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七十七·給木精靈當頭一BANG!
  木精靈也感受到眼前人類的不同,許多人類對于精靈和矮人有種天生的畏懼和崇拜,這讓精靈在面對人類的時候總能夠先聲奪人。

  “林地議會選擇給予一只人類猴子友善信任,你應該感謝埃斯萊的慷慨寬容,猴子!”奧拉西夫向前一步,語氣不善地警告,舉止相當地趾高氣昂,下巴抬得很高:“否則,你要面對的是森林的怒火!”

  萊倫根本不吃這一套,斜眼瞥過:“我在和灰衣侍女交流,聰明人就該學會閉嘴,只有愚蠢者才會冒然失語。”

  “萊倫。”卡塔麗娜皺起黛眉,打斷了爭執。

  她清楚埃斯萊同胞對外族冷淡甚至敵視的態度,這樣下去只會讓雙方關系降到冰點。

  “人類有人類的法則,精靈有精靈的法則,此時此刻你的同胞站在帝國疆土,而他剛剛侮辱了一位人類帝國的王國騎士。”萊倫不動聲色看向她身后林地領主,冷靜地說道:“為了維護我個人的尊嚴,也是維護帝國的尊嚴,他必須親自道歉!

  “......”作為灰衣侍女,卡塔麗娜當然清楚森林外界的法則,琥珀色眸子一瞇,不再多說。

  “我明白你的意思!猴子!想讓埃斯萊道歉,必須勝過我,先看看你有沒有那種實力!我奧拉西夫·皮亞扎就來討教!以獵神庫諾斯之名!”林地領主從精靈駿馬上翻下,取下長弓,交給永恒守衛,雙手分別握住林地長矛和綠葉長劍,朝著萊倫挑釁道。

  “我發誓,要讓你跪在女王侍女面前!”

  氣氛為之一凝,騎乘牡鹿的卡塔麗娜正要嚴詞責斥時,卻被奧拉西夫制止:“這是戰士的對決,尊貴的女王侍女,便是獵神也不能阻止,我會用長矛和長劍狠狠教訓這只不自量力的猴子!”

  卡塔麗娜俏目充滿怒火,以精靈神名義立下的對決,只要有一人堅持,另一方必須應戰,這是埃斯萊古老文化的戰士傳統,也是林地領主的傳承之一。

  她察覺到萊倫的目光正看向自己,似乎顧及她的立場。

  “害怕了?人類猴子?還是說你不愿意被我打到吐血?”見萊倫一語不發,奧拉西夫哈哈大笑,然后又充滿著挑釁地問道:“還是不敢?人類帝國的騎士膽怯到不敢應戰了么?”

  王國騎士翻身下馬,拔出腰間懸著的征戰之刃,這柄符文長劍鋒利的刃口泛起冷光:“以西格瑪之名,我接受你的挑戰。”

  “我允許你穿上那身滑稽可笑的盔甲,人類猴子,贏得太輕松,會讓我的勝利顯得十分不光彩。”奧拉西夫和王國騎士拉開了大約三十米距離,來自勞倫洛倫森林的低階林地領主攢緊長矛和長劍,萊倫則是單手握著符文長劍。

  他們都沒有急于攻擊,小心地打量著對方。

  萊倫沉下心,扭動手腕,冷聲說道:“對付你,我有這柄劍就足夠了。”

  “狂妄的猴子!”木精靈林地領主舉起武器,精靈鱗甲隨著沖鋒而波動,他迅速沖向萊倫:“為了獵神庫諾斯!”

  木精靈的對決中,他們從不等待時機,每一瞬間都像狩獵猛獸般全力以赴。

  林地領主沖鋒勢頭銳不可鐺,森林飛撲的巨鷹般奔出,他雙手握住精靈長矛,朝著萊倫橫掃而出。

  沉默是萊倫唯一的話語,長劍掃過前胸,在半空中攔住長矛,鋒利的刃口削砍在鐵柄上發出刺目火花,尖銳響聲傳遍四周,從雙手虎口傳來的巨大力道讓木精靈驚撼,察覺到硬碰硬的劣勢,他稍稍后退,轉動雙刃長矛另一端,直刺萊倫肋下。

  王國騎士反應速度極快,立即穩步閃開,長劍在奧拉西夫的綠葉斗篷上刺了一個窟窿,趁著這個機會,萊倫變刺為砍,盯準了精靈鱗甲臂肘最薄弱的地方,利劍斬下。

  “鏘!”突如其來的攻勢,讓林地領主急躁阻擋,他的精靈長矛立刻轉為格擋,然而面前人類的力量遠超他的預想,沉重砍擊迫使他將矛柄擔在肩膀,堪堪防備住。

  趁著木精靈疏于防備的機會,萊倫手臂持續發力,然后抬起自己的鹿皮長靴,一腳踹在奧拉西夫柔軟的腹部上。

  “唔...”隔著一層鱗甲和皮甲,王國騎士沉重的一腳使奧拉西夫腹部絞痛,他悶哼一聲。

  緊接著,就在木精靈后退的時候,王國騎士立即雙手握住長劍,邁步緊跟不舍,人形伐木機似的生猛砍擊,一劍又一劍劈在精靈長矛上。

  木精靈此時陷入焦急中,他的攻擊逐漸失去章法,無謂地橫掃長矛,以求拖延失敗來臨的速度,精靈靈活輕柔的身體,此刻發揮不出任何作用。

  每當木精靈試圖拉開距離時,王國騎士總能挑亂節奏。

  他迫切需要創造優勢,壓過面前這個可怕的人類,身為林地領主,他不能輸,更何況女王侍女就在身后看著他。

  如果奧拉西夫知道他所愛慕的灰衣侍女此刻正目不轉睛地盯著人類騎士,神采奕奕甚至心底暗暗為萊倫加油,那么木精靈一定會選擇倒地投降。

  “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木精靈雙手虎口已經麻木,精靈工匠鍛造的精良長矛甚至有開裂的痕跡,奧拉西夫已經成了強弩之末,他在萊倫持續不斷地猛攻下苦苦支撐。

  萊倫額頭滲出一些汗水,英武的面龐毫無倦意,對付木精靈全程游刃有余甚至揮擊速度越來越快。

  看著面前矮下身形,不斷喘氣地林地領主,他再度高舉長劍,沉聲道:“該結束了,這是屬于西格瑪的勝利!”

  王國騎士反握長劍劍格,閃開一記盲目揮擊,用配重球狠狠撞擊在木精靈的綠葉頭盔上:“BANG!”

  “啊!”頭盔被打落在地,木精靈一頭棕色長發散落開,他應聲倒地,嘴角溢出鮮血,半破碎的長矛和泛動微光的綠葉長劍落在一旁。

  “噢!贏了!萊倫大人贏了!”事務官皮特曼雙臂高舉,放聲大呼:“贏了!哈哈~”

  “額....”很快他發現只有自己在歡呼,周圍所有人用異樣的目光望著他,前面不遠處的萊倫也轉過頭露出笑意,皮特曼捂嘴輕咳兩聲,別開連望向別處。

  卡塔麗娜身后的木精靈們眼中幾乎噴出火焰,他們對森林外的人類有了新的認識,尤其是萊倫。

  林地領主奧拉西夫的實力雖然不算強,但也有精英中階實力,曾宰掉多頭野獸人呢嘶叫薩滿,永恒守衛和他單一對決不可能贏,可見這名人類王國騎士實力之強。

  “勝利的歡呼是抗擊混沌的終章,而不是精靈和人類因為氣憤爭斗的結尾曲。”萊倫站在木精靈林地領主身前,雙手拄著長劍:“我為你保留了戰士最后的尊嚴,精靈,你也應當為愚蠢的偏見和對我的侮辱而道歉。”

  “該死....人類,我記住你了。”奧拉西夫抬手拭去嘴邊血跡,看著萊倫的目光依舊不友好。

  這場對決他輸了,徹底輸了,毫無懸念地完虐,身為埃斯萊林地領主,他必須兌現自己的諾言。

  木精靈勉強站起身,額側微微腫起,他因為恥辱而閉上雙目,一字一頓道:“金銀圣樹林區,瑪瑞斯特女王屬下林地領主,魯本之子奧拉西夫·皮亞扎向您,人類帝國王國騎士萊倫道歉!并收回之前話語!”

  “謝謝。”萊倫立威的目的達到了,并且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話語。

  王國騎士將征戰之刃收回劍鞘,這柄符文長劍刃口有些磨損,翻身上馬:“我的事務官會為你們安排駐地,并送來一些給養,希望你們牢記一點,這里是我的領地!”

  返回領主長屋途中,軍士們和事務官皮特曼眼中對萊倫的敬畏神色更濃,虔信值也漲了十幾點。

  舒舒服服沐浴一次,萊倫披著一件薄袍,耳鬢垂下發梢還在滴水,領口一直敞到腰間,露出棱角鮮明的肌肉,帶著升騰的水霧舒舒服服地靠在座椅上。

  微紅的肌膚表面多出幾道猙獰疤痕,他從貝格哨站開始,戰斗就沒停歇過,腹部那道已經愈合的傷口,是他在布雷鎮的西格瑪教堂和嗜血狂牛戰斗時留下。

  胸口一道幾乎劃到脖頸的傷口,正是去年十一月北上消滅諾斯卡蠻族掠奪者,他與諾斯卡軍閥,恐虐神選勇士“孤狼”科爾卓格在冠軍對決中印刻的痕跡。

  疤痕是騎士的榮耀,未來還會有更多烙印在上面,成為歲月流逝的證明。

  “你一直都這么拼命嗎?”冷清的女音響起,卡塔麗娜悄然潛入萊倫的房間,萊倫軀體上的疤痕一覽無余。

  “我記得房門關得嚴嚴實實的,領主長屋還有十名守衛...你是怎么進來的,卡塔麗娜。”萊倫皺起眉頭,埃斯萊來無影去無蹤的本領,總讓他感覺背后涼嗖嗖的。

  “這么快就忘記我上一次潛入你的辦公室了?自從那個人類女術士來到你的領地,你的記性比以前差了許多。”卡塔麗娜雙手環胸背靠墻壁,冷淡的話語,別有深意。

  “羅莎米娜?我和她有什么關系。”萊倫古怪地看了她一眼,拿出了兩支錫酒杯,斟滿果酒。

  “哦,是么。”女精靈冷哼一聲,故意拉長語調。

  “西格瑪可以為我作證。”萊倫將一支酒杯放在女精靈身側桌子上,朗笑說道:“這段時間一聲不吭地又消失不見,我派出游騎兵都找不到你,總不至于是因為羅莎米娜的緣故吧。”

  “....你派人找我?...為什么?我又不是你的領民...你的...”卡塔麗娜抿起嘴唇,語氣有所緩和,她一雙琥珀色眸子緊緊盯著萊倫,以求看出某些端倪。

  “哪有那么多為什么。”萊倫輕笑著反問一句,他端起酒杯:“這瓶果酒度數很低,產自穆特領半身人釀酒大師,你知道那片地方,土地肥沃氣候宜人,算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只不過和你們精靈釀造的果酒相比,口感上還差了些果香味,干杯。”

  “.....”卡塔麗娜端起酒杯,無視萊倫的話語,一飲而盡。

  王國騎士只當她心情不好,殊不知其中很大緣故是他造成的。

  沉默了幾分鐘,卡塔麗娜抬起頭,看著萊倫說道:“你和奧拉西夫的一場對決,表現的....還不錯。”

  “他太高估自己的實力,同時也了低估對手的實力,最終對自己的狂妄自大付出相應代價,這不像一名木精靈林地領主該犯的錯誤。”萊倫坐在臥室內的軟塌上,手里端著錫酒杯:“如果這是戰場,他早已被我殺死。”

  “奧拉西夫·皮亞扎歲數并不大,歷練的經驗稍有不足,之所以獲得林地領主頭銜,更多因為他是位于雨區林地議會的高階林地領主魯本之子。”卡塔麗娜搖了搖頭,解釋道:“他在森林中多次殺死野獸人嘶叫薩滿,作為一名低階林地領主還說得過去。”

  “就像高等精靈的精靈王子那樣?”萊倫笑瞇瞇的說道:“總有優劣之分,精靈和精靈的體質不能一概而論,有的很能打有的更擅長‘狡猾’。”

  “我很好奇你這些奇怪的話語都是和誰學來的。”卡塔麗娜朝他翻了個白眼,繼續問道:“是那位名叫澤伊斯的人類牧師嗎?教會了你精靈語,又教會了你說怪話。”

  “我想應該是的。”萊倫笑呵呵地撇清干系,反正女精靈又見不到澤伊斯牧師。

  聽白狼騎士克里爾說,老牧師澤伊斯已經調往更南方的城鎮,現在布雷鎮的西格瑪教堂內,盧瑟·胡斯正從見習牧師轉向準牧師一職,再過兩三年就能接管一座教堂。

  女精靈神色認真地說道:“有機會我會去找他,看看這位奇怪的人類牧師到達是什么樣子。”

  “哎,還是算了吧,他老胳膊老腿的,可經不起木精靈冷不丁冒出來。”萊倫始終是一副笑瞇瞇的樣子,給女精靈找些事情做也不錯。

  王國騎士收斂笑容,神情嚴肅道:“關于那座石楠地,埃斯萊們打探到消息了嗎?”

  “幾天前派出去的林地斥候有所收獲了。”卡塔麗娜點了點頭:“占據那里的,是一群森林地精,并且它們似乎在和某種怪物戰斗。”

  ...

  求票求訂閱!

  辛勤了一個月,明天就是六一,五月全勤比上班還累。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