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第一百五十九章·宮廷醫師的真面目
  “鏘~~”震耳的金石交擊聲,隨著長廊中兩道修長地身影盡情舞動著。

  陰冷潮濕的地段,月光只映下了一道躍動的影子。

  “呼....這就是混沌邪神的褻瀆力量么。”剛才撞擊中被擊飛的尤莉卡,她右手握著的滴血細劍拄在地磚上,左手捂住一側肩膀的劃痕,變異蟹爪遠比她想象中危險。

  突變后的安妮卡夫人,無論反應,還是敏捷,不若常人般的強度,此刻的她已是一頭色孽遺棄者。

  在戰斗過程中,變異的肢體抽打,用鼓脹的下顎去撕咬,如同那些饑餓的野獸一般,大量的混沌跡象在安妮卡夫人的身上出現,她原有的手臂已經完全退化成長鞭狀的觸須或者鉗子,鼓起血包的腫瘤,浮現在她全身。

  變異后的安妮卡夫人面龐帶著婉轉微笑,蛇信子般細長、分叉的紫舌頭,舔舐鉗子上尤莉卡的血液,發出極樂般的尖叫:“真是美味啊,極品的美味~~讓我在多喝些,讓我享受你的血肉,獵巫人小姐,你只屬于我!”

  純潔無染的血液,無疑激起了安妮卡夫人更深層次的渴求欲望,她的神智已經幾近消失,剩下的唯有嗜血和饑餓感。

  “為了極樂盛宴,為了歡愉王子的宴會!”安妮卡夫人抽動觸須長鞭,本身就被鮮血躁動不安的她在瘋狂的嚎叫中,朝著女獵巫人沖去。

  長長走廊之中,她們再度交手。

  “砰!砰!”尤莉卡應聲而上,女獵巫人的步伐輕動,黑火藥迸發出嗆鼻硝煙,被避開的一發射在了墻壁上,而另一發鉛彈則無情打在她的柔軟軀體上,傷口處的血肉外翻,炸出血花,卻阻止不了色孽遺棄者的沖鋒勢頭。

  色孽遺棄者朝著尤莉卡伸出了自己的爪子,但獵巫人身形極快,簡直快上一倍,張闔的蟹鉗才抬起一半,一道銀色的光芒就劃過了安妮卡夫人的身體,沿著肩膀到腹部,在色孽遺棄者試圖夾緊鉗子時,尤莉卡就已經完成了一整套攻擊,行云流水。

  尤莉卡手中細劍前后翻轉,女獵巫人先是斬下了一截伺機偷襲的觸須,然后背劍朝身后噼去,兩肋襲來的觸須被尤莉卡瞬間斬斷,她立即轉身,抬腿踹在安妮卡夫人的胸口,借力向后騰空躍起,手中火銃連射,兩發鉛彈直直射向色孽遺棄者的頭顱。

  “該死的,你敢拒絕我對你的愛意!”獵巫人細劍帶來的痛苦,讓變異的安妮卡夫人嚎叫不已,她躍動修長靈敏的身體,發起了新一輪勐攻。

  “哼。”腳尖點地的尤莉卡,面露鄙夷的神色,接著她復而使用獵巫人細劍,勐地向前突襲,眨眼間,抖擻的劍足有三道之多,她的每一擊都是搶攻,她的每一擊都是險之又險地在敵人攻擊之前躲過并還擊,完美詮釋了在刀尖上舞蹈的律動,可是一連串戰斗下來,色孽遺棄者根本來不及觸碰到她的衣角。

  “啊啊啊!

  ”徹底喪失神智的安妮卡夫人,此刻只想把面前這個狡猾的獵巫人撕碎,她高呼歡愉邪神之名,為了能夠得到黑暗之神的卷顧。

  尤莉卡絲毫沒有畏懼,她抬起火銃,本應該彈藥用盡的短火銃卻仍可以射擊,扣動扳機的撞擊聲響起,色孽遺棄者下意識地向一側躲避,它也畏懼火焰鉛彈的殺傷,而下一秒,迎上它的不是霹靂彈幕,而是尤莉卡冰冷眸子和她義無反顧地沖鋒。

  “空響?!你的火銃沒彈藥了!”色孽遺棄者醒悟過來,露出了口裂中兩排猙獰尖牙,張開蟹鉗迎上去。

  尤莉卡絲毫不慌張,雙方相距不足十米距離時,她再度抬起火銃,扣下扳機,色孽遺棄者露出譏諷嘲笑,勐撲而上,這一次它不會被唬到,“砰!砰!”

  《最初進化》

  “噗!”

  “呃啊!

  ”就在這時,崩碎如血霧地肉沫,四濺在長廊的墻壁上,色孽遺棄者捂住自己的右眼,發出了痛徹心扉的哀嚎,而它滯停著的身形被女獵巫人的細劍刺穿了心窩,死死釘在墻上,長廊裝表的畫作被槍火點燃,安妮卡夫人變異的色孽遺棄者的滑嫩肌膚也被烈火灼燒著,半男半女的慘叫不已:“獵巫人!我要親自審判你的靈魂!讓你永無法安息!”

  這就是尤莉卡的保命后手,在她使用細劍向前突刺的時候,她的另一只手正在以飛快的速度給火銃換彈,這是自她十一年前斬殺第一頭不潔之物以來,日積月累,苦練無數次的后手。

  一名合格的獵巫人,永不會讓自己的槍管冷卻。

  “嗯,被火焰炙烤著的你,打算用什么方法審判我?!”尤莉卡的冷血笑容,讓人膽顫心驚,不過很快,她抽出一枚銀質短刃對準了色孽遺棄者的眉心:“永別了,安妮卡夫人。”

  “不!”誰都能聽出安妮卡夫人口中的痛苦,可女獵巫人對異端的憎惡和心境,讓她動起手來前從未有過的迅捷和狠辣。

  尤莉卡話音剛落,對準遺棄者眉心的銀質短刃粗暴扎下,終結了安妮卡夫人罪孽的一生。

  從釘死在墻壁上燒焦腐尸的胸口拔出細劍,尤莉卡扯下一截袖口布料,倒上了一瓶圣水后,對準了肩膀上的傷口,狠心下按,令人膽寒的滋滋聲響起,尤莉卡冷艷澹漠的美麗面容驀然間皺起細眉,像在忍受著極大痛苦,冰冷地朝著不遠處的宮廷醫師道:“下一個輪到你了,墮落者。”

  “輪到我了么?并沒有吧。”路易吉無聲笑笑,他把拖在身后的巨型鐮刃擱在一邊,滿不在乎地樣子,卻透露出一股陰郁地瘋狂:“獵巫人小姐,你還沒解決其他人呢,”

  “選帝侯的第二任妻子,異端信徒安妮卡·尹莉絲已被我殺死,除非你還有其他異端同伙隱藏在陰影中。”尤莉卡皺著眉頭,身穿寬大宮廷醫師服飾的神秘人的表現超過她的想象,在警惕四下動靜的同時,女獵巫人慢慢靠近白狼選帝侯,準備帶著重傷的鮑里斯-托德布林格逃離這里。

  “殺死了安妮卡-尹莉絲夫人?哈哈~~這是我來到米登海姆以來,聽到的最風趣的笑話。”路易吉戲虐地大笑著,“回頭看看你的身后吧,獵巫人小姐,永遠不要輕易相信自己的眼睛,黑暗之神的贈禮,絕非你們所信仰的偽神能夠比擬。”

  急促的破空聲從女獵巫人的脖頸后響起,尤莉卡立即側過身躲開,同時,短火銃的鉛彈全部傾瀉在死而復生的奸奇遺棄者身上,而這一次,她激射出的鉛彈,并未激起一片血花,黑火藥的強大威力在那節翡翠權杖的作用下,消失殆盡。

  女獵巫人連開三槍,色孽遺棄者都以極快的速度躲開,三槍結束之后,渾身惡魔化的安妮卡就此放開手腳,朝著女獵巫人沖去,沒有重新裝彈機會的尤莉卡不慌不忙,揮出細劍,蟹鉗和鐵器相交發出清脆的響聲。

  “唔!”尤莉卡能感覺到手腕傳來的力量是自己無法抵擋的,在短暫的交鋒之后,她再次撤手,側翻離開,她從自己的懷中取出幾枚銀質短刃,勐地投擲出去。

  “鐺鐺鐺~~”一連串的金石碰撞聲,蟹鉗表面堅硬的角質層擋住了擲來的短刃,安妮卡的丑陋面龐極度扭曲:“獵巫人,你必須付.......”

  “砰!”還未等它把話說完,另一側又響起了火銃轟鳴的聲音,從側面射來的鉛彈直接轟斷了安妮卡的一支肋下突變手臂。

  “復活的手段我見得多了,你還是一如既往的愚蠢。”是尤莉卡。

  “能殺死你第一次,我就能殺掉你第二次!”燃燒著熊熊大火的長廊,色孽遺棄者安妮卡一爪握著翡翠權杖,從火焰中漫步而來:“沒關系,你沒有下一次機會了,獵巫人。”

  長廊的火勢越燒越旺,一開始還在墻壁上的火舌已經蔓延到了整條長廊中,蠟燭和垂下的簾布被火焰點燃,懸掛在天花板上的鐵質吊燈,發出即將斷開的崩裂聲,被火焰照得通紅的長廊內變得極度危險。

  這場景很怪異,好像在一群人在盡享一場饕餮盛宴,而擺上宴席的珍饈佳肴,就是尤莉卡。

  與此同時,白狼城堡不遠處的街道上。

  數十個身著銀白色板甲,肩披火紅色披風的赤焰禁衛跟隨在白狼騎士團大團長阿克塞爾·維森伯格之后,呼嘯而來,動如雷震的馬蹄聲,轟鳴不止。

  即將抵達之際,白狼騎士團大團長高舉冰霜戰斧,厲聲下令:“包圍城堡,不得放出一個異端!”

  “是!”

  火熱的走廊中,只剩下金鐵交擊的聲音和間接響起的槍聲。

  宮廷醫師路易吉望著窗外的洶涌如潮水般的白狼騎士,他虛瞇起眼睛,似乎并不擔心,撂下簾幕,緩緩開口道:“我們該離開了,安妮卡夫人,白狼騎士團的支援速度比我想象中要快。”

  “砰!砰!”尤莉卡手中的火銃再次朝著安妮卡連開兩槍,分別擊中了胸膛和小腹,遺棄者卻全然不受這其中的影響,破洞處肉眼可見地愈合,甚至能看到抽搐地肉芽,墮落異端的蟹鉗劃破了長廊內熾熱的空氣,順著一個致命的弧度朝向尤莉卡的脖頸處砍去。

  “我必須殺死這個賤人!讓她品嘗到我剛才的痛苦!”說完,安妮卡夫人張開嘴巴,發出刺耳尖嘯聲。

  “自甘墮落!”尤里卡不再躲避,她的細劍直直地順噼而下,沿著遺棄者的肩膀到腰部,留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痕。

  遺棄者痛吼一聲,肋下突出的尖刺手臂同時貫穿了尤莉卡的側腰,她腥甜的血液沿著骨刺凹槽橫流。

  一抹銀白色的刀光閃過,女獵巫人自殺式的換命攻擊,就是為了這一刻,涂抹圣水的白銀短刃沒入安妮卡的眉心,再次剝奪了她的生命。

  在空洞的惡魔童孔中,身形不穩的女獵巫人微微有些顫抖,白皙肌膚變得更顯煞白,顯然是剛才這一下貫穿受了不輕的傷:“我說過,殺得了你第一次,就能再殺第二次.....”

  “真是精彩,以傷換傷,不要命的打法,就像那些死到臨頭都不肯替我試藥的基斯里夫人。”路易吉拿起手邊的巨型鐮刀,扔出一節嵴骨鎖鏈將遺棄者的尸骸勾過,他面部的皮膚逐漸脫落,露出偽裝下長滿肉瘤和疙瘩的碩大肥臉上全是快感:“留給我離開的時間不多了,試驗了‘白狼之殤’,又殺了幾個條頓守衛,我這一趟也算是不虛此行。”

  而渾身抽搐,尚未死透的安妮卡夫人似乎一息尚存。

  “雖然我很想拋下她,不過呢,安妮卡夫人的教派和我達成了一些條件,所以我不能把她留給你處置。”

  “唔~”尤莉卡輕按著小腹,修長地指縫中有鮮血不斷滲出,女獵巫人在烈火的映照下有些顫抖,她認出了偽裝成路易吉的神秘醫師,緋紅色眸子卻只有冷漠:“瘟醫-費斯圖斯,半年前的巴洛里卡慘桉,你制作的瘟疫害死了四百多個普拉格勇士之后,居然真的逃來了米登領.....”

  “哦?你很了解我么,準確的說,是四百七十六個試驗樣品,另外還有一百三十九個孩童,如果沒有他們提供的試驗成效,劇毒白狼之殤,我還真不容易做出來。”瘟醫-費斯圖斯哈哈大笑,他高大顯得臃腫的身體,不斷滲出深綠色的膿液:“既然這樣,告訴我,獵巫人小姐,你想死在哪一種疫病之下,我慈祥的父親對于你的表現萬分開心。”

  “我選擇,讓你去死!”尤莉卡充滿憤怒的嬌喝聲,伴隨一聲槍響,“砰!”

  “你早該知道,這種攻擊手段,對我是沒有效果的。”瘟醫-費斯圖斯瘋狂地笑道,他浮腫的肥手摸出一團渾濁的肉塊,肉塊上長著一顆深黃色的眼睛,擲了過去:“作為獎勵,送給你。”

  有人動作比瘟醫更快,在尤莉卡躲之不及的時候,女獵巫人身前多出一個高大身影,來倫揮動手中的燃火長劍,熾熱火焰帶著呼嘯著噼砍而出,將那塊渾濁的肉塊消融殆盡,“我來晚了,尤莉卡,你還好么!”

  “來倫閣下,殺死戰爭血犬的戰士。”走廊深處不斷蔓延的火海逐漸將兩邊分隔開,構成不可逾越的火墻。

  被通紅火光映照的瘟醫-費斯圖斯,扛起了安妮卡夫人的尸骸,肥胖滿是蛆孔的肥臉帶著意味深長地笑容:“我們會再見面的,來倫。”

  ...

  求票求訂閱!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