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第一百二十五章·瑞克禁衛,沖鋒!
  諾德領北方,距離塞森蒙德城一百七十英里。

  一座充滿北境特色的小型農莊,大片成熟泛著金黃的麥苗被踐踏,農莊的風車磨坊被破壞的只剩下一片木扇,畜欄里,僅剩下的幾頭豬羊被宰殺,鮮血橫流,儲存保命糧食的糧倉也被一把火付之一炬,外圍筑起的一圈圍欄,此刻都已化成焦炭。

  慘叫聲中混合著狂笑與驕縱,蠻族掠奪者騎手用套馬繩索將不幸的人們拖拽在馬蹄后,農莊的附近到處都掛著帝國人的尸體,成群成群的俘虜被蠻族人處死。

  在微弱的月光下,盧瑟-胡斯可以斷定,待在農莊里的諾斯卡人不低于一百五十人,顯然這是一支掠奪者們的臨時營寨,熊熊燃燒的糧倉,在漆黑夜幕中額外醒目。

  “救救我,救救我~”骯臟的泥巴路,數個渾身赤裸的蠻族人壓在那些可悲、同樣赤裸的農家女身上,留著臟辮的北老將她們按在木板上,肆無忌憚的聳動下半身,放聲大笑,農家女的哭嚎聲不斷刺痛著盧瑟-胡斯的內心,刺痛著逃至這座農場的迪特斯港士兵的內心。

  大路不敢走,逃向南方的一行人只敢抄小道行進。

  有些俘虜是被抓到然后處死,有些俘虜這是在反抗中被處死,還有些俘虜是被絞在木架上,手腳捆綁,留著最后一絲生機等待自己的命運。

  無論怎樣,他們落入了北老手中,結局都是死。

  “戰斗牧師大人,打不打!我們都聽您的!”一名渾身泥濘的帝國隊長趴在盧瑟-胡斯身旁沉聲說道,他緊握著雙手巨劍,周圍匍匐爬上矮坡的帝國士兵們也紛紛握緊了武器,他們的面龐上充滿對北老蠻族的怨恨,凡人們目光凝視著戰斗牧師,只等他一聲令下。

  盧瑟-胡斯扭過頭環顧四周,三四十個目光堅定的勇敢士兵和七八名帝國騎士,但是矮坡后的山道間,是一百六十多老弱病殘,而他們的目光也在注視著戰斗牧師,普通人單獨面對掠奪者,毫無勝算可言,就算士兵和騎士們勇敢無畏,至多能拖延住一大半蠻族人,剩下的任何一個北老沖入人群中,無人能擋。

  農民的草叉和菜刀,對付不了經歷過腥風血雨的戰士。

  被俘虜的農家女發出的哀嚎聲回響在荒野之中,盧瑟-胡斯擰緊了眉心,握著戰錘的手一陣卡卡爆響,最終,他將戰錘背在身后,對所有人打出撤退的手勢:“我們無法救下他們....”

  戰斗牧師選擇了撤退。

  “....明白。”

  士兵和騎士們神情寂然,重新匍匐爬下矮坡,北老蠻族的大笑就像對他們唾棄的嘲笑。

  矮坡下一百余個迪特斯港難民重新背起了行囊,隊伍正中心,孩童們的眼童中缺少純真,無數次血淋淋的教訓讓他們的心智迅速成熟,哭喊,會引來怪物和敵人。

  殘酷的戰爭,讓一代又一代諾德人,在幼年時就已知曉死亡為何物。

  數天的拼命逃亡奔波中,難民們早已不知道自己逃到了什么地方,他們習慣性地跟隨著戰斗牧師大人的指引,一直向南,在地廣人稀的諾德王國,絕大多數人一輩子都不會離開自己的村莊,離開了世代居住的地方,前途只剩下一片未知的渺茫。

  “亞森,牧師大人發話了,繼續趕路,你們家快點收拾東西!”難民隊伍末端,一個小伙子拉著自己的兩個妹妹,朝著自己的鄰居小聲喊道。

  “馬上好,馬上好....”名叫亞森的小伙子艱難地彎下腰,抓起一桿削尖的木矛,轉身看向自己的老母親,他的母親正收拾著一筐子的瓶瓶罐罐,其中有一瓶貴族家里的銀壺。

  “媽媽,這些都是累贅!你背著的糧食袋已經夠重了!”亞森生氣的低聲喝道,他抓過母親拎起的筐子,扔向一邊,不由分說地攙起母親,小跑步追上隊伍。

  “亞森,你知道你在做什么?”老母親連忙掙開自己的兒子,提起筐子,她還夢想著留下一點點財產,逃離諾德后足夠重新生活,讓兒子將來娶妻置辦家業,這位勇敢的北境女性倔強了一輩子,說什么也不扔下僅有的財產:“這些瓶罐是我們家僅有的一些值錢物,就算是逃亡,也不能糟踐東西!”

  “不把這些扔掉,我們遲早得死在逃亡的路上!”亞森伸手重新扯下筐子,他扭頭看了眼尚未走遠的隊伍,拉著自己的老母親:“媽媽,聽我的,快走!遲了就來不及了!”

  固執地老母親剛想抓起唯一一瓶銀壺,整個筐子被掀翻在地。

  “嘩....卡卡~”一大筐子陶土做的瓶子、罐子全部被摔成了碎片,清脆的碎裂聲,在荒原中清晰可聞。

  難民隊伍最前方,盧瑟-胡斯勐地轉身望去,他身邊的帝國隊長瞬間握緊巨劍,隊伍中的難民們齊刷刷地扭頭看去,只有手足無措、立在原地的亞森母子和一地碎裂的瓶罐。

  清脆的碎裂聲驚動了農莊里的蠻族人。

  最外面,幾個正強暴著農家女的北老爬起身,蠻族人下意識抄起近在遲尺的戰斧、彎刀,戴上黑鐵頭盔和圓盾,充滿野蠻的吼聲響起:“誰在那兒?!

  出來!

  !”

  矮坡后的難民們艱難地吞咽一口唾液,他們沒時間去處理引起麻煩的家伙,難民們知道,危險即將到來。

  盧瑟-胡斯深深地看了眼名叫亞森的小伙子,打起手勢,命令難民們加快速度逃離,同時讓士兵們準備迎敵,隊伍一側的帝國隊長扣上了自己的鳶盔,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巨劍抖擻一串劍花。

  “卑賤的南方人!我聞到你們身上的臭味!”北老蠻子的聲音越來越近,悶沉的腳步聲也越來越密集,隔著矮坡,傳來了諾斯卡冰原狼低沉地嘶吼聲。

  “所有人,迅速撤離!快!快!

  !”盧瑟-胡斯不再收斂氣息,他厲吼著命令難民們撤退,握緊戰錘沖向了隊伍末端,隊伍中幾個獵人和弩手拉滿了長弓和弩弦,他們緊張地死盯著矮坡,隨時射擊。

  “啊啊!

  快逃命!

  ”一百余個難民很難再保持秩序,死亡威脅下,逃竄引發了大片混亂。

  當一個人最先奔跑,所有人都將奔跑,

  連續逃亡數天的難民們精神和體力都處于疲憊的邊緣,尤其是落在最后方的母子,亞森的老母親背著沉重地糧食袋,腳步不穩,才走了三四步,老母親便喘息著倒在了地上,氣若游絲。

  “媽媽!”亞森下意識停下腳步,迅速沖過去:“快起來,媽媽!蠻族人就快到了!”

  “不....不行了...媽媽走不動了,是我害了所有人....都我的罪過....”老母親搖頭,蒼老滿是皺紋的臉上滑下淚花:“孩子,快逃命吧,你快逃啊....”

  “喝啊!

  ”蠻族人的吼聲逐漸靠近了,凄厲充滿嗜血的喊聲在亞森耳邊環繞,一個手持斧盾留著臟辮的北老獰笑著沖向他:“為了黑暗諸神!

  ”

  年輕的小伙子不愿坐以待斃,扔下行囊,雙腿戰栗著握緊了木矛,他要保護自己的至親,放聲大吼為自己壯膽:“啊!

  !

  ”

  亞森毅然決然地沖了上去。

  農民怎么可能是蠻族戰士的對手?沖鋒突刺僅僅一個照面,他手中木矛被戰斧噼斷,蠻族人輕松地用圓盾將年輕的小伙子擊倒在地,北老一甩臟辮,放過了亞森,轉而走向那位不幸的老母親:“你的母親,對嗎?”

  “快逃!亞森。”老母親見到自己的孩子倒在地上,淚流滿面著哭嚎道:“別管我,孩子,快逃命啊!”

  “等我砍下她的頭顱,你的眼神一定特別有趣,南方人,哈哈~~”諾斯卡掠奪者猙獰笑著,一腳將老母親踢翻在地,揚起了手中戰斧。

  “不!

  不!

  媽媽!

  ”年輕人絕望了,他無能為力地向母親爬去,雙目失神,童孔放大。

  或許這就是普通人的命運,無論怎樣反抗,終究難逃一死。

  急速的鐵甲碰撞聲,一道沉重地腳步迅速接近,身披半身板甲的戰斗牧師揮動戰錘,熾熱的靈魂烈焰包裹住了牧師手中戰錘,勢大力沉的一擊砸向蠻族人:“為了吾主!

  !”

  “砰!”一擊將其砸飛兩三米,清脆的骨碎響聲預示著蠻族人的死亡,凈化的烈火變得愈發狂暴。

  “牧師大人!”

  在亞森激動的目光下,盧瑟-胡斯攙起了老母親,沉聲喝道:“帶著你的母親,快走!我來斷后。”

  片刻后,緊隨戰斗牧師的帝國士兵們沖上來,一個士兵幫著亞森向南撤退,剩下的劍士們組成盾墻,緊盯著從矮坡沖下的蠻族人,

  幾個獵人和弩兵一齊開火,僅僅射翻了一兩個諾斯卡掠奪者,剩下的蠻族人仍占據巨大的數量優勢。

  帝國隊長望著面前夜幕中狂奔,發出怪叫的諾斯卡人,啐出一口唾液:“我們注定要死在這了,胡斯大人!”

  十一個長槍兵們在盾墻后放平槍頭,直指敵人,六名步行帝國騎士和一位海洋教會的海神騎士,手持劍盾團結在戰斗牧師麾下,信仰之力給予了他們勇氣。

  戰斗牧師保持著沉默,他深吸一口氣,手中戰錘附著的靈魂烈焰更加耀目。

  “如果挺過了這場戰斗,我可以申請入西格瑪教會嗎?”帝國將軍一把扯下領口“W”形象征幸運之神的掛墜,扔在地上,然后,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突然覺得,高呼西格瑪之名戰斗,很爽,比幸運女士這個娘們唧唧的神爽多了!”

  盧瑟-胡斯目視著諾斯卡人,他低聲念誦起《十二禱文圣言》開篇扉頁的第一句:“當太陽落山、大地黑暗、篝火點燃、啤酒斟滿,就該是像矮人那樣唱誦薩迦的時候了。世間最偉大的薩迦就是西格瑪的薩迦,那世間最偉大的戰士。現在,好好聽著,心懷希望吧!”

  “吾,即是守衛帝國的戰錘;

  吾,即是凈化凡世的彗星;

  吾,即是西格瑪行走世間之意志....”

  蠻族的呼聲和冰原狼嘶吼聲越來越清晰,劍士們握緊盾牌,長槍兵端平槍刃,戰斗牧師的虔誠禱告引來了金色雷霆的一閃而逝,唯有大誦經師方能掌握的神術“正義之甲”,史無前例地出現在諾德的荒野。

  籠罩在金光之中的劍士們放聲大吼,就和盧瑟-胡斯、帝國隊長一樣,高呼出聲:“為了帝國!”

  夜幕之中,三百名騎士組成的鋼鐵浪潮,奔涌在塞森蒙德以北的荒原。

  瑞克元帥庫爾特·海爾伯格率領著騎士們急速奔襲,先驅侍騎們當夜追蹤到一處諾斯卡營寨,被焚毀的農莊中,囚禁的帝國同胞正飽受折磨。

  庫爾特·海爾伯格鳶盔兩側張揚的獅鷲羽冠颯颯吹動,瑞克元帥舉起散發金色幽光的折磨之劍:“再快些,皇帝的瑞克禁衛!諾德子民處于危險中,我們不能看著同胞在我們面前死去!”

  “明白!我的元帥!我們已經在全速前進了!”瑞克禁衛們大聲回應著勇冠帝國的瑞克元帥。

  “很好!”

  “集中精神,穩住陣型!”帝國隊長大吼道,他一人獨戰五個蠻族掠奪者,雙手巨劍上下翻飛,噼砍下蠻族圓盾數塊碎屑,從架勢來看絲毫不落下風。

  他在迪特斯港的軍營里領著雙倍甚至三倍的高額薪水,享用伯爵配給的雙層住房和美味佳肴,為的就是在戰爭中發揮應有作用。

  劍士后排的長槍兵們用力前刺,士兵們咬緊牙關,皺緊眉頭,手中長槍瞄準心窩、面門,再狠狠地扎去,訓練有素的紀律方為致勝法寶,被正義之甲神術籠罩的帝國士兵們,盔甲防護力不弱于板甲,信仰之力聚為實質的神術庇佑著他們。

  盧瑟-胡斯當先在前,他念誦著自己在侍僧階段就以熟知的經文,戰錘揮舞成風,擊退一個又一個來犯之敵,身上濺滿了蠻族人的鮮血。

  人數的劣勢絕非輕易所能彌補,三四個蠻族人用圓盾將一名騎士分割出陣型,巨斧和彎刀連連噼下,打開了鐵罐頭,隨著時間流逝,盧瑟-胡斯麾下已經損失了一小半的戰士,他們邊打邊撤,盡量拖延時間。

  迅疾的蠻族掠奪者騎手直直向難民們追去,即將功虧一簣時原野的盡頭,密集的馬蹄聲響起。

  數十炬火把之下,善良的鎧甲,高舉的旗幟,如林的騎槍,象征瑞克的金色獅鷲紋章在為首那位散發金色幽光的白胡子騎士率領下,出現再荒野的另一邊,光明驅散了黑暗,希望之光涌入難民心中。

  “瑞克禁衛!沖鋒!

  !”

  。

  。求票求訂閱!

  假設諾斯卡人揮下了戰斧....是不是更悲情些?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