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八十一·石楠地攻勢·中
  s:,量大。

  靠近溪水的營地中,萬籟俱寂,辛苦行軍一整天的帝國士兵們都已經找好了地方休息,夜晚森林溫度驟降,燃燒的篝火旁圍坐的人類互相聊天。

  一些士兵砍伐了周圍樹木,臨時搭建起簡易木障,以防夜晚有野獸襲擊,不過他們的擔憂顯得多余。

  木精靈林地斥候們散落在營地周圍的樹梢或樹冠上,樹葉是天生的掩體,林地斥候悄然無聲拉動弓弦,從樹頂射下的致命箭羽,不時收割那些派來試探的卑鄙生物。

  “木精靈永恒守衛二十二人、林地斥候六十四人、橡木村長戟兵四十人、弩兵三十人,德拉文伯爵分派的士兵包括四十三個帝國劍士、三十七個弓箭手、五十八個長矛兵,再加上十四個游俠騎士。”

  中間營帳內,王國騎士尼卡斯·弗朗西斯向萊倫匯報著軍隊情況,后者擁有絕對的作戰指揮權:“我們的總軍力只有三百多,不到敵人總數一半。”

  “雖然數量上我們處于劣勢,但我們的敵人大多數是體型羸弱的地精和哥布林,一個普通人類士兵能輕松對付兩三個。”

  萊倫捏住下巴,繼續說道:“更多的注意力要放在那一百頭歐克獸人以及蠻荒獸人大只佬身上,它們是棘手威脅,每一頭都極度好戰,一旦正面迎上蠻荒獸人大只佬,我們的近戰士兵傷亡會很大。”

  歐克獸人體型壯碩,塊頭遠比人類強壯,就算遇上最低級的獸人小子,行省軍隊的士兵也要提高警惕,它們揮舞大棒也能展現驚人的威力。

  地精和哥布林素來以低落的戰斗力和差勁士氣聞名,這一卑微生物唯一能夠倚靠的,就是數量多。

  歷史上無數場對抗歐克獸人的戰斗中,最先出現在人類面前,永遠是漫山遍野的地精和哥布林,可怕的繁殖能力,從孢子孵化再到蘑菇成型,歐克獸人需要二至四個月,地精只需要短短幾天。

  “萊倫,你的長戟營可以嘗試正面扛住,他們裝備精良,矮人打造的鋒利長戟足夠輕松劈開歐克獸人,而且士氣極佳。”弗朗西斯想了想,補充了一句:“麾下的長矛兵和帝國劍士只能依靠陣線防守,士氣也不堪大用,或許試著做成包圍圈贏面更大些,發揮遠程優勢。”

  卡塔麗娜瞥了他一眼,反駁道:“你的想法可以對付沒頭腦的惡地獸人,但對付狡猾的森林地精,完全行不通,人類的王國騎士。”

  木精靈和黑坑、千眼之谷的森林地精有過無數次交戰經驗,事實證明森林地精不會輕易中伏擊,狡猾且卑鄙的生物喜歡隱藏在陰影后,伺機等待敵人松懈。

  “人類知之甚少,地精種群細分為普通地精、夜地精、森林地精,后兩者擅長培育特殊蘑菇,孵化出史奎格獸還有蜘蛛,它們在森林中騎乘史奎格的速度,甚至比埃斯萊移動速度還快。”卡塔麗娜接著說道:“在布置陷阱之前,我們的動作很有可能被地精們發現,誘使撤退甚至銷聲匿跡,我可不想和它們在森林中捉迷藏。”

  “如果我們先試著勾引它們攻擊呢?”女術士羅莎米娜提出一個小建議,作為天堂法師,她對于戰術安排方面并不是很懂。

  羅莎米娜略顯無知的提議,立刻遭到埃斯萊的冷嘲熱諷。

  很快,營帳中吵作一團,木精靈一方,以奧拉西夫為首的統領們覺得人類的計劃都不靠譜,嚴重作戰缺乏經驗,應該交出作戰指揮權,聽從木精靈安排。

  而人類一方,以王國騎士尼卡斯·弗朗西斯為首的騎士們立刻針鋒相對,大聲駁斥。

  雙方因為語言不通,誰也聽不懂對方在說些什么,爭執地面紅耳赤,甚至幾名副官拔出腰間武器。

  “安靜!”

  伴隨萊倫一聲大喝,短暫的混亂平息了。

  萊倫在人類軍隊備受尊崇,影響力毋庸置疑,以尼卡斯·弗朗西斯為首的騎士們不再爭論。

  他先看了一眼木精靈奧拉西夫·皮亞扎,冷聲道:“埃斯萊尋求人類的幫助,就必須保持最基本的尊重!我們是友軍,不是敵人!”

  林地領主奧拉西夫用鄙夷的目光看向王國騎士,別過頭,冷哼一聲。

  “萊倫,你有作戰計劃了嗎?”卡塔麗娜關切問道。

  重奪石楠地的意義重大,早一點搶回石楠地,勞倫洛倫森林度過終焉之時又多了一絲把握。

  “當然。”

  萊倫胸有成竹,他手指點在羊皮地圖上,斬釘截鐵道:“這次,我們要打一場不同尋常的戰爭。”

  毒牙部落,是德拉科瓦爾德森林中不起眼的一座中型綠皮部落。

  森林地精們在它們的老大,一個頭頂滑稽羽冠裝飾的大號森林地精帶領下,占領了石楠地,不是為了那棵高聳的石楠樹,也不是為了林地散發的生命力。

  它們不太好用的腦袋只覺得這里有好寶貝,多待一天,它們羸弱身軀就變壯一分,發光的,亮眼的,一切都變得特別“Waaagh!”。

  石楠地外圍立起的石圈,綠皮獨特的“種族天賦”和“藝術”,讓它們有無限精力用綠皮思維去裝飾部落領地,夸張浮躁的木面具、橫在石頭之間的雕像、將所有搜刮到的金閃閃東西,雜亂囤積在老大的座椅下。

  “Waaagh!”“Waaagh!”

  “吼!吼!”

  伴隨矮小綠家伙們高舉手臂,此起彼伏的興奮叫喊聲,只為了響應空地中,兩頭蠻荒獸人大只佬的基情肉搏。

  森林地精頭領皺巴巴的丑陋臉,滿是陰森諂媚笑容,它興奮地坐在老大座椅上,觀看手下歐克獸人互毆,失敗者將成為它心愛坐騎的食物。

  大號地精頭頂粗壯樹梢上,一只通體黑綠相間,足有半人高的巨型蜘蛛倒掛著,正吐出蛛絲,尖銳螯牙插入蛛絲包裹的兩頭地精,饑渴吮吸它們的血液,三對黑瑪瑙般的復眼機敏盯著四周。

  地面和樹干上爬動的幼蛛,通體帶著致命花紋,尚未成熟的外殼十分脆弱,它們的螯牙顯得蒼白,急需進食。

  歐克獸人和蠻荒獸人大只佬在這一綠皮部落中,地位反而顯得低下。

  綠皮從不是優秀的種族,它們存在的意義就是戰斗,要么在戰斗的路上,要么死在戰場中,森林地精這一變種也不除外。

  實力是它們唯一衡量標準,也是競爭老大的必備利器,綠皮部落每隔一段時間,必須展開一場血腥無比的“大混操”,短則一天,長則一周的不間斷停息,最終擇選出一位頭領或軍閥。

  毒牙部落現在的第九任頭領,一個大號森林地精,意外潛入蜘蛛巢穴,利用天性和巢穴中最大最強的蜘蛛結成共識,在大混操中殺死并吞噬數十頭歐克獸人、蠻荒獸人大只佬后,一舉奪權上位。

  憑借手底一整支蜘蛛,它或許能連任下去,直到老死,又或者某天被處于饑餓中的“老友”吃掉為止...

  萊倫蹲藏在距離石楠地一百多米外的灌木叢中,在他身邊,還有王國騎士尼卡斯·弗朗西斯,以及幾名身披斗篷的游俠騎士。

  鼻尖嗅到一絲林木清香,女精靈從側面鉆到他身旁,萊倫的目光仍盯在前面不遠處的地精身上:“周圍都清理干凈了?”

  “嗯。”卡塔麗娜輕輕點頭,她對同胞們抱有絕對自信。

  二十余名木精靈林地斥候穿梭附近樹林間,他們動作迅速,用利箭和匕首撲殺一只又一只卑鄙邪惡的生物,范圍五十米內除了木精靈和人類,再無其他生物活著。

  女術士羅莎米娜在萊倫等人行動前,使用魔法卷軸和自身法力,為所有人套上了一層和音匯集,引導他們的武器更加精準,以及艾吉爾占卜的作用下,有較小可能避開致命傷。

  紫色法杖【烏拉席露的白枝】起到關鍵作用,大幅度增加了五環天堂法師的法術效果和持續時間,至少在萊倫等人撤回之前,法術效果會一直存在。

  聚集的地精們十分混亂,大吵大鬧聲掩蓋了木精靈們弓弦聲響。

  “數量真多,得想辦法全殲它們再一把火燒掉,不然的話,來年這片林子又多出一大堆令人討厭的地精。”

  萊倫小心地探出頭,輕聲說道,他指向獸皮木椅上坐不安穩的地精:“那應該就是這群家伙的頭領,你看到它座椅下發光的東西沒。”

  “地精和巨龍一樣,喜歡囤積亮晶晶的東西,它們分得清哪些是有價值的東西,哪些是無用的石頭。”卡塔麗娜接過話,她發自內心討厭這些尖鼻子的丑陋生物。

  一名游俠騎士小聲說道:“最下面那層是黃金嗎?我還看到了不少寶石。”

  他的眼底充斥金子的亮光,身旁幾名騎士同樣如此,呼吸都為之沉重幾分。

  “稍安勿躁,先生們!等我們殺光這群該死的家伙,它們囤積的東西都將是我們的戰利品。”萊倫低聲呵斥一下:“在殺死它們之前,放松警惕就等于主動擁抱死神摩爾的懷抱。”

  萊倫的話語讓游俠騎士們清醒不少,他們沉下心,做好準備。

  王國騎士向尼卡斯·弗朗西斯比個眼神,后者點了點頭,招了招手率領十幾名游俠騎士們向后慢慢撤去。

  “唯一讓我疑惑的問題,卡塔麗娜,為什么那頭地精這么壯?都快趕得上蠻荒獸人大只佬一半大了。”在行動前,萊倫說出了心中疑惑:“這也是石楠地的神奇效果?”

  “你說的沒錯,石楠地不斷復蘇的過程中,會無形散發生命力,生活在范圍內的生物都能受益,埃斯萊就是利用特殊方法收集生命力,再傳入圣樹中,治愈混沌腐化遺留的損傷。”卡塔麗娜點了點頭,琥珀色眸子在歐克獸人中徘徊,她繼續說道:“散發的生命力,一定程度上可以促進孵化速度,所以說,你的那枚龍蛋很適合在這里孵化。”

  “看來石楠地比我想象中有用多了。”

  萊倫抄起赫拉姆戰錘,緩緩站起身,朝向卡塔麗娜問道:“準備好了嗎?要開始了。”

  “呼~”女精靈輕呼一口氣,堅定地點頭回應。

  一瞬間,耀光術附著萊倫周身,經過強化的耀光術亮度,不亞于熊熊燃燒的篝火,照徹了暗銀色矮人精工符文板甲表面,王國騎士此刻化作一位金光閃閃的騎士。

  王國騎士單臂舉起赫拉姆戰錘,赤金色充斥在他的眼眸,以及戰錘末端的雙尾彗星。

  萊倫向前跨步,充滿狂熱的渾厚嗓音響起:“雜碎們!切身感受一下來自西格瑪的盛怒吧!”

  一只反應迅速的森林地精看見金光閃閃的東西,不自禁竄了上來。

  它剛刺出可笑的匕首,就被王國騎士一腳踹飛在樹干上,地精頭一別,死了。

  血牙部落的頭領老大從獸皮木椅上站起,立即大喊道:“人類蝦米來辣,人類蝦米來辣,小的們戰斗!殺了人類罐頭蝦米!”

  嘈雜與混亂中,根本沒人聽老大的話,地精和哥布林們有的拿短劍,有的撿起短木矛,許多地精因為爭搶武器而互相擁打、推搡,潛藏在樹叢的蜘蛛們趁亂咬死幾只屁精,美美的飽腹一頓。

  “俺尋思俺打不過這個渾身亮閃閃的人類蝦米!”

  “搞哥讓俺跑,俺就先跑了。”

  “胡說!明明是毛哥讓俺們跑,毛哥最強!”

  “搞哥最強大!”

  “毛哥最強大!看俺掐死你!”

  “Waaaaaagh!”

  整個石楠地就因為萊倫的亮相,亂成一鍋粥。

  它們的混亂,讓萊倫不費吹灰之力,錘翻十余頭不到一米高的小雜碎,可笑的木矛、匕首根本無法對王國騎士產生有效傷害,板甲上就連一絲痕跡都沒留下。

  “俺尋思這個人類罐頭蝦米很能打!”

  終于,十幾頭蠻荒獸人大只佬盯上了在地精群中無雙的萊倫,膀大腰圓的壯碩獸人抄起石斧、大頭木棒,掄圓了向萊倫砸來。

  王國騎士不會給它們攻擊的機會,一記莽撞沖鋒,撞開了前方十幾米所有生物。

  帶著沖鋒勢頭,兇猛錘擊精準砸在迎面對沖蠻荒獸人大只佬的面門,“噗”的一聲,紅的白的四濺,碎裂的獸人頭骨貫穿了一旁哥布林,蠻荒獸人大只佬握住的石斧軟軟墜下。

  這并不能讓歐克獸人們害怕,相反,它們更加興奮了,體內莫名燥熱感,極度好戰的本性徹底被激發,數十雙猩紅野蠻的眼睛緊盯萊倫。

  “Waaaaaaaagh!”

  聲勢浩大的戰吼,伴隨近百頭歐克獸人的腳步聲,王國騎士周圍地面都在顫動。

  “嘟嗚~嘟嗚~”石楠地四面八方的深林中,響起了厚重的號角聲。

  “埃斯萊,射擊!”

  一道精靈語命令下達,三十多張蓄勢待發的精靈長弓響動,離弦而出的箭羽,貫入幾頭沖在最強方蠻荒獸人大只佬的腦門、胸腔、手臂,木精靈箭羽的效果,罕見的差強人意。

  蠻荒獸人身上獨特獸人戰紋,使射在它們身上的遠程效果大大降低,除了四五頭被射中要害而倒下的蠻荒獸人,木精靈箭羽只能激起它們更多兇性。

  王國騎士高舉戰錘,他義無反顧沖向數量龐大的獸人。

  “母神在上,那個人類會死的!”

  “快讓他撤回來!”

  木精靈久經沙場的林地斥候們也露出驚慌神色,面對近百頭嗜血好戰的歐克獸人包圍,也會下意識選擇撤退,沖上去無異于送死。

  可那個名叫萊倫的人類騎士,卻偏偏沖上去了!

  “瘋子!他瘋了嗎?!”林地領主奧拉西夫·皮業扎剛射死一只向他爬來的毒蜘蛛,就看到了金光閃閃的騎士沖鋒身影,他驚呼的語氣中,帶著一絲敬畏。

  灰衣侍女卡塔麗娜有些慌張了,她張弓搭箭逐一點殺靠近王國騎士的歐克獸人,同時急切地嬌喝道:“萊倫!快回來!”

  沖向蠻荒獸人的萊倫眼神滿是堅毅,金光綻起,照亮了整片林區,人類的怒吼聲傳入每一頭獸人耳中:

  “為了帝國!”

  ...

  求票求訂閱!

  昨天打錯字了哈,還有,加群的問題改了,沒加上的書友可以重新申請哈!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