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中古帝國一小兵 > 六十二·卡隆堡琉璃宮
  宏亮寬敞的琉璃宮殿堂,紫楠長桌擺在宮廷中間。

  “尤里克的騎士們為什么要避開南方人的軍隊?難道白狼教會要向卡爾·弗蘭茨妥協嗎?我的教宗閣下!”鮑里斯·托德布林格快步走到了長桌盡頭,那是身為選帝侯應有的位置,年過四十歲的傳奇高階戰士語氣郁悶道:“給我一個解釋!埃米爾·瓦格爾閣下!”

  他將腰間佩劍,十二柄符文之牙之一的咬腿之刃,交給侍立身邊的選帝侯私人掌旗官、白狼圣騎士馮·圖根海姆。

  米登領選帝侯圣劍、劍格上篆刻了三枚矮人大師級符文,傳承矮人大師級符文鐵匠的符文,所賦予使用者的巨大戰斗增幅,它是米登領許多野獸和德拉科瓦爾德森林中,危險掠食者們的災星。

  白狼選帝侯摘下花哨無比的頭盔,放在紫楠木桌面:“卡隆堡附近已經集結了超過五萬軍隊!大大小小的騎士團近三十多個,與瑞克領那條小狗對峙,我們的勝面非常大!”

  “為什么教會要暗中與瑞克領那幫家伙談條件?我還是最后一個得到消息的!”

  鮑里斯·托德布林格享受到了被人背叛的滋味。

  尤里克教會和西格瑪教會已經暗中達成協議,互作賠償后,兩座教會將同時撤走軍隊,而代表西格瑪教會匯談的沃克瑪閣下,也傳達了新任皇帝的條件。

  原本世俗對世俗,信仰對信仰的局面,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尤里克教會的退出,使局面轉變為米登領選帝侯一方,對峙西格瑪教會和帝國皇帝勢力。

  白狼教會教宗,“大尤里克”埃米爾·瓦格爾坐在白狼選帝侯正對位置,他是尤里克在凡世中教令化身,與選帝侯的世俗身份平級,從帝國法典而言,白狼教會教宗不需要向任何人行禮,即使是皇帝陛下。

  坐在他副手位置的,正是白狼騎士團大團長阿克塞爾·維森伯格,以及兩位白狼騎士團內環騎士長。

  鮑里斯按捺住心底窩著的一團火,他深呼吸調整一下情緒,語氣盡量溫和道:“我的教宗大人,難道您不想看到統一的帝國諸省,一齊信仰吾主尤里克的場景?就不想重現‘滅鼠者’曼瑞德皇帝所造就的白狼榮光嗎?帝國各處上空飄蕩白狼圣旗,那景象不正是吾主所想要的嗎?”

  “選帝侯閣下,我想您是忘了,西格瑪教會公開支持我們的新皇帝,一場完全可以避免的人類內戰,不應該引起兩個教會的信仰沖突。”白狼騎士團大團長阿克塞爾·維森伯格口氣嚴肅,歷經無數場戰爭的堅毅面龐使他的話語更讓人信服:“教宗大人不希望看到信仰的戰爭,我想,西格瑪教會的沃格瑪教宗也是如此。”

  “西格瑪教會,又是西格瑪教會!我永遠忘不了他們在帝國議會上的表現!三票投給了卡爾·弗蘭茨,這群吝嗇的家伙再次控制了皇帝!”

  白狼選帝侯的鐵手套砸在紫楠木桌面:“我的曾曾祖父是‘虔誠者’馬格努斯陛下的親弟弟!西格瑪教會那群狂妄自大的懦夫,南方人一點點好處就收買了他們。帝國皇帝的位置,本就應該屬于我的曾曾祖父,屬于米登領!”

  一位白狼騎士團內環騎士長出聲提醒道:“您還有白狼教會的支持,我的選帝侯閣下。”

  “那么誰能給我解釋一下,教宗閣下為什么要撤走白狼騎士團,和教會所屬的全部軍隊?”鮑里斯·托德布林格皺起眉頭,目光投向正對面的“大尤里克”,他再次問起這一問題。

  “大尤里克”埃米爾·瓦爾格面龐上滿是傷痕,雪白如銀的胡須讓群山的矮人都為之羨慕,圣域階的實力,大大延長了他的壽命,年已百歲體型卻比諾斯卡人更加壯碩。

  他穿戴白狼戰神尤里克親自祝福過的板甲,胸前狼神圣印熠熠生輝,狼絨布滿全身。

  尤里克在凡世的代言人,北方狼神信仰的捍衛者,也是舊世界數得上的強者之一,毅如堅冰的狂熱信仰支撐他早年挺過一場又一場血戰,死在埃米爾·瓦爾格手上的混沌雜碎不知凡幾。

  傳說白狼教宗曾在血色山脊之戰放逐了一頭恐虐大魔,他持有的北方圣火戰錘,硬生生將惡魔頭顱敲碎。

  “鮑里斯,作為米登領的‘頭狼’,一昧的沖動違背了吾主的教義。”大尤里克聲音洪亮如鐘,富有磁性的嗓音極具感染力。

  “我的教宗...”

  白狼選帝侯眼神一動,他知道這是大尤里克在向自己表達不滿。

  雖然厭惡南方選帝侯們的宮廷密謀,但埃米爾·瓦爾格更不能容忍混沌異端,肆無忌憚的橫行在信仰尤里克的土地上,白狼教宗不止一次提出北上協防諾德領,徹底清繳流竄的諾斯卡軍隊。

  事實上,教宗的選擇是正確的,流竄的諾斯卡軍隊給米登領北方城鎮帶來巨大災難,六座城鎮被洗劫,數百座村莊被毀滅,白狼圣城——米登海姆也險些被包圍。

  而米登領的主力軍隊卻源源不斷匯集瑞克河畔的卡隆堡,與新任皇帝無意義的對峙,鮑里斯·托德布林格一心爭搶皇帝之位的行為,讓埃米爾厭倦,白狼教宗自然有一些想法。

  “對峙結束了,鮑里斯,教會和米登領沒有足夠的力量支撐龐大開銷,春耕即將來臨,難道你要眼睜睜看著漫山遍野的農田顆粒無收的場景嗎?”哪怕是尤里克教會領袖,也懂得最淺顯的道理。

  鮑里斯·托德布林格在內政上的表現,和騎士王國的瘋公爵如出一轍,也是強大戰士們的通病,一昧的莽撞,缺少戰略思考。

  相比之下,白狼教宗甚至覺得新選的帝國皇帝卡爾·弗蘭茨更靠譜些,至少瑞克大親王處理叛軍一事雷厲風行,干脆利落。

  埃米爾·瓦爾格身為尤里克教會的掌舵人,第一時間知曉帝國議會結果時,卻毫不猶豫選擇支持白狼選帝侯。

  維護教會以及北方狼神信仰的利益同樣是他的職責,對皇帝的欣賞和自身立場,二者并不沖突。

  “我...”鮑里斯啞口無言。

  從上個月開始,他手底的一幫庭臣整日愁眉苦臉,數萬軍隊的后勤保障以及各類物資的供給問題,越來越棘手。

  為了這場對峙,他投入數萬金幣,幾乎掏空了選帝侯家族的金庫,調動米登領全部的常備軍隊以及大量征召兵。

  無數傳奇部隊匯聚琉璃宮,卡隆堡巨劍士、尤里克之劍、條頓守衛等。

  鮑里斯甚至一度想把那輛深藏于米登海姆的“皇帝盛怒號”開出來,幸好他的提議被米登海姆的工程大師協會一致否認....

  白狼教會的情況也好不到哪里去,龐大的糧食開銷需要足夠的支援,而與他們站在同一陣營的“盟友”們,情況一個比一個慘淡。

  諾德領剛遭受一場諾斯卡蠻族入侵的浩劫,諾德選帝侯忙于春耕事項,整個諾德領破敗不堪,他甚至需要派遣私人軍隊維持治安,以彌補軍隊不足的頹勢。

  潛藏在中部山脈黃銅要塞中的混沌教派有所異動,深入帝國高層的混沌信眾趁著機會,在霍克領邊境城市舉行數場大規模獻祭儀式,召喚的大量惡魔軍隊成功拖住了霍克領主力軍隊,霍克領選帝侯本人也疲于奔命,四處救火。

  身為公牛騎士團大導師的奧斯特領選帝侯瓦米爾·馮·茹科夫自顧不暇,哀痛山脈南方的巨魔國度冒出一支兩萬人諾斯卡軍隊,一路南下,于基斯里夫王國境內燒殺劫掠,逐漸逼近南方貿易港口巨城——厄倫格勒。

  厄倫格勒的熊神厄孫大祭司巴格拉季昂,向帝國請求援軍,奧斯特領與基斯里夫遠在“虔誠者”馬格努斯陛下之前,就以簽訂了防御同盟條約,之后奧斯特領選帝侯親率公牛騎士團和黑色守衛軍團趕赴北境。

  白狼騎士團大團長阿克塞爾·維森伯從座位上站起,他擺了擺手,宮廷內所有侍者和條頓守衛們全部離開。

  鎏金大門緊閉,廳內只剩下幾位地位崇高的掌權者。

  “米登海姆天文臺的天堂法師發出警告,利爪海對岸的艾斯林盟會場,再度聚集了上萬諾斯卡蠻族戰士,選帝侯閣下,我們需要即刻返回米登領,隨時準備北上應敵。”

  一位白狼騎士團騎士長冷肅說道:“諾德領軍隊在去年春季損失慘重,一年的時間,他們僅補充了五成常備軍,大量土地荒廢,換句話說,諾德領軍隊已經失去作戰能力!”

  “從活著走出黑坑森林那一刻起,我就發誓一輩子不相信那些巫師的預言,除非我死了!”白狼選帝侯梗著脖子吼道,他遠沒有從背叛中平息怒火。

  下屬不在場,他可以毫無保留地用情緒作為宣泄口。

  “吾主的神諭你也想違背嗎?”

  白狼騎士團大團長冷冷說道:“黃銅要塞召喚出一支蠢蠢欲動的恐虐血軍,正試圖前往南部城市馬里亞諾的神廟中,奪回一件惡魔法典,霍克領選帝侯也向我們發出聯合作戰意向!”

  “惡魔血軍在哪里?在哪里?”

  鮑里斯冷笑著攤開手掌:“霍克領去年一年收納了多少人口,赫拉爾德·法倫克麾下軍隊幾乎翻了一倍,多少次惡魔軍隊都被他打退了?這一次反倒需要米登領支援。”

  “南方人究竟給予了你們什么?”

  “你!”另一位白狼騎士團騎士長拍案站起。

  軟硬不吃的白狼選帝侯,總是像現在這樣,讓人無可奈何。

  廳內陷入短暫的沉默。

  良久后,白狼教宗埃米爾·瓦格爾取出一封帶著白狼圣印的信封,遞給了鮑里斯:“選帝侯閣下,這封信你會感興趣的。”

  在場所有人目光全部看向白狼選帝侯。

  后者皺起眉頭,接過信封,拆開封泥,一行一行地細細閱讀。

  他僅剩的一只左眼,越睜越大。

  看完后,鮑里斯迅速將文書握成一團,緊緊篡在手里,他急切問向白狼騎士團大團長:“從哪里得到的消息?”

  阿克塞爾大團長神情嚴肅:“德拉科瓦爾德森林防線的德拉文伯爵萊夫·安洛先,他的親弟弟也就是克里爾·安洛先男爵,他是白狼騎士團第十四連隊的騎士長,消息準確無誤。”

  “尤里克在上...尤里克在上...”

  白狼選帝侯激動地來回踱步,一時間無數想法冒出。

  “我們也接到情報,皇帝陛下也知曉他的存在,先后有三支瑞克騎士小隊潛入米登領,不過都被獵豹騎士團騎士‘勸返’。”阿克塞爾補充一句。

  “皇帝也知道了?”鮑里斯·托德布林格神情一怔,追問道:“那....沃克瑪冕下豈不是...?”

  坐在正對面的白狼教宗搖了搖頭。

  白狼選帝侯眼神一動,他逐漸平靜了心態:“教會的意思是?”

  “需要近一步確認他的身份,是否真的為西格瑪神選者,第十四連隊的騎士長難免會看走眼。”白狼教宗沉聲道:“也許那名王國騎士身上帶著某件強大的圣物,足以比肩翡翠獅鷲的圣物。”

  “從任何角度來看,他的存在,對米登領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鮑里斯重新坐下,皺眉問道:“怎么確認身份?派出麾下一隊白狼騎士,直接把他抓去米登海姆不就行了?”

  “最好不要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一旦西格瑪教會得知消息,沃克瑪冕下一定會發動宗教遠征,千里迢迢趕來米登海姆。”

  “真奇怪,尤里克教會要暗中保護西格瑪神選者,放在兩千年前,這家伙恐怕要綁在火刑架上吧!”鮑里斯粗獷地笑了幾聲。

  沒人知道琉璃宮里之后發生了什么,僅在一天后,米登領選帝侯宣告返回米登海姆,并等待春耕日的禱告。

  白狼選帝侯將長達五個月的數萬軍隊對峙,描述成一場“有趣”的軍事演習。

  伴隨“自然之眼”塔拉貝海姆,一場祭祀自然之神塔爾的儀式結束,整個舊世界都開始新一年的春耕。

  橡木村同樣如此,四月中旬匆匆到來,萊倫的領地橡木村新增了一百五十人口。

  王國騎士將親率軍隊,清掃領地周圍的強盜據點!

  ...求票求訂閱!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錘佬楠十一的中古帝國一小兵

  御獸師?