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六十四·一頓烤肉換巨龍的秘密
  享受美味的烤肉后,吃飽喝足的幾人已經陷入夢鄉,后續的打掃工作交給軍士們負責,而木精靈和王國騎士趁著夜色,沿著外部森林散步。

  北方四月的夜晚略顯清冷,黑夜使茂密的森林附上一層朦朧感,萬里無云的天穹,群星璀璨,一輪半月灑下皎潔月光,照耀無垠原野。

  木精靈一身勁裝,高腰馬褲勾勒出勻稱的大腿,肩上披著墨綠色游俠斗篷,閃動微光的褐色長發直達腰間,姣好的容貌在月光照耀下格外動人。

  “你問巨龍實力的等階?”聽了王國騎士的問題,卡塔麗娜微微一愣。

  她皺起黛眉道:“巨龍的壽命遠比你想的要長,萊倫,它們的實力是隨著壽命的增長而變強。”

  “烈陽龍、銀月龍和耀星龍,這三種不同稱謂,分別對應巨龍的幼年期、成年期以及壯年期。”

  “我一位牧師朋友收藏了幾本關于龍族的文獻,里面卻記載了三種不同的龍群,似乎和你說的...有點出入”王國騎士的厚鹿皮靴踩在松軟的泥土上,腳底雜草發出莎莎的響聲。

  “愚昧的人類學者,根本沒見過巨龍騰空飛翔的場景,你們人類帝國流傳的文獻,大多是通過群山的矮垛子那抄來的,過度貶低外加大量臆想的語句,和一篇謊言沒什么區別。”木精靈白了萊倫一眼。

  “不過嘛~”

  她眼神一動,歪著頭,嘴角勾起的弧度像是在挑逗他:“在你身邊的埃斯萊精靈,對龍族可是很了解哦~”

  “哦?那么請這位高貴的埃斯萊,為我做出詳細的解答。”

  卡塔麗娜幾步走到前面,轉過身雙手環胸,笑瞇瞇地看著萊倫:“你求我,我就告訴你。”

  “如果我選擇拒絕呢?”

  “哼哼,那就不告訴你唄~”

  “...”

  萊倫露出無奈的神情,抬頭靜靜地望著月色,以表示他對木精靈一種無聲的抗議。

  “算了,我改變主意了。”卡塔麗娜清脆的聲音從王國騎士一側響起:“你先答應我一個要求,我就告訴你巨龍的秘密。”

  王國騎士猜到了卡塔麗娜的小心思,順著話頭道:“說說看。”

  “剛才你做的烤肉很好吃,我在勞倫洛倫森林從沒吃過如此好吃的食物....”卡塔麗娜下意識抿了抿櫻桃色嘴唇,顯然那頓燒烤對她具有十足的誘惑力。

  萊倫莞爾一笑道:“所以,你的要求就是再吃一次烤肉?”

  “不是一次,是三次!那可是巨龍的秘密誒,烤肉和巨龍的秘密相比,簡直微不足道好嗎!”卡塔麗娜臉頰發燙,她還是頭一回提出這樣的要求。

  “一次。”萊倫挑起眉頭。

  “不可能!就是三次!”她氣鼓鼓地朝萊倫豎起三根手指。

  “一次。”

  “人類,你也太過分了,那...那兩次總可以了吧!”

  “就一次。”萊倫佯裝一副不耐煩的神情。“愛吃不吃,這個問題我完全可以向其他學者求助。”

  “你!....”

  木精靈受夠了討價還價,卡塔麗娜別過頭,語氣憤然道:“一次就一次,有什么了不起的....”

  王國騎士無聲笑了笑,走到她身旁:“洗耳恭聽。”

  “金銀圣樹下的托爾·利塔內爾行宮里,詳細記載了巨龍的興起歷史,以及這一曾經制霸天空、遮天蔽日的偉大造物,越來越稀少的原因。”卡塔麗娜沉吟了好一會兒,才緩緩開口說道:“自數千年前,我們表親阿蘇爾的鳳凰王‘屠殺者’泰特里斯在位時期,一種神秘的慵懶癥導致越來越多的巨龍進入了沉睡狀態,只有古老的龍之歌,才能將它們從深度沉睡中喚醒。”

  “龍之歌?”萊倫好奇地問道。

  “準確的說,是卡勒多之歌。”木精靈解釋道:“這一神秘的歌謠,是我們精靈與龍族之間古老而嚴密守護的信仰。”

  王國騎士點了點頭,示意她繼續說。

  “根據記載,上古時代巨龍分布在世界各地,也興起了許多亞種龍類,例如雙足飛龍、森林龍、冰霜妖龍,但無論是實力還是智慧,亞種龍類永遠比不上純血巨龍。”

  卡塔麗娜簡短帶過黑龍的描述,黑暗精靈和高等精靈兩位表親,在她眼中都是居心叵測之輩,黑龍的誕生也意味著精靈的分裂以及不可逆轉的敵對:“黑暗精靈有一些自己的黑龍,但它們是經過陰暗魔法變異,被仇恨扭曲的黑心怪物,與真正高貴的巨龍相比,不過是一種凄慘可憐的存在。”

  “雙足飛龍居然也是龍族亞種?”萊倫腦海里回想起那種聚集在南方惡地,生性嗜殺且狂暴的巨獸,稱它們為會飛的大蜥蜴更貼切些。

  雙足飛龍擁有墨綠色和土黃色的鱗片,鱗片上布著斑駁的花紋,惡獸的獠牙從它們臃腫的軀體背脊,一直蔓延到尾錘。

  “高貴的巨龍非常鄙夷雙足飛龍,哪怕是蟄伏在深淵的森林龍,極北的冰霜妖龍,隨便一頭成年期巨龍,足以殺死壯年期的雙足飛龍。”

  木精靈嗤笑著說道:“它們的智力僅高于一般野獸,這讓其他巨龍并不承認它們是龍族的一員。雙足飛龍暴力野蠻的性格,只有綠皮獸人對它們有了濃厚的興趣。”

  “廣茂的勞倫洛倫森林里,應該有不少龍族生存吧。”萊倫和她并肩散步,他對于龍族的了解十分淺薄。

  越靠近西方,樹木的顏色越是不一樣,零星幾棵二人合抱粗的高大樹木已經枯死,自然的偉力,也無法驅趕從深林中傳播蔓延的腐化。

  “你是說森林龍嗎?金銀圣樹附近倒是有幾頭,瑪瑞斯特女王在戰斗時騎乘的坐騎就是一頭壯年森林龍薩瓦納哈·弗里德里希。”

  卡塔麗娜仰起面龐,望著一棵即將枯死的桉樹,她伸出手掌,貼合在樹干上:“可以肯定的是,生活在勞倫洛倫的森林龍數量絕對不超過二十頭,而且它們大多數時間都在沉睡,蟄伏在密林深處或者陡峭的巖壁,僅有少量時間協助埃斯萊戰斗。”

  “你所說的烈陽龍,銀月龍具體是如何區分的?看它們的鱗片顏色,還是根據巨龍的體型判斷?”王國騎士站在她身后幾步外問道。

  木精靈說完話語,她閉上了雙眼,呢喃著喚動桉樹的精魄。

  十幾秒后,微量淡綠色光澤,從樹冠上緩緩落下,沒入枯黃的樹干中。

  王國騎士察覺到,這棵樹木的枝丫重新抽出了嫩芽,煥發了新一輪生命力,周圍一圈樹木的枝梢無風自起,像是對木精靈的行為表示感謝。

  “神奇的力量,難怪埃斯萊會和林地樹精和睦共處。”萊倫由衷說道。

  森林是木精靈的家園,卡塔麗娜仰望著煥發生命力的桉樹,露出了淺淺地笑容:“埃斯萊做的再多,也彌補不了當初魔法森林收留精靈的恩情...”

  “人類,你似乎很了解埃斯萊嘛。”木精靈輕呼出一口氣,喚動樹木精魄極為消耗體力和精神不過一切付出都很值得。

  萊倫微笑著說道:“‘半滿酒桶直晃蕩’。”

  “什么意思?”木精靈沒聽懂他說的話。

  前面溪流涌動,從中部山脈流淌的河水順著河道湍湍前行,滋養了兩岸土地。

  “一句矮人俗語。”王國騎士聳聳肩:“用人類的語言翻譯就是一個詞‘顯擺’。”

  “顯擺?”卡塔麗娜一雙琥珀色眸子上下打量萊倫,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你剛才問的問題再說一次。”

  “巨龍的區別如何判斷,是從鱗片的顏色還是它們的體型大小?”萊倫又重復一遍。

  木精靈走到他身旁,繼續散步:“鱗片的顏色是一方面,體型大小以及巨龍本身的脾氣也很重要,實力越強的龍族,生性越沉穩,它們的智慧不弱于任何生物,傳說最聰穎的耀星龍王曾與知識之神荷斯交流過。”

  “最年輕處于幼年期的巨龍,被精靈們稱為“烈陽龍”,它們脾氣火爆,鱗片色彩豐富而溫暖;那些在力量和智慧上超過烈陽龍的巨龍,被稱為“銀月龍”,它們能熟練地使用利爪和可怕龍焰吐息,在敵陣中大開殺戒;而那些最古老和最強大的巨龍,被尊稱為“耀星龍”,因為它們確實像天空中的星星一樣古老。”

  提及耀星龍,木精靈的語氣不由加重幾分:“一頭耀星龍加入戰場,勝利的天平將傾向擁有巨龍一方,巨龍的利爪即是死神的鐮刃,它們蹂躪整個軍團的戰士,輕易撕裂一只蝎尾獸,或扯下一頭雙足飛龍的腦袋;耀星龍的軀體力量,以至于混沌邪神寵愛的大魔,都需要在與耀星龍的戰斗中深深忌憚。”

  “這...簡直強到超綱啊...”聽了卡塔麗娜的描述,萊倫失神地喃喃出聲。

  他上次抽獎中,可是獲得了一枚龍蛋!未來某一天,他將騎著遮云蔽日的龐大巨獸,以雷霆萬鈞之勢,碾壓所有敵人的場景,想想就讓人熱血沸騰!

  王國騎士停住腳步,咧嘴憨笑,目光呆滯地望向遠方漆黑的曠野,陷入無限遐想中。

  走在前面的木精靈停下了腳步,她皺起黛眉,湊到萊倫身旁:“喂!你怎么了?被欲望女神赫卡提誘惑了嗎?”

  琥珀色眸子順著王國騎士凝視的方向望去,連一只夜鶯都找不到,卡塔麗娜用力拍了下后者手臂。

  “啊?啊,啊。”高大的王國騎士如夢初醒,連連道歉。

  卡塔麗娜冷冷說道:“還散步嗎?你再這樣,我就回去了。”

  她很討厭被人無視的感覺,非常討厭,萊倫相信只要他一個回答不好,木精靈絕對會給他甩臉色。

  “抱歉抱歉,十分抱歉。”萊倫攤開雙臂表示歉意。

  “拿出點實際的補償。”卡塔麗娜收緊身上墨綠色斗篷,微微揚起下頜,露出白皙脖頸。

  “舉個例子?”

  “多加一次烤肉,我就原諒你。”木精靈脫口而出,她對萊倫之前的討價還價耿耿于懷。

  “嘶....你這算明搶嗎?”萊倫嘟囔了一句:“成交。”

  大約十分鐘之后,二人繞過了前面那條小溪,走在幽暗的黑森林里面,樹林內部的溫度比曠野有些許暖意,樹木的主干大多超過一人合抱,樹與樹之間遙相呼應,不時傳出莎莎聲響,掩蓋了二人的腳步聲。

  “卡塔麗娜,一頭巨龍從破殼而出到成長為耀星龍,大概需要多長歲月?”萊倫一邊小心地前行,一邊提出問題。

  腳底樹木的根須盤根錯節,一個不小心,腳尖就會絆到凸起,萊倫小心翼翼地沿著樹木之間的空隙前進,他不是木精靈,可以在樹梢上靈活躍動,不擔心摔下。

  雖然他的西格瑪神選者體質抗揍抗摔,但在木精靈面前出糗,會引起她無情的嘲笑。

  “問這個干嘛,和你有關系嗎?”卡塔麗娜從樹梢上探出小腦袋,在森林里讓她倍感愉悅。

  “說不定呢。”王國騎士伸手扒開橫過面前的樹枝,他險些被極具柔韌性的細枝抽中面頰,奈何木精靈就在頭頂,才忍著掰斷的心態。

  “據我所知,生活在舊世界的巨龍寥寥無幾。”卡塔麗娜腳尖點動,輕盈地落在王國騎士面前:“如果要問一頭巨龍從破殼到壯年期,大概需要....一千年至兩千年。”

  “甚至更長。”她補充一句。

  “...”萊倫身形一怔,頓時滿臉黑線。

  一千年?就憑他現在的實力,能活超過一百歲那就是西格瑪保佑了。

  “它們最多可存活七千多年,長生種的精靈都比不過巨龍的漫長壽命,更不用說你們人類還有矮人這兩個短命鬼。”木精靈沿著樹木的空隙前行,林地居民在森林中移動不受任何影響。

  “卡塔麗娜,你來看看這個。”萊倫從后面叫住了她。

  亮光閃過,一團柔和的火紅光暈,照亮了周圍一圈幽暗的黑森林,僅有幾束皎潔月光穿過樹冠,映在那枚不滿鱗片紋路的蛋殼上,熠熠生輝。

  “你....人類,你怎么會有一枚龍蛋!”木精靈琥珀色眸子泛起驚訝的光芒。

  她激動地身體不自然顫抖。

  ...

  求票求訂閱!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