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第一百九十四章·攻陷巨龍沉眠之地
  茂盛密林深處,巨龍沉眠之地的崎嶇山脈山腳下。

  晌午的森林里面,正在發生一場戰爭!、

  數千的人類士兵正在和一個建立在山腳下的綠皮營寨交戰。

  以往的脆弱截然不同,人類軍隊在壓著森林邪惡生物打,他們面對怒吼的蠻荒獸人根本就沒有一點恐懼,相反,他們甚至比起蠻荒獸人還要更加無情和好戰,身穿半身板甲、胸甲,手持長戟和劍盾的精銳士兵們集體推進,矮坡下方,成群的弩手不斷的放箭,其中夾雜著木精靈的身影,上百個長戟兵在低級軍官的指揮之下勇敢地和邪惡綠色生物正面廝殺。

  “轟轟轟——”

  藍白相間涂裝的“群山之怒號”矮人旋翼機從綠潮頭頂的半空中疾馳飛過,矮人工程師卡格-銅須坐在狹小的駕駛艙,耳邊盡是猛火油引擎的轟鳴聲,長須矮人帶著護目鏡朝下望去,找到了最密集的位置,他咧嘴,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綠皮雜碎,好好品嘗你卡格爺爺的厲害!”

  今天是個清除深仇大恨的好日子!

  一拉手閘,旋翼機投彈艙的閘門打開,四枚精致炸彈直直墜下:“小心頭頂!哈哈~~~~”

  “轟!轟!~”

  正在沖鋒的夜地精首領才抬起頭,死從天降,它下意識想要逃跑,可是四周擁擠的地精潮水讓它無處遁藏,劇烈爆炸聲,火海肆虐,近百個邪惡生物死在了轟炸中。

  “火槍,齊射!”

  “砰砰砰————”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爆豆般的轟鳴聲響徹山腳,剛沖出營寨的蠻荒獸人被一掃而空,剩下得更是抱頭鼠竄,森林地精和獸人們連連后退,帝國長戟兵節節推進,木精靈林地守衛、火槍手在近戰步兵的保護下屠殺著森林地精,后陣的重炮轟鳴,四門臼炮炮彈搖曳著橘紅色火光墜下,九筒的地獄風暴沖擊炮朝著沖鋒而來的蜘蛛騎手,噴射出來了來自地獄的死亡彈幕:“噠噠噠——”

  很快,出現在矮坡前的綠皮軍隊的損失就超過了三成,隨著人類步兵的不斷推進以及矮人勇士們的加入,森林地精的士氣已經跌到了谷底。

  但就算是這樣,綠皮軍隊的數量依舊龐大,在地精薩滿的叫嚷之下,緩慢地撲上去,試圖拖延時間,它們本就是炮灰。

  “我的炮兵營在哪?開炮,轟開它們的營寨大門!”人類軍隊前列,雙手揮舞烈焰戰錘,浴血前進,周身耀動金光和祝福之力的暗金色騎士高喊道。

  是時候了結這場戰斗了!

  “馬上就好!”位于人類軍隊后陣,身穿藍白色條紋服,頭戴斜鳶帽的帝國工程師小心謹慎地操控重型加農炮,他的聰明學徒以及多個炮手們匆忙地調整仰角和炮彈底藥的份額。

  “不要著急,安娜,不要著急,一步一步做。”

  實戰總能淬煉技藝,班尼克-蘇特森的耐心教導之下,年輕女學徒安娜進步飛快。

  她快速轉動調整仰角的鐵把手,速度之快,以至于出現了殘影,年輕女學徒的俏臉上香汗淋漓,安娜暗中給自己加油打氣:“耐心些安娜,你能行!相信自己!”

  “好,好,準備……..!”班尼克-蘇特森大聲地號令道,其余炮手立刻退后幾步,避免妨礙視線,“開炮!!!”

  下一秒,安妮-芙洛希洛娃腳踩基座,用力拉下引繩,釋放了這門重炮的威力。

  被布置在矮坡下層炮兵陣地的重型加農炮吐出了實心炮彈,尚未燃盡的黑火藥殘渣在炮彈表面燃燒,一道黑色的弧線在人類軍隊和綠皮軍隊的頭頂半空中劃過,朝著既定目標呼嘯而去。

  “啊!蝦米開炮了,小的們趴下!”站在綠皮營寨那高大木墻上的森林地精薩滿尖叫著,幕墻上的一百多個地精弓箭手、獸人小子弓箭手老老實實地抱頭趴下,顫抖不已。

  “哐!!!”

  木屑和碎石飛濺,那扇裝飾著森林地精丑陋木牌的營寨大門被徹底轟開,門框的劇烈震動也引發了一系列連鎖反應,激射的炮彈砸翻了墻后的一座獻祭火盆,下一秒,一陣耀眼的火光,引燃了綠皮生物的身體,火焰烤熟了它們的血肉。

  慘遭灼燒的綠皮們發出凄慘的悲鳴,在地上痛苦的翻滾著,驚恐的尖叫和人類士兵激動的歡呼聲交織著回蕩在戰場上。

  “干得漂亮!”見此場景,萊倫不由地振臂歡呼一聲。

  “熱身結束了!帝國的精銳戰士們!”此時,男爵的掌旗官阿德里安-金特萊和冬狼騎士阿曼德加入了戰場,萊倫振臂高呼:“真正的戰斗,從現在開始!永恒騎士,劍在手,給我沖!!!”

  “白狼騎士!”馮-圖根海姆也舉起了自己的獅鷲之劍,他的身上散發著神圣的光輝,就是腥臭血液帶來的腐化和骯臟也無法遮蓋鋒利劍刃的寒光:“屬于我們的時候到了!”

  “尤里克給予我狼的尖牙,尤里克給予我狼的利爪,尤里克給予我狼的野心,而我們將帶給尤里克之敵,來自白狼戰神的審判!!!”

  “為了米登海姆,為了,尤里克!”

  一百五十多個白狼騎士和五十余個永恒騎士組成了銀黑相間的錐頭,在萊倫和馮-圖根海姆的率領之下,如同銀黑色的流星一般,沖入了深綠色風暴的中心。

  “士兵們,向著北方,前進!”來自德拉科男爵領和米登海姆的一千七百多步兵隨之在密集鼓點和軍號的命令下前進。

  “埃斯萊,為了瑪瑞斯特女王的王庭!”木精靈林地領主高呼一聲,他和人類一起沖入綠皮群,靈活地揮動綠葉戰矛和林地之劍,雄鹿般靈動,刀刃旋轉而過,轉瞬屠戮了三頭蠻荒獸人。

  三十多個手持堅盾、利矛的永恒守衛挺起矛盾,向前沖鋒。

  “啊!該死的尖耳朵,我真想砍了他們的長腿!決不允許尖耳朵殺的綠蘑菇比矮人多!”矮人族長哈尼-鐸拉提大吼出聲,這位最受尊敬的長須者提著符文鐵錘,直沖上前。

  三十多個矮人勇士立刻響應了族長,他們邁動小短腿,帶著石與火的憤怒。

  戰線一側,阿德里安的精工符文長劍爆出了成片的火花,這柄伴隨他對抗黑暗之力,鑲嵌了矮人智慧結晶的符文長劍依舊發揮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森林地精們的盾牌和長矛瞬間就在火焰中被融化,燙手的溫度讓地精哥布林們不由自主地放開了武器,然后便是長戟兵和三個劍士團的攻擊,擋在人類面前的地精們,就像是割韭菜一樣地紛紛倒下,紅毒液部落動搖著,迷茫著,崩潰著,任由人類的武器從自己身邊呼嘯而過,取走它們的腦袋和性命。

  “對!沒錯,就是這樣殺!”緊隨其后的尼卡斯-弗朗西斯得意洋洋地大叫道:“這就是圖林根人的力量,蘑菇雜碎!我們今天會殺死你們,明天會殺死你們,后天還會殺死你們!德拉科的勇士!跟我沖啊!!!”

  “擋住蝦米!啊啊!!你們這群,蠢豬!快擋住蝦米!”森林地精薩滿手舞足蹈地叫喊著,它的話語無濟于事,綠皮軍隊在萊倫等人和兩百多個騎士的沖鋒下七零八落,然后被從后趕上的一千多個人類士兵們分割,殲滅。

  頭戴巨牡鹿頭盔的木精靈林地領主發現了木墻上的森林地精薩滿,他瞇起眼睛,估算了一下距離,從身后箭筒中取出了兩根星火箭,然后用力地拉開。

  一張大弓被拉成滿月。

  兩百步左右的距離,這已是人類神射手的極限射程,可是對于木精靈來說,距離只是一層毫無阻礙的空氣墻:“庫諾斯之射!”

  “咻!”

  一支深綠色的箭羽從地精薩滿的尖細臉頰劃過,勾走了它的注意力,尚未等它來得及施展防御魔法的時候,又一支蘊含獵神狩獵狂怒之力的箭羽緊隨著洞穿了地精薩滿的右眼,箭尖從腦后貫出,伴隨一聲凄慘哀嚎,轟然倒地。

  綠皮首領已死!”

  “勝利屬于我們!!!”

  “為了德拉科!為了萊倫!!”

  戰場之上爆發出了足以令河水倒流的歡呼聲,人類士兵大聲歡呼。

  “頭兒死了,頭兒死了!蝦米太強了,俺們快逃……..”森林地精薩滿被射殺之后,綠皮軍隊本就岌岌可危的士氣,一落千丈,徹底沒了再戰的可能,人類士兵放眼望去,入目所及都是丟盔棄甲的獸人、地精哥布林,甚至比沖鋒的速度還快。

  “木精靈……真XX的準啊!”白狼選帝侯養子的喉結滾動一下,他有些慶幸自己不是那頭被狙殺的地精,他的獅鷲之劍絲毫不留情,迅速斬下了兩顆丑陋頭顱。

  “習慣就好。”萊倫不置可否地說道,永恒騎士和白狼騎士所組成的鋼鐵浪潮從大門沖入了綠皮營寨,大局已定:“敵人正在潰逃,我們勝利了。”

  森林地精徹底崩潰了,破損不堪的營寨之內,剩下的最后幾百個森林地精和巨魔終于失去了戰意,它們四散奔逃,森林地精薩滿的死亡時壓垮斗志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此,紅毒液部落所在巨龍沉眠之地的營寨,全面崩潰。

  萊倫看著一片狼藉的戰場和沖上來保護自己的赫克托、阿德里安和永恒騎士們,灑脫一笑。

  “先驅侍騎和騎士繼續追擊綠皮軍隊殘部,長戟連隊,劍士團,火槍手、弩手還有炮兵營立刻轉入營寨之內,把這里清繳干凈,不留下一個活口!”

  “明白,我的男爵!”

  此時的時間已經到了下午,兩千多的聯軍已經徹底占領了巨龍沉眠之地,潛藏在巨型營寨暗處的森林地精全部被找出來燒死,營寨內部所有綠皮的建筑、符號、標記都被人類和矮人們清除,拆毀,木精靈則充當哨衛,提防著逃竄的綠皮軍隊再返回,熊熊燃燒的大火升騰起了滾滾黑煙。

  又是一場勝利!

  聯軍上下都在享受著這一場酣暢,尤其是來自米登海姆的老兵們,他們紛紛感慨,以往極難對付的邪惡生物,就好像腦袋抽風了似的,一個接一個送死。

  聯軍的進展出乎意料的順利,恐怕要不了多久,士兵們就能滿載而歸得返回他們溫暖的家。

  “我的男爵,這座綠皮營寨被我們拿下了。”尼卡斯-弗朗西斯的精工板甲表面滿是血跡,他的笑容絲毫不減:“勝利來得太輕松了些,我都懷疑是不是那群邪惡生物變弱了。”

  經過了兩天休整,三天謹慎行進的聯軍,沿途中依舊沒碰到一個敵人,直到逼近巨龍沉眠之地的范圍內,才出現寥寥幾隊森林地精和蜘蛛騎手的襲擾,再后來,就有了剛才那場打了大半天的攻城戰。

  駐守在巨龍沉眠之地的綠皮軍隊也比預想中要少得多,初步估算之下,總數不到四千,它們又被迫堵在地形不利的矮坡上,接受火槍和重炮的輪番洗禮、轟炸,所以聯軍取得勝利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交戰過程中,德拉科男爵領方僅僅付出了六十三人陣亡,一百多人受傷的代價,實際上,在萊倫看來這一損失頗為慘重,至少讓年輕男爵心痛不已。

  而聯軍其他陣營,米登海姆軍隊方面,陣亡一百一十六人,受傷二百余人;

  勞倫洛倫木精靈方面,陣亡十七人,受傷二十五人;

  矮人方面,陣亡七人,受傷九人。

  攻城戰的攻方永遠處于劣勢,況且守方的數量遠多于己方兩倍有余,森林地精的蜘蛛騎手也起到了非常巨大的騷擾后排作用,讓鏖戰中期一度陷入僵持階段,好在德拉科男爵領的四門臼炮,三門加農炮和一門地獄風暴沖擊炮發揮出了巨大作用,足足兩輛馬車的炮彈被打光,成群的彈雨瘋狂收割敵人性命。

  總的來說,戰損還在可接受范圍之內,真正逃脫的綠皮軍隊不足一千三百,再加上白狼騎士和先驅侍騎們的追逃,實際上逃走的綠皮生物,不超過七百,也就是說聯軍這一次一共殺死了近三千敵人,高達1:6。

  萊倫站在歡呼的人群中,但是他的神情依然嚴肅:“巨龍沉眠之地的綠皮軍隊,不應該只有這些。”

  …

  求票求訂閱!

  (本章完)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