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第一百一十五章·塞森蒙德之戰·中
  “稍安勿躁,血神的冠軍。”沼棲妖始終保持狡詐本能,碩大的獨目,眼白滴熘熘轉動一周:“自詡南方人皇帝的家伙已經到來,跟隨他出戰的瑞克禁衛不好對付,我們必須謹慎應對他們,否則就有可能遭受沉重打擊,我們的掠奪者騎兵數量很少。”

  “那就派出冰原巨魔和巨人!弱小的南方人只會在巨魔吼聲中顫栗著后退!”卡馬拉龍噴出一道血氣,冰原巨魔是一種混沌變異巨魔,出沒于諾斯卡的冰凍荒原。冰原巨魔起源于在巨魔之鄉更北的地方,憑借強大力量和再生能力,好戰的北老在戰斗中找到了巨魔的用途,大多數巨魔都能將酸性胃膽汁噴到受害者身上,但冰原巨魔變異過度,導致它們只需呼出一次冰冷的氣息,就能將敵人徹底冰封。

  崇尚血神恐虐的混沌戰士,雖然他們的頭腦與莽夫無異,但恐虐信徒更崇拜戰爭藝術,一場完美的戰術徹底擊潰南方人軍隊,摧垮他們的脆弱士氣,無疑是求得血神青睞的極佳方法。

  所以,一場野戰,卡馬拉龍勢在必行。

  這位在北方叱吒風云數個世紀的恐虐神選冠軍,血腥思維立即付出行動,他突然意識到,南方人最害怕什么,最大的劣勢又是什么。

  “在蒙吉利特平原布下盾陣,讓所有部落和勇士們聽令!”卡馬拉龍·血犬思考完畢,他開始著手準備一場浩大的勝利:“南方人的騎士再多,也沖不破混沌勇士軍團!我們將在這里和帝國的皇帝軍隊進行決戰!”

  蒙吉利特平原位于塞森蒙德城西方十四英里,諾斯卡大軍直線距離的五英里外,是一片布滿山丘、高低起伏的狹窄平原,遍地巖石和樹林,可以有效阻礙帝國騎士的發揮,復雜地勢,更會讓南方人引以為傲的重炮精準度大大降低,難以命中敵人。

  “是!”幾位混沌冠軍和諾斯卡部落軍閥都得到了命令,離開了大帳,卡馬拉龍身上涌動著血紅色氣息,龍盔下的面龐逐漸扭曲。

  現在,成千上萬的帝國軍隊正在塞森蒙德匯聚,瑞克領、艾維領、威森領、米登領等共計八支選帝侯的聯軍超過兩萬一千人,行省軍隊團結在選帝侯的戰盾和皇帝的獅鷲戰旗之下。

  “陛下,帝國工程師們已經完成了無情號蒸汽坦克最后的壓力調試和火炮試射,蒸汽坦克的指揮官岡瑟·邁巴赫爵士表示隨時可以開赴戰場!”皇帝的魔法顧問拜爾沙澤·蓋爾特稟報道。

  “好,好,好。”驚喜的卡爾·弗蘭茨一連三聲好,有了這輛傳奇級的蒸汽坦克加入這場戰斗,帝國勝算將直線飆升。

  按照法理而言,就算是帝國皇帝也無法直接調用僅存的八輛蒸汽坦克,由帝國天才工程大師來昂納多所創造的杰出作品,每損失一輛,帝國就永遠失去一輛,蒸汽坦克的使用需經過帝國工程學院的工程大師們一致同意,才可開赴戰場。

  無情號蒸汽坦克,完全是拜爾沙澤的私人威望以及不斷游說,大煉金師與帝國皇家工程學院以及努恩槍炮工廠的關系極佳,他所創造的黃金方程式、對火藥威力的改良,更是博得了一眾帝國工程師們的信賴和友誼。

  皇帝望向大煉金師的目光有些感激,他越發倚重這位極端理性的魔法顧問,當然,卡爾·弗蘭茨也知道拜爾沙澤需要什么,缺少什么。

  帝國騎士喧囂的馬蹄聲,略顯雜亂的號角響聲此起彼伏,軍官們大聲呼喊下,一支支劍士團、長戟團、弓弩手方陣、火槍連隊整裝,勇敢的帝國士兵時刻準備奔赴戰場,皇帝卡爾·弗蘭茨面色嚴肅,他看著正在平原集結的軍隊,朝著自己身邊的幾位將軍說道:“這一仗,將決定諾德王國生死存亡,帝國北疆的興衰。”

  瑞克禁衛騎士長漢斯·金特來的華麗板甲表面被擦拭的足以反光,高大的騎士長并未多說:“我的陛下,無論如何,我和我的瑞克兄弟們都將與您同在!以西格瑪之名戰斗,至死方休!”

  “忠誠的阿爾道夫皇家獅鷲騎士團,一如既往跟隨于您的背后!陛下!”獅鷲騎士團大團長朗聲說道。

  卡爾·弗蘭茨麾下一眾英勇無畏的戰士們紛紛開口,用自己所在軍隊的特有方式,向皇帝獻上忠誠。

  “嗯!”帝國皇帝贊許的看了漢斯·金特來一眼,這位騎士長將和瑞克元帥海爾伯格迂回作戰。

  卡爾·弗蘭茨也注意到帝國騎士們對這場戰斗的緊張神態,他大手一揮,皇帝的掌旗官路德維格遞出一面邊角染金的帝國十字軍旗:“愿路德維格陛下的英靈,指引你們戰斗!”

  一面長長的白底軍旗,潔白如雪,旗幟表面上散發出澹澹的光點,純潔顱骨與貞潔印章,以及漆面正中間標志性的帝國十字。

  二百年前偉大圣戰時,“救世者”路德維希陛下曾使用的一面戰旗,經過救世者虔誠至極的力量浸染,至今仍在鼓舞帝國不斷前行,更是阿爾道夫皇宮寶庫內的無價之寶。

  “陛下....”高大的瑞克禁衛騎士長雙手因為激動地顫抖,接過了這面旗幟。

  “天啊!天啊!我們居然有機會和帝國圣旗一起并肩作戰!”

  “為了帝國的榮光,我準備好了!”

  熱血在瑞克禁衛們的心中翻涌,金特來屬下的六十名瑞克禁衛全員單膝跪下,騎士們抽出利劍,高舉騎槍,許多年輕的帝國騎士甚至放聲長嘯,成熟穩重的騎士團騎士們也熱血澎湃。

  “海爾伯格。”帝國皇帝看向了瑞克元帥,后者應聲行禮:“交給你了。”

  “是!”

  塞森蒙德東方的十英里之外,印有白狼紋章的大帳之中,北境的夏日陽光穿過頂棚,二百多平的大帳被照亮,白狼選帝侯鮑里斯·托德布林格、白狼教宗埃米爾和帝國北方行省的將軍們聚集起來,白狼騎士團、莫爾騎士團等騎士長則是站在另一邊,他們圍著帳篷內的大桌,看著羊皮紙上顯得簡陋的地圖。

  來倫和克里爾等人尚且沒有足夠的影響力,白狼選帝侯的戰前會議,自然就將王國騎士和伯爵以下貴族排除在外。

  “今天,我們就將和諾斯卡人在茲卡平原交戰。”鮑里斯將手指點在地圖上茲卡平原那塊狹小的區域上,就在北方行省軍團的正北方:“我們的計劃是,首先由大群騎士對諾斯卡軍陣進行勐烈重返,將他們的陣型打散,然后通過左翼白狼騎士團大團長阿克塞爾·維森伯格率領一部分白狼騎士迂回包夾,右翼交給莫爾騎士團和獵豹騎士團負責對抗蠻族人的反撲,然后,我和教宗閣下率領步兵推進壓上,一舉擊潰蠻族之力,將這些艾斯林部落的渣滓們喂給冬狼!”

  “一開始就壓上大量騎士?正面沖擊蠻族軍陣?”奧斯特馬克領的恒光騎士團大團長朗納德·馮·斯坦頓提出了疑問,點燃的明亮燭火是恒光騎士的紋章:“白狼選帝侯閣下,這樣會不會太過魯莽了?”

  “啊,朗納德閣下,顯然你也看出來茲卡平原的地形如何。”鮑里斯·托德布林格手指按在羊皮地圖上:“蠻族人的大營就在平原之后的丘陵上,他們包圍了塞森蒙德,想要逃脫東西兩方的帝國軍隊追擊,一定想要在這里和我們決戰,再通過巨獸和堅固密集的盾墻,引誘我們的劍士團分批壓上,就是害怕騎士們發揮出全部能力,然后逐步蠶食拖延戰機;野戰轉為攻防戰,我才不會愚蠢到落入圈套之中!”

  恒光騎士團大團長見狀沉默不語,或許他認為按照往常步兵為鐵砧,騎兵為重錘的打法更加穩妥,不過此刻,鮑里斯的計劃也有幾分道理。

  “選帝侯閣下,我們先派出步兵試探攻擊?”

  “我理解選帝侯的計劃,步兵在這種戰爭開始中作用不大,朗納德,和北方蠻族的戰爭我不是第一次經歷了。”白狼騎士團大團長阿克塞爾·維森伯格搖頭,他認真地說道:“雖然戰勝蠻族,靠的是信仰和帝國軍隊如鋼鐵般的意志,平原作戰,騎士們第一波沖鋒勢頭至關重要,給予沉重一擊才是關鍵,也能大量減少基礎步兵的傷亡。”

  惡劣的北方廢土氣候,造就出時刻掙扎在死亡線的蠻族人,尤其是混沌邪神賜予的邪能。

  蠻族人的戰斗力相比起帝國的步兵來說,以一敵三,以一敵五,完全是稀松平常的事情,紀律嚴明的不冰箱很容易就會被悍勇的蠻族士兵擊潰,唯有經受嚴格軍事訓練,裝備和戰技對比不相上下的帝國騎士和巨劍士,才能從正面打敗那些身披板鎧,甚至武裝到牙齒的混沌勇士軍團。

  勇氣是人類悲壯的贊歌。

  選帝侯的掌旗官,白狼圣騎士布拉德·馮·圖根海姆點頭:“既然如此,公爵閣下,就讓我和教宗閣下率領大軍從正面進攻,我相信埃米爾閣下的強大實力足夠擊潰蠻族的中軍,只要能打垮混沌勇士軍團的士氣,那些附庸諾斯卡部落將亂作一團,不成氣候,您貴為選帝侯之尊,應當坐鎮中軍,指揮預備軍隊為上!”

  “我們確實需要一支預備隊,貿然壓上全部兵力只是一場豪賭。”鮑里斯點了點頭,表示贊同他的養子的意見,接著,選帝侯笑著說道:“不過,我的養子,你才是指揮預備隊最佳人選,余下的兩百名騎士和八百名先驅侍騎,以及一千三百步兵、二百條頓守衛都交給你了。”

  “可是....”白狼選帝侯的掌旗官還想再說些什么。

  “沒有可是,我了解卡爾·弗蘭茨那條小狗,戰爭打響的第一時間,他一定會身先士卒。”鮑里斯·托德布林格目光望向西方,眼底流露出強烈的勝負欲:“帝國議會上,我敗給了他一回,而這戰爭將徹底洗刷北方的恥辱!驕傲的白狼,絕不向獵犬服輸!”

  “吾主尤里克也絕不向混沌雜碎低頭!所有混沌信徒必須處死!”關鍵時刻,“大尤里克”埃米爾冬雷般渾厚的嗓音響徹大帳。

  幾個小時后,諾德王國天穹之上的太陽,逐漸向西邊偏移。

  來倫和克里爾兩個人走出營帳,克里爾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板甲和披風,朝著來倫說道:“好好多年沒穿過冬狼披風了,這東西必須連長級別的騎士才有,看起來就是不一樣哈!”

  珍貴的冰原狼絨被尤里克牧師施加祝福后,編織成型,全副武裝的騎士,就算是在夏季也能感受到背后一絲涼意。

  遠處天穹,就像一塊陰沉黑布,遮擋了所有陽光,沼棲妖群喚動大量魔法之風,改變了戰場范圍內的天氣,和混沌作戰,凡世會發生任何光怪陸離的事,老兵們習以為常,來倫和身后的尼卡斯·弗朗西斯看著天空,沉默不語。

  “呼哈!

  !”

  視線盡頭,黑壓壓的諾斯卡蠻族人正在放聲大吼,他們用戰斧錘砸盾牌的動靜震動了地面,更遠處,四支以漆黑為主調的混沌勇士軍團一步步走上前,他們手中等身戰盾直插地面,一桿桿手臂粗細,由惡魔工匠打造的混沌長戟斜刺向前,諾斯卡大軍兩翼,一千余個握緊飛斧的掠奪者騎手等待出擊的戰鼓聲。

  平原上,唏律律戰馬嘶鳴聲,放眼望去,已是一片鋼鐵的海洋,大大小小三十余騎士團將在今日以各自信仰的神明之名,為帝國而戰。

  除去數量眾多的白狼騎士,全身黑甲,立下靜默誓言的莫爾騎士團最為醒目,他們的盔甲和武器經過死神牧師祝福,對抗任何腐化尤其是對抗吸血鬼時效果極佳,陰沉而又嚴肅的戰士們擔負著一個更為嚴肅的職責:保護生者和死者免受亡靈與其復活者的無盡惡意。

  莫爾黑甲格格不入的恒光騎士團騎士們,華麗的鳶盔頂端用三色鳶尾裝飾,每一名恒光騎士都有燃燒蠟燭標識,清一色銀白色藍底的板甲,象征帝國學者之神維蕾娜的光輝。

  北方行省軍團右翼,恒光騎士團大團長取下了自己的十字盔,露出他剛毅的面容。

  頭盔頂部,幾根蠟燭正在燃燒。

  燭火熄滅時,意味著騎士生命結束。

  “不得不說,這群娘炮的裝備,看上去有點騎士樣子。”白狼圣騎士都囔了一句。

  吼聲震天,戰鼓聲和尖細的天鵝角聲,響徹天際。

  ...

  求票求訂閱。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