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八十·石楠地攻勢·上
  簽訂了貿易協定后,木精靈原先派遣奪回石楠地的軍隊,選擇暫時駐扎在橡木村,木精靈貿易站牽扯德拉文伯爵,在萊夫·安洛先安排下,很快定下了一處選址,從橡木村伐木場就地取材,建造埃斯萊風格的據點哨站。

  預計這座哨站將派駐三十名木精靈戰士,具體包括林地斥候、永恒守衛,巨牡鹿騎手,外加一位充當大使的迷蹤客。

  接下來的時間就在處理政務和巡視林地中度過,萊倫時常親自操練軍營的長戟兵,他為其投入超過四百枚帝國金幣,領地軍事維持費翻了兩倍,不間斷訓練中,萊倫積攢的歷練值愈發變多,此時此刻,王國騎士等級接近【LV10】,領地正在持續不斷地發展壯大。

  特殊隨從養馬倌吉恩·馬克發揮了應有的作用,在五月末,第一匹飛馬誕生了。

  剛出生的小馬駒引起了整座馬廄侍從們的轟動,沾染血水的飛馬馬駒撲騰著短小翅膀,散發著遠比凡馬更加高貴的氣息,養馬倌吉恩·馬克在第一時間找到萊倫。

  這位前騎士王國帕拉翁公國的養馬人,因為極端興奮險些咬掉舌頭,萊倫知曉一匹飛馬誕生的重要性,當場下令封鎖消息,派出兩隊軍士,將誕生的飛馬馬駒護送到新修在村西丘陵上的馬廄中。

  新修馬廄建在丘陵懸崖也是養馬倌的建議,在布列塔尼亞王國的帕拉翁公國,無數圈養在平原馬廄的飛馬,它們的翅膀會隨著時間流逝而退化,逐漸短小,直到再也承擔不住磊重身軀,永遠停留在地面。

  只有一出生就生活在懸崖峭壁上的飛馬,才能避免這一情況發生。

  王國騎士見到這匹飛馬馬駒時,小馬駒對他并沒有表現太多敵意,反而很自然靠近萊倫,蹭了蹭衣角,顯得十分親昵,一眾養馬人瞪圓了眼睛,他們第一次見到對人親近的飛馬。

  萊倫為它取名為“烏拉諾斯”,在精靈語里語義為‘天空’。

  時間來到了六月初,流火爍金的季節,步入夏季的晴空,熾熱的艷陽炙烤著大地。

  橡木村軍營中,已經集結一支整裝待發的軍隊。

  幫助木精靈奪回石楠地的戰爭,萊倫派遣的軍隊由四名游俠騎士、四十名長戟兵以及三十名弩兵組成。

  在林地作戰,木精靈是天生的斥候,隱蔽、偵查等方面無出其右,游騎兵在森林地形行動不便。

  雖然士兵人數較少,萊倫還是準備了五輛馱馬車裝載后勤物資,馬車上必要時能夠搭起一座簡易防御工事,征召了十幾名農夫作為隨軍人員。

  萊倫身穿精工符文板甲,手持赫拉姆戰錘,腰間配帶征戰之刃,胸前在艷陽下閃耀的王國騎士徽章,包裹著一層鎏金,象征榮耀王國騎士身份,他騎在戰馬上,朝著自己麾下的軍士們喊道:“準備好了嗎?我的士兵們!”

  “我的大人!我們準備好了!”經過近兩個多月的修整與訓練,長戟兵的隊列整齊,他們震動手中長戟,回應著王國騎士的呼聲。

  經過裁整的橡木村軍隊,預留下的槍盾兵占比大幅度減小,更多人編入長戟營,其中大多數是參與兩次作戰的老兵,再多一些血與火的洗禮,他們將更加精銳。

  低階林地領主奧拉西夫·皮亞扎騎在精靈駿馬上停在不遠處,全身魚鱗甲邊緣有數道花紋和綠葉裝飾,披了件獸皮斗篷,搭配了綠葉長劍和一張精靈長弓,他的主手武器精靈長矛被萊倫擊碎,在女王侍女面前決斗戰敗,使他羞愧難當,因此拒絕和萊倫出現一處。

  木精靈的軍隊跟著他身后,站在一旁,二十名永恒守衛,六十名緊握精靈長弓的林地斥候,他們裹著斗篷和面罩,遮掩住神態,增添了許多神秘感。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他們的注意力一直放在萊倫的軍士身上。

  卡塔麗娜騎乘著牡鹿,她一身干練打扮,簡單穿了墨綠色斗篷,短柄黑曜石匕首和綠葉長劍,矮人符文工匠蘭格尼·石盔為她重鑄了斷劍,蘊含的魔法力量與眾不同。

  她看著萊倫身邊女術士羅莎米娜·馮·朱列夫諾的目光,有些冰冷和些許....敵視。

  女術士也察覺到木精靈對自己的注視,她回視一眼,禮貌地笑了笑,一人一精靈幾乎同時別過頭,冷哼一聲。

  卡塔麗娜拉動韁繩,湊近萊倫說道:“你確定只需要帶這么少的軍隊?還有,你的伯爵的軍隊在哪里?”

  王國騎士帶的軍隊數量還不如木精靈,用于奪取石楠地作用不大,另外德拉文伯爵許諾的援軍至今沒有身影,這讓精靈覺得自己又被誆騙了。

  “我相信軍士們的實力,他們的勇氣和戰斗力比起木精靈也絕不遜色。”萊倫沒有戴鳶盔,一手拉著韁繩,朝著女精靈說道:“德拉文伯爵安排了另一位王國騎士尼卡斯·弗朗西斯帶隊,數量在一百六十人左右,別忘了我們事先約定好了,人類軍隊的指揮權在我手中,我的軍隊是協助木精靈作戰,維護‘商道’安全。”

  “.....那就這樣吧。”卡塔麗娜皺了皺眉頭,木精靈本性決定了他們并不在意過程和指揮權,埃斯萊和他們的表親高等精靈不一樣,前者隨心所欲,后者爭權奪勢。

  她又瞥了幾眼羅莎米娜,用質疑的口吻問道:“為什么要帶那個女術士?她只會拖累整場戰斗,我寧可和一群矮垛子同行,也不想與她一起走。”

  “羅莎米娜的攻擊法術能為我們減輕很大壓力,而且艾吉爾法師對特殊物品有極其敏銳的洞察力,她會發現更多有用的東西。”萊倫不以為然地說道,處理一人一精靈莫名其妙的矛盾,顯得頗為棘手:“這場戰斗剛好可以鍛煉她的施法能力,作為木精靈援軍的一員,也沒什么不妥吧。”

  長戟營連長加文·克里頓騎著一匹駿馬,身上半身板甲泛動亮光,他剛檢視完后勤補給,正要向王國騎士匯報,迎面而來的還有萊倫麾下四名游俠騎士:“我的大人,馱馬車準備就緒,弩矢等軍用消耗已經搬運完畢,隨時可以出發。”

  “很好。”萊倫點了點頭。

  他瞥了一眼神色不滿的木精靈,隨后高舉手中戰錘,朗聲道:“出發!”

  “哦哦哦哦!!”

  村鎮的大門打開,伴隨人群的歡呼聲,木精靈軍隊和橡木村軍隊離開了村鎮,開赴德拉科瓦爾德森林外圍附近的夏隆林區,木精靈的石楠地就在那里。

  離開橡木村第二天,穿過土丘、河谷以及原野,大群的人類軍隊正在林間穿梭。

  初夏的陽光被頭頂茂密樹葉遮擋,零星透過厚實樹葉照下的光線,勉強照明四周,避免軍隊在林地迷失。

  木精靈低階林地領主奧拉西夫·皮亞扎指揮著林地斥候們偵查動向,他們穿梭于樹冠上,矯健的身形在樹林中動作迅速,如履平地,人類士兵用羨慕的眼光看著木精靈,繼續一步一個腳印沿著荒野小徑,不斷向目標行軍。

  溫差巨大的林地,使熱量困在樹葉下,每一口呼出的熱氣都顯得尤為悶沉。

  游俠騎士們穿著厚重的盔甲,穿行樹林是十分痛苦的規程,體力消耗速度更快,但他們又不得不提高警惕,防止陷入伏擊,個個苦不堪言。

  森林是木精靈、地精獸人、野獸人的主戰場,人類和矮人更喜歡在視野開闊的平原曠野作戰,后者沒有前者近乎變態的感知力,除去少量琥珀法師和自然之神塔爾的德魯伊牧師可以適應。

  隊伍前列,跟在王國騎士身后的天堂法師羅莎米娜·馮·朱列夫諾很享受旅途,周身充斥一層淡藍色薄膜,溫度對女術士幾乎沒有任何影響,這讓她在林地之間暢行無阻。

  羅莎米娜的左肩附著幾只雀鳥,嘰嘰喳喳叫個不停,女術士不時莞爾一笑,喂食幾粒麥谷,顯得十分親昵。

  和萊倫并肩同行的王國騎士尼卡斯·弗朗西斯覺得十分怪異,他湊近鳥雀,小心翼翼地問道:“美麗的朱列夫諾女士....你聽懂鳥語?”

  “當然了,能和動物交流并不是琥珀法師的特有技能。”羅莎米娜和善一笑,修長手指挑逗幾下肩頭鳥雀:“艾吉爾之風的特殊魔法‘禽語’,短時間使施法者能和所有飛禽交流,包括角鷹、獅鷲、飛馬,看清它們每一個動作所表達的含義,不過也僅限于這些。”

  “能不能直接和它們商量一下,充當我們的偵查兵,價錢好說,無論這些小鳥要多少谷物麥粒,我都愿意給!”尼卡斯·弗朗西斯眼睛冒光,伸手摸了摸其中一只鳥雀,小家伙聳了聳腦袋躲過愛撫,尖喙不斷啄擊王國騎士的鐵手套。

  “呵呵~尼卡斯先生你真有趣。”羅莎米娜笑瞇瞇說道:“并非所有鳥類都像獅鷲、角鷹那樣擁有智慧,它們最多只能互相傳遞哪一處地方有危險,哪里的巢穴廢棄了。”

  尼卡斯·弗朗西斯尷尬地笑了笑,不禁感慨魔法的神秘力量。

  “羅莎米娜女士,它們和你說些什么了嗎?”隊伍最前方的萊倫突然發問,手中征戰之刃劈開了王國騎士面前的荊棘和藤蔓,行走數個小時,他的精神依舊飽滿,體力恢復速度比消耗速度快了一大截。

  “云雀們說,前面森林不遠處它們的一座大型巢穴廢棄了,因為天敵緣故,迫使它們往森林外遷徙,尋找新的巢穴。”羅莎米娜專心致志與雀鳥交流,嘰嘰喳喳的聲音不絕于耳。

  “它們還說了什么?”萊倫好奇問道。

  “很復雜...云雀似乎在...警告我們。”女術士皺起黛眉,仔細從鳥語中辨撥出有用消息,十幾秒后,羅莎米娜面帶遲疑地說道:“它們說,前面森林中冒出了一種可以在樹干和地面爬行的怪物,很危險....”

  跟在萊倫身旁的女精靈回頭看了她一眼,朝著王國騎士輕聲道:“極有可能是我們探查到的森林地精,它們聚集在勞倫洛倫森林南方的千眼之谷,飼養數量驚人的毒蜘蛛,擅長捕食野生動物和那些誤入蜘蛛巢穴的人類伐木工。”

  “又一種居住在森林的惡毒生物么。”

  萊倫瞇起眼睛,寂靜到顯得詭異的森林,耳邊響起的只有人類前行的腳步聲:“森林外圍一直有種傳聞,不少靠近森林的人類村莊,在一夜之間被房屋大小的蜘蛛摧毀,這些是不是和森林地精有關系?”

  “阿拉克瑞納巨蛛,一種以恐懼和鮮血為食的恐怖掠食生物。”卡塔麗娜立刻回答道:“它是狡猾且危險的生物,數年前一頭阿拉克瑞納巨蛛在冬季,襲擊了勞倫洛倫森林的洛林區域,我們付出了二十幾個勇敢的埃斯萊,僅僅射瞎了那頭恐怖怪物的幾只復眼。”

  “幸好那一年來自艾索洛倫森林的暮光姐妹,奈絲特拉和阿洛涵出手相助,依靠成年森林龍塞辛哈爾的力量,擊退了阿拉克瑞納巨蛛。”

  萊倫嘆了一口氣說道:“這可真是不幸的消息...希望盤踞在石楠地的森林地精沒有這種大家伙。”

  “放心好了,巨蛛數量幾乎和巨龍一樣稀少,超大型規模的森林地精才能擁有一頭阿拉克瑞納巨蛛。”卡塔麗娜不以為然地輕笑道:“如果在野外遇上了,我勸你最好向諸神祈禱它不處于饑餓中。”

  “看來我需要祈禱西格瑪保佑。”

  行軍臨近傍晚,人類和木精靈在一條穿過森林的溪水旁扎下營盤,經過一整天艱難行軍,他們前行了近三十英里。

  森林地形十分影響人類移動速度,尤其是重甲騎士們,個個汗流浹背,浸濕了內襯,在侍從幫助下脫下該死的盔甲和黏在身上滿是汗臭味的衣衫。

  營盤最中間,一座剛剛扎起的野營帳篷內,萊倫、尼卡斯·弗朗西斯、灰衣侍女卡塔麗娜、林地領主奧拉西夫以及女術士羅莎米娜圍著長桌一圈,還有幾名人類和木精靈副官站在一旁,聽從作戰安排。

  木精靈林地領主奧拉西夫的胸前和手臂,都涂抹了夸張的花紋,他用蹩腳的帝國語說道:“派出的林地斥候來報,石楠地周圍聚集的敵人,大部分是森林地精和歐克蠻荒獸人,其中蠻荒獸人有一百四十多頭,斥候們還發現了幾十個獸人大只佬,外加森林中流竄幼蛛和森林蜘蛛騎手,我們的敵人總數,將超過七百頭。”

  帳篷內渾厚嗓音結束,野營帳篷內啞然無聲,奧拉西夫挑釁的目光時刻盯著萊倫,想從他臉上看到一絲恐懼神色。

  可男性木精靈的想法落空了,萊倫全程沒正眼看他。

  王國騎士皺起眉頭,注意力集中在長桌上的羊皮地圖。

  ...求票求訂閱!

  都說綠皮獸人看著出戲,那錘佬換成歐克獸人吧,反正原型也是某日不落酒鬼。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