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第一百三十六章·封爵、救贖者、瓦爾德家族
  “陛下,您的觀察力如此敏銳,我想我說是或者不是,您的心中都已經有了答案。”萊倫沒有正面回答卡爾-弗蘭茨的疑問。

  “你不愿意承認也沒有關系,我理解,被神明賜福所要背負更多的責任。”卡爾-弗蘭茨皇帝接著說道,他的臉上笑容逐漸收斂,語氣帶著一種告誡和勸解的口吻:“你是吾主西格瑪的神選者,這無疑是一個榮耀,沃克瑪大主教也掌握著雙尾彗星之力,你們都是貨真價實的神眷者,有些事肯定不能隨便說出口,我理解,但我要問的是,萊倫,你愿意被迫卷入無窮無盡的政治旋渦和爭權奪勢者的棋局么?”

  “陛下,你之前說進行一場‘開誠布公的談話’,忘記了嗎?”萊倫瞇著眼睛,皇帝正在慢慢揭示這場談話的背后深意。

  “我們現在正在開誠布公,互相敞開心扉,如果不是因為你值得信賴,這場交流絕對沒有持續下去的必要。”皇帝的臉色嚴肅起來:“我最后再問一個問題,萊倫閣下,你覺得帝國皇帝是什么?”

  “真正的君主,查理曼大帝的遺產法理繼承者,從山脈到海洋一切神圣帝國疆域的守護者,諸選帝侯之主....”萊倫毫不猶豫地回答道,給出了數個標準答案。

  “應付官吏和普通人,你的答案非常正確。”卡爾-弗蘭茨冷笑一聲:“無論是那些投票給我的選帝侯,還是那些不支持我的選帝侯眼中,皇帝只是一個擺在皇宮之內的吉祥物,一切罪責的承擔者,就像今日你所看到市井小民所抨擊的那樣!”

  萊倫注意到皇帝身后的路德維格皺緊了眉頭。

  “選帝侯們擁有自助的行政和軍政大權,帝國表面統一,背地里,選帝侯們的勾心斗角不下于利爪海的風暴那般劇烈,每個行省都是獨立的存在,不同文化、不同人種,和平時期想要將他們統合一處,其難度不亞于遠征北方廢土,只有當他們發現自己的敵人無法對付的時候,才會想起他們選出的皇帝。”卡爾-弗蘭茨繼續說道:“我真正掌控的只有瑞克領,南方重鎮努恩城的貴族議會一直試圖仿效瑪麗恩堡獨立,如果救世者陛下的故鄉都脫離了帝國,我們還有什么可以堅持的?”

  “很抱歉,陛下,這里面牽扯到的事物我都不清楚。”萊倫輕聲說道:“我無法與您感同身受,但是,能默默承擔一切的行為,令我敬佩您。”

  皇帝靜默無聲,他端起酒杯,示意二人一同飲酒。

  滿飲一大口后,卡爾-弗蘭茨看了眼陰沉的天空:“萊倫,我所說的這些并非是抱怨和傾訴,我想讓你明白,我苦心積慮擴大影響力,加強皇權等行為是為了什么,我和我的父親利奧波德二世皇帝的愿想,讓帝國重回救世者陛下統治時期的榮光,那么首先,我必須消除南北對立的局面,統一的帝國,才是真正的帝國。”

  “吸納難民、流民,擴大可居住地,補足需求,群山矮人愿意到訪定居,甚至于聯絡勞倫洛倫森林內的木精靈并簽訂貿易,萊倫,你是想復刻一座偉大城市。”卡爾-弗蘭茨皇帝回憶起了萊倫在橡木鎮的作為:“當我從戰庭守衛手中接過圣錘蓋爾-馬拉茲和龍牙之劍的那一刻起,自己所做一切和你一樣,為了帝國。”

  “我雖然受封于米登領,受封于北方,但是這不是要挾我對他們言聽計從的理由,其實莪們之間存在些許區別,我比您想的更純粹,我是為了人類,為了抵御黑暗吞噬一切的終焉時刻。”萊倫接著說道:“那么陛下,現在,我就是您逐步消除南北對立計劃的實施關鍵,是嗎?”

  “....是的。”皇帝點了點頭,目光凝視著萊倫,他也在期許著什么。

  “我無意于參與政治爭斗,更不愿見到無意義的內耗,但是選帝侯之間的爭斗,持續了一百多年,分崩離析的帝國是不完整的,更是脆弱不堪的,在帝國統一上,我們達成了共識,陛下。”萊倫主動伸出手,端坐在座椅上沉聲說道:“也許只有您才能讓帝國再次偉大!”

  “嗯!”卡爾-弗蘭茨嚴肅地伸出手,帝國皇帝和西格瑪神選者緊緊相握。

  “宮廷密謀和內政遠比我們想象的要復雜許多,但是,受封者擁有一定權力去選擇,要么保留原有封地,要么接受新的封地。”皇帝命令侍者撤下方桌上的多余物,搬出了一張詳細的米登領地圖,一根手指只在地圖右下角:“鮑里斯-托德布林格意圖將你的封地安排在米約登海姆城附屬的雷杜因男爵領,遠離瑞克領,與霍克領、塔拉貝海姆城接壤,毫無疑問,那是片不可多得的富饒土地,但是由此一來,你就身處于南北對立的前沿陣地上,塔拉貝克領和米登領關系十分欠缺,很多瑣事將經由你手變得愈發激烈,甚至可能進一步致使行省敵對。”

  皇帝的言下之意是,讓萊倫主動避開這一政治旋渦,則選更好的位置。

  “我明白了,德拉文伯爵領的橡木鎮是我一手經營,更是我身為王國騎士的采邑封地,封爵將保證在原封地基礎。”萊倫聽了皇帝的意圖后,點了點頭,橡木鎮內隱藏許多秘密,石楠地的龍蛋、飛馬、矮人符文鐵匠工坊,這些是雷杜因男爵領絕對沒有的,他當然不能拱手讓人。

  “那就好,我會再次召開帝國議會,公開討論這件事,并將說明這是你個人的選擇。”卡爾-弗蘭茨點頭,皇帝冷靜的繼續說道:“這會給所有選帝侯一個聚在一起的理由和借口,唯一難的是,萊倫,你必須抵住鮑里斯等人施加給你的壓力,尤其未來或許會有多方的制約和束縛。”

  “這些我能解決。”萊倫點了點頭。

  看著王國騎士的認真神色,皇帝微笑著說道:“總不能讓我一昧的提出要求,我們是盟友,瑞克領能提供給你許多幫助,但是決不能太過明顯展露意圖。”

  “確實有些地方需要陛下的支持。”萊倫也毫不客氣的提出需求:“作為一個男爵領,我現有封地過于狹小,發展方向受到一定,限制并且領民的數量一直處于瓶頸,很多設想都因為人口原因而作廢,我希望陛下能解決一二。”

  “唔...”皇帝捏揉著眉心,沉吟了一會兒,片刻后開口道:“我的掌旗官路德維格,請提醒我一下,荒廢的德拉科瓦爾德領的瓦爾德城堡位于哪個位置?”

  皇帝的掌旗官立刻給予了答復:“”“陛下,瓦爾德城堡位于德拉文伯爵領以西的四十英里之外,最后一支探險隊帶回的情報上,城堡主體大多已經荒廢、破損嚴重,并且周邊盤踞了許多可怕的黑暗怪物和野獸人戰幫。”

  “那么......萊倫,你的封地在原有采邑范圍,擴張至德拉科瓦爾德森林的瓦爾德城堡,大體位置基本可以確定,周邊的零散封地,我也會和鮑里斯討論,盡可能多的一并封給你。”皇帝若有所思地點頭:“至于人口,目前你的領地現有多少領民,至多能容納多少人?”

  “統計領民數量在兩千四百人左右,外出征戰三個月內,大概又新增了三百多人,總數兩千七百人。”萊倫給出了一個準確數字。

  “南遷三萬六千個諾德王國的難民,我也許可以從里面抽出三千五百人到四千人,這場大遷徙并非瑞克領一方發起,艾維領、威森領都有人口需求,所以安排補充的人口,必須分成三批送往你的領地,不過我能向你保證,第一批人口很快就能送達,數量絕不低于一千人,他們路途中的糧食也會由瑞克領代為負責。”

  “沒有問題,陛下。”萊倫露出滿意的神情。

  二人在秘密公館內交談了許多,并達成了幾項貿易協定。

  橡木鎮的特殊楠木是制作弩弓的優質材料,瑞克領行省軍團早已大規模批量列裝手弩,每年維護保養、制作弩弓都需要巨量優質木材,對于勞倫洛倫森林的木精靈貿易,卡爾-弗蘭茨皇帝對此十分感興趣,精靈所生產制作的藥劑、飾品,聞名于舊世界,幾瓶精靈的治療藥劑能引來許多大貴族的爭搶,皇帝十分清楚這點,他有意參與其中分一杯羹,不過萊倫并未同意,王國騎士用木精靈排外的性格作為回絕的理由,皇帝只好悻悻作罷。

  臨走之際,卡爾-弗蘭茨最后反復叮囑了一些話語,皇帝希望萊倫能記住雙方的交易。

  “帝國的大局并非我一人能左右的,弗蘭茨陛下。”萊倫在臨行前說道:“我知道您想做什么,我也有我想做的事情。”

  “哈哈哈~~那這樣我想我們就有更多東西可以談了,你有你的立場,我有我的立場,但是至少現在,我們是站在同一個立場上。”卡爾-弗蘭茨收起了自己的嚴肅,重新露出微笑。

  “這我知道。”萊倫輕聲說道:“這樣的立場是必要的。”

  于三天后,選帝侯們終于勉強取得了一致,每個人都得到自己想要的。

  帝國皇宮證實對外宣布了支援諾德王國的戰爭中,對萊倫巨大貢獻的肯定,封爵儀式的具體過程同樣對外公示,包涵具體封爵內容、封地詳情,以及受封多位受封騎士。

  選帝侯們在議會上一致決定,為戰死的迪特斯港伯爵克里福德·科爾追授二等雄獅勛章一枚、諾德選帝侯的私人冠軍勇士兼帝國將軍的卡拉爾·利奧弗里克,追授二等雄獅勛章一枚,加授封號“英勇者”,授予勛章將埋葬在他們安息的莫爾陵園中,英雄后代將破格繼承爵位和封地,繼續為帝國效力。

  同時,對萊倫的賞賜也定下了。

  首先,萊倫正式從榮譽王國騎士晉升為大騎士導師,意味著萊倫有資格創建屬于他自己的騎士團,并且在帝國境內,大騎士導師屬于定職,帝國境內的法理騎士團將承認并接受萊倫的騎士團騎士長身份。

  其次,萊倫被授予三等鐵十字勛章一枚,并加封男爵頭銜,受帝國法典認可,記錄在帝國皇家學院的《白典》(統計歷代貴族及其子嗣的書籍)之上,正式錄入皇宮內的《帝國英雄錄》獲得帝國英雄頭銜。

  另外,選帝侯們也定下了賞賜,一千一百枚金幣、三十五套嶄新的騎士板甲、免除額外戰爭稅一年、授予帝國將軍職位。

  一枚三等鐵十字勛章已是極高榮譽,按照戰功,授予萊倫三等勛章名副其實,帝國固化的貴族階層中,算得上一個高一些的墊腳石,更能奠定萊倫日后再度晉升爵位的基礎。

  十一月份的最后一天,盛大的封爵儀式在帝國首都阿爾道夫城的皇宮召開,大量的受封騎士和貴族們將圍觀著帝國英雄萊倫的封爵儀式和授勛儀式。

  萊倫立下的赫赫戰功使他躋身貴族階層,嚴格而論,萊倫屬于軍勛貴族。

  嚴格的封爵流程在儀式前一天開始,正義教會的教義中就規定,凡是西格瑪信徒受封,前一晚必須在阿爾道夫城內的正義大教堂中接受洗禮、沐浴,并齋戒,以示虔誠、洗滌不潔和保持本我,當他浸泡在圣水中時,一絲明悟感充斥己身,然后,一整套皇帝贈送的精工秘金符文板甲穿戴在萊倫身上,兩名正義大教堂內的樞機牧師親手將一面紅色印底,繡有金色雙頭鷹和桂冠紋飾的披風系在帝國英雄的雙肩之上。

  隨后,西格瑪神選者被引往正義大教堂最宏偉的祈禱廳,一尊超四十米高的手持圣錘蓋爾-馬拉茲的西格瑪雕像立在視線盡頭,四周擺滿了明亮的白燭,鋪著白毯的過道兩側,一百七十余侍僧和牧師、三百五十名圣殿武士和神圣西格瑪騎士團騎士們一齊唱誦禱文,空明而宏亮的聲音,回蕩在巨大的哥特式建筑之內。

  第二天,清晨,當深秋的暖陽從東方天穹緩緩升起時,第一縷晨光照在金碧輝煌的皇宮表面。

  受封的帝國英雄和幾位同樣晉升爵位的王國騎士離開了正義大教堂,前往皇宮,被清水洗滌后的寬廣街道兩邊無數人群振臂歡呼,他們高喊帝國英雄之名,獻上了自己的熱忱和敬愛。

  萊倫無疑是最特殊的受封男爵,他騎著半獅鷲菲爾諾斯行至阿爾道夫皇宮之前,引來了無數崇拜目光,穿過恢弘氣派的皇宮金門,選帝侯等帝國大貴族已經在里面等待,封爵儀式已經準備完畢。

  皇宮王座廳內,樂聲響起,在歡呼的浪潮中,穿過了嶄新的紅地毯,全身精工秘金板甲的萊倫來到卡爾-弗蘭茨皇帝身前,他雙膝跪在天鵝絨墊枕上,扳直腰板,神情嚴肅。

  “我,卡爾·弗蘭茲一世·馮·霍爾斯威格-施利斯特因,帝國守護者,黑暗破除者,皇帝本尊與諸皇之子,瑞克領的選帝侯,阿爾道夫大親王,查理曼大帝神圣遺產的繼承者、持有者,以查理曼及吾主西格瑪、圣錘蓋爾-馬拉茲之名,正式賜予帝國英雄萊倫,德拉科男爵之頭銜,并賜其家族姓氏瓦爾德,賜予稱號“救贖者”,自此及至世界終焉,救贖者萊倫-瓦爾德之名,傳頌舊世界!”

  ...

  求票求訂閱!

  封爵了。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