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七十九·準備石楠地戰爭
  和木精靈達成貿易協定事關重大,萊倫剛發出消息的第二天,德拉文伯爵和奧弗朗商會的大商人亞特魯·奧弗朗便匆忙趕到。

  林地居民埃斯萊們也在尋求穩定的貿易伙伴和建造森林外的觀測站,他們雖然在森林中深居簡出,但并不代表埃斯萊對外界傳聞一無所知,相反他們可以通過散落在外的迷蹤客以及觀測站,第一時間獲知最新情報。

  例如去年諾德領的諾思卡蠻族入侵戰爭,諾德領港口城市多加那依,早在四天前獲知了諾斯卡蠻族進軍動向,提前堅清壁野,鞏固城防設施擴充軍隊。

  相傳帝國皇帝卡爾·弗蘭茨就曾被木精靈拯救,他在幼年時與前任帝國皇帝,瑞克領大親王路易博德于瑞克森林中遭受伏擊,拱衛皇帝的少量瑞克騎士,根本阻擋不住野獸人巨獸沖鋒勢頭,且戰且退,就在緊要關頭,瑞克森林深處竄出了一隊木精靈巡林客,從牛頭巨人利爪中救下了皇帝父子。

  橡木村外靠近森林的地界,提前扎起了一座木精靈營地,營地中間最大的那座帳篷內,不時傳出動靜。

  四名持盾持矛的永恒守衛站在帳篷兩側,他們謹慎地目光時刻盯著四周,一動不動,精美的魚鱗甲在光線照耀下泛動銀光,木精靈營地外,數十名游俠騎士、白狼騎士還有一隊全副武裝的長戟兵,他們是為了保護德拉文伯爵以及橡木村領主。

  察覺到一陣腳步聲,永恒守衛掀開了裝飾綠葉的精美簾門,

  “呼~謝天謝地,終于結束了,我的大人,我這身衣服看上去得體嗎?有個男精靈一直盯著我看,財富女士在上,那眼神就就像一條毒蛇。”

  大腹便便的商人舉止有些緊張,他右手微顫地掏出一張方巾,擦了擦額頭汗水。

  亞特魯·奧弗朗人生中第一次見到活的尖耳朵,他表現得十分拘束,坐在長桌末端,貿易協定商談的過程中基本上沒說話。

  “裝飾至少符合你的身份,奧弗朗先生,至于其他的就不要多想了,我們剛和木精靈簽訂了貿易協定,該高興才對。”萊倫笑著說道。

  “商討的過程很順利,看來這些森林中的尖耳朵們并非油鹽不進。”德拉文伯爵萊夫·安洛先一身澄黃貴族裝扮,領口別著一簇團巾,他此刻的心情非常好,拍了拍王國騎士肩膀:“這也多虧了你啊!萊倫!”

  德拉文伯爵的庭臣們從帳篷中陸續走出,多番討價還價后,木精靈答應出口幾項商品,萊倫特性中【精靈之友】發揮了一定效果,使談判更加簡便。

  木精靈會和人類進行貿易,他們需要從人類這邊得到極度匱乏的礦石,以及十分缺乏的木頭和糧食。

  作為相應平等通商,埃斯萊會提供美酒和精美的飾品,還有豐富的手工藝品和人類進行貿易。

  木精靈開出的價格非常公道,埃斯萊的商品在整個舊世界都是稀缺貨物,遠到極東的震旦,還有位于南方半島的艾斯塔利亞,提利爾公國,深受商人熱忱。

  相較于德拉文伯爵的庭臣們不斷砍價,他們更在乎的是穩定、誠信且值得信賴的貿易伙伴,而一位會說精靈語,并肩作戰過的人類王國騎士,肯定是首選目標。

  除去這一點,大體上那名代表林地議會的木精靈女先知,和萊倫等人達成了貿易協定的要求,木精靈要求規劃一片土地建造觀測站也是貿易站,作為森林外的據點,他們將派駐一小隊駐軍進守,并且除了萊倫以外,沒有木精靈的邀請,任何人類、矮人不得靠近。

  作為租賃帝國領土的據點,木精靈也會支付一定的租金,在外敵來臨時,會和橡木村軍隊一同作戰。

  另外一項要求,讓德拉文伯爵領派出一支軍隊,協助木精靈保護石楠地,只要石楠地一日不丟失,埃斯萊與萊倫等人的貿易一日不中斷。

  這兩點要求都在承受范圍內,萊倫和德拉文伯爵經過深思熟慮后,先后接受。

  萊夫·安洛先更相讓木精靈的貿易據點,建在伯爵領最重要的格林門哈根城,這樣既可以大大擴大他的影響力,為日后帶來更多利潤和經濟效益,又能夠近一步控制貿易商道,卻被木精靈女先知以不信任為緣由拒絕了。

  萊倫本打算將談判事宜交給事務官皮特曼代為解決,可談判貿易過程中,木精靈執著且強硬選擇說精靈語,而人類方除了萊倫以外,再無一人通曉尖耳朵語言。

  礙于情況,王國騎士承接了翻譯一職,木精靈開出的條件非常理想,雙方只剩下一些小的細節需要商量,交給庭臣們就能解決。

  耗費了一上午時間,德拉文伯爵和王國騎士一起回到橡木村。

  途中,萊夫伯爵對購買精靈駿馬一事感到惋惜,他不解地問道:“尖耳朵為什么不同意出售幾匹精靈駿馬?他們又不缺優良馬種,并且我開出的價格已經很公道了,三百枚金幣購買一匹,還可以用等價糧食礦石交換。”

  適應奧蘇安魔獸山脈的變幻氣候,高忍耐性和極佳負重能力,使精靈馬的地位水漲船高,精靈馬特點主要還是質量更好,更加聰明,能和騎手達成更好的默契且不需要粗暴的馴化,曾有圣杯騎士騎乘純血精靈馬,戰斗兩天兩夜不停歇,殺敵無數。

  稍有混血的精靈馬,能力雖然不及純血精靈馬,但總體質量遠超凡馬,價格幾乎貴等黃金。

  灰色山脈對面的騎士王國前身是精靈們的定居地,遠在數千年前精靈“大撤退”時,遺留在騎士王國沃土平原的純血精靈馬和混血精靈馬,足有上千匹。

  而帝國則沒那么幸運,原始馬種為森林馬和山地馬,在昂古爾人定居瑞克領建造阿爾道夫城之前,從大地精草原跋山涉水遷徙而來,通俗的說,純血精靈馬類似“圣杯騎士”地位,而普通帝國戰馬則是“游俠騎士”。

  對此,萊倫也不好多說什么,他也曾和卡塔麗娜談起勞倫洛倫森林放養的精靈馬,試圖通過“培孕”方式,為自己的馬廄更新換代。

  灰衣侍女明確表示,不出售精靈駿馬是埃斯萊林地議會定下的律法,林地精靈將通曉智慧的精靈駿馬當做種群的一份子,就像不會對外出售埃斯萊一樣,拒絕貿易精靈駿馬,更何況勞倫洛倫森林內的馬群數量也在日益減少。

  萊夫·安洛先也只是稍作惋惜,簽訂貿易協定帶來的巨額利潤,才是關鍵所在,日后再慢慢細談購買精靈駿馬一事。

  幾人并沒有直接趕往領主長屋,萊夫伯爵駐足觀賞了橡木村野外無垠農田的景象,他心中籠上百般滋味,時過境遷,不到一年,萊倫治理下的橡木村從頭到尾換了個模樣。

  不足二百人的小村莊,發展成現如今總量超過千人的村鎮,其中巨大投入可想而知。

  “自從趕赴卡隆堡后,一直沒時間來你的領地轉一轉,還擔心你能不能治理好領地,上次克里爾從繳費戰爭返回,把你夸得天花亂墜,我都沒怎么相信。”身形壯碩的世襲伯爵,有些自嘲般笑道:“現在看來,我的擔心是多余的,早知道就直接把布雷鎮封給你了。”

  “我的伯爵,領地是我前進的基石,它就像一株樹苗,需要從生根發芽,再到抽枝生長,過程艱辛,我肩負責任自然要好好經營。”萊倫沒有過多感慨,誠懇地說道。

  “如果帝國能再多一些像你這般的貴族,查理曼的子嗣定能安居樂業,生存壓力也會緩解不少...”德拉文伯爵轉身凝視了王國騎士一眼,他沉默了一會,由衷道:“至少,不會像現在無力,戰爭接踵而至,餓殍遍地,到頭來便宜了混沌雜碎。”

  “帝國仍會堅持下去,不是嗎?”萊倫目光澄澈,他看起來很冷靜:“我相信帝國不久后將出現一位英明領袖,就像兩千年前的西格瑪大帝,三皇時代的‘滅鼠者’鮑里斯陛下,兩百年前的‘虔誠者’馬格努斯陛下,帶領帝國重返榮光。”

  “...真希望那一天早點到來。”

  隨著一眾騎士們返回橡木村,事務官皮特曼為他們安排了住宿,那隊全副武裝的長戟兵也返回軍營。

  領主長屋二層的會客室外,幾個穿著锃亮全身板甲的游俠騎士站崗,萊倫設宴款待遠道而來的德拉文伯爵,還有幾名聲名顯赫的白狼騎士。

  聞聲趕來的求見者正在長屋外排隊,等待伯爵閣下的接見,萊夫·安洛先作為世襲貴族,每日政務繁忙,尤其是他身體力行,處理矛盾只求公道二字,名聲出奇的好,求見者有各個公會的頭領,有貿易的商人,有來自伯爵領的莊園主以及少量謀求伯爵青睞的騎士。

  站在會客廳窗臺后,萊夫伯爵換了一身便裝,漂亮的八字胡顯得極為精神,他的身高比萊倫略矮一些,在一米八左右,挺起的肚腩有些走形。

  合格的帝國貴族不在少數,但能將一座飽受野獸人等怪物不斷摧殘的貴族領地重新建立,花費十幾年恢復實力,并帶領治下領地蒸蒸日上的貴族,屈指可數,德拉文伯爵是一位真正值得尊敬之人。

  他望了眼被擋在長屋外的人群,神色頗為無奈:“每天都是這樣,日復一日,接見政客、會見商人,偶爾召見幾個自命不凡的年輕騎士,屬于私人的空暇都顯得奢望。”

  德拉文伯爵見萊倫面上洋溢著笑意,也笑道:“萊倫,‘榮譽王國騎士’頭銜的任命書不日就到,要不了多久,你就能體會到我現在的感受。”

  “我想我應該能勉強應對。”王國騎士語氣帶有自信。

  “你很出色,萊倫,如果你的發展勢頭能繼續下去,再有十年或者二十年,獲得世襲伯爵爵位也不是不可能。”

  萊夫·安洛先坐在長桌首座,侍者打開一瓶純正黑啤,酒液倒在錫酒杯中:“狼盜團解決的很不錯,他們非常地狡猾,經常襲擊村莊,打劫商隊,對周圍貴族們的領地都造成了不小影響,你繳清了盜匪,在幾次戰斗中,通過一連串地勝利,證明了自己擁有的實力。”

  “這很難得,也很精明。”

  “所以,我的伯爵,有勢力盯上我了,對嗎?”萊倫聽出了話外之意,謹慎問道。

  萊夫·安洛先微微點頭,繼續說道:“各大勢力盤根錯節,潛藏在一座城市的黑白勢力不下上百,作為王國騎士,帝國的明面人物,你務必要小心暗中利刃。”

  “那個被你們從狼盜團堡壘抓捕的囚徒,他在地牢里剛關押第三天,就暴斃身亡了,狼盜團牽扯的幕后勢力體量遠超我們想象。”德拉文伯爵語氣嚴肅道:“除了你和克里爾,還有誰知道囚徒說了什么?”

  萊倫回想起當時情況,沉聲道:“當時我們在狼盜團堡壘的地下庫房,隔著厚厚一層鐵門,不可能有第四人知曉,沒人能躲過我和克里爾的警覺。”

  “那就好,至少最重要的情報沒有泄露。”萊夫點了點頭,情況不在他掌控范圍內,過多在意只會起到反作用。

  “我的伯爵,選帝侯閣下發動的新一輪野獸人戰爭,目前有眉目了嗎?”萊倫岔開話題,問起了整個帝國北方都在關心的戰事。

  “野獸人頻繁在森林外部出現,反復爭奪土地,目前態勢并不明朗,接連不斷的小勝而已。”萊夫伯爵談起戰爭,神色一如既往地嚴肅,他繼續說道:“消滅了一些零散的野獸人,確實減小了夏季獸潮的壓力,但是我們的選帝侯更想把這場戰爭,當做他個人宣揚米登領戰力的機會,以表達對帝國議會沒選他做新任帝國皇帝的不滿。”

  “要我說,鮑里斯·托德布林格確實不適合做帝國皇帝,至少我不愿意支持他。”他問向萊倫:“你打算加入野獸人戰爭嗎?”

  “看情況而定,我計劃先把森林地精占領的木精靈石楠地奪回來。”萊倫斟酌說道:“在選帝侯閣下發出戰爭征令之前,我不會選擇冒然加入。”

  ...求票求訂閱!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