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第二百三十章·阿克漢的困境
  帝國歷29年,剛從第一次黑火隘口之戰的獸人戰將中幸免于難的新生人類帝國,又一次遭受生死存亡的危機。

  亡靈天災、死靈之主納迦什,他率領數以萬計的死靈軍團穿越荒無人煙的惡地入侵人類帝國,戰火瞬間燃燒到帝國腹地,死靈之主在進軍途中殺死并復活了許多帝國戰士和將軍作為肉盾或尸妖王,在削弱帝國的同時不斷壯大自己,呈碾壓態勢,對于人皇西格瑪和他麾下軍隊來說,局勢及及可危。

  瑞克河之役,這一決定帝國延續的戰爭中,英勇的人皇毅然戴上巫術之冠不顧安危,手握圣錘蓋爾-瑪拉茲釋放著他雷霆萬鈞的憤怒,擊碎茫茫多的死人和吸血鬼,率領他的親衛隊徑直突入死靈軍團腹地,尋找死靈之主對決。

  】

  以幾乎所有親隨為代價,西格瑪終于面對了納迦什,交鋒過程異常慘烈,巫術之冠偏轉了納迦什的法術,戰錘上閃爍的遠古矮人符文落在了納迦什胸口,將至尊死靈法師轟飛了出去。

  然而納迦什的術法雖然沒能殺死西格瑪但卻重傷了人皇,且在其腹部留下了無法愈合的傷痕,激戰中,一滴純粹的人皇之血融入死靈之主的至暗權杖的紫晶寶石中。

  “西格瑪之血啊….”黑色巫妖王捧起黃金般的液體,血液中蘊含的神力在和圣物堂呼應著。

  阿克漢立刻念誦咒語,從巨大頭冠中飛出的密密麻麻的紫黑色絲線穿過人皇之血,同時穿過阿克漢的身軀,在此過程中阿克漢承受著極致灼燒的痛苦。

  “滴答…”

  黃金般的液體轉化成黑水,滴落在石板,排斥黑色巫妖王的正義之神神力被短暫遏制了,一切都歸于平靜。

  黑暗的地下空間內僅有非常微弱的燭火,干燥幽深的圣物堂失去了神力庇佑,一無所有,沒有凡人想象中的富麗堂皇,也沒有凡人想象中的神圣不可褻瀆,阿克漢歷經千年滄桑歲月的靈魂,對此波瀾不驚,他是為了尋找納迦什第六卷書而來。

  “偉大的亡靈天災,指引您的忠仆。”阿克漢感受著地下空間的刺骨寒冷,用古尼赫哈拉語低誦道,幽暗亡靈之風吹拂,幾秒后,他感受到圣物堂某個角落傳來的季動,眼中青色的靈魂火焰躍動:“吾主,我找到了。”

  順著正義殿堂通往地下的數百級長長臺階,屠獸者圣劍散發的圣光照亮下去的路,通道十分狹窄,來倫和吉納維芙一前一后慢慢下行。

  來彌亞血裔動作輕緩,行走時她身上單薄的潔白長裙絲毫沒有噪音,如果不是吉納維芙一直不停的說話,來倫甚至以為她從自己背后消失了。

  “馬哥努斯時期這條下去的路比現在還窄,最寬處只能允許一個成年男人的體型,甚至需要弓著身子。”吉納維芙似乎對這條通道頗有微詞,她踮起腳尖,一步躍下三級石階:“同樣都是人類,灰色山脈對面王國的建筑就比帝國好很多,至少存放重要物品的地方都很寬敞。”

  “像卡爾卡松王國的圣杯騎士修道院總部,巴斯托涅王國的黑塔。”吉納維芙邊走邊說。

  “你曾經是布列塔尼亞人。”來倫輕聲說道。

  “曾經是,被轉變成吸血鬼之后,就再沒有踏足那片國度。”吉納維芙澹雅的臉在黑暗中若隱若現,她的話語中,似乎對騎士王國有很深的執念。

  “所以說,你成為吸血鬼之后一直傷害的都是帝國人。”來倫小心翼翼地踏在下一級石階上,腳下青苔濺出汁水。

  “別把我和那些低級的只知道吸血的怪物們混為一談。”吉納維芙輕哼一聲,她對吸血鬼同類也有很強烈的排斥:“知道么,布列塔尼亞人對待疑似吸血鬼的手段,遠比那些無能騎士老爺對待農奴還要殘忍,在布列塔尼亞,一般墮落者沒點智慧可活不下去。”

  “現在選擇一個不殘忍的死法還來得及。”來倫沒有接話,目光緊盯著通道盡頭的微弱光點,低聲道:“我們到了。”

  “看到門外的那具尸體了嗎,他就是埃斯梅三世。”吉納維芙斂起情緒,神情嚴肅,左右手各摸出一把漆黑的彎刃匕首:“黑色巫妖王已經進入圣物堂了,來倫先生,似乎圣物堂的神力屏障并沒有起到想象中的效果。”

  “他怎么做到的。”尚未踏入圣物堂,來倫就能感受到兩側墻壁近乎實質的擠壓感,圣物堂不斷排斥著外來者,來倫側過身看向吉納維芙。

  吉納維芙沒有回應,后者感應著地下建筑內的氣息,片刻后細眉緊縮地搖了搖頭:“不要小看黑色巫妖王的手段,他存在的時間,所深藏的奧秘你根本無法想象。”

  顯然一場不可避免的沖突等待著他們。

  “我準備好了。”來倫雙手握緊符文之牙,劍身上澹白色的火焰不斷散發著高溫,朝著圣物堂走去。

  穿過一道道暗門,黑色巫妖王終于靠近了那一絲季動。

  正義教會在圣物堂內的寶藏,這些絕世珍品來源于帝國各省千年以來的珍藏寶庫或戰爭中繳獲,其中不乏幾件珍品的價值讓阿克漢都為之動心,但是他籌劃多年的目標就在眼前。

  “終于,納迦什第六卷書,距離吾主重現凡世的偉業又近了一步。”阿克漢眼眶中空洞的靈魂火焰逐漸熱忱,他靜靜地站在石質高臺的下層,黑袍之下,一只干枯骨手伸向擺放在高臺之上的死靈之書。

  即將觸碰到納迦什第六卷書的表面時,巫妖王停下了下一步動作,他察覺到地下空間內闖入的兩個不速之客。

  阿克漢立刻隱去自己的行蹤,計劃的最后一步,他不希望節外生枝。

  突破阿爾道夫城防御結界和傳送希爾瓦尼亞死靈軍團已經給巫妖王的靈魂帶來極大負荷,在死靈之書得手后,他需要足夠的魔力來支持超遠距離傳送的施放,回到遠在萬里之外的阿克漢黑塔而不是希爾瓦尼亞。

  自始至終,巫妖王對舊世界的吸血鬼極度不信任,尤其是與反復無常的曼弗雷德-馮-卡斯坦因合作過程中。

  亡靈之間的聯盟,建立在雙方實力對等的基礎上,阿克漢從未寄希望于傳送至德拉肯霍夫城堡之后,曼弗雷德能夠遵守誓言不背刺自己。

  這也是阿克漢察覺到阿爾道夫防御結界重啟,便立即命令曼弗雷德去阻撓帝國法師們重啟結界的原因。進入圣物堂不久,穿過一座座高臺在抵達密室暗門之前,走在一側的吉納維芙突然停住腳步,她眸中豎童亮起,右手的彎刃匕首橫在胸前,似乎大敵當前,另一側貼墻行走的來倫見狀也停下腳步,看向吉納維芙的目光似乎在詢問。

  “阿克漢隱去了他的蹤跡…..我們被發現了。”吉納維芙低聲呢喃著,他露出無法掩飾的緊張神色,凝視眼前的黑暗,她迅速向后側翻,出聲提醒道:“來倫!”

  察覺到面前有一團黑影飛來,來倫下意識閃開,同時手中符文之牙劃出一輪弧線。

  “轟!”

  圣劍和直徑一米的紫黑色魔法球碰撞一處,純粹的能量對碰,爆炸引起的沖擊力直接將來倫震退幾步,地下空間內無風自起,來倫的衣擺上多出許多灼燒漏洞。

  “冤魂詛咒。”喘息間,位于黑暗中的巫妖王釋放第二道魔法,狹小空間瞬間被幽藍色的光暈填滿每個角落,無數被阿克漢殺死的冤魂強行拉入凡世,它們攜帶已死的龐大怨念尖嘯著撲向來倫,試圖添加新一位同伴。

  “圣光!”足以刺瞎雙眼的奪目亮光從符文之牙的劍身上亮起,冤魂在距離來倫身前一米處蒸發,來倫向前踏出一步,放聲大喝:“喝啊!”

  那些幽藍色的冤魂直接被徹底凈化。

  短暫交鋒結束,來倫越過數座石制高臺,沖鋒上前,屠獸者圣劍的劍尖直指巫妖王。

  影隨身動,另一邊,潔白長裙只留下殘影,吉納維芙的攻勢比他還快上幾分,兩把漆黑色彎刃匕首如毒蛇狩獵般致命。

  二人一左一右,圍攻而上。

  亡靈骨劍和法杖同時擊打在匕首和符文之牙上,紫黑色的威能和劍身金色的火焰碰撞,發出刺耳的響聲。

  “鐺!”“轟!”

  阿克漢借助法杖的魔法將吉納維芙震飛,后者的軀體狠狠地撞在圣物堂的墻壁上,煙塵四起,同時,阿克漢握住亡靈骨劍的手腕以驚人的角度翻折,硬抗住來倫的一擊,骨劍在空氣中轉過一個圓圈,抵擋下了來倫的連擊。

  來倫趁勢收劍,他怒喝一聲,借助一旁擺放珍藏的石臺高高躍起,直接朝著黑色巫妖王撲了過去,在僅有的兩次交鋒機會中,來倫和阿克漢都已領教到對方的實力。

  “納迦什凝視!”阿克漢眼中激射出兩道魔束,將眼前的人類逼退,隨后三方迅速拉開距離。

  以二對一的進攻態勢中,來倫和吉納維芙雖然未能取得明顯優勢,但至少眼前的巫妖王落入下風。

  對于這個結果,無論吉納維芙還是阿克漢,他們都對來倫的表現感到意外。

  阿克漢先是深深地看了眼來倫,然后移開視線轉向吉納維芙,法杖醞釀著術法:“我見過你的面容,來彌亞的血裔,在你的女王位于皚皚雪山上的寢宮里。”

  “女王寢宮里那么多血裔,黑色巫妖王您都能記得住?”吉納維芙露出甜美微笑:“我的女王說過,凡是被您記住的尼赫哈拉人下場都十分凄慘,我可不愿意步他們的后塵。”

  “嗯,你的女王這句話說的半點不錯,他們下場都很凄慘,這也包括她第一任丈夫來瑪什扎國王,那個被我轉化成尚存一絲意識的低等吸血鬼,封印在銀棺里面生不如死的可憐家伙。”阿克漢蒼老的聲音回蕩在圣物堂的墻壁:“對待敵人,當然需要殘暴手段。”

  吉納維芙反握住彎刃匕首,冷笑一聲:“這也是為什么我的女王討厭你,并讓我阻止你得到納迦什第六卷書的原因。”

  就是現在!

  來彌亞血裔迅捷沖上,戰局再度開啟,而阿克漢全神貫注抵御身前人類的攻勢,來倫橫向地移動自己的劍刃,他將屠獸者的劍尖直指阿克漢的手腕之處,穿過紫黑色魔法屏障,畫出了幾近完美的弧線,寒光一閃,巫妖王的古老手甲被砍出一個缺口。

  阿克漢絲毫不在乎對手的攻擊,他手腕一抖,這位千年前喀穆里的貴族王子施展出失傳已久的尼赫哈拉妖刀術,亡靈骨劍直接朝著來倫的頭顱襲擊而去,勢不可擋,毫無疑問,散發著死靈魔力的長劍將在劍刃所過之處播撒死亡。

  來倫深吸著地下空間的冰冷空氣,即使自己攻勢兇勐,也阻擋不了巫妖王周身亡靈之風的侵蝕,硬撼只會讓自己陷入劣勢,于是只能選擇打斷自己的攻勢。

  趁著阿克漢招架來倫攻擊時,借助吸血鬼身軀的強韌,吉納維芙的彎刃匕首趁勢劃開了巫妖王的臂甲,刀刃和附魔盔甲迸濺出刺目火花,阿克漢的法杖重錘地面,自他腳底形成的抗拒魔環擊退了身邊敵人,也躲開了來倫接下來的劍刃,暫時失去神力庇護的眾多石臺被眼前這個怪物轟塌,碎石和碎木飛濺,掀起一陣塵埃。

  “尤里克的懲戒!”來倫抓住了魔法褪卻的時機,狼神的寒霜附著在他的劍刃,破開了巫妖王的防御,長劍劍尖刺向阿克漢的至高葬儀祭祀盔甲。

  “鏘鐺!”

  沒有預料中的順滑貫穿,巫妖王身上的附魔祭祀甲胃早已被魔法強化地極為堅固,渾身上下,無數古尼赫哈拉葬儀教派的符文發出幽暗亮光,即使受到圣物堂的禁錮和壓制,附魔甲胃仍發揮出應有的效果。

  “塵埃腐朽!”巫妖王動怒了,亡靈骨劍泛起一層暗澹光暈,強大巫妖王所掌握摧毀敵人武器的魔咒之一,念誦歲月腐朽的咒語,使肉體、盔甲和骨骼立刻干癟,在一息之間將武器化為沙土。

  屠獸者圣劍和亡靈骨劍碰撞一處,暗澹光暈似乎要籠罩屠獸者的劍身,但轉瞬間,劍身末端亮起的古老矮人符文驅散了巫妖王的詛咒,甚至將詛咒反噬在敵人的武器,亡靈骨劍碎裂瓷器般出現細密裂痕。

  阿克漢退后幾步,難以置信地說道:“大師級除厄符文,你手里的是矮人鍛造的神器!”

  ...

  還有一章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