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第一百四十章·創建騎士團
  順著夯實的石板路朝著橡木鎮走去,一路上進城鎮找活計做的農民有很多,農民的手推車上裝著幾筐沾染泥土的蔬菜,鷹嘴豆、花椰菜等作物應有盡有,盧瑟-胡斯帶著幾名圣武士行走在道路上,戰斗牧師一如既往地搜尋混沌痕跡,隨著人口增多,這些天也的的確確發生了一些惡性事件,幾個伐木工消失在森林中、一個村莊中的畜欄里出現變異豬羊。

  寒冷的天氣中,橡木鎮的城門已經變得非常高大,城門口出現了很多站崗的士兵,他們全副武裝之外,還披著一領深色帶絨的斗篷。

  城門之上的塔樓中,手持矮人手弩的弩兵正掃視著道路中每一張面孔,出于畏懼心理,農民們有些害怕自己會引來站崗士兵的視線,他們不禁加快了自己的腳步。

  男爵領主長屋的大廳,這個遠比南方貴族的房間節儉樸素的多,墻壁上沒有浮夸的壁畫或石像,而是掛滿了武器和旗幟。

  大廳之內,一身戎裝未褪的尼卡斯-弗朗西斯和阿德里安以及幾位男爵領的游俠騎士,站立在男爵的座位前,出于禮儀,他們腰間佩戴的長劍都放在了門口,弗朗西斯正在將自己剿匪途中的有趣經歷分享給其他幾位騎士:“...禿頂強盜光著下身,白花花的屁股露在外面,就像農民養的肥豬,查理曼在上,他一定是嚇傻了,然后我豎起長劍指著他,沖他喊道‘別動!立刻雙手抱頭,跪地投降!’....”

  “他照做了?沒有一點反抗的舉措?”阿德里安笑著說道,“總該拿起一把武器吧,不然,他可太丟強盜的臉了!”

  “顯然是這樣的,他確實勇敢的拿起了一柄短劍,又勇敢的從骯臟的床上一躍而下....”弗朗西斯聳聳肩,他不以為然地說道:“然后,倒霉的禿頂家伙摔倒在了地上,左腳扭斷了骨頭,不停地對我哀嚎、求饒,最后還是我叫來兩個士兵才把他抬出營帳。”

  “哈哈哈~~”騎士們笑作一團,大廳內充滿快活的氣氛。

  “我的騎士們,我錯過了什么嗎?”就在這時,德拉科男爵從大廳一側走入,在場騎士們無一例外,全都朝著走來的男爵單手撫胸,致以騎士禮。

  “我的男爵!”

  “領主大人!”

  萊倫坐在主座上,抬手示意,騎士們也紛紛就坐在長桌兩側,男爵的事務官皮特曼也背著手站在一旁。

  “弗朗西斯,解決治安問題一切順利嗎?我看納入庫房的戰利品名冊上,記錄了不少東西。”萊倫率先開口說道。

  在經歷了較長時間的清剿行動之后,弗朗西斯的精神看上去更為張揚些,絲毫不見頹勢,他站起身回答道:“一切順利,男爵!三周時間里,您的軍隊一共搗毀了三座強盜窩點、一座獸人部落、兩支野獸人戰幫,此外,按照你的命令,撥出四十個士兵駐守邊陲村莊,至少我們領地的西面和北面能安穩許多。”

  “很好,辛苦你了!”萊倫微笑不止。

  “男爵,我們在剿匪途中也遇上了不少遠游騎士和游俠騎士,他們主動幫助消滅了不少獸人,作為回報,我也拿出了一部分戰利品分給那些游俠騎士,不過,他們提出了希望加入男爵麾下的意愿。”弗朗西斯將戰斗中的見聞詳細說了出來。

  “看起來,他們都是為了您而來,男爵。”男爵的掌旗官阿德里安點頭道。

  “男爵,我們也需要更多的騎士,我覺得是時候組建一支屬于您的力量,步兵需要龐大軍團才能發揮出全部效果,單個騎士一人就能挑戰四五個劍士!”弗朗西斯點頭提議道。

  “嗯,這也是我把你們全部叫來商量的其中一件事情。”萊倫面上有些認真,他接著說道:“我們的步兵軍隊暫時擴充到了一個瓶頸,我和皮特曼商量之后,決定維持現有步兵數量,而在野戰中,從背后擊潰敵人的軍隊必不可少,所以,我決定成立一個騎士團,從游俠騎士中吸收騎士團成員,并且將騎士團總部安設在橡木鎮。”

  此話一出,長桌兩邊的騎士們紛紛表示驚訝,他們議論紛紛。

  萊倫的目光掃過在場騎士之后,他接著說道:“不過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耗費的金幣也不在少數,并且,吸納進入騎士團的成員,實力必須經過考驗,我們的目標很明確,未來這個騎士團必將比肩甚至超過瑞克禁衛騎士團!”

  弗朗西斯猶豫了一會兒,第一個開口說道:“萊倫大人,創建騎士團過程附在,有什么是我可以為您效勞的么?”

  男爵的判斷始終無錯,這也意味著萊倫所做的一切都有目的性質,絕不會因為一時突發奇想就展開行動,尼卡斯-弗朗西斯意識到了這一點,作為麾下騎士,他沒理由拒絕并出言勸阻。

  在座的騎士們也一一開口,表示愿意付諸行動。

  “可以,很多準備工作需要你來解決。”萊倫點頭,“我會命人放出風聲,借著我的身份和榮譽,足夠吸引來帝國境內優秀的游俠騎士,弗朗西斯和阿德里安,到那時負責組織選拔一批游俠騎士的重任,就交給你們了。”

  二人一同站起身,大聲應道:“遵命!男爵!”

  之后的談話,大多圍繞著解決治安問題里的處理事宜和戰后獎賞。

  尼卡斯-弗朗西斯的帶隊努力下,為領地庫房增添了不低于四百枚金幣,一小部分士兵得到晉升,晉升過程按照帝國軍律執行,領地內的新兵快速適應了軍旅生活,老兵數量愈發增多。

  幾日后,米登領米登海姆城之內,選帝侯的白狼城堡。

  白狼選帝侯鮑里斯拿著一封急傳的機密訊息,他的庭臣們環座一圈:“萊倫那個家伙要成立一個騎士團!還拿出一個村莊作為封地,你們說,該怎么辦?!”

  “選帝侯大人,德拉科男爵具有十足的代表性和象征意義,他可是皇帝親封的‘救贖者’和三等鐵十字勛章的獲得者,而且根據一些情報,西格瑪教會極為看中此人......”一個身著華服的庭臣說道,“所以,我們應該盡最大程度去拉攏他!”

  “同意!”

  “我也贊成,選帝侯大人。”

  “很好!”鮑里斯-托德布林格拍案命令,“派出幾個實力不錯的家族后嗣,萊倫的騎士團中,必須要有我們的人!”

  帝國首都,阿爾道夫,皇宮。

  皇帝庭臣們正在爭論不休,帝國皇家首席大法師瑟努斯-格爾曼兩肩的白燭燃著火焰,他憤怒的聲音響徹整個議事廳,首席大法師認為萊倫有悖于帝國權威,瑞克元帥海爾伯格更是將萊倫視為一個新的威脅,大煉金師拜爾沙澤-蓋爾特反而一言不發。

  一身紫色華貴貴族服飾的皇帝卡爾-弗蘭茨沉吟了一會兒,片刻后,皇帝沉聲道:“萊倫和莪之間達成了一些交易,將他視為威脅是個錯誤的判斷,鮑里斯那個家伙一定會搶先付諸行動,我們也不能落后,派出騎士參與比武!”

  “是,陛下!”

  諾德王國、艾維領、威森領等行省的諸多選帝侯們,他們都派出了自己麾下的騎士,秘密前往德拉科男爵領的橡木鎮,甚至一向保持中立的瑪麗恩堡的大商人們都有所行動。

  時間來到了二月上旬,德拉科男爵領男爵、擁有帝國英雄稱號,救贖者萊倫-瓦爾德發出了令各方震動的訊息,帝國英雄要成立一個新的帝國騎士團,并且他親自擔任騎士團大導師一職,此外,萊倫男爵更是許諾拿出一座村莊作為采邑封地,用于賞賜給選拔比武中實力表現優異的一名騎士。

  能加入帝國英雄麾下,已是無數游俠騎士和遠游騎士的夢想,這是榮譽和實力的象征,而贏得最終挑戰,就能獲得一座貨真價實的封地作為采邑,這個賞賜一出,在帝國騎士中引起了軒然大波,讓無數渴望得到封地的騎士們眼紅不已、翹首盼望。

  一時間,帝國各個行省的游俠騎士、王國騎士、沒有繼承權的貴族次子、沒落貴族的騎士,流浪騎士等,紛至沓來。

  短短數日時間,已經有近一百位騎士趕來橡木鎮,寄宿在各個旅店、酒館,甚至由于人數過多,客房緊缺,不少領民的家中也接納了一小部分騎士暫居,這一現狀,讓不少旅店老板、商人和鄉下農民樂開了花,這幾日他們的腰包鼓脹了不少。

  年輕騎士們都為了加入騎士團而來,他們都將同行同伴視為對手,在熱血和酒精的刺激下,橡木鎮內經常發生打斗現象,為此,也有不少騎士被德拉科男爵的士兵關入牢房中,這些人自然是被取消了資格。

  那些成熟穩重的王國騎士、貴族次子,他們愈發謹慎,幾乎沉浸在橡木鎮外的訓練場和軍營中,默默觀察其他騎士的實力。

  處于這場風波之中的德拉科男爵,萊倫的態度反而顯得漫不經心,他將組織比武、建造一座騎士團堡壘等一系列任務交給了弗朗西斯和事務官,自己一門心思地練習戰斗技藝。

  與此同時,領地內的西格瑪戰斗牧師盧瑟-胡斯也發現了一些不為人知的痕跡。

  隨著創立騎士團的消息發出后,接連五天,德拉科男爵領治下的村莊中有七人消失,其中三個成年男性、兩個成年女性、一個孩童和一個嬰兒,即使男爵加派了夜間巡邏的人手,卻仍不能阻止惡性事件發生,終于,橡木鎮內的西格瑪圣武士們找到了一些線索。

  “萊倫先生,線索就在這里斷掉了。”身披半身板甲的盧瑟-胡斯站在三河村外一處不起眼的糧倉后,他兩指捏住一塊巴掌大小的焦黑布料,四個騎士和六個圣武士拱衛在一旁。

  萊倫將那片焦黑布料放在掌心,這時一縷黑煙飄起。

  男爵皺緊了眉頭,反手將布料徹底燒毀,問道:“追擊的時候看清楚了么,胡斯,他們有多少人?”

  “并沒有,萊倫先生,追擊的時候出現了一點意外。”年輕的戰斗牧師神色十分認真,他接著說道:“他們逃竄的速度非常快,其中一人會操控魔法,能憑空召喚出了兩團藍色火球,并且殺死了一名圣武士,之后,一瞬間就從村內的住宅閃至這座糧倉,我和教堂圣武士來不及跟上。”

  “嗯,我明白了。”萊倫從地上撿起了一柄殘缺的短劍,點頭示意自己知曉了:“有什么具體的調查結果嗎?比如懷疑的人群。”

  “可以確定的是,他們都來自于您的領地之外,而且是抵達不久。”

  聽聞了這個唯一可知的情報,萊倫搖了搖頭:“那么要調查的人群太多了,每天都有許多來自帝國其他地方的人來到我的領地,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胡斯,你和你的圣武士能再繼續追查下去嗎?”

  “恐怕讓您失望了,萊倫先生。”盧瑟-胡斯搖頭道:“追查墮落者這一任務,教會通常交給那些專業緝捕的獵巫人來解決,戰斗牧師和圣武士更適合于收尾工作,簡單地說,我們適合戰斗,不適合揭秘。”

  一系列惡性事件,顯然是為了針對萊倫,隱藏在陰暗中謀劃的勢力不在少數,就連皇帝陛下都曾被人組織暗殺過,或許對方是因為畏懼萊倫所擁有的實力,才會從普通領民下死手。

  作為領主,萊倫已經不太方便于親自去調查解決這個問題,他可以派遣麾下士兵或者信賴的騎士去執行任務,面對擁有魔法的殺手,士兵和騎士作用有限,他需要更專業的人士為自己處理麻煩。

  “我會委托一位獵巫人來解決這一問題,在此之前,胡斯,我希望你和你的圣武士能加緊防范。”萊倫淡定地說道。

  “沒問題。”盧瑟-胡斯點頭:“今晚我會布置一些隱蔽哨點,以及涂抹圣油、張貼經文,盡量限制住殺手的行動范圍,但出于毫無頭緒的情況,效果可能十分一般。”

  “嗯,很好,現在著手去做吧,需要什么,我會全力配合,剩下的就交給我來處理。”

  返回男爵長屋后,萊倫立刻給布雷鎮的白狼圣騎士克里爾-安洛先寄了一封信,請他找到那位米登海姆城內的女獵巫人,盡快趕來德拉科男爵領。

  ...

  求票求訂閱!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