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第一百五十一章·暗牢的見聞
  “實話說,你們的隱秘獵巫人據點的位置,不太容易找得到,我和阿德里安一直繞了三個街區才摸索到這兒。”萊倫環視了四周一圈,獵巫人據點的空間較為空曠,這里上下分層的木質結構樓房,空出了許多房間,但內部裝飾十分簡陋,略顯昏暗的光線讓據點內部愈發顯得危險和隱蔽。

  “這也是出于安全和方便,如果獵巫人大搖大擺出現在街面上,招搖過市,反倒會引起周邊居民不必要的恐慌。”尤莉卡將手中的木杖放在一旁架子上,引著萊倫二人進入一側的房間,“你也見到了,萊倫先生,跳蚤區的特殊之處,就在于有序的混亂,這里的環境更適合獵巫人。”

  房間內部并無特色,就像鄉下路邊隨處可見的旅館所提供的臨時住房,還是最便宜的那一類,兩三枚銅幣就能住一晚上,一座呈放著圣水的神龕立在房間墻壁前,這是獵巫人據點必不可少的東西,教會手下的獵巫人定期會在神龕前禱告,接受圣水、圣餐洗禮,幫助他們驅逐常年和混沌戰斗面臨的腐化。

  “除了你和酒館門前的那個守衛,你的這座隱藏據點內,一共有多少個獵巫人?”萊倫走入房間后,大方地坐在靠門的木座椅上,狹小空間內總共只有一點地方,多出來的落腳點都沒有,阿德里安也只好委曲求全,侍立在一旁。

  “不多,總共僅有十五人,其中包括四個見習獵巫人學徒,獵巫人不受待見,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常年高強度對抗混沌,人們都知道獵巫人凈化黑暗,可真正愿意加入白銀圣殿騎士團的,又寥寥無幾。”尤莉卡冷艷的面龐上勾起一絲弧度,她撩起額前垂下的銀發,“萊倫先生,這座據點隸屬于銀錘修會,在最鼎盛的時候,總計超過六十名獵巫人在白書的冊上,現在,大多數房間都被空著,而地牢內關押監管的變異者卻越來越多。”

  “我想我了解的足夠清楚了。”萊倫點了點頭。

  女獵巫人瞥了眼立在一邊的阿德里安,她開口問道:“聽說,你們來的時候遇到了一件不愉快的事情?”

  阿德里安有些反感這道看向自己的目光,里面充滿嘲弄,他昂首道:“不過是幾個不知律法和秩序的混球,給我兩名騎士,我以查理曼之名起誓,不出一個小時時間就把他們所謂的卑王抓出來。”

  “我相信你的實力,騎士,一對三甚至一對五,對你來說不算問題。”尤莉卡神色清冷地看著立在一旁的永恒騎士,櫻唇輕吐:“但在跳蚤區內挑戰卑王的實力,你還不夠資格。”

  “你....”阿德里安皺眉看向女獵巫人,而萊倫遞來了一個眼神,示意后者不要妄動。

  “尤莉卡小姐,卑王,究竟是怎么樣的一個勢力,能在圣城米登海姆持續發展下去并逐漸根深蒂固,我得承認所謂的卑王很有能力和手段。”萊倫抬頭看著尤莉卡,深藍的眸子十分平靜。

  “卑王們是米登海姆地下世界的君主,是街道的絕對統治者。他們運作著這座城市中所有的有組織犯罪,從妓院、毒品販子、賭場、扒手、高利貸和騙子的利潤中抽成。除開彼此之間,但是卑王們決不允許有任何對手威脅到自己。”尤莉卡清冷的聲音為萊倫簡單闡述卑王的存在。

  “一群罪犯,卻能在選帝侯的眼皮底下蓬勃發展?”萊倫感到十分奇怪,他下意識提出了問題:“所謂的卑王們,或許是某個信仰教派的稱呼,就像尤里克教派稱呼一些牧師為狼王,西格瑪教派稱呼一些狂熱者為神怒那樣?”

  “欺騙之神拉諾德,是他們的共同信仰,卑王們混跡在各行各業,他們的身份并不固定,卑王們又代表了諸多底層市民和鄉下人的利益,諸如碼頭搬運工、工坊工人、商販和小型旅店、酒館,這些都在他們涵蓋的范圍之內,所以選帝侯閣下也不愿意去觸這個霉頭。”尤莉卡對卑王的了解遠超其他人,也正因為是這樣,獵巫人和米登海姆的地下君王們井水不犯河水。

  女獵巫人緊接著介紹道:“附近街區的卑王,是伊丹·古達,他侵略性地侵占了鄰近的幾個街道,即老區和老市場區北邊的幾個街區。業務集中在妓院和銷贓,以及這些生意為敲詐和勒索行為提供的機會上。他還向在自己地盤上犯罪的扒手和毛賊索要抽成。雖然他缺乏發動幫派戰爭和擴大地盤的勇氣,但仍能頑強地保衛現有地盤。”

  拉諾德這類神明的追隨者,在帝國其他地區總是與一種更為有序的犯罪方式聯系在一起,在米登海姆則不受歡迎。他們的信條抵制暴力措施,而這正是卑王們為維護自身權力所采取的方式,有時候后者甚至會主動幫助獵巫人緝盜、調查某些人的蹤跡、提供些許線索,不過前提在于對己方勢力也有益處。

  “這個話題到此為止了,萊倫先生,你一定是有重要任務要委托,現在說吧。”尤莉卡翹起了穿著修身長褲和黑色長靴的大長腿,神色有些認真。

  “我確實有一個任務,需要獵巫人去完成。”萊倫點點頭,他轉而朝著身旁喚了一聲:“阿德里安。”

  站在德拉科男爵身邊的永恒騎士從亞麻衣下取出了一個袋子,他將扎緊的袋口松開,遞了過去。

  接過袋子之后,尤莉卡的臉色有些變化,袋子里發出數十枚金幣碰撞的清鳴聲。

  女獵巫人抬起頭,狡黠又清冷的目光似乎在詢問著萊倫。

  “上次我們見面時,你說過米登海姆內隱藏著更多的秘密,不過,我只需要你去發掘出帕韋斯利城的商人....博羅爾·克里斯蒂,背后的勢力。”把錢袋子交給尤莉卡之后,萊倫沉聲說道:“我們都對這一事情感興趣。”

  兩個人都是從名人,有些話說到一半就夠了。

  “關于這件事.....萊倫先生,我并不能像你保證一定會有成果。”尤莉卡將手中錢袋顛了顛,冷艷的面龐透露著冰冷:“在接下任務之前,我需要給你看一樣東西,前一天晚上剛從一座貴族莊園繳獲的異端遺留的文件,上面的東西,你會非常感興趣。”

  尤莉卡將萊倫二人引到據點一側的暗門,從細長脖頸上摘下一枚圓盤狀的鑰匙,將鑰匙嵌入暗門凸起的嵌槽之中,之后她一手按在暗門表面的凸起,緩緩轉動。

  伴隨著一連串悶沉地機械響聲,墻壁上的暗門洞開,一條漆黑深邃的地下石階出現在萊倫面前。

  “拿著這個,暗牢里面沒有一點光線,你們會需要這個的。”女獵巫人將墻壁上掛著的三個火把交給萊倫二人,她自己拿了一個。

  “跟緊我,別胡亂走丟了。”女獵巫人在火光照耀下閃動微光的銀色長發,在深邃地黑暗中如此明亮,成熟冷艷的容顏如水般平靜,她舉著的火把照亮了通往地下的石階。

  堅硬的石階表面,有多處損壞地痕跡,甚至中間一部分,都已經被磨出了腳印的凹痕,說明了獵巫人暗牢經常有人出入其中,關押著令人可怖的變異者和怪物。

  走下了三四十個臺階,還沒有到底,狹窄缺乏亮光的地下通道,讓人有種喘不過氣的壓抑感,仿佛未知的恐怖就在下面等待著到訪者。

  “等等,這是什么。”走在最后的阿德里安,神色嫌棄地將馬靴上的濃汁和斑點抹掉,他慌忙的用火把照去。

  “嗯?”萊倫折身走進,他發現了石階一側的邊緣幾個被踩碎的“蘑菇”

  這東西有著血紅色的表皮,黃色和綠色的斑點,看起來令人作嘔,更讓人惡心的是,這種蘑菇表面依稀長著一張咧嘴的獸臉,呈現出狂笑地癲狂模樣。

  “該死的蘑菇,這不會是能長出綠皮的孢子吧?獵巫人還飼養綠皮做實驗?”近距離看清了自己踩到了什么之后,阿德里安憤恨地用火把燒掉那幾個蘑菇,他又后退了兩步,結果感覺自己又踩到了什么軟趴趴的東西。

  轉眼一看,一個同樣的孢子已經被他踩中,污濁的混黃色汁液濺在了他褲子上,一股惡臭味彌漫在狹小的地下過道中。

  等他抬頭看向前方,卻發現尤莉卡正用一種看著傻瓜的眼神瞥向他,萊倫嘆了口氣,扯下一截亞麻布遞了過去,示意讓阿德里安擦干凈:“看樣子,是史奎格的孢子,在這種陰暗環境下,這種半動物半植物的怪物也僅能長這么大。”

  “如果不想踩到更多的惡心蘑菇,老老實實順著石階走,加快速度吧。”女獵巫人留下一句話后,繼續向下走去。

  幾分鐘后,近百級的石階過道終于到了盡頭,手持火把的三人來到一個較大的空間,過道兩邊,滿是半封閉的鐵籠囚牢,有的空無一物,有的角落中蠕動著黑影。

  萊倫行走在真正的暗牢之中,他感受到了被封禁的黑暗力量以及褻瀆的源頭,貼在四周墻壁上的羊皮紙經文似乎是起到遏制作用,聽著幾道干癟的嗚咽聲,萊倫開口問道:“牢籠中關押的,都是變異者?”

  “嗯。”尤莉卡繼續向前走,她淡淡回應一聲,“暗牢中關著的,都是程度較輕或許還有救的變異者,他們不能直接接觸陽光,如果沒有好轉,那些變異程度嚴重的都死了。”

  “我明白了。”萊倫目光瞥向其中一個牢房,鐵欄后的是一個突變出魚鰓的變異者,普通農民的破爛樸素衣著,他似乎還有殘留的理智,瘦削的雙手抓著鐵欄,神情呆滯地看著萊倫手中燃燒的火把。

  萊倫靜靜地看著他,也停下了腳步。

  就在這時,走在前面的尤莉卡開口喚道:“萊倫先生,我們到了。”

  一個封閉的房間,兩盞照明用的油燈也被點亮,豆大的燭光堪堪讓這個房間內不那么黑暗,一個燒得焦黑的皮箱就擺在桌面上。

  “我和獵巫人同伴順著博羅爾·克里斯蒂這條線索,調查到了一個貴族,他的名字叫做巴格達迪,是一位政治家、藝術家,在博羅爾·克里斯蒂被我們殺死之前,他們之間曾有三次暗地交易,經過確定,巴格達迪也是個異端信徒。”尤莉卡將火把掛在墻壁凹處,她走到桌子一邊,“而這些文件,是從他的莊園別墅里找到的。”

  “文件中的內容是什么?”萊倫皺著眉頭,他好奇地問道。

  “應該是,某兩個潛藏在米登海姆的混沌教派一齊聯手,從印記判斷,其中一個是奸奇教派烏紫之手,他們近期預謀著某件大事,上面還提到了‘變化靈’和‘宴會’。”尤莉卡語氣平靜地說道,異端教派要么在執行破壞,要么在密謀下一次破壞。

  變化靈可以偽裝成任何生物的外形用于欺騙、散播懷疑與混亂,在非戰斗狀態下也可以對一些粗心大意之人施展某些惡作劇。由于變化靈變化次數實在太多,以至于它早就忘記了自己最初的樣子。只有奸奇仍然記得變化靈最初的樣子,并將之作為控制變化靈的手段而保密起來。

  臭名昭著的變化靈,帝國境內很多人都知道,萊倫想了想,接著問道:“就沒有什么詳細一點的情報嗎?”

  “萊倫先生,你以為搜捕異端就和戰場上殺人那樣直截了當么?那我們獵巫人便完全沒有了存在的意義。”尤莉卡露出了冰冷的微笑,“異端不會傻乎乎地站在那里等著你去砍下他的頭顱,尤其是這些墮落貴族,他們的私人親衛也大多一同被腐化,就算沒墮落的,也會第一時間被殺死。”

  “所以,目前已知的僅有這些?好吧,我明白了。”萊倫無奈地點點頭,“米登海姆的富人區中每日舉辦的宴會兩只手都數不下,天知道這些該死的異端指的是哪一場宴會。”

  “萊倫先生,你忘了選帝侯閣下即將舉辦的那一場宴會了么?”女獵巫人嗓音壓低了幾分,她的眸子依舊平靜。

  “等等,我好像明白了。”

  ...

  求票求訂閱!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