的身影被拉長。

  房門透開一絲縫隙,房間內干燥的空氣被吹動,還有搖曳燭火微弱的亮光。

  “胡斯?我親愛的徒弟。”蒼老的嗓音從門外響起。

  推開房門,老牧師澤尹斯一手舉著火把,一手拄著包鐵木拐杖,他渾濁的眼睛似乎在光線暗澹的地方很不容易看清,一直在虛瞇著眼睛,句僂嚴重的身體,拖動腳步,一邊緩慢走入房間里面一邊說道:“多少年了,你終于走完虔誠征途…….真沒想到啊,真沒想到我臨死之前還能再見到你一面,胡斯。”

  “澤尹斯牧師。”盧瑟-胡斯雙手撐著身體站起,見到這位收養自己十幾年,自己一直把他當成爺爺看待的親人,他急忙將臉上的悲傷抑制住,換成笑臉。

  “長大了,胡斯,你長大了,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戰斗牧師了。”年邁的老牧師伸手輕拍在盧瑟-胡斯的肩甲上,手掌的觸覺感受著曾經這套屬于澤尹斯自己的半身板甲,不由得感慨萬千:“這套黑鐵鍛造的鎧甲,摸起來還是這么的厚重,可惜了,現在的我就連拎起一柄餐刀都費勁,呵呵~~”

  盧瑟-胡斯低著頭,目光注視著眼前的老人,沒有說話,似乎在經歷了茫茫多的物是人非之后,他一時間不知道該用怎樣的情緒去表達自己。

  “坐下吧,胡斯,坐下吧,你一定是累壞了,我….讓侍僧們準備一些黑面包和溫水。”老牧師慈眉善目,身穿素白色長袍,胸前一串圣徽吊墜和十字圖桉顯得很虔誠,幾年前的黑色胡須徹底被歲月侵蝕,成了花白,年紀越大越喜歡叨叨家長里短:“修道院的生活不像以前教堂那樣自由,每月一次從城鎮里運過來的糧食還不夠修道院幾日消耗,在這里的生活很辛苦啊,又要種地勞作,又要時刻提防著外面森林內的怪物,不知道什么是個頭…….”

  “嗯。”盧瑟-胡斯認真的聽著,他擅長傾聽,尤其是澤尹斯的年紀更老了,以后聽見他聲音的機會也將越來越少。

  老牧師似乎好久沒和別人談論修道院生活了,他年老有些偏執,一說到關鍵地方便壓低聲音,蚊喃細語似的,讓盧瑟-胡斯根本聽不真切,只能通過大概意思去猜測,去揣摩。

  “瞧我,絮絮叨叨了半個多小時了,說說你自己經歷過的事情吧,孩子,從一進入修道院的那一刻開始,我就感受到了你的頹廢和氣餒。”澤尹斯伸手拍了拍盧瑟-胡斯示意他放輕松,一切事情盡可和他說:“孩子,這可不像你。”

  “不,我不愿意去回憶。”盧瑟-胡斯在收養自己的年邁牧師面前不再強忍情緒,他用力地抹著眼淚。

  “說出來,孩子,只有說出來才能緩解你心中的痛苦,關乎于生死的,關乎于親人的,說出來吧,胡斯,每一次懺悔都會讓吾主西格瑪賜予你祝福。”澤尹斯輕聲說道。

  淚花止住,盧瑟-胡斯這才默默點頭,他低垂著頭,醞釀話語。

  房間內的燭火燃燒的身影,輕緩而又低沉,年輕的戰斗牧師臉色嚴肅:“澤尹斯牧師,這個世界真的有徹底杜絕混沌邪神腐化的可能嗎?是否,我會遇到絕望的那一天?”

  “如果不想遇到這一天,作為牧師的我們唯有拼死抵抗。”年邁牧師搖了搖頭:“如果你的低落情緒是因為惡魔,我唯一能告訴你的,混沌的威脅從來都不會因為逃避而消失,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地方可以置身事外。”

  “至少,在絕望之前我可以拯救一個無辜靈魂,純潔的靈魂,她在最后那一刻的清醒是對一切的詛咒惡源…..”盧瑟-胡斯痛心疾首的說道,甚至意志堅毅的他都無法忍受這樣的痛苦:“我沒能救回一位天使,澤尹斯牧師,她就在眼前,我沒能抓住她的手,將她從黑暗之中帶回…..”

  “唉~”澤尹斯輕嘆出一口氣,他伸手按住盧瑟-胡斯的肩膀:“我聽說了,孩子,有關霍克領邊境的赫爾村的事跡,幸好你沒有出事,否則我想我支撐不到現如今,也許我會魂歸吾主西格瑪。”

  “不,澤尹斯,怎么輪都不會輪到我的罪過…..盧瑟-胡斯的神情蕭瑟,眼角有淚光浮動:“對不起,都是我的過錯,對不起。”

  “孩子。”年邁牧師嘗試著勸慰年輕人,自己的得意門生:“孩子,你是吾主西格瑪的戰斗牧師,你不可以這樣,振作起來,帝國的許多地方還需要你的幫助。”

  “是你們的力量,澤尹斯牧師。”盧瑟-胡斯將自己的目光望向自己的雙手。

  “孩子?”

  “我犯了太多的罪,我做錯了太多,包括在虛幻世界的失敗,包括后面沒能下定決心誓死保護那個少女,包括后面眼睜睜看她被惡魔帶走,我無法原諒自己的過錯。”年輕的戰斗牧師聲音猶如刀割,他低著頭:“有些選擇迫不得已,但是我仍然要為我的罪過贖罪。”

  埃塞爾修道院的鐘聲再度敲響,預示著午夜即將到來。

  “孩子,你要記住,你并非是莫爾牧師更非掌握治療術的莎莉娜牧師,你是吾主西格瑪的戰斗牧師!你的職責是給予生者希望,所以,振作起來!”澤尹斯顯然對盧瑟-胡斯的消沉感到痛心,他明白那種無能為力的挫敗感,開口安慰道:“這個世界充滿了惡魔和天使,如果活得足夠久,你遲早會再遇見另一位天使,到那時,你的信仰和你所做的一切都不會被白費。”

  /yt82802/

  。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