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一百零五·迪特斯港之戰·上
  凜骨森林北疆,利爪海沿岸,迪特斯港。

  從高空望去,這座城市一面臨海,陸地上,一道火光明顯的防御線外,烏泱泱一片,足以淹沒城市的軍隊包圍了迪特斯港。

  臨海一端,印著黑色八角混沌標志的龍船船帆,遮云蔽日,歸巢的蜂群般,涌向南方人的港口,港口重炮不時噴出重彈,刺目火焰在戰場中形成獨奏。

  迪特斯港世襲侯爵克里福德·科爾正站在高高的城墻上,他的身后站著數十名海洋騎士、白狼騎士,迪特斯港防衛將軍,侯爵的副手,同時也是白狼騎士團的騎士長之一、副團長的卡來馬爵士站在他的身后。

  侯爵放眼望去,遠方視線可及之處盡是諾斯卡的大軍,其中無邊無際的掠奪者軍團,占據了視野絕大部分,聲勢浩大的戰吼震動著大地,迪特斯港的侯爵并不擔心他們,城墻塔樓上,二十余門加農炮、臼炮,只需要持續發射炮彈,就能阻止掠奪者前進的步伐。

  真正讓克里福德·科爾心底深深忌憚的,是那些站在掠奪者軍團之后,十幾支混沌勇士軍團,北方廢土的諾斯卡冠軍勇士手持堅盾、利斧,披覆重甲導致一般羽箭、弩失根本無法傷害到這些強大的戰士,而在城頭近距離肉搏中,帝國士兵除去極少數巨劍士,其他步兵不能與那些久經沙場的冠軍勇士為敵,連續兩天的守城戰中,侯爵全靠迪特斯港駐扎的幾支騎士團連隊,才堪堪守住城頭。

  諾斯卡大軍人多勢眾,他們從迪特斯港旁的凜骨森林砍伐木材,用戰敗者的盔甲武器融成鐵料,將戰死者的尸骸化為黏液,充足的原料交給通曉惡魔工藝的混沌矮人,攻城器械一日日增多,克利福德已經不知道第幾次看到巨型撞城錐被摧毀的場景。

  從任何角度分析,勝利天平極大程度偏向蠻族人。

  好在常年與諾斯卡人戰斗,諾德領全境都擁有充足防備,諾德軍隊數量較少,但是有高墻深溝加持下,勉強可以守住,雙方就此僵持下來,蠻族人不在乎死亡數字,帝國也不在乎,但諾斯卡人不分白晝黑夜的攻襲,讓守軍們苦不堪言。

  “都嗚~~都嗚~~~”

  城墻之外,悶重的巨鯨號角響起。

  “我的侯爵,蠻族人又開始進攻了。”侯爵的副手卡來馬爵士注意到蠻族人大軍再次出動了,仍舊是數以百計的蒼老冉冉的諾斯卡老戰士拖拽著攻城塔、破城錐,毫不夸張的說,城墻上弓箭手、火槍幾輪齊射就能將他們全部射殺。

  但是跟在諾斯卡老戰士之后,鋪天蓋地的混沌勇士軍團,不得不讓人心提到嗓子眼,再驍勇的戰士,只要陷入黑鐵重甲大軍的汪洋大海中,十死無生。

  “蠻族人終于等不及了,一上來就壓上混沌勇士,一個個就那么喜歡送死嗎?!”侯爵的鐵手套砸在城垛上,他隨即下令道:“命令所有炮手,集中火力,毀掉那些攻城塔,弓箭手、弩兵優先開火,把那些老蠻子壓下去,命令城防所有火槍隊,等待射擊命令,還有,調遣一半步戰騎士整裝上城墻,讓巨劍士們做好準備,要不了多久,就需要他們登場表演了!

  !”

  “明白!”

  迪特斯港的城墻高達十幾米,是由群山矮人工程師傾覆心血設計而成,通體漆黑,燒制堅硬磚石壘建而成,數百年間,無數北方廢土的蠻族人飲恨在城墻下,一層又一層鮮血,使得墻體色澤深沉。

  寬廣的城墻上,數以千計的守軍們來回奔走,弓箭手補滿了自己的箭壺,劍士們和長矛兵戴上頭盔,拿起武器,緊張的備戰,大部分人的臉上都能看到疲憊,少數還有些營養不良,軍官們匆忙地在城墻上奔跑著:“準備戰斗!準備戰斗!帝國的士兵們,拿出你的勇氣來!侯爵大人就在城墻上注視我們!”

  林立的城墻塔樓之上,立時雷鳴大作,十幾門加農炮、臼泡噴出彈雨,肉眼可及之處,幾十斤的重彈在諾斯卡人的隊列中直接犁開一條血路,拋射而出的臼炮開花彈,在半空中劃出數道弧線,諾斯卡大軍人數密集處,劇烈爆炸頻發,數百個蠻族人葬身在烈火中。

  “戰斗!戰斗!”在城墻塔樓的火炮漫長裝填時,弓箭手們也做好了準備。

  一道道命令下達,寬大的城墻上,霎時間,陷入緊張的戰爭氛圍。

  迪特斯港西側的某一段城墻上,一個身形句僂的中年男人握著比他高出半身的長矛,念念有詞:“尤里克保佑,尤里克保佑....”

  迪特斯港被包圍的第一時間,城市的軍械庫紛紛打開,戰爭的征召令瞬間下達,超過半數的男人被集中起來,每人從軍械庫里領一套年久失修的裝備和武器,或是長矛,或是短劍,之后,他們便走上城頭,為保衛自己的家園而戰。

  幾天前和他順道同行的幾個傭兵也在這段城墻上,戰爭一開始,迪特斯港的侯爵雇傭了整座城市內所有的傭兵,大大小小的傭兵團,全都需聽從他的調遣,他答應在戰爭結束后,支付三倍雇傭價格。

  可面對這種規模空前絕后的蠻族人入侵,許多人都知道,自己怕是領不到那筆錢。

  “女士保佑,保佑您虔誠的信徒,不被蠻族人傷害....”大胡子傭兵默默掏出那枚藏在鏈甲衫內的幸運女士掛墜,將其放在額頭前做戰前祈禱。

  刀口舔血的傭兵都信幸運女士,認為女士很靈驗,畢竟,不幸死去的傭兵,沒辦法表達心中的不滿。

  傭兵中,唯一的弓箭手被抽調補入弓箭連隊,剩下的幾人,勉強裝備一兩件皮甲或鎖子甲。

  每一波攻城,最先展開肉搏戰的就是西段城墻,大量諾斯卡戰士從城頭涌下,人擠著人,連自己的靈魂都感受不到,而駐防守軍將傭兵們安排在最危險的城墻段上,意義十分明了。

  我出錢,你出命,你死了,我就不用出錢了。

  裝備半身板甲,內襯墊著一襲黑色牧師袍的盧瑟·胡斯靜靜站在城垛后面,圣錘蓋爾·馬拉茲掛墜抵在眉心:“西格瑪在上,將您的力量賜予我吧,讓我擁有凈化一切的堅定意志,痛擊異端邪說,為絕望中的人們帶去希望。

  以雙尾彗星與英雄之錘的名字,我將奮不顧身,我發誓永不膽怯,永不退縮,義無反顧走向焚身之火,并且將以您的神圣光輝驅散混沌的陰影。”

  斜在肩甲處的鎖鏈綁著一本西格瑪圣典,盧瑟·胡斯從信仰中汲取力量,殺死所有來犯之敵,手中那柄雙手戰錘,在守城戰中,痛飲了不潔者的鮮血,褻瀆信仰的異端被他碾碎錘殺。

  蕓蕓眾生在面對恐懼的神態,一一印入這位虔誠牧師的腦海中,這使盧瑟·胡斯在面對諾斯卡人時,保持足夠的狂怒,堅定地意志,幾乎媲美鋼鐵。

  守在這一段城墻的諾德領士兵們,對這位光頭牧師充滿敬畏,他們曾親眼見識過一頭戰爭勐犸被光頭牧師趕出城墻,誰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

  “放箭!”

  數以千計的攻堅后拉開長弓,密集的箭羽從城墻上飛去,鋪天蓋地向迪特斯港擁來的蠻族浪潮,最前面的諾斯卡人像割麥子一樣,成片倒下。

  塔樓之上,加農炮和臼炮依次噴吐火舌,數以百計的蠻族人死在炮彈下,他們的死亡卻激不起一點浪花,掠奪者們很快踏過城墻前的溝壑,攔截的木樁、拒馬也被一一破壞。

  數頭混沌巨人、成群的混沌巨魔、人皮狼等扭曲的巨獸,也從戰線后端涌上。

  “哇啊啊!

  !”蠻族人就如洪水一樣沖到城墻之下,督戰的諾斯卡冠軍勇士和混沌神選們大喝一聲,數十架登城云梯從浪潮中翻起,云梯頂端全部站著一個混沌勇士,邪神對這些強大戰士施以恩賜。

  盧瑟·胡斯所在的一段城墻,一架云梯砸在了城墻上,站在訂單,手持重武的混沌勇士一躍跳下,橫掃間砍翻數個弓箭手,血肉和斷肢四散周圍,弓箭手在慘叫中斃命。

  “噢!真該死!”大胡子傭兵見狀后撤幾步,剛想避其鋒芒,身旁又一道重砸聲音響起,第二個登上城頭的混沌勇士,斧刃不偏不倚朝他當頭噼下。

  “鏘!”傭兵舉劍格擋,手腕一瞬間傳來的酥麻迫使他后退。

  “近戰!近戰!”軍官們的命令聲在城墻各段響起,弓箭手、弩手們有些亂糟糟地趕緊后退,勉強列隊的長矛兵端著長矛,怒喝著挺近混沌勇士,身形句僂的男人也在其中,他們身上只能穿著簡陋的披甲,連鐵質胸甲都沒有,七八支長矛朝著混沌勇士戳去,后者利斧橫掃,無視矛尖,直接噼砍而上。

  “砰!”盧瑟·胡斯的雙手戰錘砸在混沌勇士的腰肋,灼熱烙紅的錘頭,將其從城墻上砸下,他高喊著,然后摔下了城墻。

  侯爵的副手,卡來馬爵士也注意到混沌第一波攻勢的難纏之處。

  隨著一聲令下,大量步戰騎士涌上城墻,將一個個普通士兵極難對抗的混沌勇士斬殺。

  許多士兵嘗試將云梯推開,可上面的鉤爪牢牢扣在邊緣,深入幾寸,就連撞木都不起作用。

  戰局逐漸糜爛,諾斯卡大軍久攻不下,已經付出了超過兩千人傷亡,而迪特斯港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

  “呼哈!呼哈!呼哈!呼哈!”一個多小時后,城墻外,十幾支混沌勇士軍團簇擁著一支數目大約三百人,身披厚重黃銅板鎧,每一人的頭冠上,象征邪神恐虐八柱徽記泛動著血光,壯實的成年男人在他們面前要矮上數頭。

  他們是隸屬艾斯林部落的傳奇軍隊,‘鐵狼禁衛’,哪怕以諾斯卡人而言,他們都非常危險,極端暴虐和嗜殺,讓每個帝國人恐懼。

  一道猩紅高大的身影騎乘恐虐鋼牛朝著迪特斯港奔來,諾斯卡至高王最信任的冠軍,恐虐神選冠軍勇士卡馬拉龍·血犬揚起手中鏈齒戰斧,三百名鐵狼禁衛狼嚎著涌向云梯和攻城塔。

  “火槍!開火!

  !”

  尖利的細號聲從城頭傳來,迪特斯港內,七百多名火槍手朝著一身黃銅板鎧的混沌戰士們扣動扳機,爆豆般聲響,混合著刺鼻硝煙,混在沖鋒隊伍中的掠奪者大片倒下,僅有寥寥十幾個鐵狼禁衛被射殺當場。

  明眼人都能意識到,諾斯卡大軍想強行攻下城墻,數十頭混沌巨魔、人皮狼也朝著城市大門撞去,死死抵住城門的長戟兵們深感壓力之大。

  通過混沌攻城塔登上城墻的鐵狼禁衛,短短幾秒鐘屠殺了成片士兵,諾思卡掠奪者甚至不敢在這段時間內涌上去,以免被那群真正的瘋子誤傷砍死。

  “尤里克的騎士們!把他們趕下城墻!

  !”卡來馬爵士沖到了戰場的第一線,他手持著銀灰色狼首戰錘,將一名沖上來的鐵狼禁衛的頭顱雜碎:“為了尤里克,為了迪特斯港!”

  “為了尤里克\曼南恩!”隨著騎士長的出現,二百多名白狼騎士激起了無盡的勇氣與憤怒,他們奮勇殺敵,用戰錘、戰斧,暴力轟開黃銅板鎧,將之內的混沌勇士砸碎。

  身披海神披風的海洋騎士們也出動了,他們拿著湛藍彎刀或三叉戟,殘忍地將所有試圖殘殺帝國人的鐵狼禁衛砍成兩段,數量不少的帝國騎士們一擁而上,面對大量騎士圍攻,二百多個鐵狼禁衛損失慘重,平均一人面對兩名騎士外加數個帝國士兵,可就算是這樣,他們仍然給迪特斯港的守軍們帶來巨量殺傷。

  迪特斯港的城墻、海灘、街道,三面的城墻都籠上滾滾硝煙之中,三面的城墻都陷入慘烈的戰爭。

  飛斧、標槍、獵鯨叉等拋擲物,不斷從城墻下扔上,掠奪者和捕鯨者趁亂造成了可觀殺傷,沼棲妖巫師們揮動枯木法杖,在城市上空降下一記又一記混沌魔法,城門處憑空被召喚出黑暗深淵,范圍三十多米之內,所有士兵都被剝奪了靈魂,騎士們也不例外。

  協助防御的帝國法師們吟唱咒語,火焰之風阿克夏、光明之風海希、野獸之風辜爾,火焰骷髏、放逐之光、琥珀之矛,帝國法師用同等殺傷的范圍法術回擊諾斯卡大軍。

  就在此時,迪特斯港的上空,寬達數十米的陰影投影在地面上。

  是冰霜妖龍,它降落了!

  ...求票求訂閱!

  明天休息一天

  右手手指的指節腫痛,趁明天調休,去醫院看看。

  情況要是好,能更一點是一點。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