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九十七·壁爐要塞的絕望戰爭5k
  波濤洶涌的利爪海南端,諾德領的人民早已陷入熟睡中,除去少數巡夜人,各個村鎮在北方寒風吹拂下隱聲熄火。

  人們期許著秋收早些到來,食物不足、人手不足、防備不足等問題,在秋收面前顯得額外渺小。

  諾德領首府,塞森蒙德內,選帝侯城堡的守衛們照常前往內堡。

  迪特斯港的碼頭,依舊處于繁忙之中,來自舊世界的商船在海風中緩慢入港。

  毀滅的浪潮即將侵入舊世界。

  “呼~~”被北方廢土的酷寒凍醒的辛科,長期的營養不良,導致這位老兵兩眼一黑,腦袋暈暈沉沉的,一種非常強烈的惡心感充斥口腔和喉間。

  他強忍不適,慢慢撐起身子,整個人都縮在城垛與火爐的角落。

  長戟斜放在一旁,堅木柄表面都有些包漿了,長戟刃口略顯鈍挫。

  “叮叮..鏘鏘”

  幾道異樣的聲音從城垛傳來,引起了辛科·布瑞克的注意,聽上去像是什么東西落進來了,他下意識半蹲身子,抄起長戟,冷風刺骨的天氣,除了壁爐要塞的巡夜守軍,唯二能活動在室外,只有諾斯卡蠻族。

  “柯里!快醒醒!”辛科警覺地盯著城墻另一端的黑暗,用長戟末端敲醒了熟睡中的年輕長戟兵,后者一陣迷茫的眼神,見到辛科緊張的樣子,柯里也迅速爬起,找到自己的頭盔,握緊長戟跟在他的身側。

  “砰...”爐火無法照徹的地方,一道黑影順著城垛翻下,落腳處激起一陣積雪,悶沉的腳步聲伴隨一道野蠻氣息。

  “喂!誰在那兒!”年輕的諾德領士兵朝著黑暗中叫喊一聲,期許著有人答復。

  那道黑影的身形遲緩了一秒,久久沒有回應。

  辛科·布瑞克立即意識到危險情況,他轉頭盯著年輕長戟兵,大吼一聲:“快去吹響號角!快去!!”

  年輕的長戟兵呆滯一秒后,連連點頭,轉頭快步奔向城垛上預警哨塔。

  諾德領陸戰隊的二連連長聚精會神的盯著城墻另一端,和剛才一樣的異樣聲響接連不斷,如雨點般打在漆黑城垛上,越來越多的悶沉聲響起,狂奔腳步聲伴隨一道砍斧的冷光,迎面向他沖來:“血祭血神!”

  “為了諾德!”辛科咆哮著揮出長戟,鮮紅的血液劃出一道弧線。

  “嘟嗚~~~”急切的號角聲和警報聲,吵醒了所有還在熟睡的要塞守軍,從睡夢中驚醒的帝國士兵們,神色顯得緊張:“尤里克在上啊!怎么了?”

  “北佬來了!快拿上武器!快!”軍官在門口大吼著,催促著士兵們盡快上城墻。

  要塞內亂哄哄的,守衛們全都匆忙穿衣,尋找自己的武器和盔甲,室外的寒氣直接朝著他們的衣服里面鉆,許多人險些栽倒在地。

  壁爐要塞的統帥是一位諾德領的海軍中將,負有帝國將軍之名,他在警報聲響起的第一時間醒來,駐守在壁爐要塞長達十三年的軍旅,即使在休息時,這位將軍也會穿一身軍服。

  他披上獸皮斗篷,一路跑到內堡城墻上,看著要塞最外層的城垛上晃動數十道火光,聲勢浩大的諾斯卡蠻族戰吼從風雪中傳來,急促命令聲混著硝煙,這位將軍立即意識到了不妙:“尤里克在上....”

  “警戒!警戒!讓所有人都起來!”

  “準備作戰!準備作戰!!!”

  “要塞西側城墻上有北佬!請求支援!”

  壁爐要塞第一時間點亮了所有火把、火盆,黑夜中儼然一座不夜城,士兵們來不及等待,他們把自己的胸甲掛在身上穿戴,找到頭盔和長矛、弓箭,凌亂中,迅速集結。

  一隊諾德領陸戰隊的長戟兵登上城頭,殺死了所有爬上城墻的諾斯卡北佬,在柯里的帶領下,他們找到了渾身浸滿鮮血,勉強站立的辛科·布瑞克,長戟刃口顯得破損,而倒在這位連長身邊的諾斯卡北佬,足有七人!

  北方廢土的少量先鋒失敗了,但這并不意味著要塞守軍會贏。

  城墻外,是一片漆黑的海洋。

  處于暴風雪中,鋪天蓋地的諾斯卡蠻族勇士已將這里團團包圍,從底層的掠奪者,一直到諾斯卡冠軍勇士,他們朝著壁爐要塞放聲咆哮,宣泄心中的憤怒。

  那些數以百計,衣著簡陋、兩鬢斑白的年老諾斯卡戰士,在狂戰士抽打下,伸手推著巨大的攻城車,扛起數十架登城梯,年老到無法拿起武器的家伙,沒資格享受神恩。

  他們如今唯一的價值,就是充當肉盾和炮灰,用來消耗那些躲在墻壁后面的南方人的箭羽和鉛彈。

  年輕的諾德領長戟兵朝著城墻外望去,在年老的家伙們之后,十幾個軍團,上百個戰幫的諾斯卡掠奪者們,他們窮兇極惡的臉上唯有對殺戮的狂熱,不乏形貌怪異的扭曲變異者,足以淹沒壁爐要塞,血洗這里每一寸土地。

  遠處,三十多頭身形巨大的混沌巨魔正在揮舞著大棒,厚實漆黑的角質層如板甲般護住巨魔的要害,普通刀劍根本無法傷及一絲毫毛,再之后,是成群嘶吼的人皮狼,隨著它們的前進不斷滴下腥臭唾液,數十頭混沌卵在諾斯卡人的驅使下前進,它們是扭曲的造物,曾經是人類的身上已經看不出任何人形痕跡,鱷魚頭、章魚觸手、鳥喙,行走中的巨大爛肉團,融合數十種上百種生物的特征。

  間隔在行列之中,還有數目眾多的混沌戰獒和冰原狼,拉扯戰車的戈爾獸不斷捶打地面。

  “天啊,白狼神在上!”年輕的長戟兵和他的戰友們一齊艱難地吞咽口水,士氣也隨之動搖幾分,恐懼和絕望,充斥在人群中,諾斯卡軍隊是汪洋大海,他們固守的要塞只是一條脆弱不堪的漁船。

  “準備迎敵!”辛科·布瑞克面色漲紅,握緊長戟,他朝著長戟兵們厲聲喝道:“守住城垛!在我們的友軍開火前,絕不能讓一個北佬登上城頭!”

  “是!”歸屬諾德領陸戰隊二連的長戟兵們齊聲吼道,似乎不通過這種方式,他們就無法驅散內心的恐懼感。

  “我們的炮兵呢?他們都在干什么?!”壁爐要塞的帝國將軍厲聲喝道,他所在的要塞內堡城墻頂端,能清晰看到諾斯卡人的進攻勢頭,他俯視著下面的城墻:“命令所有人進入戰斗位置!弓箭手和弩兵上城墻,調兩隊長戟兵、一隊長矛兵抵住要塞大門!準備迎接敵人進攻!”

  “明白!可是將軍,諾斯卡北佬的軍隊所在位置,加農炮和臼炮射程還差些距離。”

  “那就先裝彈!等到距離近了再打!必須把那些巨魔和人皮狼轟殺!它們對于普通士兵的威脅最大!”

  “是!”

  敵人數量有多少?兩萬?四萬?還是六萬?詳細數字毫無意義,反正遠比壁爐要塞的守軍多。

  五支連隊的諾德領陸戰隊、三支弓箭手連隊、兩隊火槍營,再加上幾隊弩手、騎兵還有火炮,整座壁爐要塞的守軍不足一千人,辛科·布瑞克握緊了手中的長戟,只有這把武器才能帶給他牢靠感,身旁的長戟兵們大口呼吸,驚人的心跳頻率,向全身源源不斷輸送鮮血,熱量暫時克服了北方廢土的嚴寒。

  諾斯卡掠奪者的腳步聲已經悄然靠近,這個老兵能感受到要塞高達六米的城墻外,長靴紛沓而至的動靜。

  一隊神色緊張的弓箭手,登上了辛科所在的這段城墻,九十多人沿著城垛排開,張弓搭箭,對準城墻外的敵人。

  要塞守軍已經看到了大片排列整齊的火把,向四周蔓延,他們聽到了諾斯卡號角刺耳的尖嘯、扭曲怪物的嘶吼、以及贊美混沌邪神的低緩哀頌。

  很快,戰爭之神的屠刀降下,數十架登城梯和巨大的攻城車朝著壁爐要塞撲來。

  駐守要塞的帝國將軍原以為是一次試探攻擊,壁爐要塞的守軍數量雖然較少,但其防御力和堅固城墻,足夠讓缺乏遠程力量的諾斯卡人付出慘烈代價,一時半會吃不下外堡,于是下令穩住陣線。

  當他望見混沌巨魔壓過攻城的諾斯卡軍隊時,帝國將軍意識到這絕不是試探,而是真正的攻襲!

  “開炮!”

  “開火!!!”

  “自由射擊!!”

  傳令軍官的咆哮聲響徹城頭,壁爐要塞的北面城墻之上,四百多守軍和六門加農炮、十二門臼炮同時開火,兩隊火槍營,近一百六十把帝國火槍也朝著敵人射出漫天彈幕。

  拉成滿月的長弓,震弦作響,數百支羽箭急射而出,鉛彈和箭矢的洗刷下,沖在最前面的年老諾斯卡戰士大多只穿著獸皮和破布,不少人赤裸上身,他們瞬間倒下一百多人,整個前端一掃而空。

  城頭上加農炮噴出丈余火光,實心炮彈狠狠砸在混沌巨魔身上,伴隨著斷肢、凹陷,混沌怪物的污穢血液灑滿雪地,裝填開花彈的臼炮,所落之處綻開一朵朵火花,數百個諾斯卡戰士憑空蒸發,汪洋大海出現了空缺,留下一處處漆黑彈坑。

  火炮的強大威力,引來了守軍們一眾歡呼聲。

  然而,守軍們一切努力在鋪天蓋地的諾斯卡軍隊面前,顯得杯水車薪。

  僅僅一瞬間,城墻外死難者的哀嚎和慘叫聲,立即被無窮無盡的后繼者淹沒,數十個諾斯卡戰幫接踵沖來,他們碾壓自己同族同胞的軀體,踩踏血肉,就像洪水般沖來。

  “加農炮瞄準攻城車和該死的混沌巨魔!決不能讓它們靠近!”帝國將軍怒吼著下達命令,老舊的加農炮一經開炮后必須冷卻,否則就有炸膛風險,洗刷炮膛的炮手動作再迅速,也比不上巨魔的移動速度。

  久缺保養的火槍一時間難以開火,嚴寒和冷風,導致前裝的火門無法緊實閉合,僅靠弓箭和弩矢,遠遠不夠阻擋諾斯卡軍隊的腳步。

  北佬越是靠近,來自諾德領的士兵們越是鎮定,他們的內心,逐漸被一種冰冷而絕望的憤怒填滿了,亙古長存的世仇,背后是數以百萬級的尸山血海。

  堅強的諾德人絕不屈服北佬,更不會放棄守望!哪怕流盡最后一滴鮮血!

  又一輪姍姍來遲的火槍和加農炮齊射,諾斯卡蠻族戰士們沖到城墻下,數百個黑鐵鉤爪從城墻下拋起,每一道鉤爪的繩索上,掛滿了身著輕甲的諾斯卡掠奪者,他們雙手飛速交替,試圖將自己拉上城墻。

  一輪箭羽和弩矢急射而出,每一段城墻上的弓箭手們都在后撤,近戰士兵們迅速頂上,他們緊握手里的長劍、長矛、長戟,嚴陣以待,又一聲號角吹響,軍官們的命令隨之響起:“準備近戰!”

  “準備近戰!!”

  “準備近戰!!!”....

  城墻塔樓上的弓箭手試圖反擊,那些沒有攀爬墻體的掠奪者,紛紛取出飛斧和飛梭,朝著守軍進行還擊,諾斯卡捕鯨者投擲出鋒利的魚叉,其附帶的巨力,直接貫穿了守軍身軀,只要有士兵被擊中,城墻下立刻爆發出萬千呼喊和贊美邪神的頌詞。

  要塞守軍們想盡一切辦法,阻止敵人登上城頭,可黑鐵鉤爪的材質堅硬無比,無能被長劍、板斧一類武器破開,守軍們用長戟砍、長矛刺,從城頭扔下落石、重木,全力抵抗著蠻族人。

  年輕的長戟兵柯里搬起一塊落石,雙手舉過頭頂,從城垛之間拋出。

  破空聲隨之響起,幾道飛斧、魚叉朝他擲來,柯里矮身一躲,有驚無險,而那些在城墻內跑動的士兵則沒那么幸運,兩三人被飛斧砸破頭顱,白花花腦漿流出。

  他剛準備站起身,一個諾斯卡狂戰士也登上城頭,發狂揮動著兩把粗制濫造的大斧,當場砍翻一個弓箭手,轉頭盯上柯里,咆哮撞來:“死吧!南方佬!”

  “柯里!躲開!”一道鋒利的長戟劈開了蠻族人的肩,將他帶著不可思議和驚愕的神情,從城墻上拋出,熱血噴到了墻體之上,濺了年輕的長戟兵一臉:“蠻族雜碎!”

  遭此變故的柯里雙手不停顫抖,心底不斷后怕,辛科·布瑞克伸手一把將他拉起,用皮手套將柯里面龐上的血跡擦干:“拿上你的武器,下次可就沒這么幸運了!”

  “是...是...”

  幾秒后,更多嗚哇怪叫的諾斯卡北佬攀爬上城頭,揮動戰斧和利刃,砍翻了一個又一個守軍。

  要塞北面城墻之上的壓力越來越重,挑飛一個蠻族戰士,又有三個蠻族戰士魚躍而上,巨大的人數劣勢,以至于一個帝國士兵需要同時招架兩三個敵人的進攻。

  有一個長戟兵被攔腰劈開,半截身子血流不止,血淋淋的腸子灑落一地,被諾斯卡蠻族扔下城頭,他痛苦的哀嚎聲戛然而止。

  給守軍造成傷亡的同時,諾斯卡軍隊也付出了超過七百條性命,久攻不下,但接下來的場景令人無比絕望。

  手持烏木法杖的沼棲妖災禍使們緩步上前,非人的面龐念誦惡魔禱詞,一道有一道黑暗魔法,轟擊在壁爐要塞的墻壁上,被黑暗法渠籠罩的幾十個長矛兵瞬間消亡,一段城墻上,守軍們幾乎死絕。

  攀登上城墻的諾斯卡狂戰士,率先找到幾座加農炮的所在地,屠殺著炮手。

  一個身受致命傷的米登領炮手趁著機會,抱起點燃的火藥桶,撲入火藥堆,伴隨一聲轟天徹地的巨響,他和圍上來的三十多個諾斯卡掠奪者同歸于盡,兩座加農炮被巨力拋飛,重重砸在烏泱泱的蠻族大軍中。

  “為了諾德,為了帝國,為了我們的家園!”

  諾德人絕不后退,絕不屈服,長時間的戰斗壓力陡增,饑餓的士兵們咬牙堅持,他們憑借不屈意志打退了第一波攻擊、第二波攻擊,用生命拖延要塞陷落的速度。

  “嗚啊啊啊!!”比約林軍閥、諾斯卡至高王的親信、納垢神選冠軍斯納格·撕裂者下達最后的猛攻號令,精銳的諾斯卡冠軍勇士軍團上前,他們身上堅硬的黑鐵板鎧,就連火槍都不能輕易射穿。

  巨型攻城車推到要塞大門前,攻城錘錘頭包裹厚厚一層黃銅,混沌巨魔拽動繩索,一下又一下撞擊大門。

  “咚!”巨型攻城錘轟擊著要塞大門。

  “咚!”拴在大門后面的鐵栓扭曲出現裂紋。

  “咚!”整整四隊全身重甲的諾斯卡冠軍勇士攀爬上城頭,一面倒的屠殺。

  “咚!”要塞大門陷落了,兩隊長戟兵和一隊長矛兵固守陣線,他們降下了身后的鐵閘門,怒吼著阻攔混沌巨魔的前進步伐,掩護守軍們撤入內堡。

  少數三十多名帝國士兵朝著要塞南方的港口奔去,守在帝國艦船的水手們開始離港,他們要將諾斯卡大軍入侵的情報傳回帝國,這關系到數十萬甚至數百萬帝國子民的生死存亡。

  兩道轟鳴巨響從要塞塔樓炸起,壁爐要塞失去了所有加農炮和半數臼炮,一舉帶走了近三百個諾斯卡掠奪者的性命....

  滾滾黑煙,成了陷落的標志,引起了更為盛大的贊美邪神頌詞。

  ...

  求票求訂閱!

  昨天加班,沒來得及說。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