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七十·混沌教派的蹤跡
  “我可沒想到這個小小的強盜堡壘會藏著混沌惡魔!”克里爾狼嚎著高舉戰錘,胸前白狼圣印冒出一團狼神的怒火,奸奇遺棄者脆弱的魔屏護盾轉身間被擊碎,還有它異變的頭顱。

  勇猛無畏的白狼騎士們幾乎不受混沌腐化的影響,經過尤里克牧師祝福的板甲,使他們不必考慮規避惡魔攻擊,雙手戰斧和戰錘碾碎遺棄者。

  雄鹿騎士米爾頓·塞恩的騎士劍不斷劈砍,鳶盔上雄鹿巨角染滿血跡。

  寥寥幾個腐化的奸奇遺棄者,數秒后悉數被撲殺在地。

  廢墟中央,那頭不斷變化的偽足、觸手和有爪肢體的混沌卵被帝國軍隊團團包圍住,再鋒利的長槍也無法對它造成有效殺傷,蠻牛般前肢亂舞,拍飛了數名橡木村軍士。

  “集火!放!”

  后方響起一連串矮人手弩扣發的弩弦聲,數支重弩矢貫入混沌卵鼓脹的皮囊。

  濃稠的深藍色液體從瘡口流出,它似乎感到了疼痛,周身上下數十張嘴裂獠牙畢露,齊聲高吼,長如蟒蛇布滿鳥類羽毛的觸手盲目亂舞,色彩斑斕魔法烈焰從混沌卵周身噴涌。

  凡人的武器,很難對惡魔造成實質性傷害,除非是火槍這種強力貫穿的遠程輸出,混沌卵周身的深藍色火焰構成一面魔屏,阻隔了所有弩矢箭羽。

  騎士們聚在一圈不敢妄動,當他們騎在馬背上,才具有與惡魔的一戰之力,步行狀態下,作用還不如一隊長戟兵。

  “關鍵時候還是得靠咱們啊!萊倫,希望你沒有疲憊!”隨著持續的戰斗,克里爾精神煥發,一雙狼眸緊緊盯著奸奇混沌卵,躍躍欲試。

  王國騎士實力僅有精英中階,雖然有精力旺盛體質大幅度降低了體能消耗,但他還是累的夠嗆,只有圣杯騎士那樣的牲口才能做到永不疲憊。

  萊倫擺擺手,示意不需要木精靈的攙扶,矮人堅韌符文在閃爍中,持續不斷地修復他的背部板甲,大口喘息幾秒后,他緊握赫拉姆戰錘吼道:“克里爾,你左我右!把這頭怪物送回萬變之主的巢穴!”

  “來吧!”白狼騎士連長興奮應道,他要將這頭惡魔獻給狼神。

  包圍的人群讓開了兩條道路,黑夜中,數十把火炬照耀下,兩道明亮的身影逐步逼向廢墟坑底的腫脹惡魔。

  “為了尤里克!”

  白狼騎士連長一如既往地沖鋒在前,白狼戰錘頂端狼首冒出冷火,兇狠地砸下,奸奇混沌卵的魔屏如玻璃般碎裂,迸開點點藍光。

  “吼!”鳥首張開尖銳利齒,咬向白狼騎士肩肘。

  后者矮身躲開,單手死死掐著它滿是羽毛的脖頸,揮錘猛砸,混沌卵一時間無法掙開。

  克里爾向身側大吼一聲:“萊倫!”

  “來了!”王國騎士大步前沖,周身泛出金色光芒。

  手中高舉的赫拉姆戰錘,在耀光術加持下如星炬般閃耀,萬變之主的五彩烈焰向他噴涌,皆被身前一米的光幕阻擋。

  萊倫將力量集中在雙腿,猛然振步高躍:“斬殺!”

  “轟!”

  深藍色與金色激烈地碰撞一處,惡魔渾身瘡口越來越大,凈化之力使它身形渙散,滿是吸盤的觸手根本無法向王國騎士靠近半分。

  赫拉姆戰錘頂端附著的乳白烈焰,是雙尾彗星的凈化偉力,絕非低等混沌卵能阻擋,鴉頭厲聲哀嚎,萊倫隱約看見一道束縛在惡魔軀體的人類靈魂,他在痛苦掙扎,利刃般金光將靈魂撕裂。

  奸奇混沌卵整塊凹陷的惡魔軀體上,不斷燃燒著乳白烈焰。

  巴莫戈的靈魂最后升華了,徹底融入混沌卵中化為扭曲一部分,惡魔軀體凹陷處,多了一張猙獰人臉。

  他徹底放棄了自由一路走向黑暗,王國騎士也尊重強盜的選擇,唯一要做的只有徹底放逐他。

  滿懷敬畏的帝國士兵們,虔誠的目光望向站在惡魔前的高大騎士,白狼騎士也發自內心地尊崇。

  萊倫落在它身前最后舉起戰錘,眼底那潮水般奔涌的金色,讓惡魔本能恐懼,示威的嚎叫聲無異于怯弱。

  “以西格瑪之名。”

  “砰!”

  戰錘無情砸下,焚身之火沖開了被奸奇腐蝕污染的軀體,無數道扭曲靈魂被放逐凡世。

  歡呼雀躍聲此起彼伏,不知是帝國士兵們慶祝悍匪的消失,還是慶祝著酣暢大勝。

  “勝利!”

  “我們勝利了!消滅了狼盜團!”

  “勝利!!!!勝利!!!!”

  無數歡呼聲,最終匯聚成一個名字,一個造就整場夜襲的強大騎士,狂熱的吼聲愈發響亮:

  “萊倫!萊倫!萊倫!”

  當象征德拉文伯爵領和橡木村的軍旗,插上了狼盜團堡壘至高點時,硝煙也隨之散去。

  持續整個后半夜的襲擊,換來了帝國軍隊的重大勝利,以及狼盜團一百三十余名匪徒幾乎全滅的下場。

  少數幾個見勢不對逃入深林的盜匪,在堡壘后方,遭受預先設伏的游騎兵斥候追殺,猝不及防中,強盜們如驚弓之鳥。

  士兵們以參與戰斗而感到自豪,每個人都取得了不小戰功,剿匪結束后所能獲得的獎勵讓他們欣喜不已,活下來的新兵蛻變成老兵,戰爭不斷磨煉著意志,他們的士氣將更加高昂。

  人數懸殊幾乎對等的夜襲戰斗,橡木村軍隊僅付出了三人重傷,九人輕傷的代價,無一陣亡,重傷者是因為奸奇混沌卵在亂舞時抽飛造成的,而白狼騎士和矮人勇士們更是完好無損。

  最后克里爾命令下清點戰場,只計算夜襲成果,得出了橡木村軍隊共殺死強盜六十三人,蘭格尼·石盔率領矮人勇士們因為移動速度的劣勢,剛好和數量相等,再刨去后加入的白狼騎士,萊倫和木精靈卡塔麗娜擊殺了近四十個強盜。

  從狼盜團匪徒手中繳獲的砍刀、長矛、長戟等武器五十余把,還有十幾副鏈甲、鱗甲,唯一可惜的是,狼盜團軍械庫里的武器裝備,全被炸沒了,繳獲的幾張重弩和火槍大多損毀;匪徒們都有藏匿錢幣的習慣,從各個強盜身上前前后后搜出三十余枚金幣,一百多枚銀幣和若干枚銅幣。

  趁著打掃戰場的時間,堡壘外的游騎兵斥候抓到了一個逃竄的強盜,帶到一眾騎士面前,通過他口中得知,狼盜團大多數財富都藏在巴莫戈和幾個副手的議事廳。

  在騎士們逼迫下,強盜為了活命,一路前行,領著萊倫等人來到一處地下庫房,厚重緊閉的鐵門上,拴著粗如嬰兒手臂的鐵鏈。

  經過一番“物理開鎖”。

  騎士們進入這間陰暗冰冷的地下庫房,伴隨火把逐步照亮下,庫房內大大小小的箱子堆積一處,琳瑯滿目的架子上,擺了許多貿易貨物,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其中不乏木精靈的手工藝品,和精靈釀造的芬芳果酒。

  帝國產的啤酒,布列塔尼亞產的紅酒,以及半身人釀造的蜂蜜甜酒等各式酒類,層出不窮,其規模和數量,不亞于任何一位伯爵的酒窖儲備。

  “這才四五年時間,狼盜團就搶了這么多好東西?”白狼騎士克里爾嘖嘖稱奇,從架子上隨便擰開一瓶黑啤酒,濃烈的酒香幾乎讓他忘掉了剛才的戰斗。

  猛地旋了一大口后,他欣喜的嚷道:“奧斯特領的公牛啤酒!這可是每年產量不到三百箱的珍品啊!”

  隨后橡木村軍士在庫房中四下查看,一箱接一箱地打開,在火光照耀下,金燦燦的金幣散發誘人的光澤。

  “貴族老爺,騎士大人!看在我指引的份上,您就高抬貴手,放我一條生路吧!”領著萊倫等人找到庫房的強盜跪倒在地,砰砰磕頭,抹鼻涕流眼淚。

  一陣急促步伐從石階樓梯頂端傳來,匆忙跑來的兩個軍士。

  他們手里端的木盤上,一條怪異的掛墜正散發幽暗藍光:“萊倫大人,這是在惡魔消失的位置找到的一條掛墜,軍士們都不敢碰。”

  怪異掛墜所蘊含的混沌腐化將木盤燒的焦黑,刺鼻的腥臭味逐漸彌散,看樣式明顯是人類佩戴的裝飾品,絕非惡魔所擁有。

  在王國騎士示意下,周圍士兵們紛紛退開,留下足夠的空間,以防不測。

  萊倫將耀光術附著手掌,伸手接過,凈化之力與混沌腐化在掌心糾纏焦灼,甚至嗞出幾道電花,慢慢地,掛墜被徹底凈化,不再發亮,露出了本來模樣。

  一枚六邊棱形掛墜,僅有半個手掌大小,兩對漆黑的羽翼自上下舒展,羽翼相交處,四顆小如米粒的藍水晶對稱鑲嵌,宛如兩雙深藍豎瞳,棱角的尖銳處似乎沾染許多鮮血,留下不淺的血紅痕跡。

  “看起來像是某個混沌邪教的標識,又或者是,某種信物?”萊倫瞇起眼,他也是第一次見到模樣奇特的掛墜。

  帝國境內充斥著各式各樣的混沌教派,同理,信仰四大邪神的教眾們,又有形狀不一的信物作為各自教派的標識,通常帝國某地發生一起血腥事件,而獵巫人在參與調查中,會在案發現場發現多個印記,這將給予圣殿騎士們邪教徒的信息和抓捕方向。

  例如,一個血紅砍斧的標記,則象征著信仰恐虐的某一群角斗士,或者深藏在軍營中的帝國士兵,再進一步深入調查后,圣殿騎士和獵巫人則會根據具體情況,派出足夠的人手,只是大多數時候人手都不夠。

  “面前不就有個強盜么,問他不就清楚了。”克里爾一口喝干啤酒,回味酒液漫過喉間的舒暢,他滿意地砸吧砸吧嘴唇,同時抽出一柄長劍架在強盜脖頸上,惡狠狠威脅道:“給你十秒鐘,快說!這是什么!!”

  “啊?!!!”

  強盜一臉驚恐,縮著脖子哀嚎道:“騎士老爺!我也是頭一回見到這條掛墜啊!”

  “十!九!八!....”

  “騎士老爺!我以拉德季之名起誓,真不知道!”

  “七!六!五!...”

  “四!一!”白狼騎士跳過幾個數字,臉上露出猙獰笑容,就要劈開他的喉嚨時,強盜大叫一聲:“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了!”

  “人的記性很不好,有時候就需要別人適當的幫助。”克里爾向身旁的王國騎士挑挑眉頭,他將長劍收回劍鞘:“暫時先留你一命,說吧。”

  “我說,我說。”強盜猶豫了一會兒,左顧右盼,像是在確認周圍沒有其他人,他吞咽一口唾液,娓娓道來:“...我偶然幾次藏在林子里打盹時發現,每隔一段時間,總會有幾個披著斗篷的神秘人來到堡壘后山,巴莫戈和幾個曾是傭兵的老強盜會和他們碰面,神秘人會給巴莫戈一些東西,具體是什么我也看不清楚...”

  “每次他們碰面后,巴莫戈總會帶著大部分弟兄離開堡壘,搶劫落單的商隊或者某個獨自出游的貴族,而且一搶一個準,我都懷疑是不是幸運女士和財富女士眷顧他...”

  “披斗篷的神秘人?”

  萊倫摸著下巴,仔細斟酌強盜的話語,并沒有發現太多有用的消息。

  狼盜團的裝備比得上一般的行省軍隊,制式重弩、火槍、長戟尤其幾個悍匪清一色半身板甲和巨劍,要知道那可是城鎮領主為少數貼身護衛才配置的裝備。

  僅憑強盜們的實力,根本湊不齊一套,一定有某個勢力暗中支援,將狼盜團當做打手,并且這個勢力隱藏極深,財力雄厚。

  “你這混蛋接著說啊!怎么不說了?!”克里爾劈頭蓋臉地怒喝道。

  強盜惶恐地提出了一個條件:“你們只要確保我的安全,我就告訴你們,不然我寧可被絞死!接下來我要說的話,很重要,這里人多眼雜...”

  萊倫凝視他一會兒,抬手示意所有橡木村軍士離開,克里爾也命令白狼騎士們離開。

  很快,整個幽暗的庫房只有跪在地上的強盜和兩名騎士。

  王國騎士嚴肅道:“現在,你可以開口了。”

  一個隱藏極深的混沌教派是潛在的嗜人野獸,隨時會露出爪牙,在關鍵時刻給予致命一擊,身為米登領王國騎士,萊倫有義務根除混沌教派。

  強盜深吸一口氣,像是下定了某個決心,慢慢說道:“神秘人上一次來的時候,是在二月中旬,在他們會面的時候,我湊上去偷聽,距離太遠什么也沒聽到,但是就在我轉身離開的時候,看到一個人的臉,并且認出了他,那張臉實在是太過熟悉了,這輩子都忘不掉...”

  “誰?”白狼騎士皺眉問道。

  “他是米登領南部帕韋斯利城的商人....博羅爾·克里斯蒂。”

  ...

  求票求訂閱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