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一百零三·向迪特斯港進軍
  短短半個多小時,諾德領沿海的帕斯卡城。

  無盡硝煙直沖天穹,成片的建筑群化作灰燼,數千個北方的掠奪者穿梭在城鎮各條道路,他們的板斧滿是血跡,大聲吼叫著,單手拽著女人們的長發,將她們拖在身后,可憐的女人們被隨手扔到某處平坦路面,諾斯卡人狼嚎般壓在她們身上,大肆撕扯岌岌可危的衣料,進行歡愉之舉。

  男人們無分老幼,統統被殺死,砍下頭顱,只剩那些為數不多、尚有一戰之力的青壯,留下來參與血腥角斗,他們最后的結局,仍逃避不了獻祭混沌邪神。

  當瓦米爾·艾斯林和一百多個親衛“血鴉屠手”的混沌神選勇士們,踏入帕斯卡城的中心建筑,一座白狼之神尤里克的神廟時,他的坐騎,冰霜妖龍“貢薩雷斯”正從南方的天際飛來,巨龍碩大的龍牙朝外滲著鮮血,數百個倉皇逃命的南方人,皆死于這頭扭曲的憎惡怪物之爪。

  游離在城鎮內部的掠奪者騎手們,騎著戰馬飛馳而過,他們的坐騎后面掛著一連串人類的頭顱,許多頭顱的表情還停留在臨時前極端恐懼的那一刻,面色潮紅,屬于新鮮的尸體。

  哭喊、尖叫、哀嚎,是南方人的額主旋律,也是整座城鎮的主旋律。

  蠻族人的快意大笑,宣示了混沌諸神賜予的懲罰以及神恩。

  “我的國王,南方人最后的抵抗力量,全聚在這座崇拜偽神的教堂中,他們拒絕向真神獻上忠誠。”納垢神選勇士、比約林集結地的統治者,斯卡納·撕裂者朝著諾斯卡至高王說道。

  “我的國王,讓我來終結他們卑微的生命!”恐虐神選冠軍站在一旁,低沉地請愿道。

  艾斯林部落的至高王漫長的生命中,多次南下劫掠帝國,給帝國沿海的查理曼子民帶來了無與倫比的創傷,即使一向對南方人低等的信仰感到深深地鄙夷,但他對偽神信仰了解頗多。

  尤里克神廟前的正中央,那尊高達五米的尤里克神像,手中高舉戰斧,狼皮披風隨著肌肉線條流動,不失金屬質感。

  一層淡淡的純凈圣潔的白色火焰籠住神像的雙目,瓦米爾·艾斯林隱約察覺到,某尊神祇正透過神像的眼睛怒視著自己,諾斯卡至高王熟悉這種憤怒,這是一種要將眼前人撕成碎塊的滔天怒火。

  這讓他越發厭惡以及憎恨這些低等的南方人,還有他們的偽神。

  “偽神,你想救下神廟中的信徒,卻無能為力,對嗎。”諾斯卡至高王摘下龍盔,拔出了混沌神贈予他的神器,霜慟之劍,一步一步走向神像,他抬起頭,深受混沌腐化的面龐與惡魔無誤,露出輕蔑神色:“弱小的抗拒,在真神偉岸的力量面前毫無意義,真神的寵物,將享用你的信徒的血肉和心臟,很快,神明的意志將由我傳遍整座南方人的帝國!混沌之力將席卷世界,南方人引以為傲的軍隊、強者,都將在我劍下授首!”

  “唯有混沌不滅!”

  言閉,霜慟之劍帶著暗潮斬下,白狼之神的神像被砍成兩段,混沌腐化瞬間奪走了原有的金屬光澤,塵土般摔碎于石板之上。

  幾乎同一時刻,熊熊燃燒在尤里克神廟頂端的冬狼圣火熄滅了,帕斯卡城最后一道希望也隨之覆滅。

  神廟中,年過五十的尤里克牧師猛地噴出一口鮮血,雙腿一軟,向后倒去,幸好有幾個白狼騎士及時攙扶一把,他感受到自己靈魂中的信仰力量越發薄弱,心底不斷地呼喚狼神之名,祈求回應,冰冷地狼神并沒有給予他一絲指引。

  而事實正如瓦米爾·艾斯林所想象的一樣,狼神的意志,在這里就此斷絕,南方人的偽神無力與北方神祇對抗。

  聽著神廟外愈發靠近的掠奪者的腳步聲,木質大門的門栓,傳來龜裂的悲鳴,蠻族人的歡呼聲隨著每一道撞擊而變得響亮。

  守在尤里克教堂的眾人絕望了,他們只得握緊自己手中的武器,迎接命運宣判。

  年邁的尤里克牧師心存決絕,他拄起自己的雙手戰斧,一手將白狼圣典按在胸前,最后一次念誦禱詞:

  “尤里克賜予我狼的尖牙;”

  “尤里克賜予我狼的利爪;”

  “尤里克賜予我狼的皮毛;”

  “而我將向你的敵人,展現狼神的仁慈。”

  宏亮的聲音激起了諾德人的戰意,極寒的白光籠在斧刃上,北方戰神尤里克回應了他忠誠信徒的禱告,即使他的聲音承受著萬分苦楚。

  很快,神廟的大門被撞破,蠻族戰士們并沒有圍上來,他們的至高王獨自一人站在神廟前,霜慟之劍插入石板中,靜靜地注視尤里克牧師。

  “為了尤里克!!”

  “諾德萬歲!!”

  最后的守衛們在尤里克牧師帶領下,朝他發起了沖鋒,幾個白狼騎士聲嘶力竭的戰吼,激起了蠻族人的戰意熱忱。

  冰霜巨龍懸空在瓦米爾的背后,數十米的冰藍色膜翅鼓動下,狂風大作,稍微站不穩一點,就會被掀翻在地,龍齒之間吐著火舌。

  望著南方人的自殺式沖鋒,諾斯卡至高王臉上依舊猙獰且帶著玩味,轟鳴如青銅鐘響的低沉聲,灌入所有人的耳膜:“龍焰!!!”

  北方廢土的巨龍別動龍頸,張開血盆大口,極寒的龍焰朝著勇敢的南方人噴涌而出。

  原本干凈充滿質樸的神廟已經被厚厚一層冰霜覆蓋,所有守軍和躲在尤里克神廟的居民都被龍焰殺死,席卷了整片土地的冰藍色,一切都化為齏粉,唯獨那柄附著了狼神意志的戰斧,泛動微不可見的白光,一支焦黑的滿是瘡痍的斷手扣在斧柄。

  “我的勇士!”冰霜妖龍從半空中降下身軀,諾斯卡至高王轉過身,喚來了恐虐神選冠軍:“毀了它。”

  “遵命,我的國王!”

  黃銅鏈齒戰斧暴力劈下,無盡血氣一瞬間轟在白光之上,腐蝕與凈化之間產生了劇烈反應,焦灼氣味席卷整片區域,幾息后,一道玻璃碎裂般的響聲乍起,附著尤里克意志的戰斧被劈開兩段。

  這毫無疑問證明了混沌邪神的無上偉力,卡馬拉龍·血犬振臂舉斧,放聲大吼:“顱獻顱座!!!”

  “啊啊啊啊!!!!”在無盡的硝煙與廢墟中,所有的蠻族人都仰天大吼,聲勢駭人,宣示著北方之怒的到來。

  帕斯卡城的空地上,成群的諾德人慘遭屠戮,蠻族戰士們開懷大笑,將他們的首級從脖頸上摘下,掠奪者源源不斷抓獲南方人,將他們扭送押往這里,成百上千的難民們從他們的藏身之所中抓出。

  自混沌魔域白銀之塔的放逐者,奸奇術士托里納·因格森,他手中那柄光怪陸離的魔杖頂端,彎月似的浮雕,中間一道深藍如鴉目的豎瞳向四周不斷轉動,一道道銀色絲線自奸奇術士周身向空地上的祭壇蔓延。

  怪誕且瘦削的軀體之上,托里納·因格森的肋下長出了第三只手,握著一支蛇刃匕首,混沌魔典在他面前漂浮懸空,一枚枚扭曲字節勾勒出祭壇上浮空顯現的具象化場景。

  那是一座昏暗且龐大的地帶,不屬于任何界域,不從與任何神明,存在于混亂于秩序交界處,陰暗是那里的主旋律,黑霧形成一到轉動的旋渦,仿佛能將人的靈魂吸納進去,永不可脫離。

  奸奇術士麾下六十六個粉色懼妖嘰喳吟唱褻瀆字節,惡魔們展開獻祭儀式,只為了探尋出那座漫無天日的界域,屬于無冕之王的界域,一顆顆南方人的首級拋入其中,連帶著他們缺失的靈魂。

  在成百上千的混沌勇士目睹下,祭壇中央,殘缺不堪、枯萎修長的人手緩緩飄起,缺失拇指和小指的掌節慢慢彎曲,獨留鉤爪似的食指遙遙指向南方某處。

  這是第一個被無冕之王殺死的南方人的殘骸,受到了混沌諸神的永世詛咒,直到蟄伏在暗影之中的無冕之王被殺死,在那之前,他的靈魂將困在殘骸中,時刻被混沌本源侵蝕。

  冰霜妖龍振翅降落在祭壇一旁,身形魁梧的諾斯卡至高王穩步躍下,極重的軀體砸出細密地裂紋。

  “我偉大的國王,神明已經為您找到了答案,無冕之王藏在南方人的疆域中,他一直在等待時機。”奸奇術士托里納·因格森略微屈膝,露出他原本的面目,藍如虛幻的法袍上,獨眼頂著黃金尖塔之冠,數對惡魔之眼透過黃金尖塔之冠注視著凡世:“神諭已經降下,您將奪走無冕之王的力量,成為那位終結一切偽神的受膏者,永世神選!”

  “他在哪。”瓦米爾·艾斯林絲毫不為所動,一手擔在霜慟之劍的劍柄。

  奸奇術士轉動自己的獨眼,陰惻惻笑道:“南方人的疆域中,無需著急,我的國王,我們很快就能找到他。”

  “唰!”

  諾斯卡至高王抽出巨劍,眼底寒光閃過,鋒利劍鋒抵住托里納的喉間,雙目中噴涌出暗潮般的火焰:“被放逐的術士,在我面前,你的伎倆虛如無物,放下你一切尊嚴,跪下。”

  “我的國王,我永遠是您最忠實的仆人....”對于瓦米爾那高大的身軀和卡帕的威勢,奸奇術士感到恐懼,他拄著魔杖顫抖下跪:“您需要我,您需要我的幫助才能找到無冕之王,唯有我知曉他的真名。”

  “再有冒犯,用你的命來洗刷忠心的恥辱!”

  諾斯卡至高王猛地揮下巨劍,奸奇術士的左肩被斜著斬落,暴虐的氣息,不斷撕扯托里納·因格森的斷肢傷口,巨量魔風從他干癟瘦削的軀體涌出。

  “嘎!!!!”

  凄慘的鴉聲綻起,刺破了在場所有人的耳膜,祭壇周圍,幾十個意志力不足的南方人,整顆頭顱在尖嘯下爆裂。

  “愚蠢的伎倆不會遮掩你的禍心,被放逐出白銀之塔的術士,你的野心比起利爪海的深淵還要巨大,不過,我欣賞野心勃勃的人,饒你一命。”瓦米爾·艾斯林平靜地說道:“告訴我,無冕之王究竟在哪,在我砍下他的頭顱之前,你的首級暫且歸屬于你。”

  “...原諒莪的愚蠢,我的國王,祭禮需要更多的祭品,驅使魔典的代價極為高昂,它需要吞噬強者的靈魂才能真正賦予殘骸引導之力。”奸奇術士忍受傷口處撕扯的劇痛,暫時用魔法縫補軀體,他強作鎮定:“我們抓獲的南方人太少了,數量遠遠不夠,我們需要占據一座巨型城鎮,屠殺足夠的靈魂。”

  諾斯卡至高王的視線,投向諾德領的西海岸,那里有座富庶的大型港口城市,他的大軍將從那里得到一切想要的,包括一場宏大的祭禮。

  “向迪特斯港進軍!!!”

  諾德領南方,德拉科瓦爾德森林東側,橡木領。

  清晨時分,自北方諾德領傳來的噩耗,遞到了萊倫的面前。

  蠻族人一般都在秋冬時期出發南下掠奪,等到來年二三月份初春時便會停止劫掠,返回北方廢土,因為在三月之后,北方廢土會迎來罕見地溫暖,大約有一個月至一個半月的時間,這也是他們唯一一次可以耕種土地,補充牲畜的機會。

  現在時間剛來到八月初旬,蠻族人在這個季節南下,無疑是雪上加霜。

  很快,王國騎士下令召集自己的庭臣,迅速趕往領主長屋。

  “我們北方的鄰居,諾德領此時還很虛弱,大面積減產,整個行省都陷入饑荒之中,他們有限的軍隊都在四處駐扎、平叛,問題關鍵在于,諾德領同樣擁有整個北疆最為遼闊的海岸線,為此,面對蠻族人的大舉入侵,諾德選帝侯勢必會向米登領發出求援信。”王國騎士尼卡斯·弗朗西斯從他的座位上站起,擲地有聲道:“我們必須做好戰爭征召的準備,這將是一場血戰。”

  “弗朗西斯閣下,你的意思是全面動員,還是準備一部分軍隊?”事務官皮特曼提出了關鍵問題。

  “當然是全面動員,保衛帝國的海岸線必須竭盡全力。”

  ...

  求票求訂閱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