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第一百二十章·古圣石板
  塞森蒙德的硝煙落下帷幕,一萬兩千的蠻族大軍被摧毀,榮譽歸于帝國。

  與此同時,諾德王國東北方,中部山脈,一場激烈的戰場正在中部山脈中打響。

  “WAAAAGH!

  ”曾屬于人類的要塞,現在遍目皆是丑陋的綠皮木像,硝煙彌漫,遍地的碎木板和倒在地上的尸體,漆黑的鴉群和禿鷹們盤踞在戰場之外,食腐動物嗅到了大餐的氣味,崎區不平的山地之間,來自北方廢土的黑灰色浪潮正與深綠色的海洋激烈碰撞。

  巨大的巖石建筑和堅固的巨石城門拱衛著龐大綠皮營寨,黑色要塞前的空地上,二十余座卑鄙拋射機一字排開,在拋射機之后,數百只飲下致幻蘑孤藥劑的地精,一個個穿戴好可笑而滑稽的蝙蝠翼,可憎的小家伙們咧開大嘴,它們迫不及待地想要“起飛”。

  巨石要塞上的獸人小子弓箭手不斷射擊,它們愚蠢的腦袋配合粗制濫造的短弓,羽箭往往落入深綠色海洋中,但激烈戰場導致了相當一部分的骨箭命中目標,要塞兩旁高山的半山腰上,成群的地精弓箭手朝著山腳下試圖攀爬的蠻族掠奪者射擊,許多手持砍刀的獸人小子一波又一波地投入戰斗。

  綠皮軍閥“大家伙”烏羅洛克正騎著一頭巨大丑陋的雙足飛龍在要塞半空之中盤旋鎮,綠皮軍閥指揮著海量獸人們進攻:“小子們!搞毛二哥正在瞅著咱們,waaaagh!

  撕碎這些北方蝦米!為了搞毛二哥!

  ”

  這位綠皮軍閥全身上下披著破爛的鎧甲,手持一把已經刃口彎曲的大砍刀,烏羅洛克身上每個縫隙中都充滿著污垢和灰塵,在吼叫時,它的牙縫里塞滿了臭烘烘的肉屑。

  惡臭自他的身上散發出來,它豁口的耳朵和鼻子上串著的金屬環,骯臟,惡臭,野蠻,完全是綠皮這一種族的真實寫照。

  “waaaaagh!”綠皮獸人們瘋狂地響應者烏羅洛克的呼聲,部落里最大最強的頭兒發出戰吼,成群的哥布林、綠皮小子穿著簡陋破爛的盔甲,不計傷亡地撲向蠻族人大軍,雙方添油似的戰斗,只會讓綠皮們越戰越勇。

  “不負血犬之意志!

  ”數十個諾斯卡部落的酋長率領著他們麾下所有的諾斯卡勇士,不顧一切迎上深綠色汪洋大海,他們不過是填上去的炮灰,萬人量級的戰場上,每一分每一秒喪失地只是數字。

  早在十四天前,諾斯卡至高王瓦米爾·艾斯林的軍隊朝著帝國腹地一路碾過,兩萬三千掠奪者和各式各樣的北方勇士,六十多支混沌勇士軍團,近七十頭冰巨魔和人皮狼,四門扎爾矮人的地獄炮,以及最為重要的四頭艾斯林部落馴養的混沌戰爭勐犸,龐大的軍隊無堅不摧,攻無不克,戰無不勝。

  “黑心之劍”瓦米爾·艾斯林為了一塊至關重要的石板而來,那是他成就受膏者不可或缺的一件助力。

  于是中部山脈的戰爭自此陷入了拉鋸戰,囤聚在中部山脈要塞之中,坐擁兩萬頭獸人血爪部落的大軍閥烏羅洛克當然不會將自己所掠奪的寶物扔給蝦米,而諾斯卡至高王也無意和它談判,懦弱的南方人才會坐在一起商議,真正勇士就該用血與火奪取應得的一切。

  “WAAAAGH!

  為了搞哥!為了毛哥!

  ”獸人小子一次次地將北方蝦米壓下去,地精投石機不斷開花,自天空滑翔而下的地精們在諾斯卡軍陣中摔得粉碎,尖叫聲,戰吼聲,此起彼伏,任何試圖沖向綠皮要塞的蠻族人都被數柄銹跡斑斑的砍刀剁碎。

  血戰,從十四天前的深夜打到十四天后的黎明,數千諾斯卡人倒在血泊中,而他們高呼黑暗諸神之名無數次地沖向綠皮獸人。

  巨型綠皮要塞方圓百里渺無人煙,無人知曉這里發生的事情。

  “偉大的至高王,超過四千七百人的靈魂回歸諸神懷抱,一百三十多個部落在戰爭中徹底斷絕,再戰下去,勇士們會對您的命令作出質疑和違逆。”一位大型諾斯卡部落的大酋長走入巨大的王座帳篷,朝著骸骨尖刺王座上的瓦米爾·艾斯林說道。

  每一個大部族麾下統御著數以百計的小型部落,部族勇士的數量決定了北方廢土的話語權和掌控力,即使戰爭是黑暗四神的偉大游戲,大酋長們在戰爭中依然有自己的想法。

  “誰敢?!”諾斯卡至高王從王座上站起,他的話語如山岳般撼人肺腑,堪比巨魔的龐大身軀足以讓野心冠軍勇士為之頂禮膜拜,巨大的王座帳篷之后,他的坐騎,冰霜妖龍加羅斯拉維噴出一道寒冰吐息:“我不在乎死多少人,讓你麾下所有部落勇士聽從斯納格的號令,否則,你的頭顱將成為血鷹旗幟的裝飾品!

  ”

  “遵命....我的國王,遵命.....”

  至高王的親衛,十六位渾身黃銅重鎧的烏金之劍混沌神選騎士,跟隨著瓦米爾出帳,他們緊握燃燒地獄烈焰的戰戟。

  鋪天蓋地的戰場上,怪物們彼此廝殺屠戮身邊一切,混沌戰爭勐犸和綠皮薩滿召喚出體型龐大的搞毛巨像碰撞一起,綠皮這一可怕的種族生的意義便是戰斗,一次又一次讓諾斯卡大軍損兵折將,無功而返。

  瓦米爾·艾斯林澹漠地看著這一切,就算是數以千計的狂戰士以艾斯林之名拼死血戰,都無法讓他的黑心升騰出憐憫和榮譽,他在等待奸奇術士完成法術,那塊至關重要的石板上附著海量凈化之力,即使時隔千年,其上的凈化之力仍不是諾斯卡至高王所能接觸的,奸奇術士的禁咒會短時間內破開凡世界域偉大守護的缺口,將虛空之中的混沌魔域籠罩這條山脈。

  此時,諾斯卡大軍后陣,混沌地獄炮正在發出巨大的響聲,信仰混沌的扎爾矮人打開了奴隸牢籠,成群的帝國俘虜在哭嚎中被塞入通紅炮管之中,充作炮彈。

  大量吞食人類血肉和靈魂,讓被封印在混沌地獄炮里的惡魔發出了滿足的動靜,接著,就像戰場上的所有蠻族人所看到的那樣,四道深紅色的光束升到天空之中,然后朝著混戰不斷的諾斯卡前陣落下。

  惡魔猙獰刺耳的大笑,帶來了它的怒火,不分敵我的巨大火球在蠻族軍陣中爆炸。

  這次爆炸直接讓數百掠奪者和同等數量的綠皮獸人被擊中,他們的盔甲在地獄炮的惡魔火焰中融化,血肉被剝奪,整個身體隨著巨大的爆炸而碎裂,血液自一瞬間蒸干,和化作液體的鐵水在原地沸騰。

  蠻族中軍,諾斯卡至高王依舊冷眼旁觀。

  大軍的前鋒不過是些無用的炮灰,那些弱小部落的掠奪者勇士和老幼病殘,對于這些人,瓦米爾不在乎,弱肉強食,是北方廢土亙古永恒的生存法則。

  騎著雙足飛龍的綠皮軍閥烏羅洛克一直沒有離開要塞范圍,不同于南方惡地的獸人,由于和人類常年作戰,使得烏羅洛克學會觀望局勢。

  突如其來的變數,卻讓戰場上蠻族人和獸人陷入歇斯底里的瘋狂。

  綠皮部落中,最大最強最綠的大只老們被大WAAAAGH沖昏了頭腦,勐勐地干一架,它們要和北面來的蝦米繼續搞!

  “好好地跟蝦米干架!

  !”

  隨著綠皮獸人大只老們集體瘋狂,一種神秘的綠色能量開始從整個綠皮部落中的所有綠皮的身上泛濫,就像引燃的火藥桶,這種潛伏在綠皮生物體內的神秘力量,被混沌地獄炮的轟擊所刺激,一種神秘的鏈接開始在所有綠皮獸人中傳遞,大waaaagh!讓血爪部落的綠皮進入一種不可逆轉的狂熱狀態,它們已經完全接受本性的感召!

  “小子們!

  小子們!

  ”綠皮軍閥大聲喊叫,它的手下無一聽從頭兒的命令,全部發瘋一般的嚎叫著,地精們嘶吼著,甚至相互之間大打出手,很快整個戰場混作一團,烏羅洛克也是獸人,逐漸地它也控制不住自己想砍人的欲望。

  綠皮存在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戰斗與毀滅。

  “搞哥讓俺們殺蝦米!

  !讓俺們waaaaagh起來!

  !”烏羅洛克覺得自己領悟了大waaagh!的目標,它張開自己的大嘴,完全不顧惡臭的唾液和各種污穢從嘴角流下。

  綠皮要塞的半山腰間,一個又一個騎著野豬的戰豬大只老從亂石中涌出,逐漸形成一只瘋狂的戰豬沖群,它們將擋在面前的掠奪者矛兵四成碎片,身形壯碩,足有數尺長的野豬豎起巨大的獠牙,蠻橫地在原野上盡情奔馳,蠻族大軍的前鋒對它們毫無反抗之力。

  決定勝敗的時刻已經到來,這時,急劇變幻的魔法風暴席卷了整片戰場,千變萬化的光彩替代了萬里無云的天穹,無窮無盡的混沌魔風不斷吹拂地面,頑石上,甚至睜開一雙雙無神的眼睛。

  彼端浮空處,足以承載百人的巨型魔盤之上,奸奇術士托里納·因格森的身軀正在逐漸消亡,籠在黑袍之下的瘦削軀體,化作一片塵埃,他周圍六十六個裝飾法環的神尊懼妖,奸奇惡魔的軀體一個接一個地爆炸,充盈的魔法之風隨著爆炸而獲得巨量充能,很快,巨大的魔盤上僅剩下七個縮小一半體積的懼妖。

  通過獻祭完成奸奇術士的強大禁咒,利用了偉大守護的細微漏洞,再加上濃郁如液體的魔風匯集,得以讓真實的混沌魔域降臨凡世。

  諾斯卡大軍中,傳來了悶雷般的嘶吼聲:“唔啊啊啊!

  ”

  諾斯卡至高王騎上他的冰霜妖龍,親自出戰了。

  群山間似乎有無數聲音呼喊他的尊名,深藍的魔域天穹中,冰霜妖龍加羅斯拉維的吐息死從天降,一道數米寬,綿延百米的冰霜吐息灼盡了獸人,他手握邪神賜予的霜慟之劍和綠皮軍閥烏羅洛克交戰。

  十六個烏金之劍混沌神選騎士和二百血盟衛,六十多支混沌勇士軍團,近七十頭冰巨魔和人皮狼,碾壓之勢瘋狂沖擊著綠皮獸人的浪潮,蠻族大軍開始展現

  烏金之劍騎士猶如攻城錘般,從戰豬大只老中生生撕開缺口,摧枯拉朽地撞向綠皮要塞,沿途中的惡地巨人,雇傭食人魔都對強大神選騎士束手無策,然后,近百頭北方廢土的怪獸在所有獸人的恐懼目光中出現,惡魔鋼鐵鑄造的武器,痛飲綠皮們的鮮血,混沌勇士向黑暗諸神證明自己的榮耀!

  霜慟之劍和大砍刀碰撞的一瞬間,綠皮軍閥烏羅洛克感覺大事不妙,它根本就不是眼前渾身冒著黑氣的人類之敵,見到地面潰亂的獸人軍隊,綠皮軍閥掙扎著催促雙足飛龍逃走。

  瓦米爾·艾斯林并不打算給它逃走的機會,冰霜妖龍的巨齒在雙足飛龍的身上留下一個又一個血洞,巨龍和亞龍種之間實力差距,云泥之別,霜慟之劍更是直接斬下了雙足飛龍的膈膜翅膀,在腹部畫出了一條長長的血口子。

  雙足飛龍哀嚎著急速墜向地面,在半空中灑下一片又一片的鮮血,龐大身軀壓死了數十個獸人小子,在半山腰上連續翻滾數圈,悲鳴了一聲之后,就再也沒了聲息。

  烏羅洛克也跟著坐騎摔下地面,下頜骨嚴重扭斷,滿口的大黃牙十去七八,這一摔跌的七葷八素,暈頭轉向,正當它勉強起身時,諾斯卡至高王的巨劍從綠皮軍閥身前斬下,留下一具無頭獸人尸體。

  “卡”的一聲,黑暗諸神賜下,足以砍下龍鱗的霜慟之劍居然崩開了一小塊豁口。

  一塊古樸,普通不能再普通的石板,從綠皮軍閥的骯臟盔甲中滑落,瓦米爾·艾斯林夢寐以求的至寶,遺留在凡世的“古圣石板”!

  彗星般刺目的凈化之力席卷了諾斯卡至高王,幾乎瞬間,石板像是被激活了似的一閃而逝,一團深藍色魔法囚籠憑空出現,已經身銷形逝的奸奇術士托里納·因格森出現在瓦米爾身旁,他伸出細長瘦削的手臂,深藍色羽毛從法袍尚未覆蓋的地方露出,以及手臂上數十道年輪般的眼睛:“我的王,古圣石板擁有難以想象的智慧和力量,就差一點,我們失去的一切付之一炬。”

  諾斯卡至高王并不在乎,他用命令語氣說道:“揭曉接下來的目標,奸奇的銀塔王子。”

  “遵命,我的王。”奸奇術士陰惻惻笑出聲,他的聲音帶著些陰謀:“不過首先,我們要解決一支蜥蜴人的軍隊,它們即將到來....”

  浩瀚洋以南,新世界,巨龍群島的無盡雨林之中,偉岸的神殿城市露絲契亞。

  那座矗立在神殿城市之中,足有數百米之高的巨型金字塔頂端,無數裝飾著黃金,珍貴鉆石的蜥蜴人神殿守衛朝著金字塔拜服。

  頂端的觀星室內,彌漫著濃郁魔法之風,巨大的再生之池上懸浮著一尊裝飾蜥蜴人浮凋的黃金圣座,掌握魔法之風奧秘,最強大的第二代史蘭,“長者”馬茲達穆迪已然從沉思中蘇醒,它的浩瀚意志席卷了整座露絲契亞,所有靈蜥祭司為它的歸來而獻上崇敬。

  波瀾不驚的眼童睜開,強大史蘭吐露出了扭轉凡世命運的話語:

  “開啟,大計劃。”

  ...

  求票求訂閱!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