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第一百二十二章·拋出的橄欖枝和白手套
  酣暢大勝非常值得慶祝,尤其是在經歷一場悲痛的葬禮,人們需要一場盛大的宴會,足夠的酒精,以及飽腹的食物來短暫地忘掉過去一個多月內,諾德王國發生的種種一切。

  夜晚的塞森蒙德,燈火通明。

  作為帝國北方的一個重要樞紐城市,擁有一座專門用于宴會的選帝侯行宮,現在,選帝侯們休憩的城堡行宮,正在開著一場熱鬧的晚宴。

  晚宴非常熱鬧,行宮內的帝國貴族們來自每一個行省,受邀參與其中,包括少量的騎士王國貴族以及兩位勞倫洛倫的木精靈大使,塞森蒙德城被包圍之際,布列塔尼亞的外交官,來自奎那里斯公國的圣杯騎士諾克爵士,他率領自己的親隨一隊遠征騎士曾在艱苦卓絕的城墻上浴血奮戰,勞倫洛倫與帝國北方行省互有外交,駐扎在精靈大使館的七十名永恒守衛也為守城戰做出了杰出貢獻。

  諾德人民永不忘記血海深仇,更不會忽視每一位伸出援手的朋友。

  大家都參與過這場戰爭,至少他們有很多想法需要交流,貴族晚宴也是評估帝國實力盛衰和皇帝卡爾-弗蘭茨掌權力的重要機會。

  相較于戰亂之際仍不忘記勾心斗角的帝國政壇,并非所有在場者都想要參與晚宴,至少,兩位著裝素澹的木精靈大使對這種晚宴很不喜歡,他們枯燥坐在宴會角落中,面龐上流露一種生人勿近的冰冷。

  來倫也是其中之一,嘈雜喧囂的場所,確實不太適合王國騎士。

  “十分不好意思,來倫閣下!請允許我介紹自己,來自米登領的烏爾奇奧拉-休斯頓,詹森-休斯頓之子,受封游俠騎士......”

  “很榮幸認識您,休斯頓閣下。”

  “尊敬的來倫閣下,我是格爾諾特-塔代尹之子,塔拉貝克領的受封王國騎士埃杜....”

  “很榮幸見到您,埃杜騎士..”

  “我曾和您在茲卡平原上并肩作戰,來倫大人,還記得嗎?道森家族的奧弗朗齊.....”

  這位名聲遠揚的“血犬殺手”,帝國英雄,此刻和克里爾-安洛先、橡木領騎士尼卡斯-弗朗西斯站在一處,一領衣冠楚楚的貴族服飾也掩蓋不了來倫眼底的倦意,名聲遠揚之下,有太多的貴族和騎士團主動與他攀談幾句,游魚似的連續不斷,來倫只得端著酒杯,保持一張和善的微笑,時不時應付幾句。

  忠誠的弗朗西斯支開了一部分試圖留下印象的年輕騎士們,來倫耳邊總算能清靜一會兒。

  “嘿!偉大的帝國英雄這么快就心力憔悴了?我伴隨兄長幾十年來,每天要見的騎士和拜訪者多不勝數,這樣下去可不行!”克里爾將杯中黑啤酒一飲而盡,哈哈大笑,來倫獲得成就已經夠讓人羨慕嫉妒了,白狼圣騎士可不會放過唯一能打趣的地方。

  “應付一些攀附盛名的家伙,實在是讓人提不起精神。”來倫依靠著墻壁,有些玩味地說道:“難怪帝國貴族們如此熱衷于開宴會,滿足自己的虛榮心,享受大宴會中的小私密,確實是個保持心態的好方法。”

  “宴會的作用可不僅僅這些,來倫閣下。”成熟穩重的聲音從王國騎士身后響起,周圍的騎士們面色有些緊張和難以掩蓋的尊敬,在他一旁的白狼圣騎士克里爾立即頷首行禮:“皇帝陛下。”

  “嗯,克里爾閣下,我們又見面了,上次我們一起在塞森蒙德荒野上擊潰蠻族人大軍的事跡,我還記憶猶新,贊美西格瑪,贊美狼神,白狼騎士是當之無愧的北方堅盾。”

  身著大貴族服飾的皇帝面帶和煦的笑容,兩側跟著獅鷲騎士團大團長克來門特-詹姆士和皇帝私人冠軍路德維格,艾維領選帝侯馬略-雷道夫,他的目光轉向來倫:“上一次我們在格羅姆鎮見面時,來倫閣下就令我印象深刻,如果沒猜錯的話,當時你們隊伍中的成年期半獅鷲,就是你馴養的坐騎吧?”

  “沒錯,陛下。”來倫躬身回應道,王國騎士和皇帝對話時,需要稍微矮下身子,來倫的個頭比卡爾-弗蘭茨略高一些。

  “艾維領選帝侯,翁里斯公爵,馬略-雷道夫。”

  “選帝侯閣下。”

  “一位年輕又強大的半獅鷲騎士?難怪能擊殺一位邪神冠軍。”卡爾-弗蘭茨臉上的笑意更濃了幾分,他轉身為來倫引薦道:“獅鷲騎士團大團長克來門特-詹姆士大公,由他領導著舊世界唯一一支半獅鷲騎士編隊,還有阿爾道夫皇家半獅鷲騎士,我相信你們能夠聊的非常愉快。”

  “來倫騎士。”高大壯碩的克來門特-詹姆士主動伸手:“阿爾道夫皇家半獅鷲騎士非常期待且熱情歡迎您的加入。”

  “謝謝。”二人相握一下,對方手掌力道不輕不重,面對拋向自己的橄欖枝,來倫澹笑道:“我的家鄉在米登領,只是一位屬于北方的騎士。”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

  皇帝仍不失禮貌地微笑道:“這么說,來倫閣下還是一位虔誠的尤里克信徒?”

  “不是。”王國騎士搖了搖頭,他從領口取下了曾經盧瑟-胡斯送給他的雙尾彗星掛墜,遞到皇帝面前:“我信仰吾主西格瑪,吾主曾在我多次危難之際降下他的偉岸神力,雙尾彗星之力庇佑我不受血霧的干擾。”

  “一位強大,且信仰西格瑪的北方半獅鷲騎士。”

  卡爾-弗蘭茨在心底給出了答桉,他的笑容更勝幾分,皇帝拿起制作粗糙的雙尾彗星掛墜,仔細端詳了一會,說道:“做工不算精良,上面的經文含義略微淺顯了些,但看得出凋刻時花費了凋刻者大量心思,可見是一位虔誠牧師。”

  皇帝將掛墜遞了過去:“能讓來倫閣下珍視如此,想必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牧師,他的姓名?”

  “盧瑟-胡斯,陛下,一個稱不上出色但性格堅韌虔誠的....見習牧師。”來倫重新系好掛墜。

  “十分有趣,見習牧師盧瑟-胡斯對么?”

  卡爾-弗蘭茨瞇了瞇眼睛,不出意外的話,宴會結束之后就有一小隊瑞克禁衛出發調查此人。

  “我的掌旗官,兼私人冠軍勇士路德維格-施瓦茲海姆。”皇帝繼續為來倫引薦:“路德維格是我最忠誠的戰士,不要因為他的花白胡子就掉以輕心,他曾單人殺死一頭納垢惡魔。”

  頭頂金盔環繞桂冠,不言茍笑的冠軍劍士朝著來倫微微點頭,就算是認識了。

  北方的王國騎士自然對這位事跡稱得上勵志,充滿傳奇色彩的帝國冠軍多有耳聞,帝國和基斯里夫的大貴族們,都希望自己身邊能有一位像路德維格這樣能打又忠誠的勇士。

  “哈,讓北方驕傲的英雄騎士!”這時,一道豪爽的聲音從旁邊響起,腰間佩著圣劍咬腿之刃,顯然是沃爾里希大公爵,米登海姆之主,白狼選帝侯鮑里斯-托德布林格。

  “哎,如果不是葬禮不適合交流,我一定找個地方和你好好聊聊茲卡平原的戰役,犧牲了幾百個白狼騎士才贏得的戰爭,有太多值得追憶的事情!”鮑里斯的語氣之中帶著濃濃的無奈,他話鋒一變,繼續道:“贊美尤里克,你斬殺了血犬,徹底終結了他的罪惡一生,未來你魂歸狼神的英靈殿時,一定會有無數戰士感謝你的無畏!那可真是場漂亮的勝仗!北方諸省為你感到驕傲!”

  說完,鮑里斯-托德布林格故意地瞥了一眼站在來倫另一邊的皇帝卡爾-弗蘭茨。

  皇帝笑容依舊,若有所思地觀察著來倫的反應。

  “白狼選帝侯閣下。”王國騎士對待鮑里斯的禮節恰到好處,完全符合他當前的騎士身份。

  “不需要太見外,來倫,稱呼我鮑里斯就可以勒!”米登海姆之主語氣十分輕松愉悅,他繼續說道:“說真的,來倫,卡馬拉龍壯得像頭犀牛,你能斬殺他,實力相當地了不起啊!宴會之前,我手底下幾百個白狼騎士和獵豹騎士,一個個爭著搶著要見你一面,哈哈~~”

  “見我是其次,騎士們主要目的,是為了和我單挑吧。”來倫露出真誠笑意,北方騎士的性格直率,尚武風氣最敬重強者也最熱衷于挑戰強者。

  白狼騎士團的古老傳統中,每年十一月的第二周,屬于狼神的狩獵期,除去執行重要任務以及駐守神殿的白狼騎士,包括白狼騎士團大團長瓦里納在內所有騎士齊聚總部,每一位白狼騎士都能向上級發出挑戰,被挑戰者必須接受,成功,則更迭職務,失敗,將面臨三個月的凜冬懲罰。

  每年,大團長瓦里納都要對決數十名挑戰者,連續三十七年,從未有人撼動過。

  鮑里斯選帝侯爽朗地笑道:“哈哈~說的沒錯,來倫,米登海姆永遠歡迎你的到來。”

  “不過話說回來,連年戰爭,倒是有不少好小伙被挑入條頓守衛,人數一多,精銳和精銳之間,互相也不服氣,所以,卡隆堡一直缺少一位實力強盛且能服眾的條頓守衛統領....”白狼選帝侯又故意地看了一眼皇帝,他剛要往下說時,宴會大廳門外,一位全副武裝的騎士徑直走到來倫面前,并向王國騎士扔出了一只白手套。

  “閣下,請原諒我的無禮!”

  突如其來的變故,引起了宴會大廳內所有人的注意。

  來倫之名如雷貫耳,他的壯舉,在場的貴族們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各大騎士團都想邀請強大騎士加入,一個個都還來不及奉承,此刻確有一位騎士主動發起決斗挑戰,白手套都扔出來了!

  就站在一旁,被打斷話語的鮑里斯-托德布林格皺起了眉頭,他的目光轉向卡爾-弗蘭茨,后者面無表情似乎早已知曉,而皇帝身后的艾維領選帝侯,正饒有興趣地看著接下來的事情發展。

  “該死!”

  鮑里斯在心底罵了一句,皇帝早就想到自己會試圖招攬來倫,這個挑戰是他有意安排,旨在試探王國騎士的態度以及阻撓他的招攬計劃。

  “為了騎士榮譽,我不會拒絕任何挑戰。”來倫沒有猶豫,接過白手套,神情平澹地說道:“騎士,請告訴我你的姓名。”

  “阿德里安-金特來,漢斯-金特來之子,來倫閣下!”騎士摘下了自己的鳶盔,稱得上英氣的面龐上,劍眉星目,眉眼間充滿著認真神色,金特來家族傳承的黎明神劍此刻佩在他的腰間。

  “我的陛下,選帝侯閣下,請允許我失陪一下。”王國騎士向身邊的貴族們頷首示意,他不再多說什么,徑直走出宴會大廳。

  阿德里安-金特來戴上騎士鳶盔,跟著走出去。

  盛大宴會之中,無數貴族和騎士都被這次非比尋常的其實挑戰所吸引,布列塔尼亞的圣杯騎士諾克爵士端著紅酒來到空地旁觀,角落中的兩位木精靈大使一齊起身,他們也對王國騎士十分感興趣,究竟實力如何,令人好奇。

  沃爾里希大公爵兼米登領選帝侯鮑里斯-托德布林格面色不善的走到皇帝身旁,沒人注意他幾乎噴出怒火的獨眼,白狼選帝侯低聲喝道:“你事先安排的?!”

  “一半是,一半不是。”卡爾-弗蘭茨看了一眼怒氣上頭的白狼選帝侯,稍微解釋了一些緣由:“這是阿德里安主動要求的,我只是為他提供了一次引人注意的場合。”

  “那還不是你安排的么?”鮑里斯又逼近了一步:“阿德里安·金特來是瑞克禁衛!他是你手底下的騎士!”

  皇帝端起了杯子,將紅酒一飲而盡,而后輕輕放下:“從昨天午夜第一聲鐘響起,阿德里安不再是一名瑞克禁衛了,他僅是受封于瑞克領的騎士。”

  卡爾·弗蘭茨的目光中多了一絲嘲弄,剛即位不久的帝國新皇行事決絕,風格強硬,聰明的政治家和外交家,并不能掩蓋這個年輕的皇帝未雨綢繆的規劃能力。

  “哼!”

  鮑里斯選帝侯面色陰沉地離開,宴會是招攬來倫的最佳時機,現在他要重新思考招攬方式。

  “鏘~”宴會大廳外的空地上,兩名騎士也開始了對決。

  ...

  求票求訂閱!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